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天天中奖 > 第119章 总觉的哪里不对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天中奖正文卷第119章总觉的哪里不对劲奥迪在高速上风驰电掣。


年关将近,返乡过年的人有点多。


高速上车多的一批。


裴雯雯坐在副驾驶,放了首节奏比较快的dj,听的特别带劲。


暖风吹的车里暖意融融,姐妹俩知道热,今天出门都穿的少,只穿了条加厚的打底裤和薄薄的打底衫,上面套件羽绒服,上了车就脱掉,下车的时候再穿上。


不然车里太热可受不了。


裴雯雯还把鞋子也脱了,腿盘起来坐着,腿上还放着一袋开心果,一次剥两,给江帆喂一个,自己吃一个,心情挺美的,没有多余的人,也不用跟往年回家一样挤火车,拎着笨重的箱子上上下下跑,车里也不挤,想躺就躺,想坐就坐,心情当然美。


裴诗诗心情却不怎么美。


早上早起出发,上车的时候姐妹俩都想坐前面。


不能打架,只能石头剪刀布。


结果输了。 一秒记住https://m.xswang.com


一路不想说话。


江帆也穿的很清凉,上身一条薄薄的条袖,腿上一条薄薄的裤子,脚上是一双姐妹俩专门给他买的开车专用鞋,一脚蹬的布鞋,宽宽松松的开车穿着挺舒服。


从魔都颖州六百多公里,七八个小时车程。


全靠江帆一个人开。


姐妹俩在市里开开还行,上高速不敢让开。


市里车速没那么快,就算磕磕碰碰,大不要把车撞坏。


高速就不行了,一出事就是大事故,可不能拿小命开玩笑。


江帆一边开车,一边问:“你两回家要不要再买个车?”


“不买!”


姐妹俩忙摇头,这哪能买呢!


万一被爸妈问哪来的钱,可是交待不清楚。


才上了半年班,可挣不到这么多钱。


早就规划好了,一人给上一万块钱,再多不给。


不然没法交待。


本来还想给小弟买个苹果手机呢都没敢买。


怕太多了引起怀疑。


衣服也没敢买几件。


不买算了。


江帆也不多问,家事是最最头疼的。


这玩意他也给不了主意。


只能姐妹俩自己想办法去蒙混过关。


中午在服务区吃了个饭,江帆就有点犯困。


还是化工厂养成的习惯,吃过午饭不睡一会就困的不行。


把车停下眯了半个小时。


姐妹俩下车去吹风,顺便pk。


这次裴雯雯运气不太好,石头剪刀布输了。


等江帆起来重新上路时,怏怏地坐到后面。


裴诗诗坐到了前面,心情又美了。


江帆瞥了一眼,问:“你俩又石头剪刀布了?”


裴诗诗点着头:“对呀!”


好吧!


江帆没问结果,因为已经明示了,重新开车上路,继续享受姐姐的服务。


早上六点出发,中午两点半到了颖州。


下了高速,绕过颖州,又跑了近六十公里,到一邻泉。


“就这里,好了好了江哥!”


进城不久,裴诗诗就连忙喊停。


姐妹俩可不敢让他直接送到家,被人看到以后不敢回家了。


江帆把车靠边停下,瞅了瞅问:“这里能打到车吗?”


“可以啊,只要是城里就能打到车。”


裴诗诗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


江帆回头瞅瞅:“来,亲一个再走。”


裴诗诗还不好意思,扭扭捏捏的不敢亲。


裴雯雯从后座爬了起来,抱着脖子先给了口瓜吃。


“诗诗来!”


吃完妹妹的瓜,江帆看向姐姐。


裴诗诗红着脸,瞥了一眼妹妹,还踌躇。


裴雯雯哼哼道:“下车下车。”


裴诗诗瞪了她一眼,大着胆子给了个瓜。


吃完姐妹俩的香瓜,江帆心满意足下车。


打车后箱,姐妹俩拿箱子纸袋。


江帆站在后面招了招手,拦下一辆出租。


姐妹俩把箱子装到后箱,瞅了瞅江老板,挥了挥小手,上了后座。


心情瞬间不太好了。


感觉这半年的生活如梦似幻。


有初入社会的茫然。


也有对不公的气愤。


还有对世道的无奈。


更有一点点小甜蜜。


只是心思不足为外人道,难免近乡情怯。


姐妹俩不说话,都在想心事。


过了一会,裴雯雯回头瞅了一下,顿时精神:“江哥也跟来了。”


裴诗诗忙回头望去,果然江帆的奥迪就跟在后面。


司机瞥了眼后视频,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却从后视镜瞅了眼姐妹俩。


心里骂了句狗日的老天不公,原来是被大款包养的二奶。


还是魔都来的土豪,十二缸的a8,真特么的有钱。


姐妹俩心里有点小喜悦,不时回头望望。


一直快到村口,奥迪才调了个头开走了。


姐妹俩心里又空落落的。


等到了家门口,才连忙收拾心情下了车。


正从后厢拿东西时,弟弟裴强强已经听到动静跑了出来。


“大姐、二姐,你们回来啦!”


小伙子挺精神,立刻跑过来,从姐妹俩手里接过了箱子。


裴诗诗把车费付了,姐妹俩一人手里拎几个纸袋,跟在弟弟后面进了院子。


又一年没回来,家里还是老样子。


养了几年的大鹅还在呢,领着几只小鹅慢悠悠的在院子里踱步。


看到姐妹俩进来时,大鹅似乎认真辨认了下,没有跑过来驱逐。


“大鹅越来越老了。”


看到大鹅老态龙钟,姐妹俩莫名挺伤感。


不过很快,就顾不上伤春悲秋了。


爸妈也听到动静出来了。


“回来了!”


这是老父亲的问候。


“诗诗雯雯回来啦!”


这是老母亲的问候。


“爸,妈!”


姐妹俩忙招呼,心情喜悦又带着些忐忑。


只是不足为父母道。


然后进屋,给父母讲早就编好的毕业后在魔都工作的经历,都是好的没坏的,化工厂工资低,出来找了个工作,领导同事人都挺好,工资也还行,一个月六千。


租房子一个月四千,两个人每月能存五千块。


裴爸听的纳闷:“你俩不是学那什么文秘吗,怎么又去干会计了?”


姐妹俩早商量好了。


裴雯雯道:“公司缺会计呀,我俩跟着学呢,挺简单的,学学就会了。”


裴强强也纳闷:“大姐二姐,干会计要会计证吧,你们俩有证吗?”


裴诗诗道:“正在考呢,明年就拿上了。”


裴强强哦了声,觉的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


裴爸裴妈到是没了疑问,心情也好起来,看着两个精明干练了许多的小棉袄,心想四年大学总算是读完了,供了三个大学生,这几年腰都快直不起来了。


等姐妹俩拿出买的衣服和几条烟,裴爸裴妈嘴上说着太浪费。


心里却美的很。


再等姐妹俩一人给了老父母一万块钱后,裴爸裴妈心情就更好了。


觉的女儿懂事!


……


疑州到商都不到两百公里,两个小时的车程。


江帆到家的时候已经快五点半了。


送姐妹俩算是顺路,不然就不开车回了。


但也为此耽误了两个小时。


江帆爷爷农民,到江爸这一代脱离了黄土地,吃上了商品粮。


房子是九十年代的老小区,当初花了几万块钱买的,三室两厅的房子,听上去似乎挺便宜的,但那会江爸一个月才几百块钱工资,还要养活一家人,买房有多难可以想象。


暑假江帆给了笔钱,江爸回来就在一个新开盘的小区订了套房子,明年底交房……应该是今年底交房,还得等上一年,当然前提是不烂尾才行,商都的烂尾楼不少。


即使现在房地产还在大热,烂尾的也一堆。


原因复杂,不可描述。


江帆大上学后就没怎么回过商都,最多过年回来待几天,也没关注过这些东西,给不了江爸避雷意见,只能凭运气了,能不能拿到房都无所谓,反正他是不打算回商都的。


车到楼下,也没有人迎接。


江帆没有感觉到衣锦还乡的荣耀,挺失落。


老小区没有停车位,就那些地方,谁能停下算本事。


正好楼下刚好走了一辆车。


江帆把车停好,下车活动下手脚,感觉腰酸背痛腿抽筋。


真该找司机了。


打开后厢,看着大包和几个箱子又发愁了。


一个大包,两箱酒,还有几个手提袋,东西可不少。


四下瞅瞅。


没看到人。


念叨了下不靠谱的妹子,路上都打电话了,东西多让下楼来拿。


竟然没在楼下等着。


正准备打电话,江欣从单元门出来了。


“哥!”


江欣叫的一点不亲,感觉还没两个小秘叫江哥亲切,仿佛‘哥’只是个称呼,没有别的内在,先过来围着车转了圈,问江帆:“这就是你三百多万的奥迪?”


江帆皱着眉头:“赶紧来拿东西,有啥好看。”


江欣撇了撇嘴,过来瞅了瞅,被亲哥递了两个箱子。


江帆拿了大包,拎了几个纸袋锁车上楼。


上楼进门,晚饭已经准备好,就等他回来开饭。


江爸江妈一番关切,才让江帆略感安慰。


老式房子没有餐厅,吃饭都是客厅茶几。


洗了把脸上桌,一边吃饭一边聊。


江爸比较啰嗦:“这么远的路不坐火车,你开什么车,一点都不安全。”


江帆也不接腔,要不是跟裴家姐妹顺路,他也不打算开车回。


但妹子也在呢,这话不好说。


跟爸妈可以说,但不能跟妹子说。


脸还是得要的。


扯了一会家长里短,江帆问江爸:“想买个啥车,你看好没?”


江爸从杭城回来就报了驾校,三个月勤学苦练总算在前几天拿到了驾照,本人有开车的打算,但买不买车还在举旗不定,中老年男人都是这毛病,干个啥都得犹豫上一阵子。


江爸说道:“我看那个吉利熊猫就不错,车小好停还挺便宜。”


“?????”


江帆叹气:“我给你买吧!”


江爸说道:“你给我买个suv,别给我买轿车,轿着躺着开怪难受。”


江帆点头,又问江帆:“研究生毕业了想干点什么,想好没?”


江欣早有腹案:“本来想进投行或券商,不过现在好像不用自己奋斗了。”


江帆不解:“什么意思?”


江欣理所当然:“你是我哥啊,你不管的我工作吗?”


“……”


江帆那个无语:“啃哥啃的这么理直气壮的,你也算是第一份了。”


江欣脸皮也厚:“现在找个工作这么难,能啃哥我为啥不啃。”


江帆只能认了,亲妹子不能不管。


吃过饭天已经黑了。


江妈和江欣去收拾。


江帆和江爸坐沙发上聊天。


“过年还好几天呢,这么早叫我回来干嘛?”


江帆拆了包烟,给江爸递了一根,拿打火机给点上。


话说下半年来成功戒了烟,已经好久不抽烟了。


烟是桌子上的,二十三块钱的软玉溪,档次又涨了。


以前抽的十块钱的红塔山。


江爸很享受儿子这种细微之处的孝敬,身子前倾把烟点上,说:“你都多少年没去过坟上了,年前咱去上个坟,富贵也不能忘根,不然会被人笑话的。”


江帆无话可说,只能任由安排。


祖宗保佑这种说话,信则有不信则无。


祭祖也并非是祈求祖宗们保佑,则是一种文化,一种传统。


就像江爸说的,你穷没人说了。


富贵了不祭奠先人,会被人说不孝的。


这顶大帽子谁都扛不住。


所以好多人富贵后,都会花钱修缮祖坟什么的。


不是为了炫耀。


而是为了不被人骂。


不然别人会说,你看谁谁谁家的谁谁,那么有钱祖宗的坟都快塌了也没人管,逢年过节也不见人来烧纸之类的,传来传去总会传到耳朵里,换谁听了也受得了。


要是穷就罢了,没人会念叨你。


可富人就不一样了,人们最喜欢拿道德标尺来衡量有钱人。


江爸又问:“你和裴家那两姐妹到底什么情况?”


江帆搓头:“年轻人的事情你不懂,就别问了。”


江爸脸黑,刚想教训一下儿子,江欣又出来了,只得忍下。


江帆问他:“你想好了没,打算什么时候辞工?”


江爸说道:“已经给校长说了,过年再去走动一下,看能不能办个病退。”


江帆无语:“至于吗,还舍不得那点退休工资?”


江爸教育儿子:“我奋斗了半辈子,哪能就这么什么都不要全扔了。”


江帆说道:“你这占个坑不上班也是浪费社会资源,还不如把名额让出来给年轻人。”


江爸脸又黑了,这儿子欠教育。


坐到八点,江帆困的不行,先睡了。


开了一天的车,早就累的不行。


老房子洗澡不方便,也没办法讲究,和爸妈聊了一阵,就早早睡了。


主卧是爸妈的,次卧是江欣的。


小卧室才是江帆的,还不到十平米,也没窗子,灯一关乌漆麻黑的。


从童年到青年的十几年就是在这里长大的。


睡了十几年的床都没换,质量真好。


富贵时间太短。


江帆还没有养成富贵病。


思绪纷飞一阵。


很快见了周公。


隔天小年。


江帆一家四口去车城转了一圈,准备给江爸买一辆代步车,主班在乡下,周一去周末回都挤公交,年过完病退要能办下来,就不上班了,要充分考虑老两口开车自驾游。


江爸不要轿车,只要suv。


可选的车型就不多。


江爸挺喜欢国产车,这两年国产车兴起,各种车型多的眼花缭乱,外观漂亮,各种高科技配置很炫酷,最重要的是价格也非常实惠,很受国人的青睐。


好与不好江帆不作评价,但不会买。


转了一圈,看上了丰田霸道。


这玩意最皮实耐操,适应江爸这种对车一无所知的中老年新司机。


随便开就行了,出问题的概率不大。


换了奔驰宝马之类,大概率会江爸开的烧机油拉缸。


遗憾的是没有现车,只有一台刚到的也是有人交了钱订的。最后干脆给王丹打电话让她去订一辆进口顶配的酷路泽安排运到商都来,吕小米提前放假回家了,只能交待王丹。


搞的江爸挺有意见。


“我一个教书的开上百万的车干嘛,这么大停都没地方停。”


江爸还是觉的吉利熊猫挺好,这大家伙都有两个吉利熊猫大了。


笨的跟个坦克一样,小区本来就挺挤的,好小的车还好停。


这家伙开回去停都没地方停。


江帆道:“车买了又不是你一个用,我也要用,吉利熊猫就算了吧!”


江爸还啰嗦了半天,有点不满意。


江帆也不管他,问江欣:“你要不要也买个车?”


江欣捋捋头发:“我上学要车干嘛,等工作了再买。”


江帆摸了摸头:“这还像话。”


江欣无语地看着他,摸人家头是什么鬼。


还当小时候啊?


晚上。


江爸订了桌子,请江帆大伯二伯四叔三家吃饭。


江爸兄弟四个,还有两姐一妹,可算人丁兴旺。


到江帆这一代,就更多了。


老家都特能生,家家三个都是标配,像江帆和江欣这种兄妹两个的都算少的,还得多亏江爸吃商品粮,得响应计划生育的国策,不然估计江帆的弟弟妹妹也不少。


就这江欣还是江妈东躲西藏才生下来的。


订的六点。


江帆一家五点半就到了,提前半小时等。


把酒菜安排好,等人的功夫,江帆还问江爸:“江贵的钱呢,还没个说法吗?”


“没有!”


江爸说道:“我前阵子已经还掉了,犊子不是玩意,没干过一件人事。”


江帆问道:“二伯呢,不给个说法?”


江爸叹气:“你二伯也不容易。”


江欣插了一句:“你和我妈比二伯还没容易,以后再别给人乱担保了。”


江爸一朝被蛇咬,哪还敢干这事:“以后再不给人担保了。”


江妈笑眯眯的:“你想给担保就担保,反正你现在钱多还的起。”


江爸臭着个脸,没底气教育老婆。


话说江帆三堂哥江贵当年干事业要贷点款,让吃公粮的三叔给出面担保,从银行贷了十万块,结果赔了直接跑路,江爸这几年一直给还着利息,就等侄子回来还钱。


结果江贵消失了三年多不见踪影,也不知道去了哪。


二伯肯定知道,但一直说不知道。


都是些闹心事。


快六点的时候,长辈们陆续来了。


几个堂哥堂弟就墨迹了,都是大忙人。


快六点半了才磨磨蹭蹭赶过来,嘴嘴不离生意,仿佛比总理还忙。


招呼半天,二十多号人围着桌子坐下,江帆和江欣兄妹坐在角落,听着几个堂哥分享生意经,有卖电瓶车的,有倒农副产品的,侃起国家大事经济发展个个是专家。


江欣还悄悄问江帆:“哥,你怎么不说?”


江帆也悄悄说:“我要说也是跟市长说,跟他们吹有啥意思。”


江欣有被亲哥尬到,比几个堂哥还能吹。


等第一次菜端上来,几个堂哥好像才想起听三叔说过,江帆辞职了自己干呢,二堂哥就问了一声:“江帆,听三叔说你辞职了自己创业呢,到底在干嘛?”


江帆道:“开发个短视频app。”


大堂哥惊奇了:“你不是干秘书的吗,怎么跑去搞互联网了?”


江帆笑道:“互联网机会多。”


几个堂哥哦了一声,就不感兴趣了。


现在的互联网公司三五个人凑一起搞个小程序就敢叫公司了。


那也算是公司?


还没个饭馆用的人多呢!


等了一阵,酒菜陆续上来了。


江爸招呼儿子,把带来的酒拿过来打开给倒上。


有一阵子没当服务员了。


江帆多少有点手生,过去把箱子打开,拿了两瓶酒出来。


大堂哥瞅了眼,挺意外:“这是黄酒吧?”


江帆点头:“从魔都带了几酒黄酒。”


二堂哥说:“这玩意没劲,没有白的吗?”


“有,我去拿!”


江帆把黄酒装进箱子里,转身出了门。


从魔都回来的时候只带了黄酒,白酒没带。


到前台问了下,没茅台,只有五粮液。


琢磨了下,喝屁五粮液,要了几瓶海之蓝。


回到包厢等了一阵,服务员把酒送了过来。


几个堂哥瞅瞅,百来块钱的酒,马马虎虎。


服务员开了酒,江帆起来倒酒。


到江爸时,江爸没让倒:“今天不喝白的,把你那个黄酒拿来我尝尝。”


江帆心领神会,笑呵呵地过去给他喝黄酒。


几个堂哥不干。


中原人吃饭哪能不喝酒。


黄酒那是什么玩意?


那也叫酒?


水一样的。


大堂哥说:“三叔,你这吃饭不喝酒,喝饮料可不行。”


江爸笑呵呵道:“那黄酒一瓶两千块,我还没喝过这么贵的酒,今天得尝尝!”


“……”


几个堂哥愣住。


ps:一更送到,二更晚上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