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我能看见战斗力 > 三百八十七章:偏门不是生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丧父的小寡妇回去娘家,城中又没个亲眷,小院成了乞丐窝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柔弱的女子带着瘫痪的弟弟,今后的难处还多着呢,唐罗不知道天..秀儿姐为什么要搞出这样一个身份,但仅从他们入城之后便察觉到的窥伺来看,鹊巢鸠占的事儿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就连围观的街坊们都带着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还能指望什么人出来主持正义吗。


这就是为什么圣人之道,唯有自强不息。


因为大多数时候,你能依靠的,唯有你自己!


面对这群握着钢叉、长棍的乞儿,坐在轮椅上的唐罗只是双眉一皱,蜕凡巅峰的气魄爆发,强横的灵压引动天地气浪将院中落叶掀飞,更是吓得那群乞儿连连后退。


那群带着莫名笑意围观的人们当下便没了看热闹的心情,轰然散去,退回屋中,并将房门合得严严实实的。


本以为外头是无依无靠的小寡妇推着残废弟弟,谁知却是一尾强龙。


对于这群混迹市井的普通人来说,蜕凡境界的武者,哪怕是个残废,也是无比恐怖的存在。


随着唐罗的气势爆发,那群凶猛的小乞丐吓得面无血色,就连手中的武器也“叮呤咣啷”的掉落一地。


正要威吓一番让占巢的小鸠们滚蛋,却发现轮椅突然动了起来,唐罗不解的扭过头,发现正是秀儿姐倒拉着轮椅准备出门。


“干嘛啊?”


“来错地方了。”


“没错啊!”


已经退到门口的唐罗看了眼门牌,笃定道。


“真的错了。”


秀儿姐笑眯眯地将轮椅转了个方向,将唐罗的脸从十几双惊恐的眼前移开:“是我记错了,我们并不住在这儿!”


“是吗?”唐罗疑狐道:“你不是说你记性顶好,什么都不会忘记吗?”


“哼。就你话多!”


伸手拍了拍唐罗的脑袋,秀儿姐推着轮椅离开了小巷。


记错是绝不会记错的,只是天下所有身份想要天衣无缝,必然是有来有回。


小寡妇是真实存在的人,只是她孤身离开朝昌却不是为了省亲,而是投河自尽。


将小寡妇埋葬之后,天哥儿便查清了对方的底细,当作一个可以冒充的身份。


本质上她与这些小乞儿并无什么不同,都是想要强占那可怜女子的房产而已。


但终归是有些区别的,起码她和罗唐还有很多选择,而那群小乞儿没有。


自项氏入主朝昌以来,很多以前摆不上台面的生意都开始大行其道,比如赌档、妓坊、人口买卖。


这些生意在云氏当家的时候,都是严令管控着的,而现在到了项氏的治下,已经有了专门的市场区域。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乞丐与流浪者成了朝昌最危险的职业,项家入主朝昌后,街面上的流浪儿一下子锐减六七成之多。


很多不明就里的百姓对如今朝昌的新政大加赞赏,觉得这就是朝昌欣欣向荣的标志。


可事实上,如今的朝昌竞争只会比曾经更加激烈,因为精通商道规则的云氏会将每个区域的商贾进行规范,这样的情况下就能最大程度的避免恶性竞争。


但项氏上位后,大刀阔斧的改革,说是要让市场自然优胜略汰,这样一来,区域的竞争便会空前激烈。


可在不懂行的外人看来,如今的朝昌欣欣向荣,新的铺头店面层出不穷,今天有哪个老板发财,明天又有哪个新族成立。


满眼的利好消息中,又有谁看到那些被挤压得活不下去的失败者,那些本该活得体面,现在却朝不保夕的前老板们。


那院里的孩子们模样都有七八分相似,一看就是兄弟姐妹,若是依照唐罗的做法将他们赶出小院,用不了几天他们便会消失在街面上。


对他们来讲,只是换个地方住而已;对这些孩子来说,却是逼他们去死。


轮椅出了巷弄,冬日的暖阳洒在两人脸上,让人舒服得眯起了眼。


这寒风刺骨的日子里有这样的温暖,或许就是幸福吧。


眯着眼的秀儿姐仰头迎着光,怀抱小确幸的时候却有不适时宜的声音大煞风景。


“我必须要提醒你,如今我们身无分文,而以你的实力,显然也没达到吸收日月精气或是吃土就能维生的程度,眼下让了屋子,我们该上哪儿找落脚的地方?”


唐罗仰头瞅了眼天上,撇撇嘴道:“还有,日晕三更雨,月晕午时风。这日冕和西南向的风可不是什么冬日里的小幸运,而是残酷风雪前的宁静,到时候冰雪封道,就真得露宿街头了!”


感性当然是快乐的,一阵风和一道光都能成为幸福的原因,但将眼光放远放长的话,这种小幸运只是短暂和虚幻的。


毕竟冬日的暖阳比不上屋里的热炕,清新的空气更不急食物入腹的满足。


对于唐罗来讲,眼下不先解决现实问题,什么都是空的,可对于秀儿姐来说,这冬日里的暖阳,才是活着的切实证据!


“你这人,好无趣!”


翻了个白眼,秀儿姐推着轮椅忿忿道。


无趣便无趣吧,唐罗耸了耸肩道:“不然让我修书一封,这样的话,又能保证你在冬日里的小确幸,还能满足我们的物理需要,岂不美哉?”


“哼。”秀儿姐不屑的哼了声:“这么大的人了,连吃喝的事儿都只有往家里修书一个法子,丢人不丢!”


这是唐罗第一次在以武为尊的大路上听到这种价值观,一时竟有些接受不了,反驳道:“谁说我只有这个法子,但凡能有一个金币,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赌神的风采!”


“捞偏门算什么本事。”秀儿姐撇撇嘴:“只有最没出息的云氏弟子才会选偏门生意。”


“???”唐罗一脸莫名,哪个世家不做偏门生意,怎么到了秀儿姐这里,就成了没出息了。


“不服气啊?”秀儿姐看了眼唐罗,解释道:“你仔细想,赌博不过就是把你的钱放到我的兜里,或是将我的钱转到你的兜里,一方的收益必然意味着另一方的损失,这算什么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