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北齐帝业 > 第一百零九章布局天下(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幕漆黑一片,皇帝的营帐内烛光暖煦。


陛下特地下令此次春猎不准铺张,皇帝的大帐和其他臣子的营帐比起来,也不过就是稍微宽敞了一些而已。


禁军将龙帐围得如同铁桶一般,高延宗一踏进距离大帐百米外就马上有数百道带着审视的目光投射在他身上。


为了觐见陛下,高延宗特意换了一身黑色绣银的王服,皇帝召见是大事,不可疏忽。


他神情肃穆的踏过台阶,刘桃枝拔出了鞘中的刀,冷冰的喝道:“来人止步,通报姓名!”


这并非是刘桃枝不认得高延宗,可这是规矩,无论是谁在觐见皇帝面前都要通报才行。


高延宗抬头,目中闪过一丝冷芒,对于这个杀死了许多王叔和王兄的刽子手没有一丝好感,于是他只是象征性的行了一礼,语气生疏冷硬,道:“臣……,高延宗,受陛下传召而来!”


刘桃枝也感受到了高延宗身上无形升起的杀气,微微蹙起了眉,回身进大帐内通传了一声,回来便道:


“陛下召安德王殿下觐见……”


这次刘桃枝的语气客气了许多,但也就是仅此而已。


高延宗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揭开帘子,进了大帐。 记住网址m.xswang.com


大帐内摆设很简单,壁上挂着一张熊皮,皇帝披头散发,穿着随意,正与一个年轻的官员交谈着什么。


高延宗虽然和高纬接触得少,但也是知道这位皇帝堂弟可是跟先帝一样,喜好奢华享受,他原本以为会看见什么淫靡场面,但是没有,这里简洁得让他都感觉有些过了。


他楞了一下,见到皇帝和那位年轻官员看过来,便躬身下拜道:“臣,高延宗叩见陛下……”


高纬披头散发,穿着一袭宽大的白袍,浓密的黑发如墨,倾斜而下。


如果不是那股浑然天成的气势,高延宗几乎都要以为是魏晋的那些风流名士又出现在了眼前。


高纬手臂虚抬,笑道:“王兄请起……”


高延宗恭敬的一拱手,起身,道:“谢陛下!”


皇帝这是对他客气,可他不能将这客气当作理所当然,这是礼遇,更是君恩。


自古以来,便是君恩最难消受。


高纬目光深邃的望着他,忽然笑了,指着一旁站着的年轻官员笑道:


“王兄可是很少上朝,这人你认得到吗?”


高延宗看了一眼那个年轻官员,只见他面容端正,虽然年轻,可是气度沉稳。


高延宗看了好一会儿,微微笑道:“这位臣倒是认识,这位想必便是那挫败突厥使者的房侍郎吧?幸会……”


高延宗的确对于政局不感兴趣,在剿灭琅琊王之后他就上了辞呈,请求辞去太尉一职。


虽然陛下没有答应,但也派了人来接替高延宗的职权,默许了高延宗“玩忽职守”的行为。


但这并不代表高延宗对于最近朝堂的变化就真的一无所知。对于一些近来才被提拔起的干臣,高延宗还是耳熟能详的。尤其是最近风头正劲的裴世矩、房恭懿、韩立、王峻等人。


房彦谦虽然素来低调,但高延宗也曾听闻过他的大名,评价居然丝毫不在裴世矩之下,想不引人注意也难。


故此,高延宗倒是罕见地对房彦谦比较客气。


不过也只是一个点头之交,宗室结交国之干臣乃是一桩忌讳,更何况皇帝还在旁边看着。


“殿下客气……下官拜见安德王殿下……”房彦谦还礼,一派君子之气。


高延宗点了点头,算是表达了善意,并没有和他再客套下去。


高纬微微笑着,看向高延宗:“看来,王兄当真是把十头狐狸全都猎杀了?”


高延宗也笑道:“侥幸罢了……”


高纬摆摆手止住接下来那一堆谦虚的说辞,“朕向来不信有什么侥幸之说,实力就是实力,王兄不要过于谦虚才是,呵呵……,既然王兄做到了,那么朕也该言而有信。”


他起身将身后架子上的黑鞘长刀取出,拔出了一截,光滑如镜的刀身映出了一双清亮的凤眼。


高洋驾崩十几年了,可他的佩刀却依旧是锋利无比,带着森森杀气。


“说起来,这是当初文宣皇帝上战场用得佩刀,上面沾满了不少血,便是到了如今,即使日日夜夜擦拭,还是带着那么一股子血腥味……”


高延宗眼中也流露出一丝暖意,面上有缅怀的神色,高洋在其他人看来是个残暴的君主,但是在他眼里,高洋是和蔼慈爱的叔父:


“是呀,文宣皇帝,当初收着各种兵器,臣记得……其中就有这一把……”


“的确,先帝也很喜欢这把刀,一直藏着不让朕摸,说是……戾气太重。其实他只是怕朕伤着了而已,文宣皇帝的兵刃,岂是凡兵可比?”


高纬可没有丝毫害怕宝刀锋利的模样,食指的指腹擦过刀刃,立刻便划出了浅浅的血痕。


“陛下……!”房彦谦、高延宗大惊失色,要上前劝阻。


“唔……,无妨……”高纬抬手阻止了他们过来,“还真是锋利的吓人,果然是一把好刀……”


只是稍微碰一碰,刀刃就划开了皮肤,可想而知其锋利程度。


他看向高延宗,笑道:“朕说到做到,这把刀,朕就赐给王兄了。”


高延宗犹豫了一下,高纬将长刀再次往前递了递。


高延宗犹豫再三,最终还是双手接过了这把刀,“臣谢陛下恩典!”


高纬道:“无妨,宝刀赠英雄,朕在这邺城,也不能上前线杀敌,这把刀若是在朕这里,才是不得施展,未免明珠蒙尘,太过可惜……”


高延宗脑子懵了一下,而后立刻反应过来,带着几分压抑不住的狂喜,道:“臣!一定鞠躬尽瘁,为陛下尽忠,为大齐尽忠!”


如果皇帝将话说到这个份上高延宗还是不懂,那么高延宗也不用混了。


陛下话里话外的意思,分明就是要重用他,而且很可能是去前线,成为一方统帅!这可是他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事情!


高延宗自小尚武,但是文宣以来,历代帝王都对宗室防范甚严,打压是常有之事。


况且,高延宗的哥哥兰陵王已经获得重用,年纪轻轻就成为了尚书令、大将军,这就相当于将高延宗的路给堵死了。


高延宗和兰陵王同样是高澄一脉的子孙,那些叔叔又岂会不对他们加以防范?


因此,让兰陵王建功,已经是最大的极限了,高延宗要想冒头,不等到兰陵王逝世,此生怕是绝无可能!


虽然很无奈,但这就是现实。


这还是因为兰陵王的母亲和他的母亲都出身低微的原因,若他们是高澄的嫡子,如今还能不能活着还是两说之事。


高延宗原本都打算好了,这辈子就老老实实地窝在邺城里,好好的当他的闲王,却没有想到居然峰回路转,这样一个天大的好事居然落在了他的头上!高延宗自然是喜不自胜。


高纬望着他,笑了笑:“爱卿想任何职?”


高延宗下意识便要脱口而出,总不能比他四哥的待遇差太多吧?只是话到了嘴边又马上咽了下去,压抑住心中的不安和忐忑,恭敬道:“臣任凭陛下做主!”


高纬点点头,道:“如此,朕便封你为二品车骑将军,领副都督职权,先调去段太宰那边历练一下如何?”


这馅饼接二连三的砸下,直接将高延宗给砸懵了。


狂喜的同时又有点担心这么大的馅饼会不会直接将他给撑死,犹豫道:“这……,可是臣寸功未立,一下子就掌着如此大权,怕是会引得众人异议……不如陛下将臣调到汾北去……?”


这可是晋阳副都督呀!除开太宰段韶和左相斛律光,这个位置简直就是军队中的第一把交椅!连他四哥兰陵王的职权都没有他大!所以他现在心中忐忑也是可以理解的。


高纬赞赏地看了他一眼,却并没有同意高延宗的建议,道:


“朕意已绝,卿不必多言……,况且,朕只是让你暂时先跟在太宰面前历练一下,可没有说过要给你实权……”


他顿了顿,道:“你先历练个三年五载,朕才好放心的用你。想来,段太宰也不至于藏私不肯教你……”


高纬微笑,眼底却有些黯然,他知道,段韶可能没有三年五载了……


一旦这个支撑着北齐门户的老人倒下,北齐的局势会更加困难……


但如今前方战事吃紧,段韶有定海神针的作用,只要他在,无论此战斛律光、高长恭是胜是败,晋阳就稳如泰山!因此,他现在不能将段韶召回安养。


对于这个为大齐奉献了一生的老人,他心中存着很高的敬意。


“王兄此去,要替太宰多负担一些军务,太宰毕竟年事已高,朕不能召他回来安养,本就是对不住他……”


高延宗是帅才,且忠心耿耿,不该这么埋没了,让段韶带一带,将来接班也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高延宗面色严肃起来,道:“既然陛下信任臣,臣自当做好分内之事!”


房彦谦眼底都流露出一丝羡慕,安德王高延宗这是时来运转,一步登天啊……


“臣该何时赴任?”


高纬想了想,道:“办事宜早不宜迟,如果你们方便的话,最好明日便动身……”


你们?……


高延宗眼底闪过一丝疑惑。


高纬指向房彦谦,道:


“房卿和你一起去,他负责在晋阳和并州布置互市一事,你们,在路上也好互相有个照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