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一念逍遥:仙魔决 > 第六章 险中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念逍遥:仙魔决


尸孙佼在发泄从自己身上得所受的怨气,也是在示威,但殷无念一点都没觉得不高兴。


像这种既愚蠢又爱记仇的家伙,总会自己给自己下绊子的。他已经成功引动尸孙佼的怒火,接下来只消给他足够的时间,他自然会自作聪明地想出些什么法子来发泄怒意。要么还是不知死活地对付自己,要么去对付白骨夫人。


无论哪一种……只要动了这个心思,他就有办法叫尸孙佼自寻死路。


于是他调息片刻,待四周的惨呼声逐渐歇止,打开锦盒捻起一枚火灵妖丹送入口中、闭目静思,任凭自己的思绪信马由缰,引动更多纷杂念头,开始试着修炼自己的混元魔体。


寻常修法的力量来源是灵力、魔气、阴冥之力或者五行之力。混元魔体虽然也要驭使五行,可本质上的力量源泉来自心中魔念。而引动魔念这种事对于一个从前的鬼修来说,再简单不过了——


在寂幽海,没人是自由的。尸孙佼、阴符离之流被自己玩弄于股掌之上,而即便是从前的幽冥大法师与白骨夫人那样数一数二鬼族强者,仍被牢牢掌控。


寂幽海及鬼族真正的统治者只有一个——鬼帝沉姜。


哦,他现在叫做毕亥了。


白骨夫人那样的鬼修,被毕亥掌握着联系神魂的本命禁制。如自己对付阴符离一样,只要一个念头作用于那本命禁制之上,便可叫他吃尽苦头。


而如当初的自己一样入寂幽海的人修,则被毕亥种下禁制。虽不至于像鬼族那样被炼魂,可一个念头生出,仍可叫人修为尽丧、形同凡人。 一秒记住https://m.xswang.com


这是多么无力的感觉。修行便是强者的逆天之举,可到头来,仍要屈居于更强者之下。


这样的念头叫殷无念的情绪开始变得愤怒。他当即内视神魂,便看到它被自己的愤怒所生出的魔念缠绕,仿佛正被黑火炼化,似有散乱的迹象。


这一步成了,但魔念还远远不够多。


于是他强定心神,继续引魔念入体——


灵界有无数修行门派,但真正掌握可以飞升至仙界的功法的,无外乎须弥山、玉虚城、大自在天这样的正道、魔道正宗。投入他们门下,只要按部就班地修行、度过重重劫数,便可登天。


而如鬼族、巫族、妖族这样稍微弱势些的势力,所掌握的法门则大为逊色。修行时虽然因为走了捷径可以突飞猛进,却极为凶险。真正能够飞升的,百不存一。可即便如此,相比灵界中更多其他流派,至少有一个飞升的希望而不至于永远沉沦此界直至寿元耗尽、形神俱灭。


在凡界修行时只想飞升至灵界便可逍遥快活。可来到此界之后发现真正快活的只有那些独霸一方的强者,余下众人仍是蝼蚁傀儡罢了。他当初为这一个脱离苦海的希望投入鬼族,也曾品尝过掌握权柄、统御四方的畅快滋味,甚至一度认为自己已真正得了逍遥。


可六十年前被打散修为时才真正醒悟,自己所掌握的一切不过都是鬼族那位唯一强者的赐予,而依靠这种赐予所得到的东西,全是镜花水月。


如尸孙佼之流迄今还不明白这一点,为能否得到鬼帝的宠信而勾心斗角,甚至觉得自己仍与他们是一路货色。


殷无念想到此处,忍不住冷笑起来。尸孙佼诚然令人讨厌,却还不配被自己放在心上。他想要的不是什么从前的权柄,而是完全的自由。


他如今自创的这混元魔体就是除掉体内禁制的希望。一旦成功,便不至于像从前一样虽东躲XZ却始终不敢离开寂幽海——因为他倘若真的那样做了,毕亥只消随时一个念头引动自己体内的禁制,重修来的功力便又会化为乌有。


鬼帝才是他真正的对手。这种不甘也成为他的力量源泉之一。如此强烈的欲望生出更加强大魔念,几乎将他的神魂全部燃入其中了。心智动摇得愈发厉害,体内力量已有失控征兆,


殷无念知道自己此刻已快到极限,便引动口中火灵妖丹的力量。


五行元力中的火灵之力当即汇入经脉。他此时体内灵力微薄,便借助这股力量迅速将缠腰神魂的那些魔念压制、束缚,再慢慢将其炼为神魂的一部分。


此时内视,金光灿灿的神魂之中已有数缕黑气显现。对于平常的修士来说,这是避之不及、要尽早炼化的东西。可依照混元魔体的修法,等这些魔念黑火将神魂完全占据,便可迎来被修士们视为大敌的心魔,到那时一切便可见分晓——是真能与其合而为一获得力量、自成一门无上玄功,还是所有努力皆付诸东流,从这世上解脱。


然而至少在现在,他已成功地迈出第一步了。


殷无念又将锦盒中的妖丹炼化了一枚以巩固神魂,便将余下四枚收起。


此时夜色仍旧深沉,只过了不到两个时辰而已。但他已能明显感觉到体内禁制略有松动。他自创的这功法的威力与修行速度实在惊人,但同时意味着风险更大——他能感觉到自己现在正被一种强烈的冲动和复仇欲望驱使,甚至很想毁掉点儿什么东西稍作发泄。


但他任由这种情绪在自己心中激荡,起身在往生崖上慢慢走了一周。


多数建筑已被毁,殷无念就选了一处只剩三面墙、半个顶的残屋。又徒手劈了些树枝枯叶拢起一团篝火取暖,将如今自己身上剩下的宝物法材取出来细细清点。


一尊魔火焰灵炉,用来炼制神魂丹药。一面清光宝鉴,注入灵力可见十方天地。白天的时候只能瞧见身周数十步之外的景象,此时因他修行了两个时辰的混元魔体,范围已扩大到百步了。


一张灵飞符,两颗霹雳珠,三枚毒蛟内丹,以及白天时自那个穷鬼散修身上搜出来的三瓶补气丹,十几枚灵石。


这些家当不如一个修为高深些的散修,但至少眼下他给自己挣得了不算短的一段安全时间,倒暂时也用不上这些东西。


殷无念以清光宝鉴又布下个警戒周围的阵法,便在篝火的暖意中重新打坐入定。


其实他觉得有点饿,不过算一算时间的话,阴符离该会在早上的时候灰溜溜地跑回来。鬼将鬼兵对主人谈不上什么发自内心的忠诚,但因为恐惧的驱使,做工具人的时候倒很好用。到那时候,再叫他如往常一样料理自己的饮食起居吧。


于是殷无念就等了六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