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剑火丹仙 > 第917章 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最快更新!无广告!

剑火丹仙第917章剑贺远星的心中,没由来的一阵恐惧。


眼前这个宁千秋,满打满算,也不过修炼了几十年,而他浸淫一生的剑道,居然不如对方?


但贺远星终究是天道盟第一剑修,心神刹那的紊乱,并未阻挡他一往无前的决心,于是他撤剑,改刺为削!


三尺青锋,划过一道圆弧,扫出。


前方的宁千秋,亦在同一时间变招,战剑从另一个方向削击而来。


两柄剑,再一次碰撞。


这一次的结果,跟上次一样,贺远星的剑,仍然险些飞出去。


“不!”


贺远星面如土色,表情绝望。


同样的削击,宁千秋的出招,比他更沉稳,更圆润,威力更强!


但贺远星仍不愿认输,一咬牙,再度撤剑改招,三尺青锋朝宁千秋下阴撩去。 一秒记住https://m.xswang.com


这一剑,隐隐已脱出了比技的范畴。


宁千秋神情中闪过一抹悲悯,战剑一改,同样撩出。


高塔上,人影晃动。


所有人眼睁睁看着贺远星不断撤剑、变招,每一次的变化,招式都愈发复杂、阴狠,可每一次,都是无功而返!


而这一次,没人再为狂攻的贺远星的欢呼。


所有人都意识到,那个狂攻的身影,愈来愈像一只困兽。


当!


巨响声中,贺远星虎口剧震,长剑终是脱手飞出,呼啸声中,深深插入高塔中央的石柱,直至没柄。


他连退数步,已至高塔的边缘,面无血色,双唇翕动颤抖,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败涂地!


宁千秋静静看着他,道:“你确实是天道盟第一剑修,甚至可以说,是我这辈子遇到最强的剑修之一。”


贺远星冷笑一声,不屑一顾。


败者,何须怜悯?


“论剑之基础,我或许不如你,但你还是败了。因为你太过偏执,一心想要让我大败亏输,不肯有寸步之让,反而失去了平和的剑心。”


“剑修是要杀人,但你却不知道,为何要杀人。这样的你,杀意再重,剑意再强,也是徒劳!”


宁千秋的声音,回荡在高塔之上,每一个字,都像一击重锤,狠狠击打在贺远星的心头。


后者愕然抬起头来,看着宁千秋,表情颓丧至极。


忽的,他失声苦笑。


“原来,不是在比技吗?”


原来,是在比心。


剑心,剑意,此为剑修之本。


知道为何而出剑,知道为何而杀人,知道为何,而一往无前!


技艺如何,反倒是次要了。


他果然输得够彻底!


贺远星重新站直了身子,面对宁千秋,负手而立,沉默须臾,叹道:“枉我号称第一剑修,却在不知不觉间,失了本心。今日你点拨于我,恩情我永记于心,但是……”


他单手一招,石柱上的剑一声轻吟中激射而回,落入他掌心。


“你与本盟有滔天大仇,却不可不杀。剑心、剑意,我不如你,但今日,你还是要死的!”


贺远星仰天长啸,威压气息暴涨,直欲冲破巅峰!


风云变色。


天地肃杀!


这一刻,天道盟第一剑修,重新归来,而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


气息浮浮沉沉,隐约,已至更巅峰。


广场上,人们尽皆哗然。


半步皇境!


贺远星终究还是迈出了这一步,而且,是在宁千秋的点拨之后!


天道盟一众高层,乃至卓立,都不由喜上眉梢。


“哈哈哈……好!贺兄,快快杀了他!”


“宁千秋,让你多话,平白让贺兄省了十年苦修之功,你后悔吗?”


“杀了你之后,本盟也将拥有一名皇境强者!”


天道盟众人狂笑。


本来贺远星一番战败,丢尽了天道盟的脸面,可如今局势逆转,又生希望,怎不让他们狂喜?


嘈杂的声音,在贺远星周遭盘旋着,他脸上的表情,顿时闪过一抹黯然,和不忍。


身为剑修,他应该是高傲的。


受人点拨,乃是天大的恩情和机缘,本应感恩一生。


但他,却不得不杀了对方。


何等的可笑!


这一抹犹豫,在贺远星心中一闪而逝,随之而来的,是坚定。


身为剑修,他应该是坚定的。


没有后悔,也不应该后悔。


他平举长剑,沉声道:“论天赋,你比我更强,终有一日,你会踏上万界之巅。所以很抱歉,我必须杀了你。每年的今日,我会在你坟头烧香的。”


宁千秋叹道:“你这是以德报怨啊。”


贺远星脸上狞色一闪,不再打话,半步皇境的威压席卷而出,手中三尺青锋前所未有的耀眼,直刺宁千秋面门!


这一刺,已是灌注全力。


哪怕宁千秋比他更直、更坚定,这一剑在半步皇境修为的加持下,也是所向披靡!


宁千秋深吸一口气,淡淡道:“也罢。看在你还有些剑修尊严的份上,我给你个痛快好了。”


战剑无声而起,每掠过一寸,宁千秋身上的气息,便狂涨一分。


眨眼间,他的修为已然突破天灵桎梏!


真正的皇境,在此!


皇境的威压,蓦地笼罩整个广场。


贺远星表情大变。


天道盟所有人的狂笑声,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广场上的喧嚣,也在这一刻,仿佛被无形的大手,硬生生压制了下来。


极静,当中。


战剑携千万斤巨力,携沸腾的剑意,从侧方横扫而出。


后发,而先至。


在贺远星的剑刺到宁千秋面门前,战剑,已然扫中对方。


血光迸溅!


在所有人难以置信的注视下,贺远星的身躯拦腰而断,上半身仍握剑刺出,下半身却轰然倒地。


宁千秋伸出手,轻轻一拍。


贺远星的剑,便震落一旁,连带着他上半截残躯。


砰!


天道盟第一剑修,狠狠摔在地上,倒在宁千秋脚边。


“原来你……早就是皇境……”


贺远星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微苦,却又带着些许的释然,怔怔看着手边掉落的长剑,想要伸手去够,却连一点力气都发不出。


忽然,那剑径自飘起来,落到他手中。


贺远星握着这把剑,紧紧握着,仿佛这是他最后的依靠,轻声道:“谢谢……”


宁千秋俯下身,看着他,叹道:“不用,你可以安息了。”


贺远星眼中爆发出一抹精光,那是濒死前最后的光。


幸运的是,他终于在死前,看到了真正的剑道。


遗憾的是,他直到在死前,才看到了真正的剑道。


那这一生,不就这样碌碌地过去了吗?


所有的艰辛,所有的危险,所有逆天而行的觉悟和坚定,到头来,都是白费一场啊!


两行热泪,从贺远星眼角滑落,他更用力地握住了剑,哭着。


“宁千秋……”


“你说下辈子……”


“我还要练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