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抗联薪火传 > 第1245章 黑暗之中的集结(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哦哈哟,二两老白干和裤子七哇!”黑暗之中第一个人循声问起了口令。


“哦哈哟,二两猪头又和裤子七哇!”黑暗之中第二个人回答起了口令。


“你说的这叫啥玩应?”第二个人低声训第一个人道。


“我艹,行你说猪头又(肉)就不行我说老白干?有菜没酒怎么成?”第一个人反驳道。


“没人和你磨叽,快去找雷队长!”第二个人说道。


“艹,也不知道谁磨叽!”第一个人回答道。


于是,黑夜中这两个人不再绊嘴终是会合在一处向西北方向走去。


毫无疑问,这两个人正是范喜禄和樊志。


樊志发明了带猪头肉的日语口令,范喜禄虽然也只听了一遍倒也跟着学会了,只不过他却是把那二两猪头肉换成了二两老白干!


他们两个能从和日军的混战中脱出身来自是各有各的机遇。


只是,具体什么情况就是他们两个本人也说不清楚。


那乌漆麻黑的,有人被踩了有人被撞了有人被刺刀捅了还有人砸响手雷了!


反正就是一片乱七八糟,他们两个也搞不清自己挨的是日军的枪托还是自己人的。


当然了,他们反击回去的打的也不知道是哪伙的。


太黑了,没办法,夜战也就罢了,还偏偏是个群战!


能从那死人堆里钻出来,就已经是何其幸哉了,更何况他们两个还听到了雷鸣的喊声。


此时的他们两个那是深有体会,打夜战还是得跟着雷鸣雷队长,人家是真有招啊!


你看人家把小鬼子给豁弄成了这样,人家却依然活蹦乱跳的!


范喜禄和樊志在黑夜里小心前行。


只是他们两个就是再小心却也总是会发出些声音。


他们不可能在开阔地里行走,谁也不敢保证日军不会再打出照明弹来。


所以他们也只能走在那山林里。


只是这一带都是那不高而又茂密的玻璃哄子。


固然脚下有落叶一踩上去沙沙的,偏偏那玻璃哄子的树叶大小都有如小孩的手掌冬天虽然干枯却不怎么落,使得穿行其中的他们难免也会把树叶碰得哗啦啦的响。


“我说老范你小心点!”跟在后面樊志小声的提醒范喜禄。


“小心有屁用,要不你上前面来!”范喜禄低声回答。


“嘿嘿,我不是雷鸣小队的。”樊志直接使出了撒手锏。


一听樊志这么说,范喜禄也只能低哼了一声接着在前面走。


这个是真没办法,谁叫他范喜禄总把“雷鸣小队”挂在嘴边呢!


所以他根本无法反驳樊志的话,他都能猜到自己要是敢说“雷鸣小队就该死啊!”


那樊志下一句肯定就是“雷鸣小队的名头是打出来的不是吹出来的!”


总是不能自食其言自己掌嘴的,这种事范喜禄可做不出来。


所以纵使前面危险他也得走在前面!


只是范喜禄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的时候,他感觉脚下一绊却是直接就向前趴了下去。


这一下子绊的很突然,范喜禄都低声“哎哟”了一声!


“咋了,老范?”范喜禄身后的樊志直接就把手中的步枪端了起来。


他和范喜禄打嘴仗也只是打嘴仗,尽管和日军打仗的风格不同,但打起仗来那可不差事!


只是没等樊志拨弄枪栓的时候,范喜禄已是低声说道:“没事,绊死尸上了!真特么的晦气!”


范喜禄能感觉到自己的脚脖子应当是绊在人腿上了



这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仗打到了这份上,敌我双方死的人哪里都有,天黑看不清绊在死尸上不是很正常吗?


只是范喜禄往起爬时手往地上一按时他就觉得自己脑瓜子“嗡”的就是一下!


刚刚自己肯定是绊在人腿上了,虽然说他现在下身穿着棉裤呢,可是他的感觉绝不会错!


就今晚上无论是在夜战中还是在行军中他绊到死尸上有好几回了!


可问题是他手往地上一按的时候却是直接按在了地上!


这不对啊,这就当是按在死尸上才对啊!


那可是死尸,死尸有腿可绝不会跑!


可是,那死尸咋就没了捏?


天气本来很冷,可是在这一刻范喜禄却是感觉到脊背发寒,自己这脑门子上的汗咋还下来了捏?


作为一名士兵,如果有心理准备,自然是不会怕什么死人啊鬼啊什么的。


可是这一事发突然可就不一样了,从小怕鬼的习惯那可就找上来了。


而这个时候,偏偏范喜禄就听到身边有人“噗哧”一声笑了。


那声音虽然笑的极低,可是此时在范喜禄的耳边却不亚于打了个响雷!


“哎呀妈呀——唔!”范喜禄也只是叫出了一个“哎呀妈呀”,然后他刚张开的嘴就被堵上了。


这时,一个还带着笑意的声音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我,雷鸣!”


范喜禄如何想的不知道。


雷鸣这么一说话,倒是一直在范喜禄身后却不知道两个人细节如何的樊志喜反应过来了,他低声的话语里就透着喜气:“哎!雷队长!”


又过了片刻,范喜禄终于也有动静了


只不过他的动静是酱婶儿的:“呼,呼,——哎玛,总算透过气来了!”


他说着话却是在那还紧着喘着粗气!


他能说话,那是因为雷鸣觉得范喜禄应当冷静下来了这才松开了自己堵范喜禄的嘴。


他喘着粗气那是因为刚刚雷鸣用手堵的却哪光是嘴,却还有鼻子!


“哎,我说队长,你堵我嘴就堵我嘴呗,你咋还连我鼻子一起给捂住了呢?”范喜禄低声埋怨。


“哦,呵呵,我忘了,整小鬼子整习惯了!”雷鸣听范喜禄这么说才恍然大悟。


原来,这事还真就得怪雷鸣。


雷鸣擅长摸哨,那摸哨自然是不能让敌人发出声音来。


如果用匕首的话,那自然是要一只手捂住口鼻一只手扬起手中的匕首就给小鬼子来一下子。


为什么要连鼻子和嘴一起捂呢?


实在是因为人的鼻子虽然不会喊话,可是当摸哨的人捂住对方的嘴的时候,对方的鼻子那可是还透气的还会发出些许的声音来。


日军的哨兵有单哨也有双哨。


雷鸣在摸双哨的时候,他不可能让先摸的那个哨兵能发出一丁点的声音来,所以却是连鼻子一起堵的!


这是雷鸣的战斗习惯,他却是忘了范喜禄是自己人了!


雷鸣先前听到了范喜禄和樊志过来时所弄出来的声音,可是他也不敢确定是不是自己伙的人啊!


于是,他便想出来给来人下绊的办法。


人突然摔倒那肯定是要发出声音的,那中国人的习惯就是“哎呀妈呀”或者“哎呀”一声。


而范喜禄在被雷鸣绊倒后那也正是如此。


雷鸣这才判断出了是范喜禄和樊志过来了。


只是他却忘了自己摸哨的习惯从来都是把敌人哨兵的嘴和鼻子一起捂的,从而让范喜禄平白无故的憋了会儿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