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开局夺舍大长老 > 第626章 亲自接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星河再有能耐,也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炼制出价值八百万上品灵石的丹药。


老实说,他连两百万都没有。


当然,再过几天就有了,这需要时间炼制。


所谓八百万丹药只是理想数字,手中全部废丹灵材灵草转化成丹药,怕是都达不到这个数字。


吹牛嘛!谁不会?


他得先混成月蛾宗供货商才能一步步走近隐秘。


要知道罗婵儿身负螟蝶宗至宝,那个等级的宝物绝对在法宝之上,很有可能处于灵宝范畴。


捞人等同捞宝,即便陈星河只想要人不想要宝!奈何人就是宝,宝就是人,他没得选。


轩辕剑世界就有九州神器转世之说,不过那等转世源自器灵,已经脱离宝物本体,操作起来容易许多!


罗婵儿这等情况有所不同,不知道是灵宝在轮回中自行认定主人,还是器灵转生舍不得灵器本体,所以化作胎记背负在身。


不管具体情况如何,都无法阻止陈星河带老婆回家热炕头,为此他不惜与日月双宗为敌…… 首发网址https://m.xswang.com


所谋甚大,下血本再正常不过。


如果冰封蛟龙和四件灵器可以铺平道路,再划算不过。因为这里面有他多年心愿,如果不能完成,恐怕将成为结丹最大障碍。


在一队修士保护下,蒋泉急匆匆前往飞来峰,他要在第一时间将灵器送到母亲手中。


陈星河就在蒋府等待,貌似悠闲,实则心中极为迫切。


蒋府中人平时眼高于顶,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今天在这位财神爷面前谨小慎微伺候着,就像伺候祖宗一样,满脸笑容,生怕哪个动作惹这位财神爷生气,事后受到公子责难。


从来就没有见过这般富贵的人儿,普天之下打着灯笼去找,看看谁有本事拿蛟龙和灵器送礼!


如果公子能与这位爷交好,那往后蒋府真可谓前途无量。


想一想那种情景,灵石铺满地,法器随便挑,就算他们这些下人和打手都跟着沾光,说不定从此飞黄腾达,也跟着富贵起来。


世人都想富贵风光,有人表现出富贵逼人一面,而且富贵程度高高在上,自然会受到追捧!


当一名金丹修士落入蒋府宅院,陈星河知道自己已经初步撬动局面。


“嬴大人派我来迎接贵客……”金丹修士一句话定下基调。


嬴初雪面对四件灵器也不得不放下矜持,派身边重要人物前来迎接,可见陈星河营造的钱势非同一般。


“哈哈哈,很愿意面见嬴大人。”陈星河从金丹修士的称呼中听出一些苗头,对方应该比较强势,金丹修士称呼嬴大人,足见此女高傲,有男子气。


“不要浪费时间,老夫直接带你过去。”


“是!”陈星河微微躬身,以示尊敬。


二人快速升空,由金丹修士带领,风驰电掣前往东方那座宏伟飞来峰。


不多一会儿,陈星河心头震动,感受到巨大压力。


原来飞来峰不可随意靠近,在空中存在一条隐秘线路。


只有踏上这条隐秘线路才能来往于金霜城,找不到这条线路便不得其门而入。


不知道是不是月蛾宗全是女子的缘故,特别没有安全感,所以在防御上面下了不少苦功。


陈星河一走一过看出许多端倪,心中忍不住后怕:“还好我没有擅自行动,远远观看飞来峰就觉得不凡,现在看来这份小心是正确的,从现在起一定要小心谨慎,不可麻痹大意,否则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忽然之间,一道黄光射来,只觉得某种强大瞳力从身上扫过。


前方金丹修士淡淡说道:“不必在意,这只是必要检查,最近一些敌对门派不老实,赢大人为了安全起见,于三个月前开启甄别大阵,谁有问题一扫便知。”


此时此刻,陈星河惊魂未定,因为清晰感受到,刚才这道瞳力几乎可以甄别神魂。


还好他并未消除王晋的神魂,瞳力察觉神魂与身体匹配,正常扫过没有触发预警机制,算是闯过一关。


陈星河暗道:“看来夺舍要有限度,如果真的图痛快灭掉王晋神魂,计划刚刚开始恐怕就要增添波折了!一饮一啄,不可不防。”


三十息后,金丹修士缓缓降落,他跟着落了下去。


只见这是一座汉白玉高台,沿着台阶向下,两旁站着宫装女修。


这些女修腰跨宝刀,英姿飒爽,颇有气势,给人的感觉不输男子。


她们身上时不时释放出一丝若有若无煞气,说明手底下至少有几十条人命,绝非样子货。


陈星河拾阶而下,金丹修士飘然而去,由两名女修负责引路。


“二位道友辛苦了。”陈星河一副和善相,笑容可掬,察觉有目光望来,侧头扫了一眼。


“咦?是心印?这个俏和尚为何抱有敌意?难道他与蒋泉之间存在间隙?哼,千万不要突发奇想招惹我,否则有你好看。”


仅仅一眼,陈星河就将心印脸上所有表情尽收眼底,并且猜出了一些苗头。


心印大为震惊,他只是心有不忿跑来看上一眼,没有想到对方如此敏感,不愧能够拿出四件灵器的大商贾,如此坦然,必有仰仗。


不过……


他可不是吃素的,谁不知道递东西要从他这里走?蒋泉那个纨绔算是什么玩意儿?如果真让这个混蛋得势,又把他心印放在哪里?


自古以来,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哪怕深宫大内,皇后和妃子之间也有争斗,而嬴初雪就是此间主人,身边自然不缺形形色色人等,儿子与男宠之间争宠多年,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陈星河迈着四平八稳步子,不急不缓跟在两位宫女身后,很快来到雕梁玉柱大殿上。


只见蒋泉恭恭敬敬站在宝座正下方,两旁如同朝臣般站着两队筑基甚至金丹期修士,看他们身边法器,应该各有各的路数,不过服装基本上统一,俨然一座小朝堂。


陈星河明白了,这位嬴初雪不仅仅颇具男子气这般简单,而是牝鸡司晨,拿自己当男人看。


嬴初雪居中稳坐,不算漂亮,却颇具威仪。


“还望嬴主海量,在下似乎送错东西了,星宇辐疆图,万民玄黄伞才符合陛下之尊。”


此言一出,嬴初雪微不可查翘起嘴角,笑道:“爱卿不必拘谨,我们仔细商谈贵商会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