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综]名士首领 > 第 25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两人才能坐下来冷静的谈话。在泽田纲吉委屈巴巴的说了事情经过,一点也没有隐瞒的完整告诉云雀恭弥,但是隐瞒了几人的身份,只说是以前的朋友遇到麻烦了。


“事情就是这样,恭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拉着云雀恭弥袖口,把声音稍微软下来,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他。小小师姐教的招式,百试百灵!


天生的超直感,被泽田纲吉在某方面运用的灵活灵现,知道怎样能让自己最快摆脱这个局面。


“……这次放过你!”


云雀恭弥干巴巴的冒出一句话,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这么对他撒娇,这种感觉挺新奇的。小时候的泽田纲吉可不会这样,只会怯生生的偷偷看他,然后他自己心软。


“草食动物,以后对别人这样!咬杀!”


一想到他也对别人这样撒娇,云雀恭弥不知为何,心里老大的不爽!


“嗯?”


忽然冒出来一句,泽田纲吉疑惑的看着他,完全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没。”


刚刚那个念头转瞬即逝,云雀恭弥暂时阁下这个念头。


“阿纲、恭弥,和好了吗?”


泽田奈奈将最后的一个菜端上去,好笑的看着他们两个人。云雀恭弥一副大爷的架势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泽田纲吉乖巧的站在侧边,一副知错的表情。


“妈妈,我们没有吵架……”


泽田纲吉不好意思挠挠脸颊,他没有和云雀恭弥说一声是他不对,怎么认错都可以。可是被长辈看到,却感觉很害羞。


“嗯~妈妈知道你们没有吵架~”


这似真似假的语气,让泽田纲吉有点羞红了脸,“我肚子饿了,我们吃饭!”


泽田奈奈微笑的看着两人一前一后的上桌吃饭,儿子有小伙伴的感觉很不错!


……


等锥生零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黑,夜晚,星星已经挂满天空,月朗星稀,预兆着明天的天气。


打个哈气,感觉自己可以再睡个天昏地暗。这个念头一出来,锥生零连连摇头,作为一个猎人,怎么可以拥有这个念头。


“零,已经醒了,妈妈留了晚饭给你,要不要先下去吃饭。”


泽田纲吉见他睡的这么香,国常路已经通过端机将他们的计划和他说一遍。今天发生的事件他们计划很久,锥生零为了确保德累斯顿石盘的安全,一直守着它,近段时间应该没有安慰的睡一觉。


今天之后,应该是暂时安全了。但是,泽田纲吉不能确定之后的王权者是否也是如此,如果还是有这种要掀起腥风血雨的王权者……


在泽田纲吉的心中,锥生零的重要程度,不亚于泽田奈奈。他是唯一一个能确定他在大唐生活过的人,泽田纲吉怕在这里时间久了,他会对大唐的记忆渐渐消散,会对以前的记忆产生疑问。


锥生零对他来说是个很神奇的存在,在大唐,他与另外一个人的存在提醒着他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在这里,他提醒着泽田纲吉在大唐生活过。


他有一种感觉,锥生零的到来有他一半的责任。


“如果另外一个人也来就好玩了。”


泽田纲吉曾今玩笑一般的说过这句话,说完之后认为自己简直是异想天开!


某石板听到这句话,偷偷的计划着拐人计划,它对锥生零可以说非常的满意。绿之王的问题能解决,它也不用消失,这是它绝对意想不到的结果。


自从泽田纲吉救下赤之王,它就一直抱着好奇的心态关注泽田纲吉,偶尔听到关于他对无无色之王的描述,抱着试一试的心态。


没想到居然解决它消亡的结局!这简直是它的小天使!!


小天使居然还有其他的小伙伴!不能让小天使感到寂寞!!安排!!!


某石板完全遗忘小天使有竹马,有青、赤这两大组织认识的人,而且关系非常好。基本上只要他开口,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心里打着小九九的某石板,完全没有看到这些,或者是故意忽略这一点。


“没想到居然睡这么久……”


锥生零也只有在两个好朋友面前才会这么坦然。


“你现在可和以前不一样,一个人吃两个人的饭,睡两个人的觉。现在的你是想干嘛就干嘛,只要是不危险的事,有的是人纵容你。”


泽田纲吉笨拙的诱导锥生零留下这个孩子,他知道锥生零对这个孩子还是有感情的,但是没有真的确定留下来,还是很危险。


听闻这个,锥生零眼睛一眯,作为一个猎人,他的敏锐可不低。


“包括今天的事?”


“当然!”


“……”


锥生零是见到泽田纲吉很期待这个孩子,却没想到如此纵容他。如果真的生下来,岂不是要宠上天!


“纲吉,我的食量增加,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吗?”


锥生零眼眸低垂,让人看不清神色。他犹豫的关键,还是他‘食物’,他口头上再怎么否认,他还是吸血鬼,要养育一个拥有纯血的胎儿很难,而且现在就已经增加吸血的次数,再过一段时间就更难了。


而且他现在能喝下的血,也就只有泽田纲吉一人的而已!他不能以泽田纲吉的身体作为一个赌注!


“零,你要相信我,就我的本事,你以为我有事吗?”


泽田纲吉信誓旦旦的拍拍胸脯,就回血的事,完全没有问题!


泽田纲吉那坚定的小表情,消散了锥生零心中的抑郁,让他有种尝试一下的冲动,“那我就信你这一回,可不能做勉强的事!”


锥生零微笑的答应,在这边拥有新的家人,也许是他新的历程。


“当然。”


自从那晚的谈话之后,锥生零乖乖的在泽田家疗养,第二天国常路就将药材运送过来,还特意的看过锥生零才放心的离开。


比水流和磐舟天鸡作为有史以来第一组被关押的王权者,国常路和scepter 4有很多后续要处理,也需要建立一个规范的章程。


国常路只能拜托泽田纲吉照顾锥生零一个月,一个月之后一定将锥生零带走。


泽田纲吉无所谓的摆摆手,他一直住在这儿都没有问题。


见锥生零在泽田家生活的风生水起的样子,国常路有了很大的危机感,回去一定要‘好好’安置两个罪魁祸首。


然而真正的来接锥生零,却是在两个月之后……


“你说的是真的?”


半阖眼帘,脚下的德累斯顿石板清晰可见,象征着黄金之王的颜色暗淡无光,仿佛等着他的新主人来点亮它。


“是,主上在白银之王的作伴下,安然逝去!”


国常路略带麻木的语气,他大半辈子追随的人,最终还是在他的好友陪伴下逝去,也算是随了他的愿!


“他……”


锥生零像是要问什么,最好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问出口。


“没什么……”


“主上离开时,能有白银之王这个多年的好友,他们也解开心结,主上……没有很大的遗憾。”


“真的?”


“真的!”


国常路感觉的到锥生零此时的异样,虽然只有短短的相处时光,可是黄金之王对他来所可以说,是亦师亦友的存在。


骤然间,忽闻逝去,锥生零有种虚无感……


“国常路,你们能陪我多久……”


国常路大觉的逝去,令锥生零忽然想起,自己作为吸血鬼的寿命……


“大人不用担心,我们会在有生之年守在你身后。就算没有子嗣,也会另外挑选盟臣。”


国常路大觉留下的遗嘱里,其中提到锥生零的问题。吸血鬼,可以说是不死的存在,这个世界只有锥生零一个吸血鬼,孤独会一直陪伴着他。


幸好,将来还会有一个亲人陪伴着他……


“将来,还会有与您血脉相连的人陪伴在左右。”


……


在黄金之王的死讯公布于众之后,因为事先准备工作妥当,scepter 4和非时院联手,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动荡。


第一王权者白银之王的天国号,照常的在天空飞行。这在知晓王权者的人眼中,这是正常运行的一个暗号。


锥生零接下黄金之王的委托,在有生之年守候着德累斯顿石盘,等到新的黄金之王,直到他能肩负起这个重任。


泽田纲吉与锥生零这对好友,平时最有趣的便是看吠舞罗和scepter 4定时的‘联谊’,淡岛世理与草雉出云这对已经摆在明面上了。


伏见猿比古和八田美咲肉眼可见的暧昧,至于他俩主事的人……钙里钙气的!


在他们打冒火的时候,锥生零尽职的出来熄火,成功的获得吠舞罗的瞪眼几十对。


至于某人肚子里的崽崽,为了他/她口粮问题,国常路多番的找人研究,发现锥生零是只能喝下拥有力量强大的人的血。


发现这一点之后,宗像礼司和周防尊被国常路盯上了。国常路不知道和这两人谈了什么条件,之后会定时的去抽血。


这样大大的减少了泽田纲吉的压力,虽然是有很好的回血能力,但是频繁的使用技能在身上,那种感觉还是不怎么友好。


因为不知道幼儿吸血鬼会在母体呆多久,没过多久,锥生零就被限制出行。连和泽田纲吉日常的看戏都被夺走,只能对着德累斯顿石盘无聊。


这种日子,一直到泽田纲吉国小毕业那天,锥生零产下一子,名为锥生幸。


他的诞生,是锥生零最大的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