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联姻后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 > 016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最快更新!无广告!

轿车停下,商场负责vip客户的经理连忙躬写身上前,替沈时骁打开车门,并热情地跟随左右。


兜里揣着银行卡,夏稚晕乎乎的。


这就把卡给他了?不怕他携巨款潜逃吗?


商场顶方,金碧辉煌的吊灯闪得夏稚找不着北,亦步亦趋跟着沈时骁,比往日沉默许多。


沈时骁问:“不舒服吗?”


夏稚严肃地摇头:“没,只是我的口袋承受了它原本不该承受的重量。”


沈时骁:“那把它拿走?”


夏稚捂着口袋:“成大事者,必先劳其筋骨!”


这份沉甸甸的重量,还是让他独自承受叭!


沈时骁是这里的大客户,黑钻vip,商场上新的限定大牌都会优先供应给他。靠在柔软的沙发上,夏稚捧着热乎乎的奶茶,微微叹气。


嗐,真爽。 记住网址m.xswang.com


“一起去挑衬衫吧。”沈时骁见他喝得差不多了,随导购来到当季男装前。


夏稚认真看了看,指着几件喜欢的款式问:“你觉得它们怎么样?”


沈时骁:“可以,请帮我拿下来,我去试试。”


导购员礼貌微笑,带着几件衬衫引着沈时骁朝试装间的方向走去。


见夏稚没有行动的意思,沈时骁回头问:“你帮我买衬衫,不看看是否合适吗?”


夏稚点点头,连忙跟上。


可到了试装间,夏稚才明白沈时骁的“看看”是什么意思。


敢情不在外面看,在试衣间里面看啊!


面对着导购波澜不惊的笑意,夏稚埋着脑袋,跟沈时骁走试衣间,


关上门,他感觉怪怪的。


里面的空间不小,容纳两人倒是不显拥挤。


夏稚小声嘀咕:“我可以去外面等吗?”


沈时骁慢条斯理解下西装扣子,“一共五件,反复出去给你看太麻烦。”


夏稚一时无语凝噎,那你自己满意不就好了!


其实不需要我喜欢的呜呜。


随着那衬衣扣子被解开,望着里面若隐若现的腹肌,夏稚眼神有些飘,佯装不经意转身,背对着沈时骁。


这人到底要干什么!


故意跟他秀腹肌吗?


就跟谁没有似的!


可当他骂骂咧咧抬起头时,忽然浑身怔住。


唔!他忘了对面就是镜子了!


沈时骁的腹肌坚实,优越的人鱼线正对着夏稚的眼睛。


他掩着双眸的震惊,咽了咽口水。


还挺好康。


镜子里的沈时骁很平静,换好第一件后,问:“怎么样?”


夏稚刻意别过头回:“很好。”


一连试了四五件,有两件两人都很满意。


沈时骁慢悠悠扣好衣服,低声问:“这款版型你很喜欢?”


夏稚:“嗯。”


沈时骁:“那你也买一件吧,我让导购去拿。”


夏稚:好家伙,他果然是来和我比腹肌的!


掀开衣摆轻轻卷起毛衣,他小声bb:我的也不错。


很快,沈时骁拿开同款白衬衣,进来后交给他:“试试吧。”随后站在一旁,并没有离开的打算。


夏稚磨蹭地脱衣服,通过玻璃镜,偷偷盯着身后的沈时骁。他虽然身材纤细,但并没有疏于锻炼,留学时常常和朋友们去击剑馆玩,腹部肌肉薄薄的,形状匀称。


穿脱衣服时,背后两扇漂亮的蝴蝶骨轻轻展开。


沈时骁双眸微沉,干涩的喉咙滚动一下。待夏稚换好衣服,他向前迈了一步,与夏稚并排站在镜子前。


夏稚天生发色偏淡,带着浅浅的棕色,由于冬季静电反应频繁,脱毛衣时不慎将几缕头发微微撩起,显得懵懵的。


镜子里的两人身段优越,一件普通的白衬衫竟穿出高级感。


站在一起,莫名和谐。


沈时骁眉目变得温和,伸出手掌替他顺了顺头发,目光落在两人之间,“你很好看。”


夏稚:唔,确定不是衣服好看?


走出试衣间,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导购小姐姐看自己的眼神变了。


衬衣挑好,沈时骁并没有着急离开,反而继续挑选别的衣服,最后又一人挑了一件针织衫和大衣,都是同款式不同尺码。


刷卡时,夏稚大方地从口袋里掏出,瞧着那一串数字肉疼不已。


这么几件衣服六位数呜呜呜,他痛!


走出门店,他将银行卡还给沈时骁,“东西买完了,给你吧。”


呜呜呜,我不想要!拿走!


沈时骁看着他说:“你是我的合法伴侣,工资卡交给你很正常。”


夏稚悄摸摸反驳,这不是“协议”的么。


算啦算啦,反正他现在就是穷光蛋,以后发通告费后多给沈时骁买些礼物就好啦。


轿车又行驶30分钟,停在一家餐厅。这家餐厅的地理位置很不错,用餐时城中的标志性建筑一览无余。


夏稚很久以前来过几次。


“我在法国的同学昨天回国,他们想邀请你一起用餐。”


原来是这样。


夏稚轻声道:“我会好好表现的。”


沈时骁:“这些都是我的好朋友,之前我留学时,他们都有对象,常常调侃我,并向我炫耀他们的恋情。”


夏稚听完微微拧着眉:“那你的初恋那时候…?”


沈时骁:“那时他离开我了。”


“有点过分。”夏稚小声嘟囔,带着些义愤填膺,“在刚失恋的单身狗面前秀恩爱,是很不友好的!”


一抹意味深长地笑容抵达眼底,沈时骁低吟道:“嗯,所以我那时候心情不太好。”


夏稚微微叹口气,认真地停下脚步拍了拍沈时骁的肩膀,“我明白你的用意了。你让我来,是不是想故意气他们,也秀恩爱找回场子?”


沈时骁双眸撩起:“我没这么说。”


夏稚叹口气:“我懂,你不用多说,我会配合你的。”


霸总嘛,怎么能因为这种幼稚的小事斤斤计较呢?这不符合沈时骁一贯的行事作风。


但被秀恩爱虐到的单身狗,何辜!


隐秘的包厢中,几名谈吐不凡的金发混血男人正在聊天。


“听说骁的初恋找到了,今天特意带给我们看看。”


“难过的是,那个男孩儿好像不记得骁了,我们不要吓到他。”


推开包厢的门,夏稚轻轻挽起沈时骁的胳膊,与他并肩朝里走去。


包厢里的人看见他们后,纷纷站起身,激动地握住沈时骁的手,与他碰了碰肩膀,互相拥抱。


“骁,真是好久不见!”


夏稚站在一旁笑了笑,外国人果然情绪表达张扬,不过大家的中文是真不错。


这时,沈时骁轻轻握住夏稚的手,和大家说:“这是稚稚,我们刚结婚。”


朋友们鼓掌欢呼起来,忙上前夏稚打招呼,热情地邀请他入座。


趁着大家情绪高昂,夏稚趴到沈时骁耳边问:“哪个人是经常打趣你,在你面前秀恩爱的?”


沈时骁眼神望着对面蓝眼睛的男人,“就是他,Louis。”


Louis是吧?


夏稚乖巧挽着沈时骁的手臂,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今天出来前,他喷了一些香水,凑近沈时骁时,淡淡的雪松气息萦绕着两人,很舒服。


面对着大家揶揄打趣的目光,沈时骁表情平静,伸开左手搂住夏稚纤细的肩膀。


夏稚轻抬双眸,这是信号吗?


可以开始了!


Enzo啧啧啧,头一次看沈时骁秀恩爱,好不习惯。


精准捕捉到Louis,夏稚乖巧地询问大家:“你们都谈恋爱了吗?”


这个问题似乎戳中大家笑点,Enzo直言:“25岁还不谈恋爱的,多半是有点问题。”触碰到沈时骁警告的眼神,他补了一句:“当然,骁除外。”


Louis很喜欢中国美食,听到夏稚这个问题后,大大咧咧道:“我最近单身,不过我有很多前男友。”


夏稚呲着牙,慢条斯理地剥好龙虾,用叉子喂到沈时骁嘴边:“那你的前男友,会剥龙虾给你吃吗?”


Louis愣了愣:“…额,不会。”


夏稚给了他一个“我就猜没人喂你龙虾”的眼神,朝着沈时骁软绵绵地喊:“骁哥,吃虾,不够的话稚稚接着给你剥。”


在众人错愕羡慕的眼神中,沈时骁忍着笑意,轻轻张开嘴,“谢谢稚稚。”


Louis嘴中的龙虾瞬间没有味道了。


今天的饭局气氛不错,大家几年没见,相当热络。


夏稚抿着唇,时而认真倾听,时而朝着沈时骁笑笑,目光始终黏在他身上,满眼都是他。


呜呜呜,他好称职!


也不知道是谁突然聊到买衣服,夏稚看着Louis轻轻开口:“Louis,你收到过有人为你精挑细选的衬衣吗?”


Louis忽然被Q,认真回道:“好像没有。”


嘿嘿嘿,就知道你没有!


夏稚笑嘻嘻地靠在沈时骁肩头:“我就会给骁哥买衬衣,遇见好看的手表也会买给他。就算和朋友逛街,我的心里也全是他。”


温热的呼吸仿佛挠着沈时骁的脖颈,他微微低头,夏稚满含笑意信赖的双眸近在眼前。


他乱了呼吸。


Louis被闪瞎狗眼:“那你们俩好恩爱。”


当初沈时骁提前回国,法国的趣事很多都不知道。饭桌上,Enzo他们开始带头调侃Louis的几任奇葩前男友,夏稚剥着龙虾笑意阑珊,时不时投喂沈时骁。


朋友悄悄给沈时骁发微信:骁哥,你这初恋又乖又漂亮,怪不得你会对他念念不忘。


沈时骁抬手揉揉夏稚的脑袋,给他回复:别看了。


“哈哈哈,Louis当初因为下暴雨,让前男友送伞,前男友直接让他淋着回家。”


“哈哈哈,Louis好惨。”


“啊,都不送雨伞的吗?”夏稚眉间紧蹙,主动握住沈时骁的双手,“如果骁哥淋雨,我会心疼死的。”


Louis艰难咽下鸡腿,突然有点想哭。夏稚是不是不喜欢他呜呜。


“谈恋爱就要好好谈!”


“要像我,只会心疼骁哥(gei)哥(gei)。”


一直沉默不语的沈时骁眼眸含笑,忽然问:“那么稚稚,打算怎么疼我?”


夏稚一怔:眨巴眨巴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