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综英美]我在皇后区开杂货铺的那些年 > 第六十六笔买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网]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复仇者们遇到了大麻烦。


事情是这样的,当时候他们正在为又摧毁了一座“九头蛇”残留基地庆功,索尔把他的锤子放在茶几上,背靠沙发,手里握着一杯啤酒,神色颇有些得意:“锤子里有我父亲下的咒语,凡是有资格的人都可以举起它,然而迄今为止只有我能举起来。”


克林顿的伤才好,看上去还有些虚弱,但是兴致却很好:“这肯定是骗人的。”


“那各位不妨试一试。”


于是一场举锤子大赛拉开了帷幕,克林顿首先去试,他对索尔说:“你知道我曾经见过对吧……还真是不知道你怎么做到的。”


托尼:“克林顿你这周过得有一些辛苦,就算不行(can not get it up)我们也不惊讶。”


谁都听出来他话里的双关。


克林顿冲看好戏的托尼说:“那你来试试?”


结果是,不光托尼,在场的男人们都尝试了一遍,托尼和罗迪两人戴上钢铁手套也没挪动锤子分毫,班纳没有举起锤子,他突然之间发出怒吼,想召唤出浩克没有成功,换来了众人尴尬一笑,最后尝试的是史蒂夫,他学着索尔的姿势拿锤子,茶几上纹丝不动的锤子突然出现了一股移动的迹象,索尔当场神色就变了。


不过只是虚惊一场。


史蒂夫摊开手,做了个无可奈何的神情。


索尔哈哈一笑:“该女士们了。”


“我们才不要参加这个傻乎乎的比赛呢!”


奥丁在锤子上施加了咒语:凡得到锤子认可之人便可举起锤子——在这间屋子里可不止索尔一个人得到了锤子的认可。


伊莎贝拉举起一杯酒,看向史蒂夫的方向笑而不语,史蒂夫注意到她的目光,只略微点了一下头。


派对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了变故,一个丑陋而残缺的机器人冒了出来,把这场派对变成了一个战场,成为这段日子里最令复仇者联盟头疼的对象。


托尼称呼这个机器人为奥创,原本是他计划里的一部分,他一直都在思考如何面对宇宙里未知的威胁,最后想出来的办法是用战甲把整个地球武装起来。


托尼双手插兜,看着奥创大脑的模拟数据,神色与往常无异。


索尔朝着托尼的方向走过来,步伐快速,谁都看得出来他体内蔓延的怒火。


“索尔,”伊莎贝拉施了个咒定住了索尔,她最近的无杖魔法和无声魔法练得很好,“有话好好说。”


索尔的怒火不减:“权杖不见了,现在只能重新去找,我信任你所以把权杖交给你,你却造出这么个怪物,你就是这么对待朋友的信任的?”


托尼没有回答他的话,他的目光定定地锁在奥创大脑的模拟界面上。


“我不明白,你设计出来的程序,居然要杀死我们?!”开口说话的是赵医生,她是救治克林顿的主治医师,也参加了这次庆功宴。


屋子里的气氛跟夏天暴雨还未来临之前一样沉闷。


托尼突然笑出声来,他不再盯着模拟界面,走到伊莎贝拉的身旁,背对着除她以外的所有人。


“这难道很好笑吗?”


托尼摆手:“这不好笑。”


他的笑声并未停止,在这样严肃的场合显得很突兀。


“如果你不执着于你自己的发明,我们现在还在高兴地开庆功宴……”


托尼打断:“不,对不起,很好笑,太好笑了……你居然不知道好笑在哪,你以为我们为什么需要这个程序?”


“托尼,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们制造出了机器人杀手。”班纳的神情也不太好看,他认为奥创的出现有一半的责任在他的身上。


“我们制造了吗?它的主机页面还未生成。而且注意你的用词,我们当初制造奥创的本意是弄出一个杀手吗?”


“托尼……”


“我们可以二十四小时搜寻地球上的毒枭、走私犯,但是面对来自宇宙的敌人时我们该怎么办?还庆功宴……到时候是那群机械瓢虫踩在我们的尸体上开庆功宴,你觉得我做错了?”


史蒂夫靠着工作台,双手环抱在胸前,他的嘴角扯出一个笑,带了三分讽刺:“抛开这些,至少有件事你说得对,复仇者联盟应该跟神盾局不一样。”


他们曾经认为神盾局夺洛基的权杖是为了自己私用,托尼强烈批判过这一点。


史蒂夫的话落在“说得对”这几个词上,意思就是托尼言行不一,他干了和神盾局一样的事,用权杖满足自己的私欲。


大家都沉默不语,像是完全认同史蒂夫的话。


夏季久久不来的那场暴雨降临了。


托尼的脊背挺得很直,他做好被暴雨淋湿全身的准备。


“队长,”伊莎贝拉站在托尼身侧,开口问,“你去过太空吗?”


史蒂夫摇摇头。


伊莎贝拉环视众人,她用眼神提问每一个人这个问题。


“那么大家又见过虫洞吗?”


“那么在座还有谁记得这里有一位先生扛了一枚导弹进虫洞,差点落在太空里有去无回?”


伊莎贝拉的话掷地有声,托尼的嘴平时能说会道,关键时刻就歇工,他也是真犟,连为自己辩驳一句都不肯。


托尼·斯塔克,不论以怎样的目光来看他都是人生赢家,灾难降临又不会落到他身上,现在每天费钱费力不说,还有生命危险。


这件事情他顶多就是好心办了坏事,你要说他有私欲,伊莎贝拉心里可是一百个不愿意。


托尼捏了捏伊莎贝拉落在他身侧的手,他脸上的神情可以用动容这个词来描述。


娜塔莎出来打圆场:“精灵已经从神灯里逃出来了,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及时止损。”


索尔很赞同:“我同意,所以能不能把我身上的咒语解开,我的腿都快麻了!”


夏季的暴雨就是来得快去得也快。


他们查到奥创似乎在打振金的主意,振金是世界上最强的金属,美国队长的盾牌就是由此制成。


史蒂夫知道以后,皱着眉头道:“我还以为霍华德收购了所有的振金。”


托尼耸肩:“他当时候或许遇到了财务危机。”


他们是一个队伍,有摩擦是很正常的事情,摩擦过去以后还是要一起并肩作战的。


找到奥创并不难,只是没想到他还带了两个帮手。


“是你?”


伊莎贝拉看见了那日在残留的“九头蛇”基地里碰到的少年,他跑得极快,上次差点把伊莎贝拉给绕晕。


后来查到他的绰号叫快银,本来是斯特拉克的手下,现在成了奥创的帮手。


他顶着一头毛躁的金发啃一只通红的苹果,站在他身边的女孩是他的双胞胎姐姐,绰号为绯红女巫,她的双眼里装满了愤怒和敌意。


“是我,又见面了,你这次没骑那个丑扫把?”快银跟伊莎贝拉打招呼。


“你这次没戴那个过时的随身听?”


托尼实在看不下去了:“你们两难道很熟吗?”


伊莎贝拉和快银表现得像老友见面一样,他们现在可是敌人啊,正确的打开模式应该是一见面就踹两脚才像话。


“嘿,告诉爸爸,你要振金做什么?”


“谁是我爸爸?”


“我呀。”


奥创的语言系统显然没有装好,被托尼占了嘴上便宜。


“你居然敢打爸爸。”奥创发射了一道光波。


快银啃完了那个苹果,歪了一下脖子:“我实在不想和你打架。”


大战一触即发。


快银跑得飞快,其余人还没有看得清他的踪影就被他攻击,伊莎贝拉不停地往他身上甩定身咒,都被他躲了过去。


实在是可恶。


伊莎贝拉决定和史蒂夫配合,她先吸引快银的注意,史蒂夫往她的方向扔盾牌,正中快银。


“在这里好好待着别动。”伊莎贝拉打算给快银施定身咒。


“等等,”快银从口袋里掏出随身听,把耳机塞到耳朵里,“好了,你可以施咒了。”


有了多次的配合作战经验,复仇者们很默契,奥创见逐渐不敌,便闪到绯红女巫身旁,对她说:“现在该玩一点脑力游戏了。”


绯红女巫首先去到索尔身边,在他身侧站了一会儿,史蒂夫站在楼下看到了这一幕,但视线被一根柱子挡住,看不到具体情况,他问:“索尔,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这个女孩想让我陷入幻像,你们千万要当心,凡人是抵挡不住的,不过幸好我不是凡人。”


索尔一转身,发现自己来到了阿斯嘉德的大殿里。


绯红女巫出现在每个人的身旁,妄图控制所有人的思想,让所有人陷入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恐惧。


正在寻找绯红女巫的伊莎贝拉感应到她的气息,一转身,果然发现她的身影。


“你还不赖。”


绯红女巫试图入侵伊莎贝拉的思想,却发现她的大脑如同一座密闭的城堡,大门紧闭,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好歹我也是女巫。”伊莎贝拉道,她已经有了第一次被操纵心灵的经历,就不会有第二次,她的大脑封闭术又不是白学的。


“看不到你的恐惧真让我有一点儿失望。”


“那大可不必了,我一直活在恐惧里。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霍格沃兹、布斯巴顿还是德姆斯特朗?”


伊莎贝拉觉得对方既然也是女巫,那么也一定读过魔法学校。


“你想知道我的能力怎么来的?说实在好笑,这是托尼·斯塔克带给我的。”


“啊?”


“他发明的武器炸毁了我家,炸死了我的父亲,却让我和我的弟弟得到了能量,有不有趣?复仇者们,现在是我们复仇的时候了。”


绯红女巫的声音里充斥着愤怒,如同一道熊熊燃烧的烈火,欲把伊莎贝拉烧成碎片。


“摄神取念。”


伊莎贝拉脱口而出这个咒语,她进入到了绯红女巫的内心,绯红女巫的记忆是一条长河,她乘了一叶小舟往她的意识里面走,读到了一段早已朦胧的岁月。


“你是旺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