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从解除人体限制开始 > 第六十五章 楼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最快更新!无广告!

距离中环警署一街之隔的利华大厦顶楼。


啪啪几声清脆的耳光声响起。


岑法达被脸上的疼痛刺激,昏昏沉沉地醒过来,一睁开眼,就看到了一个他从未见过的人站在他面前。


“岑法达!”


杨楚神色平静地盯着这个他从中环警署里带出来的年轻人,又一次喊了一遍对方的名字。


“你认识我?这里是哪里?你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


岑法达看着杨楚,头脑似乎渐渐清醒了一些,一连串的问题脱口而出。


“刘旭是你杀的?”杨楚声音依旧平静地问道。


“刘旭?”岑法达面露迷茫,好一阵似乎才反应了过来,耸了耸肩膀,一副惫懒模样,“哦,你说那个斗鸡眼啊,没错,我怎么知道他那么不经打……啊啊啊——”


话未说完,这个叫做岑法达的青年突然就大声痛呼了起来。


杨楚抬脚将岑法达踹翻在地,一只脚踩在他的右手手掌上,不带丝毫感情继续问道:“怎么打的?说给我听。” 一秒记住https://m.xswang.com


“啊啊……松开啊,你快放了我!”


岑法达痛呼得越发大声,“你把我从警署里带出来,是犯法的,我要告你!啊啊……快放开!”


杨楚丝毫没有理会对方的痛呼,只是脚下不断施加力量。


岑法达整个人挣扎着,左手想要过来拍打杨楚,结果被杨楚一把抓住,手上用力一抖,咔咔两声,左臂顿时脱臼,疼痛刺激得他哭喊得越发大声。


“我说,我说……”岑法达鼻涕眼泪横流,求饶喊道。


杨楚松开了对方已经被他踩得血肉模糊的右手,不说话,只是盯着岑法达。


“那……那天我在夜总会喝酒,谁知道那个斗鸡眼不开眼,撞翻了我的酒,我就和他起了争执……啊啊啊……”


岑法达才说了个开头,再一次高呼了起来。


这一次,杨楚没有施加什么肉体上的伤害,而是抬手抓起对方的右腿,一把拎到了利华大厦顶楼边缘的围栏边上。


一米高的砖石水泥围栏,杨楚提着一个人轻松跃了上去。


双脚站在不过二十公分宽的围栏上面,单手倒提着岑法达。


“啊啊啊——”


“放我下来,求你放我下来。”


岑法达疯狂地呼喊了起来。


下方的车水马龙,远处的灯火闪烁,上百米高度带来的高空恐惧和身体无法自主的无力感,强烈地冲击着他的脑海。


杨楚站在不远的围栏上,目光望着夜幕下灯火绚烂的港岛,声音淡淡道:“我再问一遍,刘旭是不是你杀的?”


“不是不是,不是我杀的……你千万不要放松啊,不是我,真的是不我,我不知道……”


岑法达哭喊出声,他感觉整个人都在空中晃悠,生怕杨楚一个不小心就会松手。


“谁让你来替罪自首的?”杨楚抓着岑法达小腿的手臂鼓胀如金铁,只是声音依旧无比平静。


“是基哥,基哥让我这么干的。”岑法达声泪俱下地哭喊道,“我欠了基哥一笔贵利贷,他说我要不来,那就等着被沉海。这次的事让我来顶,反正是斗殴,他会找人帮我请律师,坐上几年牢就出来了。”


“哪个基哥?他人在哪?”杨楚又问道。


“号码帮的‘街市基’,他是四眼蛇的头马,一般都在帮四眼蛇的几家夜总会和酒吧看场子,经常出没在星光夜总会,那个是四眼蛇的场子。”岑法达身形在空中微微晃悠,不断呼喊着。


在丽华大厦下方的街道上,似乎也有人听到呼喊声,引起了一些路过的行人,纷纷抬头望向楼顶。


“星光夜总会?”


杨楚没有理会下方的人群,他在脑海里回忆了一下看过的卷宗,里面提及案发地点正是这家夜总会。


没有太多迟疑,杨楚一跃从围栏跳到了顶楼平台内。只是他依旧没有将岑法达放下,反而右手一直放在外墙。


“我知道的全都说了,求你,求你放我下来。”岑法达哭喊哀求的声音刺耳尖利。


杨楚神色淡漠,没有任何表情。


站在围栏边缘,他并没有直接松手,但也没把岑法达放下,反而将对方的双脚脚背压在了围栏的边沿,然后松手后退。


“求你,求你拉我上去。”


岑法达倒挂在围栏外面,双脚脚背紧紧勾住围栏,越发惊恐地哭喊了起来。


只是他的声音不敢再如先前那般嘶嚎,身体绷直,双脚的脚背更是拼命扣住围墙外沿,生怕自己掉了下去。


“喔——”


下方的人群里,目睹了这一幕的不少行人,纷纷发出了惊呼声。


有几个看上去像是大楼安保人员模样的,立刻飞也似的冲进楼内,似乎想要上到楼顶救人。


站在顶楼平台上,杨楚没有再理会岑法达的呼喊,直接离开了楼顶。


出了利华大厦,杨楚没有再拦出租车,港岛的地图绝大部分位置已经在他的脑海里。


星光夜总会的具体位置他尚不太清楚,但看档案的时候已经记得地点是在兰桂坊。


兰桂坊距离中环警署的距离并不远,杨楚没几分钟就已经到了地方。


满目的霓虹广告灯牌闪得人花了眼,暴露的女郎,醉酒的鬼佬,衣着笔挺的侍应,吊儿郎当的泊车小弟。


纸醉金迷。


杨楚一手拎着一个1.5升的桶装牛奶,一手握着一根两尺多长的法棍,这是他在兰桂坊外面的威灵顿街一家法式面包店随手买的。


行走兰桂坊的街道上,杨楚一边慢慢找寻着那家星光夜总会,一边不时啃着手里的法棍。


杨楚怪异的举动,自然引得不少路过的行人注意,有几个似乎喝的醉醺醺的鬼佬还冲着他挑拇指大叫,杨楚也懒得理会,只是自顾自地一口面包一口牛奶。


大概又花了四五分钟,杨楚终于在兰桂坊后面靠近云咸街的位置,看到了门面装点得颇为华丽的星光夜总会。


在前些天出现了斗殴死亡的事件后,这家夜总会依旧照常营业,并未受到影响。


杨楚在夜总会门口,将剩下的最后一口面包吃完,又喝完了剩下的牛奶,大步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一进到夜总会,场内嘈杂的音乐声顿时震得人耳朵发麻。


杨楚扫了一眼场内各色醉酒跳舞的男男女女,目光落在了一个靠墙位置站着的西装壮汉身上。


从对方的姿态和表情来看,应该是负责看场子的。


杨楚走了过去,朝这个西装被撑得有些紧绷的壮汉问道:“‘街市基’在哪?”


西装壮汉的目光正追随着几个穿着热裤短裙的女子身后,突然见杨楚走到面前,顿时昂着下巴斜睨了他一眼,“你哪位?找基哥有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