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待我有罪时 > 第259章 没有尽头的夜(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个被推出来的是小燕。他中了枪,伤势比涂鸦要重。医生说非常惊险地抢救过来了。陈枫连连叹气,又笑了,对尤明许说:“我说吧,祸害遗千年。”


尤明许听到这句话,只是沉默。


她也望着小燕苍白削瘦的睡颜,心头一软,陪着陈枫把小燕送到病房,和涂鸦是一间。尤明许看了他俩好一会儿,才继续去手术室外等着。心底那柔软疼痛的感觉,始终没有停歇。她想是从什么时候起,殷逢手下的这些奇奇怪怪的人,也成了她所牵挂的同伴?


第三个被推出来的是景平。他的脸色白得吓人,人也无声无息的。医生说他失血太多,中弹的部位也凶险。好在身体底子实在是好,要继续观察一个晚上,只要不出意外,就算挺过去了。


尤明许陪着护士,把景平推到另一间病房,和昏睡的许梦山一块儿。看着这两人皆是一副虚弱无比的样子,浑身伤痕累累,却都活了下来。即使在昏迷中,俩人的轮廓都是如出一辙的坚毅倔强。尤明许想起之前还听别人提起,这两个受了重伤,还持枪守在山头,盯住了那些想要逃跑的犯罪分子。


尤明许在两人床前站了好一会儿,低下头,居然忍不住笑了。心里特别酸,可也隐隐藏着欢喜。


“赶紧醒。”她自言自语般念叨着,“你们两个,别让我等太久。”


她再次回到手术室门口,就看到陈枫盯着那里,神色凝重。看到她,他倒是露出轻松的笑:“我说了,这些人都命硬,死不了吧?”


尤明许也看了眼手术室紧闭的门,还有个人在里头,静了一会儿说:“对,他的命最硬。”


两人重新坐下,却都没再说话,似乎谁也没心思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中途陈枫起身,又去看了两趟小燕和涂鸦。他已经有点坐不住了,可是殷逢还没有被推出来。 首发网址http://m.xswang.com


“医生行不行?”陈枫的脸色已经有些阴沉,“不行再找医生过来!”


尤明许说:“坐下。给他的医生是从贵阳调过来的专家,你现在还想上哪儿找更好的?”


陈枫脸色变了又变,最终抬头看着窗外说:“天都快要亮了。”


尤明许也瞧见了那变得灰蒙蒙的天色,脑海中却想起殷逢遇袭的那一幕,透过胸口的刀尖,满地的鲜血,还有他那仿佛快速流走的生命力。一想起这一幕,尤明许心里就像多了个洞,深深幽幽,她这一夜一直努力控制自己不去想,不要一头栽进那洞里去。


可随着时间的流逝,那固执的信念,仿佛也变得不确定了。


陈枫到底是个极有城府的人,慌了一会儿后,很快冷静下来。他看着尤明许尽管沉默,却越来越冰冷的脸色,开口道:“你去睡一会儿,等殷老师手术结束醒了,第一个肯定想看到你。我守在这里就可以了。”


尤明许只低声答:“不用。”她闭上眼,头靠在墙上。看到她这个样子,陈枫也不再说话,过了一会儿,也学她靠在墙上,闭上眼睛。


当清晨的阳光射在尤明许脸上时,迷迷糊糊间,她听到了门被推开的声音。她一下子睁开眼,看到医生和护士推着个病床出来。


陈枫也惊醒了。尤明许第一眼就看到病床上的白布,并没有覆盖在那人的脸上。而医生的神色,尽管疲惫,但不见惋惜。她的心这才一松,连忙迎上前。


陈枫的嗓音破天荒有些抖:“医生,他怎么样?”


医生顿了顿,才答:“我们已经尽力了,血已经止住,伤口也缝合了。他伤得太重,能不能活下来,现在还不能保证。送进重症监护室,情况可能恶化也可能好转,你们要有心理准备。”


陈枫半阵没说话。


尤明许跟着他们,目光一直凝在殷逢脸上。他看起来真的只是像睡着了,只是那张脸太没有血色,嘴唇也是白的。明明那么高大一个人,此时躺在那里,却忽然显得十分的小。


尤明许和陈枫跟进了重症监护病房,起初只能远远看着,等医生护士安排好一切,输上液,接好各种医疗设备,才被允许靠近。


陈枫的脸色也有些茫然,愣愣地看了一会儿,说:“我打电话去问问,湘慧医院的专家还有多久到。不行我再想办法,从北京请医生。”


“好。”


陈枫走出病房去打电话。尤明许在病床边坐下,在非常柔和的一抹灯光下,望着殷逢。他的五官真的非常英俊好看,看一眼就能叫她心动。她默默地坐着,一时间似乎忘记了时间,也忘记了一切。


过了一会儿,她低下头,按住自己的脸,眼泪流在掌心。然后她很小心,很小地握住他的几根手指,说:“殷逢,你一定要活下来。你要是不挺过这一关,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我会把你忘得干干净净,尤英俊也好,殷逢也好,今后对我而言就是个屁。我转头就去找新的男朋友,就找又高又帅又渣的,把你气得从地下爬出来。”


“殷逢,你说过的话,要算数。永远爱我,崇拜我。我不要你为我……出事,我只要你为我活着。”


——


直到这天中午,殷逢还是没醒,只是情况既没有好转,但也没有继续恶化。


好消息是湘慧医院的专家赶到了,立刻和之前的医生一起,展开新的会诊,制定治疗方案。


殷逢再度被推进了手术室。


尤明许和陈枫守在门外时,接到了丁雄伟的电话:“我和几个领导都到市里了,其他事专案组都安排妥当了。只有那个人……下午我们打算内部搞个简短的遗体告别仪式,你也过来吧。”


尤明许放下手机,脑子里感觉有点空,过一会儿回过神来,对陈枫说:“我去趟市局,完事就回来。有什么事,你随时给我电话。”


陈枫说好。


——


尤明许经历过两次遗体告别,一次是樊佳,一次是郭兴。


这是第三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