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第一娇 > 第五百七十三章 真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兵部尚书立刻道:“臣现在就去传话,让刑部审讯。”


皇上摇头,嘴角噙着笑。


“不必,朕不想听他的真话。”


兵部尚书疑惑看着皇上,“陛下是打算……”


“他求着一条命,不过是觉得,齐王从密道逃了,齐王安全了,而且,他对齐王,有必胜的把握,这是他心里最大的底气,有这一点在,什么审讯都奈何不得他。”


“那就由着他?”


皇上眼底,是冷酷而阴暗的谋算。


由着他?


怎么会!


“你同京兆尹一起,给朕大力搜捕齐王,就算抓不到人,也要把声势给朕搞起来,至于杨德,朕给他安排场好戏。”


皇上语落,兵部尚书立刻领命。


他一走,皇上派人传了刑部尚书。


瞧着立在门口,眼泪斑斑的福公公,皇上叹了口气。


“怎么?伤的很重?”


福公公颤抖着吸了口气,走上前,“十根手指,全被竹签刺过,手指肿的像根萝卜。”


说着,福公公就哽咽起来。


“奴才打听了,云王用冰水浇过她,也用火烤过她,这孩子……”


说及此,福公公忍不住,眼泪吧嗒吧嗒的落下来。


“老奴失态了,陛下恕罪。”


弓了弓身子,福公公低着头道。


皇上心疼福公公一把年纪,还要遭受如此折磨,道:“既是心疼,你认回她来,好生弥补。”


福公公抹泪摇了摇头。


“且不说奴才不知她是不是就当真是奴才的小孙女儿,单单现在,她跟着九王妃,她很开心,奴才也很放心,奴才不想大乱她的生活。”


皇上叹了口气,“你呀!不想大乱生活,还跑去御膳房亲自炖鱼,怎么样,那鱼,她吃了吗?”


皇上问及此,福公公哽咽道:“吃了,吃了,吃的可香了。”


皇上笑出来,“你呀!”


福公公也就破涕而笑,抹了把泪,“让皇上见笑了。”


“吓得不轻吧?”


福公公点了点头,“老奴想要给九王妃送点礼……”


皇上当即哼的一声。


“送礼?她擅自调兵,朕不问她死罪已经是对她莫大的宽宥了,你还要送礼谢恩?”


福公公……


您不问罪九王妃,难道不是因为九王妃腹中的孩子?


福公公才心头腹诽一闪,皇上就道:“她和恒儿,昨天才……才……对吧,怎么今儿恒儿就开始恶心上了,这妊娠反应,是不是太早了点,朕记得,皇后和慧妃那会儿,都是怀孕四十几天才开始的。”


福公公……


还不等福公公接话,皇上就一摆手。


“罢了,苏清救了福星,对你来说,确实是大恩大德,你去送点礼吧,宫里最好的安胎丸,燕窝,阿胶,你都拿去。”


福公公……


这是奴才谢恩呢还是陛下您笼络皇孙呢?


这厢,皇上和福公公说着话,等着刑部尚书来。


那厢,苏清和容恒并肩走在去云霞寝宫的路上。


有关容恒给苏清解蛊毒一段,容恒原本因着害羞,打算回府再细细告诉苏清。


结果,没经得住福星嘴快。


从御书房一出来,苏清刚一问他为什么一副孕妇作呕的样子,他还没来得及回答,福星就哈哈大笑起来。


举着十根小萝卜似得手指,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然后,福星就一边笑,一边欢快的(大嗓门的)将他是如何给苏清解蛊毒的事,详详细细说了一遍。


并且,详细的令人发指。


福星用她自以为是小嗓门的声音,特别神秘的告诉苏清,当时皇上派人回宫取了欢宜香,就怕他扛不住。


现在,怕是全皇宫的人都知道,他奋战三个时辰,靠的不是自己的实力,靠的是欢宜香。


他不要脸面的吗?


以后怎么见人!


更可恶的是,福星笑得全身打颤,手舞足蹈的告诉苏清,苏清怀孕期间,她的一切妊娠反应,都由他来代劳。


全皇宫的人都知道,他,一个男人,要孕吐了!


容恒黑着脸,走在苏清一侧,一言不发。


苏清……


虽然很生气,但是真的好想笑。


用胳膊怼了怼容恒,戏虐到:“欢宜香够用吗?趁着进宫,咱们再带点回去?”


容恒……


黑着脸,一言不发,加快脚步。


苏清笑得一抽一抽的。


“你趁我睡着了,把我办了,这事,怎么想,我都觉得我吃亏。”追上容恒,苏清攀着容恒的肩头,勾肩搭背道。


容恒皱眉,“你吃什么亏,我们是夫妻,而且,我那是给你解蛊!”


吃亏的是我好吗?


欢宜香不伤身体啊?


苏清就戳容恒的大黑脸。


“这样好不好,今儿晚上,我再把你迷晕了,我再把你办一会,咱俩算是扯平了。”


容恒……


把我迷晕了,你怎么办!


这话,他都问不出口!


“你怎么有这么奇怪的想法?”


苏清戳着容恒的脸,“哪里奇怪,礼尚往来,你没学过啊?”


容恒……


“先生教我的时候,没说礼尚往来这么用!”


苏清摇头啧啧,“那你的先生太没文化了。”


容恒……


语落,一拍容恒的肩头,苏清道:“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说完,苏清兀自摇头,自言自语,“我说呢,昨儿我就梦见,我和一只大黑驴打架,原来是你。”


容恒……


长青跟在身后,同情又憋笑的看着容恒,肩膀一抖一抖的。


走了两步,苏清才放下来的手,又勾肩搭背到容恒肩头,一副哥俩好的样子。


“有点不对啊,昨天咱俩才同房,虽然同房的有点猛,可到底也是昨天才发生的事,难道今儿我就怀孕了?就算你种子力量大,那也不至于你今儿就有孕吐反应吧?”


容恒……


老天啊!


谁能把苏清带走啊!


此时此刻,他一点也不想和她这么大声音的讨论这个问题。


来来往往的宫女内侍,每每有人经过,行礼问安时,他都能从他们脸上看到一个表情:您吐了吗?需要梅子吗?


容恒都要疯了。


咬牙切齿,压着声音,道:“刚刚,我那时为了救你,怕你被父皇惩罚。”


话没说完,容恒忽的一捂胸口,眉头紧蹙。


呕~


一声干呕泛上。


苏清笑得一抽一抽的,拍拍容恒的背,“怀个孕,真是让你受累了。”


路过的宫女……


目光诡异的看了看容恒的肚子。


容恒……


苏清笑道:“所以,你刚刚这一声,也是假装的?”


一声干呕之后,容恒整张脸都绿了。


我滴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