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废柴逆天召唤师 > 第1882章 阵法成功了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赤瞳则是瞪了一眼这个面容不过平平的少女。


他的眼神,就宛若在瞧一个弱智一样。


他的声音更是透着几分讥讽。


“什么结果?”


“他又不会有什么事情,我们总会找到他的啊。你刚才说的话,难道还不是恬不知耻,还侍妾……呸呸呸,羞死人了。你们仙界的女子,都是这般没皮没脸么?”


论嘴毒。


能够毒过小猴子赤瞳的,实在是不多。


这个叫做阿宛的少女,眼泪都快要被逼出来了。


小猴子则是走过去,看着昏迷不醒的林典。


他挠了挠头。


“居然还没醒……”


“看来的确伤得厉害,有些棘手了。”


赤瞳似乎是叹了一口气,然后它想了想,转过头,对着外头似乎是在说着什么。


“你快来看看。”


阿宛则是盯着这个面容狡黠,话语十分毒辣的少年,她的脸庞通红,却是鼓足了勇气,这个机会,这个机会是她离开这仙界底层的最好的机会了。


她什么都没有,修炼资质也差。


眼前的这个昏迷的仙人,必定等级不差的。


她若是能够跟随他……处境必定会好许多。


她想要推开赤瞳,继续扑倒林典身上,赤瞳的眼睛也是一下子瞪大了,不过他也懒得再理会这少女。


转过头看向外头。


“玄月,你快过来看看,林典还没有醒……”


他同叶玄月寻找林典,整整花费了三日的时间,叶玄月是后来才想起来,她可以利用之前林典给过她的那个剑穗,来寻找林典的方向。


正是因为有了林典送给她的长生剑的剑穗,她才能够同赤瞳如此迅速地寻到林典。


不过……


叶玄月缓缓踏步进来。


她抬起头,看着恨不得身体完全趴在林典身上,但是还未完全趴下来的那个低等小仙人,她眼眸之中什么神情都没有,唇角倒是多了一丝迷之笑意,然后她开口说道。


“你觉得这样很有趣么?”


“你还打算继续装下去?”


赤瞳立刻转过身看向林典的方向 。


而林典则是皱了皱眉头,然后他方才站起身,他低声说道。


“我醒了也没有多久。”


他轻轻地咳嗽了两声,然后唇角有些淡淡的苦笑,然后他转过身看向那个叫做阿宛的低等仙人,声音听上去平静。


“我的剑呢?”


“还有我的空间手镯。”


这小仙人的表情一瞬间有些局促不安起来。


“什么……”


“什么剑?”


“什么手镯……?”


“我不知道……”


她低着头,脸庞通红,瞧着倒是可怜,连肩膀都在颤抖。


“你之前重伤昏迷在前头的荒地,是我瞧着你可怜,才把你捡回来的……我还拼命地给你换丹药,便是想要治好你……你喊冷,我便脱了衣服,抱着你……”


林典听得眉头一皱。


叶玄月的唇角的笑意愈发浅淡,她抬起头看向林典。


“哦?你还有这等福气?”


林典感觉自己似乎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的气息有些冷淡下去,他抬起头,看也不看一眼身旁自说自话的少女,他的手指微微在空中划了两下,然后好似只是一瞬间。


那把剑便自动地飞到了林典的手掌之中,连带着他的手镯。


&nbsp


; 他的语气冷漠得很。


“之前,你不是同你爹爹商议,说既然杀不了我,夺不了我的东西。”


“便要换个法子。”


林典的语气冷冽,而这少女浑身倒是颤抖得越发厉害起来。


“没有……我从未,从未这么说过……你不要,不要诬赖我……”


这少女一边这样说着,一边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看了一眼林典,表情倒是委屈得很。


赤瞳在旁边看得可开心了。


这难道就是他在下界的时候,瞧见过的仙人跳?


不过……


仙人跳也就算了,怎么不好好地选择对象,跳到玄月同林典身上,这只怕自己在往悬崖下头跳了。


叶玄月似笑非笑地看向林典。


她当然知道这低等仙人说的不是真的,她之所以现在不开口,就是想要看林典的热闹。


嗯。


对,就是这样。


这少女哭哭啼啼,就想要抱紧林典的腿,赤瞳却一把攥住了她的手,然后毫不吝啬地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别了吧。”


“你若是当真这么做,胆敢脱了衣服,林典那个家伙的性子,只怕哪怕昏迷都要给你来上一剑。”


他太了解林典了。


他可不是什么会客气的人。林典则是看向叶玄月,开口说道。


“你没事吧?”


他最关心的,还是眼前这少女的安危,虽然叶玄月眼下好端端的站在他面前,但是他还是要问上一句,方才能够安心。


叶玄月轻声说了一句无事。


她看向这少女,然后干脆利落地说道。


“你爹爹还在外头昏迷着呢。以我们的修为,抽取你的记忆,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你便不要再自取其辱了。”


这少女脸上还挂着眼泪,迷茫地看着叶玄月。


而叶玄月则是走过来,她十分自然地握住了林典的手腕,她蹙了蹙眉头。


“你的身体比之前也没有好多少……”


她顿了顿,然后飞快地从袖中取出一枚药瓶,林典自然地接过来,然后吃了下去,两个人的动作太过自然。


这少女怔怔地看着。


也生出了几分自惭形秽的心思来。


而林典则是声音低沉,轻不可查地在叶玄月耳畔问道。


“你的……阵法……成功……了么……?”


叶玄月听见这个问题。


她的动作为之一顿。


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拿回药瓶。


少女的容色变得清冷了许多,似乎那瞬间脸色都有些透明的苍白,然后她点了点头。


应该……算是成功了。


林典瞧着她的脸色,起初以为失败。


但是看见她点头。


他的唇角却溢出苦笑,他的神情也变得带了一丝丝的苦笑,他轻声说道。


“那你……岂不是……”


“很快……”


“要……见到……”


“他了?”


叶玄月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她虽然看见的是一片空白,阵法成功了也没有任何的用处,但是不知道为何,她却不想告诉眼前的林典,她偏过头,然后说道。


“先离开这里。”


“我身上眼下的麻烦有些多。”


“路上再同你慢慢解释吧,后头我们可能要去其他地方。”林典看着她躲闪的样子,他的胸口,却逐渐弥漫开来,酸涩的疼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