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宋疆 > 第四百五十八章 坚定不移的策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兴庆府的天气一早一晚还是有些寒意,所以一直坐在茶铺门槛上的叶青,此时再次披上了那件,当初完颜璟送他的皮裘,手里依然捧着茶杯,跟武庸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身着夏人盔甲的老刘头与十几名同样身着夏人盔甲的皇城司禁卒,如同一阵疾风般,骑着战马从门口匆匆而过,甚至连往茶铺门口看都不曾看一眼。


“承礼公主、金源郡王正在往这边赶来……。”


即便是马蹄声在冷清的街道上此起彼伏的响起,但老刘头又急又快的话语,还是透过那阵阵清脆的马蹄声,传到了门槛上的叶青耳朵里头。


无动于衷、面带一丝微笑的坐在门槛上,看着老刘头等十几骑瞬间从街道的尽头消失,往着兴庆城的西城门处去接应赵乞儿跟许庆,扭头说道:“看来武判是顺利出城了。”


“老赵跟老许办事儿您应该放心才是。”武庸低着头看着脚下说道:“要不要现在就知会大散关那边,兴庆府局势说紧张就一下子变得紧张了起来,咱们人微言轻,要不要让他们动弹动弹,给夏人一些压力?”


“那就只能是东城门了?”叶青笑问道。


“您放心,咱们有人。正所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下官对这句话深信不疑,这些时日,跟兴庆府城卫没少打交道,只要人不出去,送封信出城还是没有问题的。”武庸坚定的说道。


“行,你看着办吧。”叶青坐在门槛上向街道两侧探头,一边是金国完颜璟的马车,一边是辽国耶律月的马车,两驾马车从街道的一左一右,俱是带着近百人的护卫,向茶铺的方向缓缓驶了过来。


随着武庸离开后,金、辽两驾马车,几乎是同一时间停在了中卫茶铺的门口,叶青依然是稳稳的坐在门槛上,笑看着耶律月跟完颜璟缓缓从马车上走下来。


“两位客官是买茶叶吗?幸亏你们来的及时,要是再晚一会儿……。”叶青端着茶杯轻松的说道。


“再晚一会儿会怎样?”耶律月即便是蹙眉,也一点儿不损她那近乎于妖精般妖艳的美。


“再晚一会儿本茶铺就打烊了。”完颜璟接过耶律月的问话答道。


跟叶青相处时日久了,看着叶青脸上的轻松,以及手里端着茶杯如同一个老学究的样子,完颜璟就能够猜测出,此时叶青的心情应该是极为舒畅的,要不然的话,他可是不会没事儿跟你逗着玩儿的。


因为金、辽两国之间的恩怨,耶律月对于眉清目秀的完颜璟并没有什么好感,再加上经过这两天短短的接触,使她在对完颜璟多了几分了解后,心里头对这个表面上风神如玉,内心却城府深沉的金国郡王,更是一点儿好感都提不起来。


“何事儿?”叶青看着完颜璟问道。


而那被完颜璟接过话茬后,便冷着脸的耶律月,则是率先在完颜璟坐在门槛上之前,走进了茶铺里头。


回头便看见那金国的郡王,竟然也是毫不在意自己高贵身份的,跟那叶青一同坐在门槛上,把那不大的茶铺门口挡的严严实实的道:“晋王察哥的管家,也是平日里给察哥四处搜罗美女的王仁忠,跟十几名护卫被人暗杀在承天寺里头。楚王的弟弟、兴庆府府尹任得恭刚刚据说是不小心从城墙上掉进了护城河里头。太子李纯佑的弟弟越王李纯义,被不明身份的刺客刺杀,不过……倒是没死,受了一些伤。今日在楚王府大骂任得敬的夏国御史中丞热辣公济,从楚王府里头跟着翰道冲出来后,便不知所踪,就像是凭空消失在了这兴庆城似的。”


“这任得敬的报复够快的啊。”叶青淡淡的感叹道。


“不是任得敬干的。”完颜璟一手下意思的抚摸着胸前的那颗子弹,继续说道:“任得敬没有机会,也没有做好准备。我跟他刚从皇宫出来的时候,才知道晋王察哥跟他弟弟掉下城墙一事儿的。而那越王李纯义被刺一事儿,几乎是跟这两起事件一同发生的。”


叶青虽然脑后没有长眼睛,但他在听完颜璟说完后,总感觉身后茶铺里头,丝毫不把自己当外人,在茶铺伙计的陪同下,把挨个茶罐闻了个遍的耶律月,好像是心中一惊,或者是手上的动作微微顿了一下似的。


“那你觉得是谁呢?”叶青笑着问道。


“先生真不知道?”完颜璟反问道。


“想多了你。”叶青正视着完颜璟道。


茶铺内的灯光照耀在两人的侧脸之上,冷清的街道上拉出长长的模糊的两个人影,同样,也使得叶青跟完颜璟的眼睛,在灯光的照耀下分外明亮跟清澈。


“弟子总觉得李纯义受伤一事儿,像是有欲盖弥彰之嫌,想要以此告诉晋王跟楚王,是有人暗中针对夏国朝堂跟皇室,而非是他们之间的内讧。”完颜璟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成熟稳重之间,身上隐隐散发着一股威严跟上位者的城府。


“你是指有人借此事儿嫁祸于我这样的外人?”叶青笑着再问道。


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毕竟到了西夏之后,自己这个堂堂的南宋使臣,非但连夏国皇帝的面都没有见到,就是连一个西夏给安排的驿馆都没有,而是自己寄居在中卫茶铺内。


相比起完颜璟在夏国受到的重视,以及耶律月在西夏那硕大的驿馆,叶青这个南宋使臣出使西夏,还不如出使金国的时候,能够得到的尊重多一些。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所以弟子连夜赶过来,便是希望先生能够跟弟子同住在金国的驿馆内,如此若是有什么意外的话,弟子也可以为先生证明不是?”完颜璟神色坚定的说道。


“然后有了夏人的亲眼目睹后,我这个南宋使臣,你这个金源郡王的先生,恐怕就再也无法回到大宋了吧?投靠你大金就算是有了十足的铁证了,对吧?你这小脑袋瓜里这些时日都想了些什么?难道除了策反我之外,你在夏国就没有其他事儿可干了?”叶青再次扒拉着完颜璟的头发说道。


茶铺里面的耶律月也不着急,在旁边的八仙桌前坐下,手捧着冒着热气的茶杯,静静的望着门槛上的两人,包括两人刚才的说话,也都一字不落的进入了她的耳中。


“谁让您是璟儿的先生呢,唉……先礼后兵嘛,总不能刚一见面,就让弟子对您刀枪相向吧?”完颜璟撇撇嘴,语气之间多少有着一丝的无奈。


叶青无声的笑了笑,手里的茶杯被完颜璟接过喝了一口又还了回来,听着完颜璟赞了一声好茶后,才说道:“你这次出使夏国,带了多少人,就这么有把握?”


“兴庆城有近三千人,由同样是跟着乞石烈志宁出使宋廷的安彦敬统领,估计这几天已经把您住的这一片摸的一清二楚了,想必先生您也应该早就察觉到了。再者便是在中卫沙陀镇,由乞石烈志宁的次子乞石烈诸神奴,率领着近万人把守着您回宋廷的必经之路。应该够了吧?”完颜璟掰着手指头说着,最后还认真的反问道。


“过了中卫就是兰州,为什么不选择兰州呢?”叶青笑问道。


不过这一次完颜璟还没有来得及回答,身后就响起来耶律月的声音:“金人可不是傻子,兰州城那么大,又与贵国宋廷交界,又是大部分商旅前往兴庆城的最后休整的大城,人多眼杂的,若是在那里把守着,自然是怕你到时候钻了空子,他们近万人无法面面俱到呗。”


叶青跟完颜璟同时回头,看了一眼悠然的坐在八仙桌前,捧着茶杯一副恬静模样儿的耶律月,而后两人又同时抬头,看了看头顶上方那中卫茶铺四个字的牌匾。


“在进入夏国时,弟子就已经知晓先生在中卫茶铺了,所以便毫不犹豫、毫无疑问的选择了中卫。至于为何没有选择兰州,并不是像有些人那般自作聪明认为的一样,兰州城大,人多眼杂是真,但那里同样是夏人重兵把守的地方。也不用脑子想想,以我大金在夏国的地位,难道还不能让夏人为我大金所差遣?”完颜璟不屑的反驳道。


耶律月被比她小好几岁的完颜璟给噎的一时之间有些说不出话来,你了半天之后,索性转过头不再看门槛上的两人,而后便继续指使着已经满头大汗的茶铺伙计,继续给她装着一罐罐一会儿要带走的茶叶。


“你就不怕武州一事儿再重演一遍?”叶青端起茶杯刚想喝一口,但想起这是完颜璟刚刚喝过的,于是正打算让伙计换一杯时,完颜璟翻着白眼道:“行了,我都不嫌您脏,您自己窝在这么小的茶铺里头,竟然还嫌弃起我来了。”


“那不行,我怕你有病。”叶青毫不给完颜璟面子的回击道。


茶铺里头的耶律月噗嗤一下笑出了声,看着完颜璟被叶青揶揄,她就心里莫名的痛快。


“我才没有病呢。但我也不怕武州一事儿重演,因为先生没有时间准备,何况……弟子上过一次当后,便不会再上一次当了,要不就不会提早让乞石烈诸神奴在中卫候着您了。”完颜璟手托叶青手里的杯底,硬要叶青赶紧喝他刚才喝过的茶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