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风雨南洋 > 第五十四章 不要让生命消逝在等待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门外的郭强和赵跃还纠缠在一起,一个醉醺醺耍酒疯发泄,一个打抱不平,护友心切。


“欺负女人,你算什么男人。”说着就是一拳。


“你没资格打我。”赵跃回击一拳。


然而,一阵儿夜风,赵跃只觉得一阵恶心,“哇!”他吐了一地,还溅了郭强一身。


“喂,你,你真是个无赖!臭死了。”郭强急忙抖落着衣服。


“哈哈哈!就是要恶心恶心你!恶心恶心你们所有的人。”赵跃一边说着,一边哈哈大笑,然后他向马路上走去,也许是酒醒了,也许闹够了。


赵跃走后,郭强回到家里,为了安全期间,洗完澡后那夜郭强就在客厅的沙发上睡了。


第二天早上,陆芸是第一个起来的,应该说那夜她根本就没怎么睡。


她去厨房弄早餐,这时郭强也醒了。他看到在厨房的陆芸就走了过去,看着那个憔悴伤情的身影,他心中一阵难过。


“昨晚真的谢谢你,没有你我们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办呢。”


“看你,说什么谢啊,见外了不,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在他确保他回国之前我看我还是在这儿睡沙发吧,绝对不会让他再伤害到你。”


这时也起身的柯逸菲正要去客厅时刚好听到了郭强和陆芸说话,她不自主的停在了那儿。


“那真是太感谢你了。”面对郭强,陆芸由衷的感激。


“又客气了不是,保护你们是我的责任,这辈子无论何时都义不容辞。”郭强笑起来,带着自豪,也带着憨厚的拘谨。


柯逸菲的心像是突然被扎了一下似的,有些不自在。这时她听到夏帆也出来了,就急忙返回了房间。


陆芸看着郭强,心中一怔,她淡淡一笑,问郭强,


“我最近事情多,都不知道你和逸菲现在怎么样了?她也是命苦的孩子,脾气又倔,你可要多包容着点儿。”


“哎,就是不知道人家给不给我包容的机会,不过,我是不会放弃的。”郭强坚定的说到。


“赵跃如果有你一半的踏实,他也不会落得今天的地步,不过话说回来,你是怎么知道他会来家里闹得?”陆芸突然想起了什么,很是疑惑的看着郭强。


“这你恐怕就要问问小妹和逸菲了。”


“她们两个?”陆芸更是一头雾水,她们两个不是还在生气吗?


这时,柯逸菲背着书包出来了。


“逸菲,这么早就出去啊,早餐已经好了,吃点儿东西再走吧。”陆芸说道。


“不用了,我有事先走了,你们吃吧。”她穿上鞋就出去了。


本来满脸笑容的郭强看着柯逸菲怏怏不乐的离开,他的笑容也跟着僵硬了,顿感无趣的他欲言又止。


这时倒是张晓梅的声音从后边传过来。


“怎么菲姐又不高兴啦?郭强你没吓着吧,她就是那样,典型的冷玫瑰,多变的木芙蓉。”


“小妹,赵跃的事,你怎么解释啊?”


“芸姐,不用你问,我也准备全盘招供,我张晓梅敢作敢当!”接着她就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当然也包括她发信息给柯逸菲,让她拍照留证据等。“我知道她肯定会随时带着相机。”


听着张晓梅的招供,陆芸心中虽有些惆怅,不过反过来一想又觉得或许这真的是上天的安排,一切都是注定的。


陆芸还在沉思时,霍贝的话打断了她的思绪。


“原来你们两个早就和好了啊!枉费我们还在这儿为你们瞎担心呢。”


“我们两个有不和吗?”张晓梅倒是一脸的轻松和得意,“我们的斗嘴那是家常便饭的调味剂,这几天少了调味剂你们是不是也觉得乏味了啊!”


小妹的一番话倒是让大家哭笑不得。


“那还是请你们以后不要胃口那么重,太刺激的调味剂我还是真享受不了。”霍贝嘴上抱怨着,但心中是甜的。


两天后就在天蒙蒙亮的时候赵跃启程回国了。在飞机上,他想着自己这一年的南洋之旅,初来时的憧憬和抱负,而最终落得凄凉的收场,他眉宇间全是惆怅和失望,离开是心灰意冷的决绝和无奈。为了生活他骗了别人的爱情却也失去了自己的爱情,回去再重新开始,也许对他是最好的出路。


就在赵跃回去的那天,陆芸生病了。


然而再苦的生活,日子也要继续,病好后陆芸拖着疲惫的身心又踏进了病房,然而等她到病房看到在生死线上挣扎的Minh时,又觉得自己所有的烦恼痛苦是那么的不值一提。


她看到她的父母来了,父亲像是一夜间白了发,母亲的眼睛里也只剩下哭干的血丝。


验血报告出来了,他们两个因为年事已高,身体有烊而不能捐骨髓。


不能做骨髓移植,医生们爱莫能助地给Minh判了死刑,三个月缓刑。一个本应是青春靓丽的生命一夜间只剩下了三个月的等待。人间万象,生命无常,但是从风华正茂的熟人身上看透生死无疑是太残酷了。


陆芸一有时间就去陪她,鼓励她,然而在生死面前,一切言语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所有牵强的安慰和同情只会让她更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时日不多了。


“陆芸,以前我从来没想过死,死好像从来都与我无关,但是现在面对的却是随时都可能和世界说再见的恐惧,晚上我不敢闭眼,怕再也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Minh盯着天花板的眼神极度痛苦和无助,陆芸只能把她的手握的更紧。


“但是我不甘心,我感觉还从来没活过,当我刚知道活着的意义时却已经踏进了死亡谷。陆芸,我不甘心啊!”这痛苦的低吟像一把利剑刺在陆芸心口,她的心也在滴血。


“Minh,咱只要活一天就有希望,你有什么想做的,我一定会尽力帮你实现。”


“我想当一名设计师,梦想着有一天穿着自己设计的婚纱和心爱的人一起走进婚礼的殿堂,不过,现在看来这真是个笑话!”Minh在她极度痛苦的脸上挤出来一滴笑意,但那足以让人疼出满面泪水。


“等我走后,把我的骨灰撒向大海,那样我就可以去我想去的地方,也可以回到故乡。陆芸,听我一句忠告,抛开一切世俗,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不要让生命消逝在等待中,人生最输不起的就是等待,等明天就可能等成了永远,等到一切都晚了,什么都来不及了,那才是人生最大的遗憾。”听着她的话,陆芸早已哭成了泪人,沉重的压抑和痛苦让她喘不过气来,但是她的忠告又像是一道闪电,劈中了她的灵魂,激醒了她沉睡在体内的爆发力。


她说的对,不要让生命消逝在等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