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你们二次元真会玩 > 600 就在腋下(第二更求订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么,BB酱善意的提醒就到此为止了,各位也已经没有归路了。”


一瞬间,屏幕里少女的表情又冷了下来,就像是磨得感情的机器人,“欢迎来到只有杀人或被杀的猎场,在这里,所有的人都是平等的,遵守由我制定的规则进行战斗,所有不符合圣杯战争的力量都会受到来自官方的制裁,当然,如果有足够的羁绊,你们也可以尝试召唤从者,虽然基本不可能,但如果运气好,或许也有那么一两骑愿望帮助你们,呵呵……总之,让人愉悦的圣杯战争开始了,请不要死得太快哦,前辈~~”


话音落下,就听哔的一声,众人眼前的直播频道就闭合消失了。


巴麻美回过神来,望着汤昊皱眉道,“她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她开启端口不就是为了向外界求助嘛,而我们是来帮她的人吧,为什么总感觉……她好像挺乐于见到我们的失败的?”


“你的感觉没错。”汤昊笑道,“虽然从目前的局势判断,我们和BB算是同一阵线,但我刚才也说了,这个女人并没有善意,哪怕她偶尔做点好事,也会以恶作剧的形式让事件往更糟糕的方向发展。”


“杀生院是这片灵子世界最大的黑幕,但BB又何尝不是?两大黑幕之间的争权夺利,我们只是恰逢其会罢了,严格来说,我们其实是第三方势力,有BB的牵制,杀生院不敢随意向我们出手,而BB则需要借助我们的力量去对抗杀生院,但不论谁先倒了,另一方都可能成为我们的敌人。”


“所以,除了我们自己人以外,这里的任何人都不是可以完全信任的同伴,哪怕是我们召唤出来的从者。”


“从者也无法信任?”小圆瞪着眼睛。


这三天时间,汤昊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虽然开局就被踢掉一大半,而晓美焰她们也没有闲着,除了平时的训练之外,对于圣杯战争等一系列的知识,也进行了大量的补课,至少对型月已经不是一无所知的人,她们对型月的了解,甚至堪比型月老粉。


因此,当汤昊说出连从者都无法信任的时候,三人才会吃惊。


“当然,BB刚才说了这里的人都是平等的,每个人都必须遵守她的规则,可这其中却不包括她自己。作为规则的制定者,她最喜欢做的就是破坏规则,毕竟她本身就是违法改造的化身,所以这会儿,她可能就在想着怎么算计我们呢。”


“好过份的家伙!”一听这话,众人都有些气愤。


汤昊倒是不以为意,对于BB的性格他早就知道,无论对方做出怎样的举动他都不会感到奇怪,BB想要利用他们,他们又何尝不能反用之,就比如现在,正是因为BB和杀生院互相牵制,他们才能悠闲的在这里聊天,否则,他们恐怕一进来就得面对杀生院这个魔性菩萨了。


晓美焰三人在气愤了一阵之后,心思又回到了正题上,向汤昊问道:“那现在我们该做什么呢?”


三人都有些茫然,目前掌握的情报还是太少了,杀生院不会主动袭击他们,这也意味着他们无法在短时间内找到杀生院,就像在无线的棋盘上下棋,不知道该怎么落子。


“嗯……”汤昊沉呤了声,目光向下望去,右手的黑色剑影一闪而逝。


果然,黑暗剑还是凝聚不了。


黑暗剑是他目前最大的底牌,但黑暗剑的主要组成部分来源于第二灵魂,在小光辉实体化,失去了与他本人融合的可能后,黑暗剑也变相的被废掉了,这对于他的战力有着不小的影响。


如果换一个场合,汤昊会很难受,但这里却并非无法接受。


无论是性质还是威力,他的黑暗剑都相当于对界宝具,其强度不会在金闪闪的乖离剑之下,而在使用频率上也差不多只能打一发,所以用不了黑暗剑,最多也就是被封印了一个宝具,会有点难受,但影响不了大局。


而消失的黑暗剑,换来的是小光辉,哪怕她欠缺战斗的经验,全力爆发之下,也能相当于0.7个汤昊,一加一减,真不能说亏了。


至于晓美焰三人,真正能和从者过招的恐怕就只有巴麻美一个,小圆和晓美焰,打打辅助或许没问题,正面碰到从者,估计只有被秒的份。


要对付杀生院,这样的战力显然有些不足,除非BB给杀生院来一套降龙十八掌。


而且在碰到杀生院之前,他们更容易遭遇灵子世界的落单从者以及BB的几个女儿,战斗是避免不了的,就算他们一路过关斩将,等面对杀生院时,怕也已经是一堆残花败柳的状态了。


“所以,当务之急,我们需要做两件事,第一,对地图的了解,我们要知道自己在哪里,将去向哪里,熟悉整个灵子世界的环境构成是必不可少的。第二,我们要尽可能的召集一些兵力,这里是灵子世界,不缺从者,想办法把他们争取过来,包括BB的女儿们。”


“BB的女儿?”晓美焰一愣,“可BB不是说,她们都残暴无比嘛,会帮我们?”


“这可说不准,她们母女之间的关系极差,如果我们要对付BB,她们未必不会帮我们,就算真的不行……大不了,我到时候牺牲一下,用个美男计什么的,虽然对普通人可能没用,但对于人外娘,我还是有一定把握的。”


“……”


晓美焰三人顿时面面相觑,美男计什么的,说得她们都脸红了。


“总之事不宜迟,我们立刻行动起来吧。”说着,汤昊朝小光辉招了招手,将手机递给了她,又伸手往上一指,小光辉心领神会,立刻捧着手机向高处飞去。


“这是干什么?”巴麻美不解的问道。


“拍照。”汤昊随口一答,然后通过强行显现的权能具现出自己的鲜血,在地上划起了圈圈,晓美焰三人低头看着,不一会,她们发现汤昊画的像个魔法阵。


小圆眼睛一亮,“你要召唤从者吗?”


“嗯,找到落单从者并策反,毕竟有着太多的不确定性,既然有召唤的可能,那就不妨自力更生一下,而且自己召唤出来的从者也更加靠得住。”


不过话是这么说,和我羁绊比较深厚的,估计也只有老秦家的那对父女了吧,虽然可能性不大,希望至少来一个吧。


汤昊暗自嘀咕,等画好了召唤阵,他便神情严肃的站在旁边念起了咒语。


随着咒语落下,召唤阵开始闪现出淡淡的光芒……


“成功了!”


清脆的声音喊道,比起召唤者汤昊本人,晓美焰她们反而更加激动,毕竟她们是第一次看这种大变活人的把戏,三个人都瞪大眼睛,死死的盯着。


然而,或许是被毒奶了,就在十几秒之后,原本像花朵一样渐渐盛开的光芒,突然就萎顿了下去,以更快的速度消散,召唤阵的中间一个人也没有。


“啊,失败了?这怎么可能!”


看到这一幕,就连汤昊都惊呆了。


虽然他确实只是尝试性质的召唤,但在咒语念出之后,他却有种强烈的感觉,就像在法兰西召唤赢阴嫚一样,他可以确定,的确有从者被召唤出来了,可是为什么没有现身?


是现界被打断了?还是被某种力量干涉了?


汤昊第一时间想到了BB,以BB的权限应该可以打断他的召唤,但是,对方并没有这么做的理由啊,自己这边本身就战力不足,多一个从者,就多一分打败杀生院的希望,BB应该也是喜闻乐见的才对。


“是……是我们的原因吗?”巴麻美有些忐忑,会不会是因为她们刚才喊得太大声,把从者给吓跑了?


“跟你们没关系。”汤昊摇了摇头,毒奶他倒是信,从者会被吓跑他是不信的。


“哥哥,我回来了。”


这时,上方传来小光辉的声音,她捧着手机一脸兴奋的表情,见此,汤昊也把召唤失败的失落收了起来,从小光辉手中接过手机。


晓美焰三人也都凑了过来。


小光辉拍了不少的照片,远景近景都有,而最后一张却是一个女人。


一个拥有着绝赞的身材,曲着单腿,右手撩过发梢,仿佛在眺望远方的女人,她所处的背景看起来是一片深海,虽然照片里的女人通体白色,连面部轮阔都看不清,但通过那波浪似的长发,依稀可以判断出,女人正不断的往深海下潜。


“这……”晓美焰她们当时就惊呆了,“根据这个女人的背景,难道整个灵子世界就是她的身体?我们……都在她的身上?”


整副地图就是一个女人的身体,初次见到,确实会给人带来巨大的震撼,不过汤昊是第二次见到,早已经见怪不怪,而且他还知道这个女人就是杀生院。


之所以让小光辉拍照,他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想要确认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


“我们在这里。”


当汤昊问出这个问题后,小光辉伸手一指。


她指向女人的胸口,然后往旁边一拐。


位于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