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1489章 你以为这只是巧合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妈呀……他发现人家了!”


婠婠猛然缩回了头,俏脸上犹还带着心有余悸神色,震惊道:“这这……这不就是赢政吗?人家之前在轮回空间里,远远的看过他,天呐,那个冷漠如冰的家伙,竟然也能笑的这么温暖?感觉连人家的心都给治愈了。”


“师父笑的很开心。”


慕容若脸上带着些愧疚神色,看着正在那里和狂徒轻笑着说些什么的师父……


很少见她如此雀跃,显然,心情定然是开心到了极处。


她轻声道:“但这秦政不是什么好人……我不想看着师父泥足深陷,落到跟苏兄的娘亲一样的下场,但还是第一次,看她笑的这么开心,一想到是我将他的下落告诉了苏兄,我的心里就……唉……师父啊师父,为什么您爱谁不好,偏偏爱上一个坏人呢?”


“情情爱爱,最是不讲道理的。”


婠婠轻声道:“从某个方面来说,少爷他也是个人渣,可就算他再渣十倍,你难道就不喜欢他了?”


“是啊。”


慕容若有点颓然的叹息,轻声道:“想来至多几日,苏兄便要到了……到时候……希望他能快些恢复自己的记忆吧,我所知晓的秦政,是决不会有半点伪装之人,他若恢复记忆,定然会对师父不假辞色,到时候也可让她早些死心。”


秦政竟然失忆了。


当初听苏兄说,说秦政重伤于他的手中,伤势之重,恐怕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恢复……


初始时她其实还颇不以为然,毕竟那可是秦政,传说中实力强大无比的入道至尊,纵然同为入道,仅仅只是他的分身,便足可碾压神炎宗宗主凌天纵和剑宗宗主等人,其本体真实实力……恐怕已然凌驾于自己所知的任何人之上。


结果没想到,他竟然伤的这么重。


甚至于,连记忆都给失去了。


“如果就这么杀掉他的话,他死的岂不无辜?”


慕容若轻叹道:“但失去记忆,也不能代表过去的罪恶就那么消失……唉……”


她叹道:“走吧,别多看了,那狂徒就算失忆,也是入道至尊,加上我师父,咱们两个想瞒过他们的眼光基本上是绝无可能,一回两回还能用对师父的感情好奇来解释,但太多……难免露出端倪。”


“好吧。”


婠婠显然也知道慕容若此时心情复杂……


当下并未多说,而是乖乖的跟着慕容若往回走去。


而房间里……


慕清言俏脸带着些微的酡红,毕竟被自己的弟子看到自己殷切的模样,感觉自然颇为复杂。


她并没有遮遮掩掩,而是大大方方的笑道:“刚刚那两个小姑娘,一个是我的弟子,另外一个,为我天涯海阁贡献了一套相当不弱的功法,兼之与我的那弟子颇有几分交情,所以便成为了我天涯海阁的名誉长老,年纪虽轻,但两人实力皆是不俗,日后皆为我天涯海阁的中流砥柱!”


“我好像见过她们。”


狂徒轻声道。


慕清言心头莫名一跳,问道:“你想起来在哪里见过吗?”


“梦中。”


狂徒淡淡道:“似乎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梦,梦里我被杀了……而她们两个,便是其中的帮凶。”


“那还有意思吗?”


慕清言脸上露出了几分复杂神色,问道。


“嗯,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感觉很有意思。”


狂徒笑道:“想来,我之前也是见过她们的吧?”


“一面之缘而已.”


“那就对了,毕竟我不可能梦到我没见过的人……既然见过,什么梦就不足为奇了。”


狂徒倒是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笑道:“对了,又到时间了,你该去给你的那名小弟子传授武艺了吧?”


“也是呢……月儿她这段时间修为进展神速,我得赶紧去看看才行。”


慕清言这才发现,自己和狂徒聊了一阵……明明感觉没有多久,但竟然已经过了一个多时辰了。


“你有伤在身,还是多多休息为好。”


对狂徒嘱咐了几句,而后,她这才依依不舍的推开了房门离开。


留下狂徒独自一人,静静的坐在窗边,看着窗外……


仿佛随着慕清言的离开,他一下子也失去了说话的能力似的。


就那么望着窗外,眼底带着几分迷茫。


到底……对过去的记忆还是有些好奇的。


而慕清言快步往外走着,心头却当真是复杂无比。


既欣喜于狂徒愿意留在此处,却又有些担心狂徒会不会出外乱走,碰到道无涯。


毕竟他现在失去了所有的记忆,一身实力就算不在道无涯之下,如今又还能剩下多少?更别说他还有伤在身……


这么算起来,其实应该让他离开天涯海阁的。


可他失忆之前,对自己素来不假辞色,而如今,失去记忆,反而变的亲近起来,甚至于望着自己的眼神颇为亲切,这种感觉,让慕清言也颇有些无所适从,但心头的喜悦,却是怎么也遮掩不去的。


到底该如何做……


慕清言轻轻叹息了一声,也不回头,淡淡道:“你一路跟了我不短时间了,也该现身了吧?”


话音落下。


一名黑衣女子就那么突然出现在了慕清言的身后,俏脸蒙着面纱,只露出一双眼眸,望着她的眼神里满是玩味,“慕阁主真是厉害,竟然这么快就发现了我的踪迹……我还以为,你如今沉溺于男女情爱之中,已经无法自拔了呢。”


“你到底是谁?”


慕清言终于回过头来,冷冷的看着那名黑纱女子,道:“你不是我天涯海阁之人!”


“我自然不是你天涯海阁之人,只是这段时间里,我一直隐于你天涯海阁周围而已,到现在,却是不得不现身相见了。”


眼见外敌……


慕清言哪里还有之前面对狂徒的温柔娇俏,一脸的凛然如寒霜,冷冷道:“不得不现身?怎么,莫非有人逼迫于你?隐于我天涯海阁之内,你到底是什么意图?”


“我没什么意图……如果说非要有的话,我是为了你刚刚才离开的那个男人而来。”


黑衣女子淡笑道:“你难道就不好奇吗?为什么……大秦距离天涯海阁何止千里之遥,他结果却偏偏出现在了这里?还是说你该不会天真的误会,认为这是上天赐于你和他的姻缘吧?”


“你……”


慕清言顿时莫名的慌乱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