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少年大将军 >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 黑衣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倒是席泊然满是敬意,拉着北堂烨约了明日再聚,席泊然这才意犹未尽的目送北堂烨混入人群之中。


晚间时分席泊然还要在这石台上混迹江湖之中,李落叮嘱了几句,便也由着他去了。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李落起的晚,昨夜不怎么睡好,两只耳朵一左一右,隔墙就是震天响的呼噜声,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打雷了。


李落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竹楼木屋里还残留着竹木原本的香味,有点涩,但很好闻。推开芦窗,看见水天一色,幽谷鸟啼,别有一番心境自在。


忽然,一声凌厉的长啸打破了屋外的宁静,啸声落罢,屋外传来阵阵嘈杂,衣袂破空声此起彼伏,听起来有不少人心急火燎的施展轻功去了什么地方。


李落挠了挠头,推门走了出去,就见不少人急急忙忙的赶往石台上。李落不得其解,忙不倏拉住身旁一个急冲冲往前跑的相貌粗犷的彪形大汉,客气道了声罪,问道:“敢问兄台上面出了什么事?”


大汉倒没什么不满,指了指头顶石台,答道:“无鞘剑来了。”说完,大汉急匆匆跑开了,留下李落一个人一头雾水,不知道这个无鞘剑会是什么人。不过既然都往石台上去,李落也便跟了过去,只是走的慢,没有和那些心急的江湖豪客争道,等李落上去石台的时候,东侧那岸被一群人围得水泄不通,还有不少人立足高处,远远的看着。


人不少,但却很安静,无数只眼睛齐齐盯着东岸那侧,神情各异,但或多或少都有那么一丝吃惊和凝重。


李落绕了好一会,终于在靠后的一块大石上找了一处勉强能站下一个人的地方攀了上去,远远眺望,原来围着的是一个人,此刻就盘膝坐在地上,一身黑衣,不像是大甘的装束,侧身对着李落,看不见相貌。膝上横放了一根黑色长物,似比大甘剑客手中的长剑要窄些,通体发乌,似剑非剑,似棍非棍,不知道是不是方才李落问及的那个无鞘剑。


黑发黑衣的模样,无声无息的气息,李落看了半晌,眉头渐渐锁了起来,这个模样一定在哪里见过,只是忽然间想不起来这种熟悉感觉到底从何而来。


黑衣人静默无语,一任周遭众人议论纷纷,我自岿然不动。李落听了几句,眼前此人果真是那名号无鞘剑的江湖奇人,异军突起,名声传的很快,亦是这次武林大会的主角之一。逍遥侯未到,有人好奇,有人指点,亦有曾被黑衣人战败的江湖豪客的亲友之流脸上露出怒意,但正主不到,一时半刻自然没有人轻易越俎代庖,一来或说交恶了逍遥侯,二来嘛,未必能胜的过黑衣人手中那把古怪黑剑,胜了不见得多好,败了一世英名尽将付之东流,很是不划算。


当然,谷中一众江湖高手中未必没有人敌不住黑衣人,只是武功当真到了那般境界,心境也不会太差,大都韬光养晦,等着逍遥侯现身。


就在这时,忽然谷口有一声清冽的长啸,啸声落罢,一个中气清越的声音破开云雾传了进来:“武林公主舞阳到……”


紧随其后:“洛州洛家到……”


“榭州林家到……”


“天南逍遥侯到……”


“蜀州绣春刀谷铁心到……”


“卓城半分楼到……”


“天下走苦帮到……”


“卓城和气会到……”


“秦州战门,鄞州唐家堡到……”


“云隐山云隐门到……”


“天南三剑到……”


“初阳州初阳门到……”


“太平门梁家到……”


“江南雷门到……”


“竹阴州公孙家到……”


“镜湖宁家到……”


“宜州素和家到……”


“楚州出岫山到……”


“桑海落潮观到……”


“平波白云寺到……”


“东山一品堂到……”


“关东万马堂到……”


“寒山小碧湖到……”


“活死人温家到……”


“徽州香市四门到……”


“摘星扮月慕容家到……”


“盈水飞鱼塘到……”


“妙手回天班家到……”


“大孤山,小孤山到……”


“藏剑山庄到……”


“大扫刀封家到……”


“澜庭宣家到……”


“蜀州千手门到……”


……


初时李落还曾数了数,只是喧号声一声接着一声,大甘武林门派近乎齐聚忘忧谷,足足有近百家之多,数着数着,便是李落也记不得了,恐怕翟廖语在这里也未必能一一道来。


最后一家,是道家三生道君,倒数第二家,是化外山红尘宫。


大甘六大世家,六来其四,洛家和林家皆是亲身前来,唐家未到,却有绣春刀谷铁心,宋家未显名号,但逍遥侯却也代表了南王府的江湖势力,唯有卓州太叔和顾陆两家不曾现身,但这些江湖门派的背后说不定也便有这些庞然大物的踪影。


少了大隐于市和魔门,似乎这场武林大会有些失色,又或者这两个苍莽古兽自诩身份,未曾插手江湖纷争,但更大的可能是人已经来了,也许就在李落身侧不远处静静的看着。


李落沉默不语,江湖人江湖事,李落一向敬而远之,也许时至今日才窥得其中一味,不容小觑。


“这是要造势啊。”身边一个半百老者叹了一口气,说不上是激动还是忧愁,或者只是感慨。


的确是造势,而势盛之人便是那位武林公主,李落的妹妹,舞阳公主李欹枕。


朝堂的纷争已然染指了江湖,江湖从来都不是法外之地,而是人心汇聚的一处漩涡洪流。


湖面上,几十艘大小船只扇形排开,当中那艘最大,但简朴至极,不用说便是舞阳公主所在,其余船只似有心似无意,或者也便亦无所谓的众星捧月般围在四周,声势之浩大,纵然是李落看在眼里也不由自主的连连咋舌,几年不见,李欹枕原来已经有如此气度了。


船靠岸,井然有序,船上众人鱼贯而下,一道人影抢先一步踏云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