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豆狸居酒屋 > 第七十七章 小林的秘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最快更新!无广告!

“也不知道招财现在是什么情况。”林微昕忧愁地同豆豆讲,“我完全联系不上她,她之前不是说万一灵气耗尽会石化,然后再此启用就不是原来的招财了。我很担心欸,你还记得吗?下夕烧金雨时,天都黑了一阵。我担心招财已经石化过了。怎么办啊?我想招财,我不想要别的狸元。而且这样下去,也许我们就再也出不去了。”


豆豆不吱声。


“豆豆,你有在听吗?”


“哦,这是你要求我听的对吧。不是我随便听的。”豆豆拿腔作势地说,还在记仇之前林微昕骂他,不许他随便读她的想法那件事。


“对对,是我要你听的,你明明听了,不要给我假装了,快点回答!”林微昕拿他没办法。狸元里面果然都是不同人的精魄碎片,慢慢的自己的性格会越来越明显,招财性格就温和友善,爱干净,有条理。豆豆则是嘴尖牙利,忠诚,爱逗趣,偏爱不守规矩的人。


“没有,招财没有被石化。如果被石化,里面的布局这些应该都保留不了的。”豆豆肯定地说,“只是招财现在好像没法控制狸元,或者是招财现在陷入了沉睡。我也不知道。我觉得你应该请银角和乌丸一起来查查资料想想法子。一直出不去,你的芥子底水玉葵快要没东西吃了,我怀疑它们已经开始自相残杀了。”


两人相对无言,破天荒一起叹了口气。


自从那天乌丸和银角拌嘴之后,大家情绪都不可避免地变差了。尤其是银角,自那以后,再也没见过他,不知躲去了哪里。


看书的只剩林微昕和堆堆了,乌丸也不来了。林微昕来来回回几次,都见乌丸坐在沙滩上,难得地用了原身,像个小山包似的,一声不吭。


林微昕为哄他高兴,拿着两个隐身术的问题去请教他。


乌丸蔫蔫的。变回林微昕的人形,拿过书草草看了看,随口解答了,也没有骂人也没能打起精神来。林微昕看着有点纳闷,问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一秒记住http://m.xswang.com


“我的心里不舒服,不得劲。”他闷声闷气地答。


“哦……那你再坐会儿。”林微昕在原地尴尬地站了两秒,就走了。他们连开水都没得喝,自然只能白问问。


“那个……你的芥子底水玉葵能不能给我一点触手用用?”乌丸问。


“行啊。”


乌丸眼巴巴看着林微昕,“它那个毒素对我来说太厉害了……”


“……”


林微昕从粘稠的水塘里爬出来,拿着一把触手。周身一种难以形容的触感,滑腻腻又黏叽叽,湿哒哒又麻酥酥,一路走一路滴着水,让人恨不得立刻去洗个澡带烘干。


还好乌丸上道,马上现出原身,从肚子上揪了一簇绒毛给她,这绒毛也和犀鸟先生的绒毛一样,一离开乌丸的肚子立刻炸成一大团,林微昕用它吸了吸水,这才舒服一些。乌丸还给她施了个风起术吹头发。只一会儿,林微昕的头发就全干了。


乌丸一手拂过跟前的沙滩,变出了一张小几,两张凳子。然后他神秘地从怀里掏出一套壶杯来。一只片口壶加上两只钟瓯。神奇的是,这个片口壶拿出来时里面就盛满了透明的液体。


他冲林微昕自得地笑笑,邀请她坐下,介绍起来:“这是我出门游历那些年,一次去狸国北部一个地方参加‘睡魔祭’时候得的一套酒具。九彩琉璃的。好看吧。最适合夏天用。配我的‘金烬落’太花哨了些,沉不下来。不过你这样的小女孩应该喜欢。”说着帮林微昕斟了一杯,推到林微昕跟前。


林微昕举杯尝了一口。


嗯……口感很淡,闻着有浓郁的酒香,但入口像白开水,一直到喉咙口了,才觉察出一丝辛辣来。觉察那刻,酒已经“咕嘟”咽下去了。


只能再来一口。两口下去,一杯就见底了。林微昕羞赧一笑:“真淡啊,这酒,怎么那么像水。味道还没尝出来。”于是把杯子往乌丸那推了推。


乌丸一边给她倒酒,一边想着:“我真应该约银角的……”


三杯下肚,林微昕还是说不上来这酒的味道。托着头想了会儿,难以描述,于是又把空杯子往乌丸那推推。


一壶见底了。


乌丸面露怀疑之色,“昕昕你是不是平时不喝酒?”


“你怎么知道?”


“……浪费我一壶好酒。你喝起来根本没数,一看就不懂我的酒的好处!乌龟吃大麦……”


林微昕面上毫无异常,脑子里却不可控制地格外活跃起来,不知大脑的哪个地方,似乎有一个重金属乐队在排练,鼓点一下一下打地她心脏疼。


她嗤笑一声:“你把那酒比作是大麦,大麦又算个什么好东西嘛!呵。你知道我最爱喝什么吗?”


乌丸不搭理。


林微昕卖关子没卖成,只能自己接着说:“零度可乐!又有咖啡因,又有甜味,居然还没有热量,真是人类之光!”她怀念地叹了口气,接着描述,“要喝冰的,杯子外面凝结了一层小水珠。端起来喝一口,那些小气泡都在舌头上劈里啪啦乱炸,麻麻的。一口气喝下去,它就顺着喉咙、食道一路炸下去。真幸福啊……”


话说完,她一头栽在桌上,酩酊大醉。脑子里的乐队还在演出,只是换了一支曲目。仿佛在唱伤心的民谣,吉他一个音一个音绷出来,听得人心里扯着疼。唱着唱着怎么又换了,主唱莫名飙起高音,鼓手大约是疯了,手脚并用,贝斯和吉他的弦该扫断了吧。耳朵要炸了,脑子也要炸了。


林微昕胃里一阵翻腾,她哇地吐出了一堆竹笋来。竹笋落地就长成了竹子,她又接着吐出一堆竹笋来。竹笋飞速抽条长成竹林,围成一个竹球把她包在里面,越织越紧越织越密。


这时,她忽然听见招财轻轻说了句:“停!”竹子停止了生长,迅速枯萎开裂,变成灰烬。乐队也不见了,久违的黑暗笼罩下来。她心里一松,像栽进了棉花团里,平静而甜蜜地睡着了。


乌丸一直在对面静静地看着,轻声道:“原来这就是你的秘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