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我能看见战斗力 > 四十一章:强无敌(来点儿推荐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时光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逝,转眼便是一个月过去。


这短短三十天,让唐罗明白了什么叫花钱如流水,除了需要付清了三间商铺的尾款,还要支付十万金的重建费和材料费。


而答应了武堂少年们的凡级铠甲,也需要提上日程。


因为唐氏有自己的冶炼房,所以价格相对外面要便宜一些,但制式的凡级全身铠,依旧要五万金一套,这一去,便是两百五十万金。


而颁布了武堂的任务中,要求雇主将坐馆的第一年薪酬现在便要交付给武堂,又是十五万金。


所以唐罗房里的四大箱金条,立时便少了两箱,这让小正太心疼的不行,一度以为家里遭贼了。


而这一个月来,小正太依旧没有打破唐贞的霸凌魔咒,每日晨修,小姑娘都直愣愣的要求跟他对练,然后把他打一顿。


但以唐罗的判断,小姑娘下手已经越来越轻了,毕竟在不敌的情况下他已经连续二十天没有变成猪头,就此来看唐贞的气消得差不多了。


反倒是小正太却越来越有干劲,开始揪住人家不放。因为他觉得自己越来越强,很快就能打败唐贞,都不用等到以后。


真是个愚蠢的弟弟阿,唐罗摇摇头。


这个月的另一个收获,便是把小厮阿吉变成了店长阿吉。


他也是唐氏收容的孤儿之一,据说本来住在西陵城外的如云乡,是一处三面环山的世外桃源,但在一次剧烈的山崩中,美丽的如云乡被压在了万吨巨石之下,只有一些在山上玩耍的孩子以及放牧的村民幸存了下来。


阿吉就这样变成了孤儿,幸运的是因为巨大的响动,西陵各大氏族都前往如云乡查看,其中正好有唐氏一族的武者,看到这些骤然变成孤儿的孩子,就将他们带回了善堂。


因为失去父母,一开始阿吉的情绪很是低落,理所应当的没有通过武者的选拔,浑浑噩噩的学了些技能,便成为了唐府的仆人。


阿吉姓花,全名花吉,因为嫌弃自己的名字太难听,所以都让别人叫他阿吉,他喜欢听书,原先在善堂的时候,便见天的往外跑,蹲在小酒馆的墙边听着说书人讲故事。


一个月的相处,让唐罗发现了他的不凡之处,极端出色的记忆力。特别是在记人脸和故事的方面。


一个故事,只要听过一次他就能一字不差的复述,而只要见过一次的人,不论隔多久他都不会忘记。


“最强大脑阿?了不起。”唐罗总是这样赞叹,而花吉每次都是摸着后脑勺憨笑。


另外就是自己的第一家臣方韩,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货突然那么需要钱。


他用韦虎的名号,已经在西陵凡级的武斗会上闯下了赫赫威名。


这样说吧,但凡有他参加的武道会,冠军都跟内定了一样,导致了武斗馆常常给他安排地狱组,可即便如此,方韩还是可以逆势而上夺得第一。


看着方韩的成长轨迹,唐罗恍惚间都觉得他才是主角,自己只不过是个给他提供作弊器的人,真是见了鬼了。


也是通过观看几场他的武斗,唐罗才算明白自己的家臣资质究竟有多么优秀,灵力澎湃这不用说,是基础。


惊人的体魄,完美的武技施展,异于常人的战斗智慧,还有杀伐果断的决心,这货是一个战斗天才阿。


同是凡境巅峰的对战,这货就是有能力三下五除二的放翻对手,更为可怕的是,他的杀手锏应该是配合星辰玄功流转的先天星辰刀,但至今为止,没有任何一个对手可以将他逼到使出这门功法的地步。


真的是,陆陆陆阿,我的第一打手。


唐罗对方韩的战斗力,十分满意,要是修到蜕凡巅峰,这货还不得飞天。


而在巨大的诱惑下,七号修炼场的学员们迸发出无比的热情,你经常能看到入夜还在修炼场对练的少年。


而唐罗自己的修行也没有拉下,他的灵气量来到了1024.6,妥妥的凡境巅峰。


一切都在往美好的方向发展,十三岁的他觉得很是满足。


“哥,你好了没有。”小正太站在门口催促道。


“来了来了。”


这一晃眼,便又到了两兄弟回家的日子。


……


唐家膳厅


因为父亲唐森有任务,所以晚饭变成了只有四人进餐,虽然唐森即便存在也只是在不停的吃饭,但骤然饭桌上少了一个人,总让人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小暖暖已经问了不下五次,粑粑什么时候回来了。


为了转移小姑娘的视线,小正太唐星担负起了逗弄小姑娘的任务,饭一吃完,就拖着小暖暖去看食铁兽。


而母亲徐姝惠则是拉着唐罗问东问西:“店铺弄好了没阿。”


“快了,大概还有十天。”


“你那店铺是卖什么的阿。”


“不卖东西。”


“那何时开业阿。”


“店铺弄好了就能开业。”


“开业的时候需不需要麻麻带一些商人来给你壮壮声势。”


“不用了母亲大人,您就让我自由发挥吧。”


诸如此类的问答,无不透露出她对唐罗的关心,但都被一一回应婉拒,毕竟唐罗要开的店铺,还真没有什么盈利的能力,至于服务的对象也是窄的令人发指,所以就不用大张旗鼓了。


“那好吧,有什么需要跟麻麻说。”徐姝惠看着唐罗一副独立的大人模样,既欣慰又骄傲,只能这样嘱咐道。


“谢谢母亲人大。”


孩子们回房歇息,仆人们沉沉睡去,唐府十分宁静。


当唐森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半夜,整个唐府一片漆黑,唯有膳厅的灯火还亮着。


他走到了膳厅门口,看见了还升腾着袅袅热气的饭食还有撑着下巴等候了良久的徐姝惠。


男人在外拼搏,为的不就是家中的这盏灯火吗,唐森满满的感动,刚想叫一声老婆,就被训了一顿。


“呆着那干嘛,还不赶紧进来吃饭。”徐姝惠看着丈夫呆呆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出来,今天居然回来得那么晚。饭菜都热了八遍了。


……


阎罗毒坊


“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是的。”


“你可知道,即便成功了,今后你的体力也会大不如前,削你近半武道之基。”


“来。”


“而且你的体力与耐力,可能只有原先的一半,如果太过透支,会有生命危险。”


“少废话。”


“那你准备好了吗。”


“赶快!”方韩的眼中满是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