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网游之菜鸟很疯狂 > 第五十四章 逃跑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PS:PS:感谢“妞妞705804”的两张月票!感谢“这也行~”的月票!感谢“倪雲”的月票!


喜夜此刻早已经筋疲力尽了。


如果不是一心想着不能让他们这个队伍直接全军覆没了,估计喜夜早就倒下了!所以,在被弗里斯曼和禘墨摇晃了好几下之后,喜夜清醒了几分,直接对着禘墨点了点头,看着他从自己拼尽全力弄出来的一个法术洞口扔了一个土系的法术出去,在那六个追逐它的男人之间瞬间竖立起几道土墙


然后,喜夜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只是头顶上那个玩意儿却直接飞越过了土墙,继续停留在它的头顶上,时时刻刻地昭示着它躲藏的位置!


“来,喜夜,放我出去!我给你加一个悬浮术,我们直接一起飞走!”禘墨飞快地朝着喜夜说了一句,见它没有任何的反应之后,顿时有些心惊地大叫道:“喜夜,喜夜你还好不啊?”如果早知道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他肯定在被那个黑衣的斗篷男撞倒之后,绝对不会让喜夜他们一起跟着来追了他早一点放手,一qiē都好了!


“我听见了”喜夜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呆滞着目光,看了禘墨一眼,然后说道:“这会儿不行!他们直接把你的法术毁了又追上来了我得再找个地方等你放出法术之后,再放你出去!不然。我们都会被抓住的!”


“好,好,好!你准备好了给我说!”禘墨很担心地看了喜夜一眼,第一次这么后悔!


“一会儿你放法术的时候说提前说,我也助你一臂之力,咱们弄一个冰系和土系的法术墙过去,让他们多在后面待待”弗里斯曼此刻的脸色也有些不太好!如果在平时,大不了就是一边吃东西,一边开打就是了!可是现在呢,他们甚至连对手的样子都没有看到。只让人家喜夜一个人在外面受苦、受累这让他的心里实在不是滋味!


气氛凝结了好长一会儿。喜夜这才有了动作,示意禘墨和弗里斯曼准备,然后对着禘墨说道:“法术你扔出之后就立刻出去我怕我是没有下一次再给你开法术结界的力气了”


禘墨肃着脸,默默点头:“我出去之后。喜夜你就好好地休息!一qiē有我呢!”


喜夜没有应声。直接低声吼了一句开。然后瞧着禘墨和弗里斯曼同时从手里扔出一个法术光团,之后禘墨就直接跳出了整个法术空间,来到了地面上连周围的情况都不敢分神看一眼。直接就凝结了一个悬浮术扔到旁边已经从阴影法术里冒出头的喜夜身上,然后一把拉住他就直接飞了起来。


两秒之后,禘墨就听到身后墙体被破坏的声音!他知道,喜夜说的那几个男人追上来了!


“这是什么玩意儿?”禘墨带着喜夜飞过几个巷子之后,这才微微松了一点气,看到了喜夜头顶上飘着的一个泛着金色微光的小球,有些皱眉地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直接伸手就拂了过去。本以为一推那个金色的小球就会直接被扔飞,结果禘墨发现,自己的手掌居然从那个小球的中间穿了过去


“怎么回事?这东西是什么?”禘墨惊异地看向那个小球。


“那六个人就是靠着这个知道我在什么地方,才能一直追着我不放的!”喜夜微微动了动眼皮,低声无力地说道:“如果不是有这个东西一直在我的头顶上标示我的位置,我早就直接和你们一起躲着不出来也就不会被他们追了这应该就是那些人手里一种特殊的追踪工具也有可能是只针对我这个暗黑系的”


禘墨抿唇,把喜夜往怀里抱了抱,然后说道:“管它是什么玩意儿呢!喜夜,你好好歇着,把弗里斯曼他们保护好就可以了!我们一会儿就能跑出去了你知道的,我记路的本事还是很不错的,前面只要我们转过两条街,就能到城主府了只要进了城主府,我敢保证,那些人就不敢再追我们了!”


喜夜扯了一下嘴角,想对着禘墨笑笑,结果却发现,它刚刚说了那么几句话之后,连笑的力气都没有了!!


“还想跑两条街?呵呵呵,我看你们连一条街也别走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略显狂傲的男声顿时响彻禘墨的耳朵,然后禘墨就瞧见在离着自己不远的地方,有一个穿着黑衣斗篷的男人,正露出一个狞笑的嘴角,和自己平行着在屋顶上疾奔


他们追上来了!这怎么可能!


禘墨的心里第一反应就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照喜夜带着他们跑了这一路来看,这六个黑衣斗篷男怎么着速度也不会太快的啊!至少,喜夜是一直跑过了他们的可是,刚刚他还听到他们在他的身后破坏冰土墙的声音,想想那么耽搁了几秒之后,他们也是要落后他不少的啊!怎么可能这会儿就轻松地追上来了?


他们和喜夜平时在无聊的时候,又不是没有比过谁跑的快,谁的法术能击中谁之类的游戏。以他的悬浮术来说,应该是他们几个里面,速度最快的啊!怎么可能喜夜都能逃过哪些人的追踪,他反而不行了呢?


这不科学啊!!


黑衣斗篷男可不知道禘墨的脑子里此刻到底在想什么,在对着禘墨说了这么一句之后,黑衣斗篷男就直接开始往禘墨靠近。几秒的时间就从离着他几米远的地方,直接窜进了禘墨飞行的那条小巷,然后落后在他几步远的地方。


“小子,我劝你不要再跑了把你怀里那只小兽给我们,我就大度一点,放你离开就好了!”黑衣斗篷男一脸从容地跟在禘墨的身后,对着他说道:“我给你一点时间考虑一下。诺,在你穿出这条巷子之前,你必须给我一个回复!不然我可就当你拒绝,要对你动手了虽然我平时是不和小孩子动手的。但是你也别挑战我哦”


禘墨回头看了哪个黑衣斗篷男。没有应声。


这男人也真是好笑,明知道他和喜夜是一伙的,还让他卖友求荣不是?真当他禘墨是这样的人吗?飞出巷子?哼,他就还不相信了。他禘墨咬咬牙还不能飞出这条小巷!!他和喜夜比起来。可是要厉害一些的呢!!


“小子。你想好了没有啊!”黑衣斗篷男的语气带着一丝不耐烦,低低地跟在喜夜的身后笑着说道:“说起来,我们和你也没有什么恩怨之类的。只是你怀里这小兽实在是有些不太会做兽!这好好的暗夜影兽不去修炼。非要来偷听我们谈事情呵呵呵,小子,你要知道,有些时候,有些人知道的越多,可就是越死的快的!!”顿了一秒,黑衣斗篷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对了,我都忘了问了!小子,你抱着这只暗夜影兽逃跑,是它的同伴还是它的主人?它刚刚是不是把偷听我们谈话的内容都告sù你了?”


如果真是那样,那么,这个小孩子也不能留了!想到这里,黑衣斗篷男的目光顿时沉了沉,看向禘墨的眼神中就带了几分的杀机,然后开口问道:“小子,我觉得你似乎也不能离开了不如你们主仆两个就留在这里好了”


说完,黑衣斗篷男直接就从腰边抽出了一把长刀,直接蓄力一个冲刺就奔到了离禘墨身后只有几厘米的地方,挥刀瞬间砍了下去,然后割开了禘墨后背一大片衣物,并带出了大片的血迹在空中飞溅,然后落到地上,侵入到泥土里


“啧啧,我就说嘛,我不太喜欢和小孩子动手呢!!”黑衣斗篷男看着禘墨踉跄了几下,又继续狂奔着往前飞行,冷笑着看了看自己刀刃上的血迹,然后用手指轻轻地顺着血迹刮了一下之后,这才自言自语般地说道:“哎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啊!为了种族的崛起和付出,我们每个人总是要付出一些的破破原则这种事情,还是我来开先河好了果然小孩子的鲜血要新鲜很多啊”


说完,黑衣斗篷男就把长刀往身后一挥,提气直接往前飞纵了一下,然后开始在小巷里以极快的速度弹了出去,很快就重新看到了禘墨的身影,挥刀准备进行第二次的攻击。


而此刻的禘墨也有些慌了。


当年从磐池城跟着纪小言出来,他从来都是跟着纪小言到处杀杀野兽啊,没事看看风景,吃点美食,偶尔无聊了,跟着青弥老头去偷窃一把混混时间,找点刺激也就完了!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这外面的世界居然也是那么危险的!原来这个世界,真的会有人动手追杀他们,而且,下手那么狠,简直是找找毙命的打法啊!不就是追了他们一会儿,然后偷听了一下吗?这些到底是什么人啊,居然就这样就紧追不放了!甚至还想要杀人灭口


问题是,喜夜也没有偷听到什么重要的信息啊!就只有狐族这么一个词而已!


想到这里,禘墨瞬间一个激灵。他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以前,他们跟着纪小言姑娘去过狐族,从表面上看来,这就是一个平和的种族,有着高傲一qiē种族的自尊和优越感,隐居在深山里,不争不抢,和平度日!即使他们在狐族搞出了那么多的事情来,最后还是平平安安地就离开了!甚至,还从狐族带走不少的宝贝


狐族,在所有种族的心目中,那就是最神圣的代名词。


可是,如果这些只是他们的表面呢?


如果说,喜夜听到的那个词其实就是黑衣斗篷男他们说的自己呢?如果说,这些所谓的黑衣斗篷高手们,其实都是狐族的人呢?想到这里,禘墨瞬间就有了一种通透的感觉!!如果这些黑衣斗篷男就是狐族的男人,那么,他就能想的通,为什么这些人要躲躲藏藏地在瑞弗水城里出现;为什么他们能轻松地觉察到喜夜的动静,能有这样一个金色的小球来定位喜夜的位置;能轻松地追上自己


他们是狐族啊!


他们是所有种族里,最顶级的存zài!不论是在法术方面,还是智慧和其他的方面,狐族可以说是位列大陆第一的!所以,他们有无数的宝贝和法宝,可以随意地定位出喜夜的位置,发现它


而狐族,作为一个宣告大陆他们只隐居的种族,他们就不应该会出现在这里!但是,如果现在追着他的这几个男人就是狐族的人的话,那么,他们出现在瑞弗水城,就不是一件非同寻常的事情了!


这也就印证了,为什么这几个黑衣斗篷男要追着他们杀人灭口了!


他们怕他和喜夜把他们狐族出现在大陆上的事情给泄露出去!他们怕他和喜夜一个不小心就破坏掉了他们的某些计划


一定是这样的!一定就是这样的!他一定要到城主府里去,他一定要去告sù贝萨大人这个事情,也一定要回到清城去,告sù小言!!让她赶紧带人清理一下,是否清城也有这样的黑衣斗篷男!他可不相信,这些狐族的人就只出现在了这里


“小子你受伤了”禘墨正想的出神,眼前这自己就快要飞出巷子,转到下一条街道,离瑞弗水城城主府更近了结果瞬间就听到自己的耳边窜出一股热气,一个声音就这么突兀地闯进了自己的而已!下一秒,他抱着喜夜的手臂差一点就疼的没有抱稳它,把喜夜给丢掉了


“呵呵呵,说起来,多少年我没有这样的兴奋的感觉了?”黑衣斗篷男舔了舔嘴角,看着禘墨跌跌撞撞的样子,顿时勾着嘴笑了笑,然后说道:“我就说嘛,不能和小孩子动手!你看看,这一动手,我这全身的血液就都沸腾了起来啧啧,这真让我开了杀戒,以后要怎么能再次戒掉啊!!啧啧,他们几个也真是的,非要把我留在这里追着这小孩子玩,自己却跑到前面巷子口去等着了要我说啊,直接把那只暗夜影兽逮住回走就完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