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少年大将军 > 第四百一十三章 素和族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落望着百家堂中素和族人,方才觥筹交错之时,素和川曾将族中之人说与李落,堂中诸人,除了总管墨闻之外,尚有三人颇为引人注目。笔・趣・阁www.biquge.info


两个自斟自饮的老者,一人满头白发,另一人满头黑发,年岁瞧着却是相当,甚是崇尊,便是云妃当座也不曾上前拜礼,素和川亦是前去老者身前行晚辈之礼,看来必是素和府中德望高绝之辈。


只是这两人素和川皆不曾言道称呼,李落随意看了几眼,不再留意。


另有一人是素和川族弟素和桑,仪表堂堂,蓄着长髯,风流之气不及素和川,沉稳却犹有过之,与李落有杯酒之缘。


纵是年关酒宴欢闹之中,也极是稳重,双目开合之际,朗如星月,看似对李落未曾多加留心,不过李落却也猜得自己一举一动多是落入素和桑眼中。


堂下尚有几个与李落年岁相若的男女,尽都是卓然不群的年轻才俊,素和底蕴,略可窥见一斑,只是堂中所见,恐怕也不过是素和族中一二罢了。


就在李落淡然相望之时,素和戈疾步走到桌几之前,向李落躬身一礼,朗声说道:“大将军,素和戈有不情之请,还望大将军成全。”


李落回了一礼,和颜回道:“素和公子言重了,不知所为何事?”


“大将军与牧天狼之名天下皆知,大将军更是名震西域,破西戎,退回蒙,定西府边疆,武勇才智犹是世间罕有,素和戈不才,自幼习武,不知大将军可否指点一二?”


李落微微一笑,缓缓扫了一眼素和戈身侧,除却素和游云,尚有三男两女。


李落记得其中一人也为素和一姓,另有两人非是素和本族中人,不过与这素和府交情匪浅,李落不便多问,想必多也是魔门中人。


两名女子,面容娇美,自入百家堂,便引得堂中少年郎不时注目,不过得素和戈和这三个男子相护,旁人纵然艳慕,也多是远远而视,不曾近前。


女子风韵各异,一静一动,静者温雅,悄然立于几人身侧。


仪静体闲,似是言语不多,旁人说话时,也多是含笑倾听,温柔可亲,让人没来由的便生出一股疼惜之意。


正如其素若何,春梅绽雪;其洁若何,秋菊被霜;其静若何,松生空谷。


动者跳脱,颇有几分男儿气概,俊眉修眼,顾盼神飞,虽有些脂粉香味,却被眉宇之间的英气稳稳压了过去。


云袖轻摆,讶然望着素和戈,暗藏几分雀跃,看似竟是想替过素和戈一般,正是其艳若何,霞映澄塘;其文若何,龙游曲沼;其神若何,月射寒江。


堂中喧闹声猛然一收,诸人皆都望着李落和素和戈二人。


李落瞧见素和游云眼中闪过的尴尬之意,又再看了看素和戈身旁神色变幻的男女,淡然一笑,正欲开口。


只听得素和川寒声喝道:“大胆,还不退下,九殿下远来是客,如此口不择言,岂是我素和待客之道,滚出去。”


说罢起身向着李落一礼,沉声说道:“素和川教子无方,还望九殿下海涵。”


素和戈神情一震,愣在堂中,许是少有见到素和川这般严苛模样,羞恼之意显于颜表。


堂中众人颇显讶然,甚是不解素和戈为何这般冒失。


几息之前尚且热闹的百家堂此刻落针可闻,便是悠然自在的黑白发髻的两位老者也抬起头来,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李落和素和戈两人。


素和游云踏前一步,轻声说道:“父亲,哥哥不是有意的。”


“住口,退下。”素和川眼中寒芒一闪,冷声叱道。


素和游云俏脸一红,退后一步。素和戈回头低声说道:“不管你的事。”


素和游云看了素和戈一眼,嘟了嘟嘴,没有出声。


李落起身向素和川回了一礼,温言笑道:“前辈不必如此,习武之人切磋比试也是常有之事,算不得什么,还请前辈莫要责罚素和公子。”


“素和川谢过九殿下仁厚,犬子出言无状,冒犯九殿下,九殿下有宽厚之情,但犬子目无尊长,失德在先,不可不罚。”


说罢,素和川冷冽的望着素和戈,寒声叱道:“九殿下厚恩,逆子,还不拜谢领罚。”


素和戈张了张口,一时说不出话来。


如此境地,固然是看素和川如何处置,众人也是在瞧着李落那般应对。


素和川看似震怒,只是这震怒之情,真假难辨。


素和戈看了看连氏,连氏一脸疼惜,却不曾开口求情,两个老者也未有出言相劝之意,余下众人见素和川大怒,堂中诸人,恐怕只有云妃和李落才可插言。


就在众人揣测之时,素和川身旁的恬静女子走了出来,盈盈一礼,柔声说道:“民女骆青鸾,见过德妃娘娘,九殿下。”


云妃和声说道:“可是骆参之骆叔叔家的青鸾妹妹?”


“正是青鸾,幼时与娘娘相见还是十几年前了,前年民女再到尔绣时,娘娘已经不在府中了。”


“哦,那时本宫去了卓城,青鸾妹妹,你我素识,不必拘礼,起来说话。”


骆青鸾起身,看着云妃和素和川盈盈一笑,素和川一愣,却是有些棘手。


这骆家父女二人,向来算计过人,词锋甚是锐利,若只论辩才,眼前的文弱女子怕是不输于堂中诸人,此际接言,必是为了素和戈。


果然就闻得骆青鸾轻声说道:“素和伯伯,青鸾虽知不妥,但素和哥哥却是受青鸾所累,若是只责罚素和哥哥,青鸾不忍,还请伯伯将青鸾一并责罚。”


素和川苦笑无语,不说骆青鸾背后有大甘江湖中人竞口相传的极为难惹的智妖骆参之,单是眼前这骆青鸾,楚楚惹怜,便让人生不出责罚之心来。


素和川无奈道:“这与青鸾有何关系?”


骆青鸾望了李落一眼,抿嘴浅笑道:“方才我等几人闲谈,只怪青鸾多嘴,说起九殿下扬威西域之事。


行风谷一战初露锋芒,刀斩西戎勇将羌罗,露水营中,杀西戎左帅麾下五虎将之首宁厄尔峰。


再有浅溪一战,破了羌行之战无不胜的神话,之后据守落草山,引出西戎左右两帅。


金戈铁马,纵横狄州,先后亡西戎两帅于阵中,破鹰愁峡和朔夕城,成就不世功业,西戎蛮夷俯首称臣,短短数年之间,重整大甘军威,西域宵小之辈莫不惊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