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从吃下大佛果实开始重开 > 第六六章:袈裟碎片(求收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最快更新!无广告!

(PS:之前通天剑派的冷酷小哥名字一直被系统替换,因为用的是一个游戏名,没想到其中包含了地名,现在改个名字,PY砂休改成端阳砂休。)


天空出现一道道气泡。


犹如漫天繁星,各自散发着不同的光芒。


每个气泡之中,都各保存一件物品,有的是丹药,有的是青翠树枝,有的是原始矿石,散发着灵韵波动,大致能看清里面到底是到底是什么类别。


粗略一数,竟有数百份之多。


而跃过龙门者,却只能挑选其一。


如此约束也好,否则想要多拿,心性与实力不匹配,只会徒惹麻烦。


“师弟,你来选,顺便帮师兄也选一个。”


两小童凑到一起,对着漫天气泡跃跃欲试。


其他人居于其后,尽皆面色复杂。


“师兄你又让我选,可我对这些东西认都不认得,如何选的好?” 首发网址https://m.xswang.com


“叫你选你就选,你自己运气有多好自己不清楚吗。”


悟凡很无奈,烦劳地直挠头,“我运气真的有这么好吗?”


徐福一脸肯定道:“当然好,好的冒泡了。你想想,若你运气不够好,能在闯画壁秘境之前碰到师兄我吗,还还一路畅通无阻来到这里。”


悟凡一想也是,不由嘿嘿直笑,“这么一说,我运气属实不错的。”


他不再纠结,兴高采烈去挑选宝贝了。


另一边太乙也迫不及待走进气泡中间,寻找起来。


这胖子显然有备而来,也不知究竟带着什么内部信息。


真释、真福、真心三僧找到徐福,自是少不了一番道谢。


他们也没想到大禅寺悟字辈小辈中,竟然还藏着这么一尊天才小神僧。


怎么之前大比之上,不曾出现呢。


若是佛诞日大比有他在,悟字辈中,哪里还需其他人争夺魁首的份。


众人约定以后可以多多交流。


徐某人自然应允。


大禅寺毕竟是佛门圣地,底蕴深厚。许多武功的修炼都是以年为单位,年轻人中嫌少有在青云榜中出头的,但年龄更大的地榜、天榜中,却时常有俊杰名列其中。


往往年纪越大的老僧就越厉害。


且佛门一贯擅长藏拙,底蕴究竟有多深,无人能知。


可真释三人,却能在青年时期就与各派天骄争辉,必非凡俗之流。一旦他们走出寺庙,相信很快就会在江湖中崭露头角。


事实也的确如此。


如果没有几年后的灾难,他们将会成为大禅寺未来的中流砥柱。


蔺佩安犹豫一下还是主动找了上来道:“小道蔺佩安真武派嫡传,刚刚小道答应小师傅的三个条件,小道想要重申一下,必须是要不违小道本心的,否则小道宁肯爽约也不会遵守。”


徐福一脸人畜无害表情憨憨笑道:“好说好说。小僧法号悟丑,蔺师兄直接叫我悟丑就行了。”


他笑呵呵看着蔺佩安头顶三寸处。


【蔺佩安:19岁】


【境界】:衍气海


【命格】: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这种命格,第一次见。


蔺佩安被他看得很是不安,赶忙追问道:“不知悟丑师弟到底有什么事情,需要小道去办?”


“还没想好呢,师兄你先欠着吧。等什么时候小僧想好了,再去寻找师兄帮手。”


蔺佩安一脸别扭,仿佛如鲠在喉,恨不得徐福立刻提出条件。


奈何打不过啊。


他终究无法强求,只能闷闷送出一道剑玉信物,“悟丑师弟,以后持此剑玉到真武派任何一处驻点通传小道即可。”


徐福赶紧接过,“师兄放心好了,若无事小僧也不会麻烦师兄的,有小事小僧自己就办了。”


此言一出,蔺佩安更是吃了苍蝇般难受。


若有事,那必然是大事了。


这买卖,怎么感觉亏得慌。


玉独秀露出一抹同情表情,转过头不去看他。


徐福将剑玉信物收好,澄澈眼神灵动流转,分别在玉独秀、端阳砂休面上扫过。


玉独秀洒脱大方,一拱手笑道:“多谢悟丑师傅帮手。在下出门匆忙,没带那么多丹药。待回去集齐丹药,必定亲手送上。”


这番连称呼都变了,足显得礼贤下士。


徐福连连摆手,一脸好说话模样道:“殿下的信誉小僧自然信得,不必劳烦殿下亲自送,随便派个属下帮跑腿就行了。小僧是般若堂首座禅院的小和尚,到时候来人直接找悟丑就行。若我不在,找我师弟悟凡或者悟蛋签收也行。”


他还不忘贴心的送上收货地址。


端阳砂休冷酷帅气的面庞上满是复杂神色,也不待徐福开口,就随手丢出一道玉简。


“这是《分光化影剑》的剑诀,虽算不得太过机密,也是我通天剑派秘传之一,还请悟丑小师傅不要外传。”


“一定!”


徐福面色严肃,给他比了大拇哥,“师兄大气。”


端阳砂休脸色稍霁。


各人自去寻找机缘去也。


太乙在气泡中来回寻找,似乎每一件都是了不得的东西。


每一步都是法宝,直让他抓耳挠腮,恨不得全部卷走。


太乙甚至觉得,自己若在这里待的时间太长,出去后都有可能产生心魔。


贪嗔痴慢疑,五毒,师尊总说他为人太贪。


太乙自觉自觉很难过“贪”这一关,但他也并不想戒,贪一点没啥不好的,更显得真实。


然而就在他对漫天气泡垂涎三尺之际,突然一道光在太乙怀中绽放,随后天空中一道气泡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竟主动落在太乙的手里。


气泡破灭,显露出一柄锈迹斑斑的铁剑来。


太乙猛的抓住铁剑,胖胖的脸上刚露出喜色。


忽的,一颗小光头就从他脖子后面探出来,“咦,法宝还能自动认主。”


太乙脸上顿时一垮,“你怎么阴魂不散呢,难道还担心师兄跑掉不成?”


小光头一脸认真的点头,“主要是太想念师兄,你看,我人都想瘦了。”


他满是好奇看着锈剑,“这就是《天遁剑诀》,不像啊。莫非是传承法器,用一次就没的那种?”


太乙本能的就想收起来,却不了徐福一把抓出,太乙化掌为剑灵动地躲开他的爪子。


徐福掌法玄妙,如罗汉拈花,巧妙的穿透他的防御,就一把稳稳抓在铁剑末端。


两人一人持剑端,一人持剑尾互不松手。


太乙惊呼道:“啊呀,你怎么毛毛躁躁的,小心些,碎了就什么都没了。”


“是呀,师兄快快松手。”


“师弟你抓着剑刃呢,割伤了手就不美了。铁剑生锈,小心得破伤风。”


“师兄不妨事,我精通三十六关金钟罩,防御天下第一,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寻常刀剑难伤我分毫。”


太乙更是郁闷,真气迸发,竟然想跟他掰掰手腕。


然而他的真气刚触及铁剑,变故陡生。


铁剑就立即在二人手中散为碎片,二人的思维瞬间被拉进一片朦胧的光影之中。下一瞬,两人眼前悠忽间飘散着点点桃花瓣,已经出现在一处云海悬崖顶端,一株古朴桃花树下。


桃花树中,一名邋遢老道,正在桃花树下舞剑。


老道手中之剑十分特别,非金又非铁,不在阴阳之中,又非五行之物,乃是先天元炁锻炼融冲,以先天一炁锻炼而成。故而聚则为剑,散则为炁,隐显莫测。


老道的剑法,正是《天遁剑诀》。


“天遁剑法”中的‘天’表示是最高级的意思,‘遁’表示无形的意思。意为大道无形,是一门直指剑仙的剑道大法。


自称“一断无明贪嗔,二断无明爱欲,三断无明烦恼,飞剑斩黄龙”。


讲的与“意念剑”的功能相似。


意念剑即为修炼《天遁剑诀》真气达到‘内视’功能,可以自锻“意念剑”。


将把真气压缩聚集成宝剑形状,对自己用于“一断无明贪嗔,二断无明爱欲,三断无明烦恼”;对妖魔用于飞剑斗法。


也不见有炫目剑气破空,老道只是轻轻一抖,就有无穷剑器显化,布满了整片天空。又似漫天的桃花花瓣,一化为二,二分三,三化万物。


【叮!你已学会《天遁剑诀》,你学会天遁万化剑铸造法。】


天遁剑诀,天级上品。


纯阳真人所创御魔剑诀,天遁一线,流光化玄,偏重迅捷凌厉,威能无匹。


得到了完整的天遁剑诀,二人从幻境之中脱离开来。


太乙忍不住开心的想大笑,还没来得及笑出声,就看到旁边小光头也跟他一样样的大笑表情,甚至开怀大笑,他的笑容顿时僵住,笑不出来了。


“哈哈哈哈,多谢师兄馈赠,别忘了还有我的浮世酿。”


“……”


太乙勉强挤出一道笑容,却比哭还难看。


《天遁剑诀》在纯阳宗的地位,堪比《纯阳真经》。多年前《天遁剑诀》失传,整个纯阳宗中都没人习得,现在竟被一个外人学得了。


他回去后,怕是要被师尊狠狠打屁股。


却已经不关徐福什么事了。


事了拂衣去,片叶不沾身。


另一边,悟凡也已选定。


唤来徐福一起,各自摘下一道气泡。


分别得到一道精巧月轮,以及一块破布。


月轮在悟凡手中显化,竟是月金轮灵宝胚,正好与日金轮形成一对。


徐福手中的破布却显得灰扑扑,不甚起眼。手感倒是不错,轻柔如少女皮肤,如白素嬛柔软的山丘,不知是何材质编织而成的。


徐福仔细打量,发现上面竟隐隐有金漆编织的经文刻痕。


这种款式,像是一件袈裟上撕下来的碎片。


徐福正奇怪为何这种碎片也能被列为宝物时,忽然就感觉到体内《现在如来经》竟然生出反应。


心中一动,他掌心金光乍现,气血能量涌动间,飞快将这块破布炼化,破布毫无阻塞被他瞬息炼化。


随即,这块破布就诡异的消失在手中。


徐福愣了一下,继而心头猛然一凛。


因为这破布,竟然神奇的出现在他的识海之中,正在识海中显化的白玉佛殿广场中央诸佛法相头顶,沐浴着金色佛光熠熠生辉。


“这块破布到底何方神圣?”


能勾起《现在如来经》的能量反应,还有一道隐隐呼唤自心底升起。


但不管这破布究竟是何底细,徐福知道它一定关系匪浅。没准这里七百多气泡,唯有这件破布才是这里最珍贵的宝物。


他看向悟凡,心中再次感慨不已,不愧是“锦鲤凡”!。


见鹿从气泡中获得了一片翠绿树叶,当空一丢出,就化作一叶飞舟悬浮半空中,竟是一件飞行法宝。


一贯清冷的眼神中,竟然透出丝丝笑意,显然对此物颇为喜欢。


端阳砂休也从气泡中得到一道银色圆环,丢在空中,晃眼一下就发出嗡嗡轰鸣之声。他真气一抛,银环直直飞出撞击云层,在云中消失不见。随后又化作流光直射下来,深入海岛大地之中。


威力令人咋舌,声威更是浩大。


冷酷小哥一脸喜色,连酷酷的表情都绷蚌不住了。


蔺佩安获得了一截火红树枝,似金似木,通体红透如琥珀一样,其中隐隐生机之意显现。


玉独秀获得一枚铃铛,晃动间有道道轻音从铃铛中传出,清心宁神。显然也是件了不得的法宝,但对他而言,并非那么必须。


三僧也都有所得,看他们满意的表情,应当都收获不菲。


此间事了,遥望远方大海,正好一轮红日初升。


当万丈金光刺破黑暗之际,龙门岛上所有的神奇光芒瞬间消散,所有留在秘境中的众人都化作光柱消散在岛屿上。


再次出现时,他们已经出现在画壁悬崖之外。


“出来了。”


人越来越多,都是龙门岛秘境中人。


众人被传送出来,都是一脸迷惑,“最后到底谁成功登岛?得到什么宝物吗?”


“咦,小和尚你也出来了,你到底闯没闯过第十六岛?”


那女子认出了徐福两人。


“师兄~”


悟凡乐呵呵捧着月金轮递上。


“走,我们先回去。”


也不理旁人眼神,徐福拉着悟凡就闪,眨眼间消失不见。连想与他多聊聊的玉独秀,都置之不理。


只余下一群人,还在回忆刚才的画面。


“那小和尚手中拿着的法宝,是龙门岛的奖励吧……是吧?”


“难道他们闯过了十八岛,最终飞跃龙门?”


“不会吧。”


(大章节,求点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