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丹道宗师 > 第728章 不平靜的夜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网]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728章不平靜的夜晚


不過,與他們的這般安靜的歇息相比,那佔據了這個聚集點的天象皇朝眾多強者,卻沒有一人松懈下來,甚至,原本盤坐在中央石台上的三道身影,已經只剩下了夏烈陽,其余兩人,都是站到了大門處去了。


那般嚴以待陣的模樣,仿若是在忌憚著什麼一般。


“還有什麼能讓天象皇朝如此忌憚呢?”


望著他們的動作,不少強者眼中都是有著疑惑之色閃動。


四名皇境中期強者,在遠古戰場最外圍,能讓他們忌憚的應該不多吧?!


夜色漸深,猩紅的彎月,已經攀升在了正空之上,暗紅色的月光,傾灑在營地之中,平添一股詭異的氣氛。


在某一瞬,原本靜坐的秦逸塵猛的睜開了眼眸,在其眼中充滿了凝重之色,他的目光,也是陡然望向營地之外,在那山峰的縫隙中,似乎有著一道道讓人渾身發寒的猩紅閃爍。


不過是片刻時間,那些猩紅之色,越發的清晰,而這個時候,大地也是出現了微微的顫抖,整個營地,似乎都是開始輕微的抖動了起來。


“唰!”


隨著營地第一下輕微顫抖的出現,整個營地之中的強者們,幾乎都是同時睜開了眼眸,一道道強橫的氣息迸發而出。


而當他們看到那遠處四面八方,密密麻麻的猩紅獸瞳時,當即面色都是變得蒼白了起來。


“獸襲嗎?”


秦逸塵眉頭一皺,他就知道,遠古戰場的第一個夜晚,不是那麼好度過的!


“吼!吼!……”


“咚咚!”


在遠處,一道道暴戾的獸吼不斷的響徹而起,仿若是因為太多凶獸的奔騰,地面也是猶如地震一般。


不過是片刻的功夫,幾百只獸瞳猩紅的魔獸,便是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而且,更讓人驚駭的是,在它們後面,似乎還有這不少的猩紅之色閃爍。


“大家不要驚慌,有營地在,它們沒那麼容易沖進來!”


在眾人慌亂之時,夏烈陽那雄渾的喝聲,回蕩在營地之中。


聞言,一道道目光都是猶如看待救星一般投射了過去。


“只要諸位听從我天象皇朝的安排,必能安全度過今晚!”


夏烈陽緩緩起身,目光掃視過全場,聲音回蕩在每一個人的耳中,那皇境中期巔峰的氣息,就猶如一顆定心丸一般,讓得眾人心中輕松了一點。


這聚集地的佔有者,天象皇朝的人馬可是擁有四名皇境中期的強者啊!


“有天象皇朝坐鎮,我們相信營地不會失守!”


“對,只要能守住營地,我們任你差遣!”


在夏烈陽話語剛一落音,便是響起了不少附和之聲。


能夠拉下面子繳納靈種進入這里的人,並非什麼腦筋轉不過來之人,對于更多的人而言,只要能熬過遠古戰場恐怖的夜晚,區區放低姿態算得了什麼?


當然,這其中還是有著不少傲骨錚錚之輩,面對夏烈陽要命令他們,還是讓得不少人心頭不滿,不過,在這個時候可沒人敢表現出來。


畢竟,在之前的大門前,天象皇朝可不止一次的轟殺不服者,他們的威嚴,早已讓得眾人不敢反抗。


隨著夏烈陽的眼色一動,兩個皇境中期的強者,便是開始安排起營地中的眾人,分部在各邊的厚牆之上。


“那個,你們幾個,與他們守住北面!”


一個皇境中期的壯漢走到秦逸塵面前時,眼中閃過一抹森然之色,旋即,他指了指北面的鐵牆,對著秦逸塵等人喝道。


隨著他的手指看去,秦逸塵的眉頭忍不住緊緊皺了起來。


在他的的感知中,北面的凶煞之氣比起其他幾面而言,無疑是要濃郁許多,那些猩紅之色,也是多少不少。


“這個方向的凶獸最多,就我們幾個如何阻擋?!”


劉雲也不是什麼傻子,這種一眼便可看出來之事,他自然也是明了,身為虹光閣少宗主的他,何曾被人如此命令過?還是當一個炮灰!當即,他便是不滿的開口道。


“放肆!”


面對劉雲的挑釁,那個皇境中期強者袖袍一揮,二話不說一道強悍的真元便是轟了過來。


“ !”


面對他的隨意一擊,劉雲面色一沉,雖然他的真元比較虛浮,但是被虹光閣花費無數財力堆積起來的境界,也是讓得他充滿了底氣,當即,他毫不退讓,一道同樣不弱的真元呼嘯而出,將其攻勢生生抵擋了下來。


“咦?皇境初階巔峰?!”


見到自己的攻擊竟然沒將劉雲轟飛,那個皇境中期強者眼中閃過一抹詫異之色。


雖然,眼前這個加厚境界比自己低,但是,他能覺察到,對方體內那股雄渾的力量,並不下于自己!


“哼,有這等力氣,不如留著在抵擋凶獸的時候用吧!”


這邊的異動引來了不少人的注意,那個皇境中期的壯漢冷哼一聲,道︰“若是不服我們天象皇朝的安排,就休怪我們將你扔出去,讓你淪為凶獸的腹中之食!”


“別鬧。”


就在劉雲不滿的想要爭論時,秦逸塵一把拉住了他,同時,聲音也是在其腦海中響起︰“天象皇朝的勢大,我們沒有實力與他們正面沖突。”


听到這話,劉雲方才是不甘的冷哼一聲,他自然明白,四個皇境強者,他能對付上一個已經不錯了,而且,那個為首的家伙,恐怕他施展出武魂都未必能打敗!


就憑他們三人,若是再反抗,恐怕只能自取其辱!


“哼!”


望著一臉憤怒,卻生生壓抑下去的劉雲,那個皇境中期壯漢冷哼一聲,直接對著別處走去。


在秦逸塵三人不遠處,有著數個落單的強者,他們都是一臉的苦瓜樣,自己不過是靠的近了一點,怎麼也被連累到一起了……


“走吧!”


秦逸塵深吸一口氣,壓抑著心中的怒意道。夏烈陽的報復,來得也太快了一點,僅僅是因為一個不順眼,便是要置自己于死地,而且還根本不用自己親自動手,而是借助凶獸之力。


這般手段,不可謂不狠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