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隋末之群英逐鹿 > 第二十二章 废物利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董景珍劫营失利,损折了近万兵马,也懒得在管自己那个一根筋的儿子董麟,毕竟儿子没了可以再生,这点家底要是全没了自己也就完了。于是他便固守当阳县城,任凭隋军怎么叫骂都绝不出战。


兵法云,“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隋军虽然精锐无比,但算上收编的降军也不过四万五千人,城中梁军虽然连败数阵,但依旧有九万兵力,虽然野战比不上隋军,但凭着人数优势守住城池绝不是问题。


“嗨!”在当阳城下叫骂了一天的龙治恨恨地一丢自己的头盔,骂到:“这个董景珍真是个缩头乌龟,我在城外叫骂了两个多时辰,把他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了一遍,可他死活不肯出战!”


杨杲微微一笑,“龙将军不必懊恼,那董景珍要是一点能力都没有,岂会有今天的实力和地位,我看龙将军叫骂了一天也累了,还是下去歇息吧!”


“多谢殿下关心!”


龙治拱了拱手,缓步退出了杨杲的王帐。


看着龙治远去,杨杲渐渐收拢了自己的微笑,眉头渐渐地紧锁。刚刚杨杲虽然显得十分从容淡定,但那只是为了安抚手底下将领焦躁的情绪。


事实上,杨杲自己也是心急如焚,按照历史的发展,再过一年,李渊就会在太原起兵,闪电般攻克关中,而自己在那个时候还不能解决萧铣的话,保不齐李渊会不会兵发荆襄,给自己背后狠狠地来一刀,毕竟到了那个时候,恐怕自己这个隋朝皇子将会是对李渊最大的威胁!


杨杲将目光扫向在一旁正襟危坐的首席军师虞允文,强压住自己内心的焦躁问道:“虞先生,你可有什么妙计可以速破当阳!”


虞允文同样明白时间对于杨杲的重要性,眉头紧皱,大脑飞速地运转,良久他只觉脑海中灵光一现,顿时一拍双手喊道:“有了!”


听到虞允文这自信满满的一喊,杨杲顿时大喜过望,询问道:“先生有何妙策?”


虞允文微微一笑,“我这条计策能否成功的关键还在于一个人!”


“一个人,谁?”


虞允文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就是被殿下当做废物却又被董景珍视若珍宝的那个人!“


望着虞允文嘴角扬起的那丝诡异的微笑,杨杲恍然大悟,呵呵笑道:“原来是他啊,想不到这等废物也还有利用的价值啊?”


。。。。。。。。


夜色高声,隋军后营。


董麟斜躺在囚车内,怎么也睡不着。这也难怪,毕竟锦衣玉食了这么久,突然换成了这种生活环境,怎么可能会有睡意?


望着摆放在自己面前的那两个窝窝头,董麟一阵火起,恶狠狠地骂道:“可恶的隋狗,居然就给小爷吃这种东西,等小爷出去了非把你们统统杀光不可。”


董麟正恶狠狠地骂着,突然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慌忙闭上了双眼斜靠在囚车一边装睡。


“唉,这董景珍死守着不肯出来,咱们这粮食是一天比一天少啊!”


董麟微微睁开了双眼,却见是两个火头军正慢慢地朝自己走来,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心内暗暗得意道:“哼,我父帅岂是你们这些隋狗可以对付的,你们就等着被父帅打败吧,到那时小爷就自由了!”


正当董麟暗自得意之时,却见另一个火头军咽了咽唾沫,压低着声音说道:“别担心,我告诉你啊,董景珍已经离死不远了!”


董麟顿时大吃一惊,慌忙竖起耳朵仔细倾听。


“我跟你说,我那当参将的堂兄前两天跟我喝酒的时候说漏了嘴,那反贼首领萧铣有意归顺朝廷,就把一切罪责都推到了这个董景珍身上。现在朝廷已经和萧铣谈妥了,咱们负责在这拖住董景珍,而萧铣则趁机断了董景珍的粮草,嘿嘿嘿,你说这董景珍还有几天可活!“


这名火头军的话对于董麟来说不亚于五雷轰顶,他是个纨绔,但不是傻子,他很清楚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也很清楚一旦真的发展到那一步的话,那他们董家必定是满门抄斩的下场。


危急关头,董麟突然灵机一动,双手捂住自己的肚子大喊道:“哎呦,疼死我了,我的肚子啊,哎呦,哎呦真疼啊!”


两名火头军正有说有笑,突然听到董麟的哀嚎声,顿时大吃一惊,慌忙打开囚车来查看董麟的状况!


董麟一见车门被打开,眼神中凶光一现,一个鲤鱼打挺翻身二起,砰砰两拳把二人打晕在地,随手扒下其中一人的军服给自己换上,趁着还没有人发现偷溜到马厩偷了一匹马,随口编了个理由骗过巡哨,逃出了隋营。


。。。。。。。。。。


眼见爱子归来,董景珍大喜过望,父子二人抱头痛哭良久,上演了一幕感人的父子重逢!


董景珍更是老泪纵横,当日劫营失败他下定决心死守当阳时其实他就已经把这个儿子当成死人了,却万万没想到他居然活着回来。


董景珍抹了一把泪水,好奇地问道:“麟儿,你是怎么从隋营里逃出来的?”


董麟脸上略过一丝得意,“孩儿是用计打晕了看守的两个守卫,趁机逃出来的。”


“少将军果然英勇啊,虽然失手被擒但处事不惊,轻轻松松地便逃脱虎口!”


一旁的几个梁将趁机溜须拍马,董景珍也得意地捋了捋自己的胡须,十分赞许地看着董景珍。


“父帅,孩儿在隋营还偷听到了一件机密大事,事关我们的生死存亡啊!”董麟丝毫没有理会那些溜须拍马的将领,对着董景珍焦急地说道。


“什么?麟儿你偷听到了什么?”董景珍顿时大惊失色,连声问道。


“启禀父帅,孩儿打晕那两个守卫以后,本想寻机前去刺杀杨杲,可惜杨杲身边守卫众多,孩儿一直无法下手便一直躲在帐外等待时机,就这样让孩儿听到了杨杲和他的参军的对话,原来萧铣和杨杲已经内外勾结,准备暗害父帅......”


董麟因为阵前被俘而丢尽了脸面,所以刻意将自己在隋营的事迹说的更英勇了几分,却不知这一举把他父亲董景珍给坑惨了。


以董景珍的老谋深算,若是董麟实话实说,他必定起疑,如此机密大事杨杲必定会严密封锁,一个小小的参将哪来那么大的胆子敢告诉做火头军的兄弟,可惜董麟为了自己的面子将此事稍稍进行了修改,这就彻底把董景珍给坑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