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妙手回春 > 第2284章 我来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2284章 我来吧


不过,天巫教主眯了眯眼,忽然出声道,“还有,我听说了,米国那边,对陈飞的通缉奖励,最近又提升了。”


“这次,不仅有百亿美元的奖金。还有米国神鹰局的一次许诺。”


“哗!”


这下,不仅是毒巫教主和黑巫教主,就连血巫教主和陈飞自己,都惊讶了。


因为,米国神鹰局,那可是米国级别最高的特种部门,里面汇集了米国甚至是世界最顶级的各行各业人才,不惜代价的打造出各种物品,用于米国顶级武者的使用。


就比如,机械军事方面,有最顶级的机械战甲武器。


生物医药方面,有最前沿的基因研究和各种神奇药物。


材料方面,拥有各种不可思议的复合材料。


………


可以说,神鹰局里面的东西,随便拿出一件来,都是顶级的宝物。


而神鹰局的一次许诺,也绝对是价值千金的存在。


一时间,现场众人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就连巨椅上的巫主大人,此刻情绪明显的波动了起来,看向天巫教主,出声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千真万确,属下不敢欺骗巫主大人。”天巫教主恭敬道。


“好,好,好!”


巫主大人一连说了几个好字,一掌拍在椅子扶手上,竟直接站了起来。


“天巫,你做得不错。”


“用这两个人质,引来陈飞。计划,你来定!”


“多谢巫主大人信任!”天巫教主满脸喜色,“我一定周全计划,将那陈飞钓上钩来。”


巫主大人亲自发话了,此刻的毒巫教主和黑巫教主,都知道事情已经定下来,他们再开口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而且,他们十分清楚,奖励之中,神鹰局的许诺,对巫主大人来说,比那百亿美元的赏金更具吸引力。


因为,神鹰局,可能是拯救巫主大人小女儿的唯一希望了,他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现场一片恭贺之声,事情就此定了下来。


巫门大会的第一项环节——献礼,也随之结束。


接下来,就是巫门大会这次的重头戏——副巫主选拔了。


选拔的方式很简单直接,各个巫门支脉,都有两次机会,派人出战。


站到最后的人,并得到了巫主大人的应允,就可正式成为副巫主。


而根据以往的经验,能站到最后的人,巫主大人从来没有否决过。


也就可以说,只要击败对手,这副巫主之位,便是手到擒来。


没有繁琐的程序,副巫主选拔,马上开始了。


虽说名义上,各个巫门支脉都能派人参加选拔。


但实际上,对于最底层的那些弱小支脉来说,他们的人,是不可能最后胜出的。


因此,第一层的各个支脉,刚才自己选择放弃,没有派人上场。


第二层中的大部分支脉,也选择了放弃。只有灵巫教、白巫教这两个支脉,抱着搏一搏的心态,派出了自己的人员。


至于最高层的四大支脉,自然就是副巫主之位争夺的焦点了。


早就安排好了人选,此时踏步而出,比试随即开始。


比试就在下面的舞台上进行,由现场众人和巫主大人共同作为裁判。


首先登场的人,基本都是各个支脉派出来试探对手的人选,而四大支脉的人员,实力明显还是更胜一筹。


很快,灵巫教和白巫教的三名人员,全都败退,主动退下了。


副巫主之位,再次变成四大支脉之间的争夺了。


四大支脉实力相仿,人员战得难解难分,倒是颇为激烈。


一番激战之后,最终站在台上的是黑巫教的一名教徒。


不过,当天巫教主亲自上台的时候,这名黑巫教主随即主动认输,走下台来。


天巫教主亲自上台了,随即毒巫教主和黑巫教主也上台了。


见状,众人清楚,副巫主之位的竞争,此刻才算是真正的开始了。


只不过,四大支脉中的血巫教教主,此时却依旧没有动身的意思。


“血巫教主是怎么回事?他不上台吗?”


“不会吧!血巫教主和天巫教主可是不相上下的,他可是这次副巫主之位的第二热门人选,不会就这样放弃吧!”


“那现在是怎么回事?”


………


“你们有没有发现,今天血巫教主似乎很低调,比以前低调许多。”


“你这么一说,倒还真是的啊!似乎有些不正常!”


“蒙淖城可是血巫教的大本营,他可以说是地头蛇了,为什么突然这么低调?”


………


议论声中,台上的三位教主,同时朝血巫教主看了过来。


“血巫教主是这是要放弃吗?”


“放弃就开口,别浪费大家的时间。”


毒巫教主和黑巫教主不客气的出声。


而天巫教主,则是眯了眯眼,似乎想到了什么,“血巫教主,我听说昨日入侵血巫教的恶徒,实力不俗。难道,血巫教主你被那恶徒打伤了?”


此话一出,现场不由得一片哗然,纷纷议论了起来。


而血巫教主的面色,也一下沉了下来。


因为,他十分清楚,天巫教主这话,可不怀好意。


那不仅是讽刺自己实力不行,更是对血巫教的一种试探。


一旦确认了他被人入侵打伤,那么血巫教的威名,绝对会受到巨大的损害。


到时候,其他巫门支脉,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极有可能对血巫教动手,侵蚀血巫教的地盘。那样下去,血巫教很有可能衰败下去。


想到这,血巫教主咬了咬牙,不得不站出来了。


虽然,他的确是在昨日被陈飞打伤,此刻还没痊愈。


不过,就在血巫教主即将踏步而出的时候。


身后的陈飞站了起来,“我来吧!”


“啊,这——”血巫教主愕然的看着陈飞。


陈飞淡淡道:“你坐着看就是,不用多言。”


“可,我——”血巫教主担心无比。


但此刻的陈飞,已经踏步站了出来,走向了舞台。


台上众人,看到一个陌生的面孔朝自己走来,不由得露出惊讶和疑惑之色。


随即,几人纷纷看向血巫教主,开口问道:“血巫教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不等血巫教主开口,陈飞嘴角含笑,看着几人,出声了,“我们血巫教主的意思很简单,对付你们几个,还用不着教主他出手,我来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