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妙手回春 > 第1769章 东海市机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1769章 东海市机场


自己去米国和他们见见面,一来看看对方父母是什么人,确认一下能不能放心的将林秋远交给他们。另外也可以侧面了解一下当年自己父母的事情,或许能找到母亲谢凌霜的线索。


想到这,林秋涵点头道:“不知道王先生什么时候出发,我想一起去。”


“越快越好,如果可以的话,明天就行。”王先生道。


“这么快!”陈飞有些惊讶,随即出声道,“我也一起去吧。”


他明白老婆心中的想法,所以没有阻拦老婆前往米国。但也有些担心,不放心老婆出国,所以提出了自己跟过去。


不过,对面的王先生听了陈飞的话之后,却面色微微一变,表情有些异样的看向陈飞,斟酌了一下,开口道:“陈先生去的话,可能有些不大方便。”


“为什么不方便?”陈飞皱眉道,“我是林秋涵的丈夫,和她一起去,能有什么不方便?”


王先生道:“陈先生,是这样的。有关你和林秋远先生曾经的过往,林秋远的亲生父母已经派人调查过。所以,他们对陈先生你的感官似乎有些——不大好!”


这话意思很明显了。


最初下山的时候,陈飞和林秋远的关系可不算好,甚至是对头,陈飞还出手教训过他。如果对方调查了这些事情,对陈飞不喜也是正常。


此时,王先生又补充道:“而且,林秋远的亲生父母似乎还认为,林秋远的受伤昏迷,和陈先生你脱不了关系。”


这下,陈飞算是明白了。看来林秋远的亲生父母,不仅是对自己不喜欢,甚至是怨恨了。将林秋远如今状况的原因,也归咎到了自己头上。难怪对方说自己不方便一起去。


林秋涵握了握陈飞的手,温柔道:“那就我一个人去吧。再说,国内的这么多公司和事情,还需要人来处理。你也走了,就没人主持大局了。”


“可是,我担心——”陈飞担心的看向老婆。


林秋涵笑了笑,道:“没什么可担心的,米国我去过好多次,不会有什么的。再说,我现在可是玄级武者了,一般人可伤不了我。”


“而且,这次我也去不了多久,安顿好秋远之后,我就马上回来。”


陈飞一阵沉默,最终点了点头,对林秋涵道:“那你照顾好自己。”


“放心吧,我不是小孩子了。”林秋涵笑道。


一旁的王先生也笑道:“陈先生请放心,林秋远的亲生父母,是很感激林小姐的。”


事情算是确定下来了,接下来就是开始准备了。


因为林秋远的特殊状况,需要联系专门的医生,准备相应的设备,还要联系航空公司,可不是个小工程。


不过,两天的时间,对方就准备好了一切。从这倒也能看得出来,林秋远的亲生父母,应该身价不俗。


第三天,陈飞到机场送别了老婆,回到别墅中,顿时感觉家里有些空荡荡的了。


没让陈飞空闲多久,苏云海一个电话打到陈飞这边来了。


苏云海也没客套什么,直接说出了自己的事情。原来,这段时间苏云海一直在东海市处理新公司的事情。


本来,经过一个春节的准备,新公司的一切都准备好了,接下来只需选个吉利的日子开业就行了。


但没想到,就在这关键时刻,合作方却突然变卦,提出无理的要求。苏云海和对方谈了好几天,但对方却完全不松口,反而得寸进尺。


现在逼得苏云海没有办法了,所以只能给陈飞打电话求助了。


陈飞闻言,没有犹豫,马上答应下来,去东海市走一趟。


答应之后,陈飞次日就直接飞往了东海市。


来到华夏第一的商业都市,陈飞刚一下飞机,就感受到了一种繁华的热闹。


这是一种不同于京城的热闹,京城在热闹之中还带着一种规矩和厚重。而东海市的热闹,则是活力得甚至有些混乱的热闹。


这种混乱,在陈飞刚从贵宾通道出来的时候,就感受到了。


他刚走出来,迎面就传来一阵山呼海啸一般的呼喊声。


陈飞定睛一看,发现是一群举着灯牌、海报、手幅追星族,他们不断的呼喊着自己偶像的名字。


“江姿卉,我爱你!”


“卉卉最美,慧慧最棒!”


“姿卉姿卉,永远最美。”


………


愣了一下,陈飞随即迈步出去,准备离开。


但就在此时,在他身后,传来一阵不善的厉喝声,“前面的,站远点,别挡道。”


陈飞扭头一看,然后就发现四名黑衣壮汉,护着一名带着帽子和口罩的年轻女子走了出来。


随着女子的出来,守在接机口的粉丝们,顿时哗的一下沸腾了起来,疯狂的叫喊了起来。


看到这,陈飞也知道这位应该就是这些粉丝口中的“江姿卉”了。


陈飞对这明星没什么了解,轻轻蹙眉,继续迈步准备离开。


但他还没动作,护着江姿卉的保镖,已经走向了陈飞,伸手指了过来,“你怎么回事?没看到人来了,让开点。”


原本准备让开的陈飞,被这么一喝,顿时站定,直接走在对方一行人面前,完全没有让路的意思。


“喂喂,你怎么回事?让你不要挡路,你还故意是吧!”保镖厉喝道,这次准备动手了。


陈飞冷冷的看着保镖,寒声道:“我劝你最好不要动手?”


“小子,还挺嚣张的嘛!”保镖冷笑一声,大手朝陈飞探过来,准备抓住陈飞的胳膊,将他扭到一旁。


但他刚动作,陈飞一掌拍了出去。魁梧的保镖顿时踉跄的摔了回去,差点没撞上后面的江姿卉一行。


顿时引起一片小混乱,让那江姿卉不由得惊叫了出来。


被保镖扶稳的江姿卉,面带愤怒之色,瞪向陈飞,不悦道:“你怎么回事?有你这样推人的吗?”


陈飞冷哼道:“你要搞清楚,是你的保镖先对我动手的。我没教训他,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那也是你先挡道!”江姿卉道。


陈飞冷声道:“什么叫我挡道,这是机场,不是你家。我走在前面,你凭什么要我让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