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联姻后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 > 038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最快更新!无广告!

书房里, 响起阵阵咳嗽声。


沈时骁半倚着转椅,端详着从雨中捡回来的东西,最后把他们放在行李箱的隐秘角落。


按照时差, 国内应该是白天。


他准备给母亲介绍的私人侦探老方通个电话。


如果夏稚出事那天是为了取快递, 那么这件事便有了一些眉目。他刚回国调查这件事时, 查过夏稚的最后通话记录,是一些查询不到已注销的国外号码, 这也就让调查陷入僵局。


这么来说, 那个电话很有可能快递公司的?


正常来说,快递是由快递员配送, 怎么会让夏稚亲自去取呢?


看来艾瑞克的消息还是有一点用的。


洗澡前, 他让助理打探的消息已经有了结果。


按照车祸时间推算, 当天确实有一件被上了保险的国际快递寄给夏稚,上面特意被标注:贵重物品,请本人亲自来取。


寄快递的人是夏稚妈妈。 一秒记住https://m.xswang.com


先前的车祸事件,警方以意外事故处理, 毕竟司机死亡, 按照路上的刹车划痕来看, 确实是突然遇到意外。


那意外便是为了躲避一个在马路玩耍的小朋友。


如果真的是意外, 那么这一切也太巧合了。


夏稚怎么就当天需要乘车去快递公司总部呢?


那司机的最后一个通话,是他的女儿,是否和这件事有关呢?


屏幕显示着快递单号, 沈时骁将单号发给老方。


“请务必帮我查询国内真实寄件人, 是否被盗用。”


老方的动作很快:“等我,马上。”


司机那边沈时骁几个月前就查询过汇款记录, 当年司机死亡后, 他的女儿和老婆只收到了一点赔偿金, 并没有意外不明的钱财。


沈时骁烦躁地点燃一根香烟,疲惫地望着墙壁上的钟表。


已经凌晨三点。


烟蒂的灰烬落在烟灰缸中,他仰着头按了按太阳穴,如果真的能通过这个线索找到查明车祸事件,也就不用大费周章了。


如果调查顺利,是不是可以告诉夏稚真相?


过了一个小时,老方打来电话,告诉他一个震惊的消息。


根据快递单号,他查到了寄件人的信息,是夏稚的母亲没错,但当时登记个人信息时,要求实名登记,登记的名字为秦莞茹。


沈时骁眼神一凛,寒意丛生。


烟蒂彻底熄灭,他将这件事重新梳理一遍。


最后他低声说:“去查查司机家人的近况,以及他的既往病史。


毫无疑问,这是一次蓄谋已久的车祸。


只是他想不通,如果司机也是秦莞茹安排的话,秦莞茹给了他多大的酬金,才肯令他放弃生命呢?


又或者司机载着夏稚是想前往别处,那天真的是场意外?


老方当场联系法国那边的同事,同事调出司机就诊记录,才发现他死之前竟就患上绝症。


这就解释得通了。


关于司机家人的近况,老方说还得等明天出结果。有了线索,沈时骁心情好了许多,表示不用太着急。


天刚蒙蒙亮,节目组便通过安装的内置喇叭,喊嘉宾们起床。


沈时骁和夏稚状态都不太好,有些疲惫,聊天时惹得许芸打趣,是不是小别胜新婚。


夏稚状态比沈时骁好一些,见他眼底乌青,关心地问:“昨晚我的睡姿是不是不太好?折腾到你了。”


沈时骁摇头:“没,是临时处理一些公司的事。”


“最近公司特别忙,是发生了什么事吗?”虽然在管理公司方面夏稚不太懂,但还是很乐意倾听。


顿了顿,沈时骁揉揉他的头发:“内部矛盾,那帮人天天折腾。”


夏稚想起上次在办公室遇见的老头,皱了皱眉:“有什么办法收拾他们吗?”


“有,他们私自挪用公司资金,做假账、贪污受贿这些事的证据,我已经搜集的差不多了。


“那赶快报警不行吗?”


沈时骁淡淡一笑:“哪有那么容易。除了他们,公司还有一大批拥护他们,被他们蒙蔽的中层,我冒然报警,日后管理会存在很多麻烦。”


夏稚听闻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那些人都是他爸爸的老员工,与董事会那帮老头认识很久,拉帮结派,暗斗明争必定不在少数。


沈时骁年轻,又是新任董事长,纵使再有能力,眼下收服民心才是最重要的事之一。


想到这里,夏稚有点心疼。


沈时骁在公司里一定很寂寞吧。


“我也算你的员工,我支持你。”夏稚浮起笑意,“永远无条件支持的那种!”


沈时骁手臂揽着他的肩膀,轻声说:“谢谢。”


这时,导演拿着本期节目单走来,直播镜头也随之打开。


“本期的游戏很有趣,各组嘉宾可以自由选择要经营的种类,定下后便可以去指定的商业街贩卖。本期获得的资金为下期旅行的启动资金,赚钱最多的小组启动资金可翻倍!所以务必请大家努力赚钱哦。”


夏稚问:“那我们这次经营有本钱吗?”


导演:“你问了最重要的问题,答案是没有。”


其他嘉宾听完怨声载道,秦业头大:“没有本金我们怎么进货呢?”


导演微笑:“自己去挣啊。”


就这样,各组嘉宾踏上行程?梁思越和郑希选择了贩卖冰激凌,秦业他们选择租赁热狗摊主的摊位,许芸他们则找到一家中餐馆,当拉面师傅,卖出一碗拿一半提成。


街头,只剩下沈时骁和夏稚迟迟没有动作。他们俩匆匆估算,按照这种赚钱方式,几天下来赚不到多少钱。


夏稚靠着小店的墙壁,正叹息时忽然望见远处漂浮的气球。他一拍双手:“我们可以卖气球,里面放一些亮晶晶的装饰物,外面加些丙烯颜料晕染,再专属定制一些卡通人物,去儿童广场贩卖一定很火爆。”


听着他的提议,弹幕里的粉丝也坐不住了。


「稚稚子好聪明,气球原料便宜,只是这是一项专业技术活。」


「稚稚会画画吗?全能小可爱啊~」


「听着简单,操作有点繁琐。」


沈时骁赞同地点头:“所以稚稚会用丙烯绘画吗?”


夏稚顿时蔫了:“不会。”


「沈总:这提议提了寂寞。」


「刚激动起来…」


沈时骁很喜欢揉他的脑袋,微微俯下身,手掌放在他的头发上,与他对视,“没关系,我会。”


「啊啊啊,沈总好像哄小朋友。」


「磕死我了。」


定下贩卖目标,目前就是启动资金的问题。


两人沿着街头寻觅,夏稚眼前忽然一亮。


【招聘玩偶扮演员,五小时30英镑。】


“可以试试这个工作,五小时就ok。”说完,夏稚悄悄瞟了眼沈时骁,小声解释:“我自己来就可以,30英镑买丙烯和气球应该够了。”


沈时骁目光落在道具熊的服侍上,提议:“我们可以再去找找,如果没有更好的赚钱方式,可以考虑。”


夏稚:“好。”


又向前走了一段路程,沈时骁瞥见路边正在表演吉他的流浪歌手,歌手的生意一般,眼前的帽子里只有零星零钱。


夏稚察觉到沈时骁的目光,问他:“怎么?想试试当流浪歌手赚钱?”


沈时骁:“可以试试。”


流浪歌手是一名二十多岁的男生,不修边幅,穿着松松垮垮的格子衬衫。


沈时骁走上前和他交谈,他欣然同意,并拒绝了沈时骁想要支付一半的手续费这个条件。


“我生意不好,有时候唱歌只是想倾诉自己的情绪,赚不赚钱不那么重要。”


拿起吉他,沈时骁目光带着谢意,在他身上停留片刻,看向夏稚。


今天沈时骁的私服并没有往常那般正式,白色卫衣配上一条休闲黑裤,慵懒随意,抱着吉他拨动琴弦的模样,有些迷人。


夏稚来到他的面前,很想说出那句名言。


骁,你还有什么惊喜是朕不知道的?


沈时骁唱歌之前,只是简单的介绍歌曲的名字,弹着吉他轻轻哼唱起来。


他的声线稍稍清冷,这首歌偏偏又是一首情歌。


清冷不可一世的骑士终究落入凡尘,陷入爱河。


唱歌时,沈时骁一直凝望着夏稚,目光不曾看向别人。


夏稚手指攥着衣摆,胸腔渐渐急促。


听这歌词,应该是唱给爱人听的。


那肯定是特意唱给他的吧。


不过可能有些小众,他从未听过。


【自从遇见你的那一刻,我的世界流入一丝亮光,从此不再惧怕黑暗…】


【你就像天使,抚平我的伤痛…】


一首歌的时间很短暂,夏稚回过神时,旁边已经围绕着不少行人,甚至有三名女士往帽子里留下10欧元。


夏稚直勾勾盯着那10欧元,既酸又羡慕。


人长得帅就是好,赚钱都那么快。


最后一节音符消失,沈时骁用流利的英文说:“这首歌同样也送给我的天使,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


周围瞬间涌起掌声,夏稚抿着笑意:听到啦!你的爱意我收到了!


「好甜啊啊啊!虐狗!」


「晚餐不吃了,狗粮吃饱了。」


「沈总唱歌怪好听的,如果不是这个节目,我很难想象身价百亿的企业家会当街演唱肉麻的情歌。」


沈时骁露出浅笑,继续弹第二首歌。


夏稚趁他调音的间隙,将刚才获得的欧元偷偷拿走一半。


「稚稚子干什么呢!」


「报告!这里有小偷!」


「拿自己老公的钱也算偷?」


沈时骁这首歌中规中矩,可令他没想到的是,唱到一半时围观群众反而越来越多,甚至有欢呼的。


他顺着大家的视线轻轻回头,发现不知何时,身后忽然出现一头“棕熊”,正在手舞足蹈地给他伴舞。


沈时骁轻笑一声,继续演唱。


身后的棕熊仿佛成为一个亮点,夏稚在里面卖力地表演,由于体型笨重庞大,伸腿很费力气。


但夏稚为了配合沈时骁,时不时踮起脚尖,假装小天鹅跳舞时的滑稽模样,彻底逗笑了一众围观群众。


「稚稚啊,我还能说些什么啊。」


「绝了,活该你们挣钱。」


「稚稚原来那钱去换这套熊衣服去了?」


顷刻之间,帽子里的零钱瞬间被路人填满,鼓鼓囊囊的。


演唱了八首歌后,沈时骁将吉他还给流浪青年。不少围观群众听得意犹未尽,甚至上前问他明天还来不来。


一共挣了140欧元,他们留给流浪青年70欧元,准备去购买材料。


路上,夏稚挺着圆滚滚的肚子,蹒跚地行走,熊尾巴一颤一颤的。


还挺可爱。


“把它摘下来吧,这样不方便。”


“不要。”夏稚呼噜着熊臂拒绝:“我花了10欧元租借3小时,还不到时间呢。”


「哈哈哈,你的小熊宝贝拒绝。」


「稚稚子可真的勤俭持家。」


沈时骁无奈一笑:“好。”


很快,他们买来60支气球和一些丙烯颜料,前往儿童广场。


一路上,夏稚收获了百分之百的回头率,特别是小孩子,欢快地跑过来围着他玩。


60支氢气球一共花了10欧元,加上丙烯和租借的氢气制造机,一共花费30欧元,还剩40欧元。


将气球平铺在地面上,底下垫上一层布,沈时骁拿起画笔准备先画两支。


在英国,小羊肖恩、彼得兔很受欢迎,为了照顾一些女孩子,沈时骁还特意花了几副公主。


配上粉色樱花色的渲染渐变,深深浅浅,一支漂亮的公主气球缓缓升起。


夏稚拍拍熊掌:“我老公可真棒。”


一手拿四支,夏稚只在广场转了转,气球立刻以单价4欧元的价格被抢购一空。


不到一下午,60支氢气球全部售出,刨除成本一共赚了210欧元。


休息时,夏稚摘下闷闷的玩偶脑袋,长长舒了口气。里面不错,就是有点不透气。


整整画了一下午,见沈时骁活动手腕,夏稚连忙抓住,给他按摩。


“是不是很酸?”夏稚问。


“还好。”沈时骁回答。


胖胖的熊爪有一下没一下的按摩,弹幕里笑成狗的同时感叹谈恋爱就是好。


把道具熊的衣服还回去时,那家店的老板正巧回来。他见夏稚穿得十分可爱,便提议能否拍下照片,摆在店里。


夏稚本来犹豫,但当老板提出能减免租借费用时,他熊掌一挥:“可以!”


店里面一共有两套玩偶熊的套装,一套棕色一套黑色。


店家见沈时骁在在场,称赞他模样英俊后,笑着问:“这位先生,你要不要也穿一套?我付给你们双倍的推广费。”


沈时骁微怔,正在犹豫拒绝,店家又说:“你们俩是情侣吧?穿着两套衣服拍照多可爱?”


不得不说,夏稚动心了。


两只小熊熊在异国他乡合影,多有意义?


但…这种玩偶服装,打死他也不敢相信沈时骁会穿。


他与沈时骁目光稍稍碰撞,虽然眼神中透着希望,但嘴上依旧朝店家说:“抱歉,我自己来吧。”


“可以。”沈时骁突然出声,“双倍的推广费,可以。”


街头,这家店门前聚集了很多人。


沈时骁穿着可爱呆萌的玩具熊套装,牵着夏稚的手与他合拍。


夏稚的眼睛从头到尾一直弯着,最后用熊掌拍了拍沈时骁。


嘤嘤嘤,你的小熊熊在跟你撒娇!


沈时骁淡定地摸头,把他拉进怀里。


夏稚:熊抱!


照片定格在这一刻,弹幕磕疯了。


揣着350欧元,夏稚得瑟得像个唐老鸭,走路都走不利索。


今晚清点入账时,他和沈时骁毫无悬念拿下榜首。一天只赚了40欧元的邹城怀疑人生。


同样都是总裁,他有点想像沈时骁讨教发财的秘密。


一连三天,夏稚和沈时骁卖气球的摊位越来越火爆,生意也朝着多元化发展,同时承担合影等工作。


这几天,他们赚得盆满钵满,足够下一站的启动资金。


英国之行,即将结束。


沈时骁也收到了老方的消息,司机的儿子过得很好,在其他国家留学,每年都能获得一大笔的资助金额。


司机的老婆独自生活在丹麦,已经嫁人了。


沈时骁冷笑:“果然。”


与此同时,综艺第一期也正式登上电视首播,面对不同年龄层的观众。


仅仅播出一小时,综艺收视率立刻涨破2.0,并持续飙升。


第一期令观众们印象最深的,当属沈时骁和夏稚这对cp。


昔日福布斯榜前的企业家,居然如此接地气地穿着小熊套装配合伴侣;荧幕上活跃的流量明星不光会演戏,居然还懂马术?


这还是霸道总裁吗?


如此贴近生活?


两人超级自然甜度满分的互动瞬间治愈人心。


用节目粉的话来说:生活这么苦,来看沈总和稚稚吧。


综艺第一期史无前例的成功,伴随着综艺效应,沈时骁也首次从财经杂志走出,来到大众面前。


这位英年才俊、温柔宠溺的总裁一夜之间收获许多人的关注和爱慕,被誉为国民好老公。


沈氏集团,股价大涨。


办公室内,几名五十有余的男人窃窃私语,密谋着一件事。


旁边坐着林陌和夏茗轩。


林陌的态度和沈氏徐董的态度一致且明确,他想把沈时骁拉下董事长的位置。


而夏茗轩没有其他诉求,他要夏稚身败名裂。


几人又讨论很久,制订出一个计划。


把沈时骁拉下国民好老公这个称号,其实很容易。


他的那个白月光就可以。


英国飞往国内的飞机上,嘉宾们正在聊天。


5G冲浪达人王卿忽然发出一声惊叹,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王卿迅速看了一眼夏稚,连忙低下头与秦业窃窃私语。


这是一条圈内微博爆料。


大意是最近正火的沈时骁和夏稚,根本就是逢场作戏。原因便是沈时骁深爱留学时的初恋,但不知什么原因初恋离开,从此性格大变,不近人情。近期,他因某种原因,和夏稚联姻闪婚。


可就在前不久,沈时骁还当众承认只爱初恋一个人。为了证明可信度,这条爆料配了两张图。


是一张沈时骁搂着初恋的照片。照片上有沈时骁的侧颜,初恋只有背影。


另一张的背景明显是国内酒吧,应该是沈时骁刚回国的时候。因为喝醉,沈时骁在吧台上用酒写下summer的名字。


这条爆料虽然只是着重讨论沈时骁的初恋,乍一看没什么,但现在夏稚和沈时骁正火,如果几个月前沈时骁说他只爱初恋一人是真的,那么如今的夏稚算什么呢?


联姻么?


既然是联姻,短短几个月就相处得如此甜蜜,还是在一方心里有初恋的情况下,观众信吗?


前两天还磕cp的观众转眼觉得自己被骗到。原来两人的甜甜甜是假的?


「都是演的??」


「亏我还觉得沈时骁不错。」


「夏稚不愧是最佳演员的冠军,666。」


微博舆论掀起狂潮,节目组也没想到观众的反应会这么激烈。


飞机上的嘉宾们,几乎都知道了这件事,小声讨论。


沈时骁和夏稚知道这件事时,微博的舆论已经没眼再看。


凝视着那张照片,夏稚有些尴尬和微妙,这是他首次看见summer的样子。


照片中的沈时骁比现在清瘦许多,旁边的summer身着一件朴素的白色短袖,身形比夏稚胖一点,应该很可爱。


夏稚低着头,关闭手机。


他现在什么都不想看。


沈时骁拧着眉,神色未明。


家里summer的照片,都藏在他的画室。画室里有两道锁,除了他,第一道锁谁都不能打开。


那么这张照片,是怎么流出来呢?


忽然间,他想起一件事。


有一次,他在书房拿着summer的照片睡着了。再次醒来时,照片的位置变了。


果然是他。


不过没关系,这帮人怎么也没料到,summer就是夏稚吧。


打开手机中的隐私相册,沈时骁快速找出这张几年前照片的正面图,上传微博。


三分钟后,沈时骁发送微博。


@沈时骁:这么关心我的初恋吗?正面在这里,大家一起看。【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