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焚天路 > 第二更半夜补,明天恢复正常时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空旷的群山沐浴了一场新雨,夜晚的降临使得人们感到了已是初秋。


夕阳无限,晚霞从松隙下洒下余晖。清清泉水在山石中淙淙流淌。周围的竹林又在轻风之下、喧喧响响。


北寒域,一片冰天冻地。按道理说、不会出现除冬之外的其余三季之景。


但这里却是不同,这里也会有寒冬,但没有外界那般严酷。


这里,有着一年四季。


这天底下,有着一年四季的地域并不多。在其它苍茫之下,就算是一名元婴修士、也能扭转四空、现四季之色。


但在北寒域却是不同,这里的冰寒难以扭转、也难以消溶。想要做到这一点,就算是玄照强者也难以做到。


他们的光阳,也是能够抵御这冰寒而已,远远做不到这逆转之力。


能够做到这一点,也只有涅境强者了。


涅槃,浴火。在他们的体内有一股足矣扫去这冰寒的焰火。借着这道焰火,故而可以消融这股力量,起扭转之势、使得现四季之景。


这世间大多人都没见过春的暖色花开、也没夏的炎炎热意,更没有见过秋的寂静。


能够见到的人们、都是幸运的。因为他们不必在脑海中揣想出传闻中的景。


鸟语花香,蜂鸣蝶舞,荷花池香、以及红叶落了满地。这些,他们都能一一见到。


他们所在的城域,更是很少遭受到其他强者的侵扰。到了涅境、就算相隔几个小境界、也难分胜负。更是有着无数万年来积累下的底蕴,使得百姓一直以来都是安宁。


雨后新晴的原野,显得格外开阔与空荡,远望之下望不到半点尘埃雾气。


外城的门楼,仅靠着一轮环城大河,在风月之下、不起丝毫冰覆、只有碧波荡漾。


内环之中,一棵棵绿树连接着城墙入口。那河四面、皆有桥梁。


在北方的桥上,有一名身披黑色斗篷的男子、拖着一辆拉车、快步向着城门走进


拉车中堆着鼓鼓的东西,但在外被一层布帘掩盖、谁也不知道这名男子拉的是什么。


男子走近城门,抬头看了上方城墙一眼。在城墙上,有几名修士驻守。


但奇怪的是,这几名修士、仿佛并没有看到临近城门的男子。


“这里,便是千帆门的外城么。”男子只是抬头看了上方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他的存在,别说这些驻守城门的修士无法察觉,就算是千帆门最强大的那尊存在、神识翻这千万遍、也无法察觉。


男子伸出了手,向着城门轻轻一推,顿时一声吱响,大门被打了开来。


他继续拖车拉车,向着城内走去,向着那条绿道、走近城中。


这城门已经数年未曾打开。也只有城中肉食不够,才会有强者外出巡猎。


北寒域虽然一片冰封,不适合生灵生存。但在这等环境之下、有些生灵还是适应而生。


这些生灵、分布各处。未启灵智、却是一身都是宝物。


穿着皮毛,甚至能抵御住这风雪。但这些皮毛,实在太过昂贵、也不是普通人能够穿戴。


“杨师叔回来了?”


站在城墙上的几名修士忽然听到墙门大开,在风中嘎吱摇曳,也是一怔。


几名修士一直站在城墙中,虽然因枯燥无味,经常神游天外、不知想些什么。


但他们的目光一直落在远方,若是有修士来临、自然是能够远远看到。


但他们却是没有看到任何身影、从远方来至,也没有看到任何身影、从桥的另外一端,走到这一端。


大门大开,门前多出了几道身影。正是这几名守城修士。


他们看了看前方、又看了看四方、最终环顾了四周,还是没有发现身影。


他们互相看了一眼,都是看出了彼此的疑惑。


“这墙门、自杨师叔出山后已有十数年未曾打开。莫非是她回来了不成?是来的匆忙、故而没有让我们察觉?”有人若有所思,开口道。


众人觉得很有道理,像杨师叔那样的强者、若是不想让他们察觉,他们又岂能能看到她入城门?


几人合力关上了城门,再次回到了城墙上,继续昏昏欲睡、神游天外。


对于他们来说,守这城门、实在无聊透顶。千帆门为一域霸主,又怎会有人来侵袭?


.......


.......


这里、清溪之水深不可测,是这一域城中万流所归聚的终点。


山路崎岖,最顶端好像是有人隐居。在这隐居之处、只有孤云。


松间明月微露、洒下清辉映长了花影。


山峰中央,竟是有一汪清潭。在这清潭中、风来浩渺,红不曾减少。


这水光山色,与人甚好。说不尽是哪里好,但就是无穷好。


红叶飘砌,带一缕缕清香、又随月照水。


这落叶时节,垂杨下庭院。如重帘布绣,但窥帘之中,却是不见人影。


一声伴人忧愁。


垂杨已是布满了整个湖潭、层层覆裹。若是不进这幕帘中,是难以见里有人影。


这是一名头发花白的中年男子,盘膝坐在这湖潭中。


衣沾潭水、却是不湿衣。


“芙儿已是外出了十三年,这十三年,也只有前三年有传讯而来,后十年后、却是音信全无。”


中年男子乃是千帆门最强之人。有他坐镇,这千万年来无人敢侵。毕竟,北寒域中、灭境大能都前赴那方天地,最强者便是涅净后期强者。


而这名中年男子、便是身在此列当中。


中年男子、眸中有浓浓担忧。


在十三年前,他的弟子奉命外出在茫茫白雪天地、猎狩兽型生灵,圈养繁衍供城中百姓食用。


却是在十年前失去了音信。任他如何传讯、都是得不到回音。


这让中年男子心中十分焦虑、十分心急。


“芙儿...毕竟是玄照修士,以她的修为、就算是遇上涅净强者,若是一味逃避、也能逃脱。应该不会出现问题........”


中年男子口中虽然如此说,但这音节的拖延,表明了他的不确定。



应该不会出现问题。”中年男子眸中透露着浓浓担忧,最终长叹了一口气。


都说神煌天绝顶辉煌,但却是一片混乱。时时刻刻,都在发生着修士的交战。


为了入传闻中的那一方天地,为了命碑、必然是死战。


他的弟子,天资卓越、否则也不会在短短万年内步入玄。但却是少有生死厮杀,出手不够果断,也不够很辣,又如何与那些浴血在厮杀中的修士对手?


很有可能,真的遭遇到了不测。


“自我出生前、追溯亿年前、原本神煌天、并未分天之上、天之下。并不是称为乱地。只是,当有一位至尊无上、一剑斩破苍茫之上,洒圣光无穷,而后便是分为了如此。”


“只因,那里有无上造化。所有第二步强者前赴后继的奔赴那方天地。只是,三千尊第二步强者奔赴之后,一日之间、陨落了二千多数。”


“传闻之中这些强者陨落的太过诡异,前一刻还在行走、下一刻便是永远也无法动弹,彻底闭眸。”


“他们陨落的诡异,元神肉身皆在、但却是完全失去了生机。一时间,神煌天中大半强者不明不白的陨落于此。没有了生机、却是还剩肉身元神。”


“这太过匪夷所思,有灭境大能查探,这些陨落的人浑身没有受到半点伤。在那一刻,众生便笼罩在一股不详中。”


“有人胆颤心惊逃离,也有人继续留下寻找造化。只是到了最后,竟然是差点死绝。只剩那数十尊灭境大能。”


“这惊动了至尊无上,出手推衍。终于知晓了何为原因,是因为这命。”


“因短命,故而短命。故而除了那数十尊灭境大能之外,其余强者尽数死绝。而后,那位至尊无上也得知了如何长命。至此、神煌天进入了乱世时代。”


亿年乱世,尽管后续又诞生了强者。但被夺命之人一直在有。只为了进入了那一方天地。


“可惜,师叔祖在百万年前踏入了那方天地,否则、以他灭境初期修为、坐镇我千帆门,也不会陷入如今的地步。”


中年男子如今很是头疼,除弟子这心事之外、还有另外一件事。


那就是有强者登门拜访,要求中年男子划分山头,再奉其为主。


堂堂涅净后期强者,一身傲气、又岂会答应。


自然发生了一场大战。这一场大战,中年男子完全不是敌手,那人也未下杀手。


这场交战,只是在七日前。那名强者给了中年男子七日时限考虑,今日便是第七日。


当这夜色褪去,朝阳再起。那么便是他的抉择之时。


若是他若不答应,只能带着几位弟子逃遁此地,舍弃这传承下来的基业。否则,将会迎来灭顶之灾!


此刻,有一名身披黑色斗篷的男子拉着拉车,行走在城中。


他抬头望了一眼远方,看到了有五块石碑高耸入云,其中最中间的那一块,散发着宏大的气势。


“五名玄境强者么.......”


斗篷下的男子露出一抹深深的微笑,继续向着前方走去。


他的目标,是最深处的那一座山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