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联姻后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 > 027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最快更新!无广告!

昏暗的角落里, 只凭着那微弱的月光视线才能看清。


夏稚的身上好像被打上了一层温柔的滤镜,纤细浓密的睫毛映在眼眸下,乖巧恬静, 揉碎了整个月色。


眸中闪过片刻诧异, 沈时骁低笑着, 清冷的声线多了几分暧昧,“只给我摸吗?”


“嗯。”夏稚闷声回应。


“怎么摸都行?”


“嗯。”


两句轻声回应如同一剂强烈诱捕剂, 蛊惑着沈时骁压在心间许久的占有欲。


他伸手将夏稚掀起的毛衣放下, 揉揉他的发旋,“外面冷, 先放下吧。如果在这里摸, 估计明天会感冒。”


夏稚抱着画轴, 表示不解。


沈时骁补了一句:“因为停不下来。”


唔!什么虎狼之词! 首发网址https://m.xswang.com


夏稚脸红了一层,支支吾吾:“老色批。”


到家后,夏稚将画挂在床头,欣喜的同时若有所思地摸摸下巴。


这副画的名字叫月光?


他知道了!


沈时骁的意思, 一定是他和白月光一样重要!


他熬出头了啊!


对面的卧室, 沈时骁正在处理公司的事情, 看起来心情不佳。


下属急切道:


“沈总, 计划有变,林家因要抢占国内市场,最近回国。这些天, 我们一直盯着夏家, 就等他们卖掉股份。可不知夏家怎么和林陌搭上关系,林陌居然给他们十几亿的资金。”


沈时骁手指骤然蜷缩, 沉声回:“去查。”


挂掉电话, 沈时骁眉间阴沉。


夏家和刘家抢占出行市场的事他功不可没, 先是给夏家一些甜头,让他们疯狂注入资金,又在双方竞争最激烈、千钧一发之时,给了刘氏资金支持,让夏家资金链遭遇重创。


他的计划每一步都很顺利,为得就是做空夏家股份,再以低价全部购回,最后在夏稚生日那天,送给夏稚。


他要把夏稚这几年受过的苦还给夏家,把本该属于夏稚的东西拿回来。


可林陌的突然回国彻底扰乱了他的计划。


距离夏稚生日还有7个月,他需要抓紧时间了。


那家海外企业是他爷爷留给他的,但没有人知晓。刚回国的他根基不稳,董事会那帮老家伙又不好对付,妄想夺权。


无奈之下,他韬光养晦,不惜装嗜睡症来骗取那些人的放松。管家是董事会的人他不是不知道,不过这枚棋子还有用,不急于废掉。


他是时候反击了。


《最佳演员》有条不紊地录制,夏稚的人气节节高升,节目在还有两期结束时,网络总播放量已经突破1500亿,成为今年最热综艺。


就在他即将进组《惊鸿》时,沈时骁给他带来一个好消息。


近期国家有一场极为隆重接待外宾的活动,需要找一名官方代言人当形象大使。


听完沈时骁的话,夏稚问:“这种官方代言人,一般都会选择国民度高、形象气质好的明星吧?我有机会吗?”


沈时骁:“有,最近我们公司在和宣传部合作,我向他们推荐了你。当然,到时会有许多人面试,能不能被选上,不是我说了算。”


夏稚笑着说:“那我尽力。”


“谢谢哥哥~”


这种场合能被推荐实属不易,沈时骁一定很迷恋他,不然也不会事事为他铺路。


呜呜!被人惦记的感觉真好!


代言人的选拔标准确实非常严苛,不但要考量气质和嗓音,还要精通六国语言,发音要求标准且流利。


整整五千字的发言稿啊!


六国语言!


估计光语言这项就能刷去九分之一的竞争者了。


这天晚上,沈时骁来敲门,夏稚屁颠屁颠开门,却看见一摞厚厚的外文书。


他瞬间蔫了。


沈时骁安慰他:“不要怕,我教你。”


夏稚惊讶:“这六国语言你都会?”


沈时骁:“嗯。”


彩虹屁如夏稚,他手掌托着下巴,甜甜地说:“哥哥真厉害。”


夜色已经很深,沈时骁穿着简单的白色休闲衫,和夏稚同坐在写字台前准备补习。


夏稚刚洗完澡,头发上带着淡淡的洗发水味儿,睡衣是他新购买的,连体小奶牛,有丢丢幼稚。


闻着身旁的淡香,沈时骁打开书本,温和地说:“英文没问题吧?法文还记得吗?”


夏稚:“法文记得呢~我留学前就会了~”


低笑了声,沈时骁道:“好好说话。”


既然英文法文没问题,沈时骁打算先从俄文教他。


夏稚右手托着下巴,眼神专注。


但不知道他是在看沈时骁还是看书。


“最简单的一句,你好。我们这样发音。”


沈时骁的嗓音低沉磁性,说起俄文竟难得的好听,很有魅力。


平时夏稚听惯俄文的弹舌觉得很搞笑,可听沈时骁讲时完全没有那种感觉。


“好听!”夏稚配合地鼓掌,“有种播音腔的感觉。”


沈时骁知道他在哄自己,揉揉他的头发,“好了,我们开始学吧。”


“骁哥哥,你的声音真好听(俄文)。”


沈时骁手中动作一怔,不可思议道:“稚稚会俄文?”


夏稚敛着笑眼:“会一点点。”


夏稚的俄文与沈时骁不同,读起来时略微轻快活泼,很有少年感。


沈时骁笑了一下:“那你还?”


夏稚眨眨眼:“可是我想听你给我读。”


声线中带着一丝撒娇,沈时骁笑得纵容:“那你除了俄文,其他的语言还会吗?”


“我现在很幸福,因为有喜欢的人陪在我身边(西班牙语)”


“我好喜欢你啊。(德语)”


沈时骁抿了抿唇,抬起头望着远处忽然笑了。


扬着唇角,目光全部投在夏稚身上,眼神中隐藏着愉悦和惊喜。


良久,他认真道:“稚稚,你很棒。”


夏稚狭着笑眼:“一般一般。”


你也很棒!所以我们很配!


夏稚母亲是外交官,从小跟着她学习各种外国语言,耳濡目染,口语非常不错。


“沈老师,我的德语只会这一句,所以还得请你帮我补习~”


沈时骁眸光一暗,喉结下意识滚动,“好。”


因为是速成,只有一个礼拜的时间,饶是夏稚这种语言功底不错的人,学着都有点吃力。


前两天背语法,后几天就只能背千字稿子了。


一连三天,夏稚废寝忘食,每天顶着黑眼圈背诵,就连吃晚饭的时间都要拿着书本。


他很久没有体验到这种魔鬼般的学习节奏了。


面试即将来临,夏稚内心焦灼,有点上火,嘴里起了好多泡,早上醒来就急得发烧了。


晚上沈时骁回来时,见他病怏怏的模样,微微拧起眉。


夏稚正趴在桌子上背诵,左手还吊着点滴,见到沈时骁心中燃起一丝委屈。


略微娇气地说:“好累呜呜。”


沈时骁走过去心疼地抿着唇,顺了顺他的肩膀,低吟道:“压力太大的话,不然我们不去参加了。还有四天,别让身子垮了。”


夏稚一听,瞬间支愣起来。


先不说这个机会千载难逢,对发展有莫大助力,最主要的是,机会是沈时骁帮他争取来的,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呢?


为了他能速成德语,沈时骁专门手写总结了知识要点,每天陪他练习后,独自回到房间处理公司的事。这份辛苦,夏稚万万不能辜负。


夏稚:扶朕起来,我还能行!


“我就撒个娇,一点也不累。”


和男朋友撒娇而已,不行吗!


沈时骁仍旧透露着担忧,“真的只是撒娇吗?”


夏稚摆摆手:“昂,我行着呢。”


沈时骁不放心,伸手探着他的额头,见体温降下来,才松了口气。


当晚,他陪在夏稚身边,将书房的东西搬到这边处理公务。


夏稚盘着腿坐在转椅上,脑袋窝在沈时骁的肩膀,抱着稿子晕晕乎乎背诵。


一直到半夜,才把五千字全部背了下来。


转眼间,到了面试这天。


沈时骁因为有重要会议,让助理陪夏稚面试,有什么问题及时照顾。


今天的面试对所有人一视同仁,领取到号码,夏稚乖乖地坐在等候厅,不敢乱动。


和他一起等待的明星,知名度都很高,根本没有像他这种叫不上名字的。


等候时门口出现一阵脚步声,夏稚抬头望去,发现居然是梁思越。


梁思越见到他很意外,随后自然地坐在他身旁,和他聊天。


谈到面试时背诵的稿子,梁思越笑着表示自己每种语言只能背下一小段,虽然流利但语音语调差了些。


夏稚秉承着低调的原则,没敢自夸。


不过在梁思越的要求下,稍稍秀了一段,梁思越惊讶地称赞他的口语标准。


夏稚忍不住翘起尾巴。


当然了,也不看是谁亲自督导的。


半个小时后,他随着工作人员走进摄影棚。面对强烈的灯光,夏稚并不紧张,有条不紊地用六国语言背诵一小段落。


开始时,评委们兴趣缺缺,可当他的声音响起,疲惫困倦的评委一一抬起头,包括导演。


口语表演进行得很顺利,导演拿着笔写下分数,听得意犹未尽。


夏稚的声音很好听,背诵时并不像前面的演员那么僵硬,而是像讲故事一样娓娓道来,把对国家的自豪感融入每个词中。


导演对他说:“准备得不错。”


夏稚始终保持着微笑:“因为时间原因,5000字的全稿我就不读了,下面还需要我配合什么?”


“全稿?”导演诧异地扬着眉,“全稿你都会背诵了?”


夏稚自信点头:“嗯。”


其实导演内心是有些不信的,觉得他在说大话。反正试背环节已经结束,又不会让他再读一次。


而且…夏稚气质形象不错,很附和他们要求的代言人形象。


年轻、阳光、向上。


导演推了推眼镜,语气颇有深意:“如果你能用六国语言把5000字全稿都背下来,代言人就给你了。”


在场的评委听见这句话全部打起精神。


这就定了?


夏稚听出导演的话中涵义,扬起嘴角,流利地把稿子全部背诵下来。


他并不惧怕镜头,反而盯着镜头满含笑意,自信张扬。


此情此景,不知为何,他的脑海中浮现着陌生的记忆,那个陌生的他也在当众背诵台词,露着同样的微笑。


地点应该是法国。


当他仅仅背诵完三国语言时,导演示意他停下。


“就你了。”


从面试房间走出去时,夏稚浑身轻飘飘的,觉得有些不太符合实际。


这活动的重大他了解,未来广告宣传片会全国投放。


他要赶紧告诉沈时骁这个好消息。


车上,当沈时骁助理得知他当场被拍板定下时,激动地称赞。


“夏先生,能当这则广告的代言人,对您的星途有重大的影响。”


“还得感谢你们推荐我。”


助理附和:“可不是。沈总为了拿到推荐您的机会,拼力博好感度,合作案生生让了五个百分点,十几亿呢。”


夏稚听后,正在打字的手停下了。


生生让了十几个亿?


这么多钱?


可沈时骁那天叙述这件事时,轻描淡写的,夏稚完全想不到推荐名额这么难拿。


沈时骁是多么骄傲的人,让他去主动博好感…


夏稚小声bb:他一定爱惨了我。


助理解释:“其实推荐名额没有那么难,但人家要求必须是超一线明星。不过没关系,您经过这件事,成为超一线明星指日可待。”


饶是如此,夏稚还是默默关掉他和沈时骁的聊天界面。


沈时骁也太好了吧?


他无以为报。


唯有肉偿。


害羞!


临时让司机调转方向,夏稚决定去公司和沈时骁方面说。


轻车熟路地来到办公室门前,他挥挥手示意助理离开。


一会儿他要做的事,太害羞了。


轻轻扣门,里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夏稚舔了舔嘴唇,悄声走进去。


沈时骁就坐在电脑旁边,还是一如既往的高冷帅气。


夏稚心中的小鹿都快撞死了!


背后好像插上翅膀,他像一只扑棱蛾子朝着沈时骁飞奔而去,沈时骁抬起头时,夏稚已经跨坐在他的腿上,勾着他的腰呜呜咽咽。


“我拿到代言人了,棒不棒?”


沈时骁眉间的惊诧稍纵即逝,半掩着情绪,强迫自己忽略双腿上的触感,朝着笔记本的镜头说:“有急事,先散会。”


线上会议的高层:???


“散会?”夏稚像是想起什么,猛地回头,“你在开会?”


沈时骁:“嗯,给各个分公司经理开行政会。”


夏稚的脊背明显僵硬几秒。


他恨不得钻进地缝里,方才的嚣张和傲娇全然不见。


“大家会不会在背后议论我?”


沈时骁深思熟虑:“有可能。”


夏稚埋在沈时骁颈前。


呜呜,完了。


肯定有人说他是魅惑君上的妖妃!


嗐,妖后也行。


秘书进来汇报工作时,正巧碰见夏稚叉开腿坐在沈时骁身上,惊讶地垂着眼睛,连忙低着头交完文件离开。


坐在总裁腿上的小妖精是谁?


好像是个男生?


沈氏集团悄然流传起今天的八卦。


在沈时骁腿上坐了有一会儿,夏稚动了动屁股,“我下去了。”


沈时骁的手臂始终环着他的脊背,并没有放开的打算。


夏稚眨眨眼:??


“选上代言人这么高兴?”


夏稚摇头,认真道:“令我高兴的不是选上代言人,而是你为了替我拿到推荐名额,在合作案吃亏,让我觉得你很喜欢我。”


沈时骁修长的手指揉揉他的耳朵,“只是觉得吗?”


夏稚趴在他的颈前,闷闷道:“其实你很喜欢我,对吧。”


手指轻一下重一下地按着他小巧的耳垂,沈时骁回应:“嗯,很喜欢你。”


夏稚偷偷乐着,眼眸单纯无辜,语气也软软的。


“那和你白月光相比呢,你更喜欢我还是很喜欢他?”


这个问题问出夏稚就后悔了。


不该这么早问的。


其实夏稚也曾疑惑,为什么从他嫁进沈家,沈时骁对他便一直很照顾。


只因为他可爱迷人吗?


虽然有这个可能,但应该也有其他的原因。


他悄悄推理,很有可能他长得像那个未曾谋面的白月光!


嗐,他就瞎想想。


“不用回答了,我知道你很为难。”


夏稚懂事地说:“过不了多久,我会让你痛快地说出你最爱我!我发誓!”


沈时骁目光温柔:“好。”


他在心里默默回答:


其实,我真的更喜欢现在的你。


不是不爱原来的你,而是如今的爱意更多了一些。


国家的那场活动简称“华文博览会”,邀请了全世界各地的领导人来参加。


官博的通知很及时,没过两天就宣布夏稚成为“华文博览会”的代言人。


此消息一出,整个圈子哗然。


对于他们来说,夏稚这个小明星知名度太低,并质疑能否与“华文博览会”相配?


短时间内,各大舆论聚集地都在讨论夏稚这个人。


「文博会的代言人居然是夏稚?他背后的金主到底是谁啊,这么牛批?」


「我听别人说,梁影帝他们这种精通外语的去面试,都没被选上。」


「长得好看就是资本,能被金主看上。」


「夏稚那个医生老公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这都能忍?」


网络上拉踩的、酸的、讽刺的…很多很多。


夏稚照单全收。


证明他的实力不在这会儿。


眼下最紧迫的,还是赶紧配合文博会录制宣传视频。


这场舆论沈时骁也听说了,但他并没有急于撤热搜,在大家质疑夏稚背后金主的高峰时刻,公关撤热搜只会加剧猜疑。


触底才能反弹,现在跳得最欢的,将来打脸才会越疼。


相关微博底下的质疑声越演越烈,甚至许多人申请#强捧遭天谴#的热词,在夏稚的超级话题疯狂刷屏。


夏稚的粉丝也不和这帮人置气,该庆祝庆祝,该举报举报。


反正吃到糖的是他们家稚稚子,不是别人。


华文博览会即将召开,在开幕之初,主办方特意召开晚宴,邀请了文化圈内许多知名人事。


传统艺术家、非遗传承者、知名国际钢琴家,数不尽的明星大腕。


这场晚宴极其盛大。


夏稚作为代言人自然要出席,作为合作伙伴,沈时骁也在邀清的名单之中。


星光璀璨,主持人介绍完文博会的意义后,夏稚登台。


屏幕中出现了夏稚面试时的短视频。


据主持人所说,夏稚是所有面试者唯一一个可以熟练地用六国语言,背诵全文5000字,并理解每句话深刻涵义的明星。


在场的明星嘉宾惊讶地对视几眼。文博会代言人闹得鸡飞狗跳的事圈里人都听说了。爆料传得很邪乎,说夏稚金主是巨牛的X三代,甚至有些变态的xp。


屏幕上出现夏稚的声音,流利标准的各国语音响彻会场,满座哗然。


谁没想到夏稚居然是靠真本事面试成功的。


台上,夏稚眼眸亮着星光。


里衬是白色修身西装,外侧披着一件黑色大衣,灯光下少年意气,说不出的夺目闪耀。


夏稚在会场一直寻找沈时骁的身影,两人像是有感而发一般,在中央触碰到一起。


沈时骁端着红酒轻轻举起。


祝贺你。


夏稚心神领会。


你也不错!


面试视频结束,紧接着是夏稚的采访。


回答完媒体所有问题后,他说:“其实最该感谢我的先生,他比我还厉害,一直再给我辅导。”


这段采访和试镜视频不久被上传微博,掀起了轩然大波。


先前质疑夏稚的黑粉,传播谣言的网友,被狠狠甩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夏稚粉丝迅速带着视频在各大论坛传播。


「六国语言流利标准,年轻时尚有气质,你们家爱豆行吗?」


「如果稚稚先前语言不通,突然学会六国语言,那么他超级无敌棒。如果稚稚先前就精通六国语言,那么也太哇塞了吧?」


「学习小语种的人告诉大家,夏稚的口语没有七八年的练习,不可能达到这种地步。」


「又帅又可爱,还精通六国语言,稚稚子yyds!」


「只有我关注稚稚子的老公吗?我觉得他的老公好神秘,一定也是个很厉害的人。」


微博舆论实现逆转,宴会上的嘉宾端着开始互相聊天。


夏稚正偷偷摸摸寻找沈时骁时,忽然撞见一个熟悉的面孔。


夏茗轩。


他身旁还有一个男人。


不想理会他,夏稚发现沈时骁的身影后,朝着他跑过去。


两人默契对视一眼,不约而同走出宴会大厅。


“刚才看见我的感谢,感动吗?”


“感动。”


嘻嘻哈哈间,夏稚郑重其事道:“谢谢你。”


沈时骁微微扬起眉眼:“不客气。”


两人正在隐秘的侧厅聊天,忽然传来了脚步声。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沈总和夏大明星。”


门口,夏茗轩挽着刚才那个陌生男人的手臂,颐指气使地看着夏稚,“能选上代言人是不是很得意?”


夏稚反唇相讥:“反正比某些认不了几个单词的人得意。”


“你!”夏茗轩从小学习不好,最讨厌别人挖苦他学习。


旁边的男人示意夏茗轩不要生气。


他的眼睛微微吊起,眼神带着说不出的阴狠与犀利。


这个人就是林陌。


沈时骁眯起眼睛,目光不善地看着他,良久才收回,拉着夏稚的手想带他离开。


可林陌却挡住出口,深深地望着沈时骁,他开口:“沈总,别来无恙。这是您的爱人吗?长得不错。”


沈时骁态度冰冷:“稚稚,我们走。”


刚要离开,林陌忽然挡住夏稚的去路,颇为意味深长地问:“你和沈时骁相处得怎么样?他有没有打你?有没有家暴?”


“打”这个词似乎触犯到了沈时骁最敏感的心里防线,他猛地推开林陌将夏稚护在身后。“林陌,你是不是找死?”


夏稚很少见到这样暴怒的沈时骁,正要劝他别理会这样的人,谁知林陌突然笑了,朝着夏稚说:“你知道吗?沈时骁的爸爸是他亲自害死的。”


夏稚蹙着眉向后退了一步:“神经病。”


“你不信?”林陌低笑了一声,搂着夏茗轩的腰,微微说道:“看来沈时骁对你不够坦白啊?他有没有告诉你,他有心里疾病史,并伴有严重暴虐倾向?”


夏稚眼眸坚定地别过去,明显不想听他说话。


林陌笑了笑:“看来这些你都不知道。他犯病时,差点害死人。”


听到这些话,沈时骁握着夏稚的手轻轻颤抖,回头早已双眸猩红。


他毫不犹豫地拎起林陌的领口给了他一拳,“最后警告你,不想死的话,离我们远点。”


说完,他紧紧拽着夏稚快步离开。


走廊里,只有两人的脚步声,出奇的静。


沈时骁拼命抑制着内心的焦躁和不安,眼眸比往常更加深邃,好似有什么东西在束缚着他。


他是得过心里疾病,但已经治好了。


他没有恶意伤过人…


他爸爸的事,也不是他…


他拼命调整急促呼吸,想好好和夏稚解释。


他有点不安,夏稚会不会从此怕他?


来到电梯间拐角处的窗口,沈时骁望着窗外,双手紧紧扒着窗台。


夏稚神色凝重地看着他,轻声开口:“你放心,我不会相信他说的任何话。那些话一听就就是假的。”


沈时骁闭上双目,回道:“是真的。”


“他说得一切,都并不是空穴来风。如果我真的有心里疾病呢?”


嗓音里带着一丝丝沙哑,他缓慢转身,目光落在夏稚惊讶的眼神上。


果然,还是害怕了吗?


“所以,你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


沈时骁这句话的声音很轻,但又带着万分的沉重,好似被枷锁桎梏,无法脱离。


夏稚顿了顿,双手缓慢伸出去,指尖温柔地捧着沈时骁的脸颊。


右手指腹移动到脖颈后方,轻轻揉了揉,像是安慰,又像是怜惜。


转瞬间,一个温热的吻落在沈时骁嘴角。


夏稚微微踮起脚,漂亮的双眸带着深切的明亮和澄澈。


“亲亲你,不伤心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