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寰宇乱劫 > 破几个小案子 三十五、比大雷还老的老怪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三十五、比大雷还老的老怪物


在黑☯暗中摸行了约十来分钟,一行人终于根据墙上那几乎快看不到的指示标找到了防空洞的总指挥部。


进到指挥部,众人就如同找到一个避难所,都长出一口气。


接着,就见李荆扉拿着手电筒在房间内翻找。不过指挥部里面的东西早已被搬空,能帮助进行战斗的,恐怕只有几个柜子里面的抽屉,以及墙上的钉子。


“这里给人一种生化危☯机的感觉。”说到这里,林凡自己都打了个冷颤。


“找到了。”只听李荆扉关上抽屉,有些高兴说道:“整个防空洞的地形图竟然还留有一份,真是天助我也。”


说着,李荆扉便把地图铺在地上,让众人把手电打在上面。


顺着手电光,李荆扉在地图上指着道:“这里,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只要从这里经过,绕过这里,再穿过那里,就到了医务室。大家休息两分钟,调节一下情绪,一会出发。”


说完,李荆扉便将地图叠起来放在口袋里,盘腿坐在地上,闭目养神。


孙翠微与吴何夕不愧是有过专☯业训练的,生物钟准极了,两分钟刚到,她们两就睁开眼,异口同声的说道:“出发。”


黑☯暗中潜行,本就不好走,再加上不知敌人身在何处,李荆扉为了安全起见,只开了两只手电,而且还用布抱住,不让光源照得太远。


这样路就更难走了,众人不得不贴着边、摸☯着墙一步一步往前蹭。


黑☯暗中,死一般的寂静,让林凡总有一种身在无限宇宙的感觉。很奇怪,明明是第一次身处这样的环境,为何却像是经历了无数个实际似的。


好不容易,李荆扉凭着自己的记忆,终于离目标不远了。


只要拐个弯,四人就可以看到医务室的窗户。此时,李荆扉将众人拦下,小声说道:“一会儿大家都小心点,这里可以说是凶手的地盘了,他在这里布置了什么机☯关谁也不知道,所以我先开道,你们都


跟在我后面。”


说着,李荆扉小心翼翼的把头探出墙,向右看去。只见不远处的窗户上,正照出淡淡的白光,窗户上方墙上红色十字的标牌,也隐约能看见。


看来地方是找对了,但里面的灯开着,说明对方不仅将发电机打开,还把其他地方的电源全都切断,只留下医务室的店员。由此可见,对方对这个医务室,甚至整个防空洞还是比较熟悉的。如果不能一


鼓作气的将对方制伏让他逃脱,在这黑☯暗的防空洞内,他们只有挨宰的份。


但事已至此,已经不能打退堂鼓了,早一点抓☯住嫌犯,早一点解救人质。


想到这,李荆扉忙蹲下☯身☯子,猫着腰一点一点的前行。


看组长如此行为,其他人也照着做。


来到医务室门前,玻璃大门被泛黄的白布遮挡,看不清里面的情形。


李荆扉将耳朵贴在大门上听了一会儿,发现里面没有动静,他用手轻轻的推了推玻璃门。由于过于老旧,大门发出了轻微的嘎吱声。


声音虽不大,但在极度安静的情况下,也把李荆扉等人吓坏了,立马停止了推门的行为,僵在那里一动不动,继续静静地等待。


又过了一会,里面依然没什们动静,李荆扉这才壮着胆子把门继续往前推。待门推到能挤进去一个人的时候,李荆扉再次停止了推门的动作。只见他双手抵住门,站起身来一点一点的蹭了进去。


随后是林凡,在李荆扉进去的同时,他双手抵住玻璃门,不让它弹回去。由于他比李荆扉瘦弱,所以进去的时候轻☯松一些。


随后是吴何夕。


林凡一进门,便跟着李荆扉往前走,但就在这时,后门传来轻微的吱呀声。


两人连忙回头一看,此时吴何夕已经进来了,而且丝毫没有尴尬的样子。而李荆扉与林凡此刻的心里,却同时在想一个话题:某个地方的肉多了,有时候未必是件好事。


四人顺着走廊,经过了各个科室、输液大厅,来到了手术室。


这里的光比外面亮了不少,只不过依然被蓝布挡住,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跟刚才的方法一样,四人听了听里面,发现没什么动静,再推门看反应,最后☯进去。不过这次,李荆扉有了刚才的教训,将门缝弄大了一些。


一间手术室内不止一个房间,但由于修筑防空洞的年代早,设施不够齐全,所以这里的手术室也比较简陋。


一走进手术室,便是一个走廊,左边一间是消毒间,右边是洗手间加淋浴☯室。


过了走廊,便是手术室的主室。


如今这里几乎都被搬空,只剩下中间一张简易的手术床,估计可能是凶手自己搬来的。在床的正上方,是一盏亮度不小的吊灯。


床☯上盖着白布单,白布鼓☯起来,显然底下有什么东西。从白布鼓☯起来的形象看来,是个人,而且是个没有双☯腿的人。


白布头部位置,被鲜血染红了一大片。李荆扉知道,他们来晚了。只见他走上前去,将白布掀开一点点。只一点点,李荆扉整个人的头皮都快炸开了。


“怎么样,对我的刀工还算满意吧。”


说话声刚结束,所有人都摆好架势,对准了手术室左后角的一个偏门上。


只见木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一个头戴瓜皮帽,身穿马褂、黑裤、布鞋,手拿竹竿的男子走了出来。看这一身行头,活脱脱的就是一个算命的。


唯一跟他不配的,是他长了一张西方人的脸。而从他手中竹竿敲击地面的声音来判断,那应该是根金属竹竿。


“怎么,对我的样子不满意?”看到众人紧张的望着自己,外国人调侃道:“那我就没办法了,这张脸可是我最喜爱的样子,只有这个样子是最真☯实的我。当然,皮早已不是我原来的皮了。”


“你杀这么多人,就是为了给你自己更换身☯体!”李荆扉强忍着心中的愤怒,质问道。


外国人不以为意的回答:“那也没办法啊,我这个人怕死。所以当东方的炼金术传入我☯国时,我便迷恋上了其中的长生药炼制方法。虽然后续比较麻烦,但它还是让我在这世上存活了六七个世纪。”


“该死的混☯蛋,杀☯害了那么多人,只为一己私欲,你死后必下地狱。”


外国人:“是啊,人来到这个世上,就是为了赎罪的,既然有罪,那便该死。你们,都不例外。至于我嘛,死后下地狱是肯定的,所以我才不能死。”


“嘭”的一声,吴何夕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愤怒,朝对方开了一枪,打在了对方的右胸口。他们当中,只有吴何夕是特☯警出生,枪法奇准,所以组里允许他配备枪☯支。


只见那外国人抬起左手摸了摸伤口,看了看手上的血,挑衅道:“哎呀!我刚换得肺。不过还好,面前还有这么多人,说不定就有合适的。”


“你找死。”


孙翠微猛地大喝一声,猝然发难,一拳打了上去。


但那外国人头一偏,左手一档,便拦下了此招。


这一下太突然了,连他们自己人都没反应过来。但对方似乎早有准备,趁此时机,外国人抬起右手,用☯力一掷,手中金属竹竿掷飞出去,击穿吴何夕手中的枪,将其定在墙上。


这一下的临危反击,倒是让孙翠微始料未及,在她看向身后有没有人受伤,尚未转过身来时,对手已经抢先一步,右手五指弯曲,以指关节攻向她。


还好孙翠微出生武术世家,反应奇快,忙以左手格挡。


但纵然如此,她还是被打得连连后退。


一看孙翠微奇袭失利,李荆扉与吴何夕双双联手围☯攻。而林凡,只能在一旁干着急,帮不上忙。


那外国人毕竟是活了好几个世纪的人了,不可能一天到晚弄器官移植,他同时还学习了许多格斗技巧,尤其是将这些技巧与自己的解剖刀法结合起来。


此时他手上对没有手术刀,但光是掌刀上下翻飞,已经能轻☯松的抵御三人的攻势。


李荆扉与吴何夕虽然在警校学习过格斗擒拿,但要跟这学了几个世纪的老怪物相比,那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只见对方单掌运刀,只在眨眼之间,已将两人身上划了无数口子。其刀法迅速,角度刁钻,令人防不胜防。而且这个老怪物对人☯体构造的了解无比透彻,知道伤害到哪里,能给人最痛苦的创伤。


而这些伤口,却不影响对手暂时的行动,让他们能继续反击。


对手根本没把他们三个放在眼里,他是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手术室本就不大,再加上中间有个手术台,使得三人的很多招式根本施展不开,只能在狭窄的空间任人宰割。


看到如此情况,林凡立即冲上前,将手术台拖开。


原本,他想把手术台拖到门口,以便阻止对手逃跑。但又一想,现在的情况,是他们能否逃走,而不是阻截对手,于是他立即帮手术台又拖到右边的墙角。


没有了手术台的阻碍,三人的压力减少了一些。虽然还是被对方压☯制,但有空间退让,能减少被伤到的次数。


而那外国人的进攻,也由单手的玩☯弄,变为左手偶尔的辅助。


但即使如此,在交手几十招后,李荆扉、吴何夕两人,在应接不暇的情况下,被对手突如其来的腿攻下,直接给踢到门口,身上的伤口同时爆发,鲜血瞬间染红了全身。


这些伤口并不深,很快血就凝固了。但他们却只能躺着,因为只要一动,伤口迸裂,鲜血又会流☯出来。


如此一来,场上唯一能战的,就只有孙翠微了。


但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失去两位战友的助力,孙翠微反而能把自身的实力完全发挥出来。


由于自小☯便在家学武,又时常跟不同的武师对练,使得她对怪物的招式能更有效的躲闪。


可毕竟怪物的年纪摆在那里,除了有多年累积的招式经验,更有雄厚的功☯力底子。


孙翠微虽然能挡下对手的招式,却扛不住对方雄厚的力道。


终于,对方在看似试探的一拳中,半路突然发力,使得抵挡的孙翠微来不及运功抗衡,被重重的打飞,撞倒墙上。


林凡忙上前扶起她,关切的问道:“你怎么样?”


孙翠微抹掉嘴角流☯出的鲜血,说道:“走,赶紧走,出去找救兵,或许还能来得及。”


说罢,她又站起身来,活动活动筋骨,并一深呼吸来调节自身的机能。


而那怪物,也很绅士的没有乘胜追击,而是聊天般的说道:“我一直对你们天¥朝的气☯功导引术很好奇,只要几个动作,加上呼吸,就能让人身☯体健壮、长寿。不过,可惜的是,健壮长寿并不代☯表不会


死,你的气☯功救不了你。”


“那又如何,这样就够跟你拼个……两败俱伤了。”她本想说同归于尽,但又怕林凡会为此不肯走,才在半路改口。


但林凡与她是什么关系,会听不出她话中的意思。不要说只是两败俱伤了,就算是以伤换死,林凡都不会离开,更何况是同归于尽。


只见孙翠微调☯戏完毕,一步步走向怪物,同时口☯中念念有词。


每走一步,她身上的气势便会上升一分,这种感觉,就跟当日她踢飞驴子时周☯身的气场相同。


看到这样的气场,连那怪物也不禁眼神一变,开始认真对待面前这个小丫头。


路走到一半,孙翠微再次突然发难,身☯子瞬间冲到怪物面前,一上手便是连环重拳。那怪物反应也是不慢,双掌展开,连消带打,总算立于不败之地。


但孙翠微的步步紧逼,以将怪物逼到墙边。


被一个小丫头逼到这个地步,怪物自然心中不忿。只听它大喝一声,硬受对方两拳,将她的手腕牢牢拉住,往怀里一带,抬起膝盖,重重的击在她的小腹上。


对方再双手一送,孙翠微便被这股重击☯打得后退数步。


见此机会,怪物不再迟疑,冲上前便是各种招式的反击,又将孙翠微打得连连后退。


但孙翠微此时的气势已经上升到最高,便在此刻突然站住马步,寸步不移,开始防守反击。


开始时只被压☯制,但后来却是反压☯制,只见她的攻势越来越快,越来越狠,每一招皆是向对方的要害。


就在怪物眼花缭乱的时候,孙翠微趁势运气全身的功☯力,一脚揣在怪物的胸口。


怪物如断了线的风筝,飞跌出去。


再看孙翠微,身☯子下蹲,双手一前一后,正是《天雷霸亟拳》中“双雷轰顶”的起手式。


耳中只听孙翠微暴喝一声,身☯子腾空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