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不死之物 > 第185章 早已认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网]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不死之物最新章节!


“王上说的没错,当年那种情况,即便我不遵守誓言,也没人敢说我背信弃义,就连长公主也不能。”


连祁的眸色越来越深,周身散发着如水一般的温润气质,“可是,连祁这一生,已有心中挚爱,此后无论娶了谁,连祁都无法给予对方幸福,既如此,我又何必多害一个无辜之人。”


“果然是名扬天下的谦谦君子,无论何时何地,都会为他人着想,就像姜儿刚刚对我说的那样,连祁,你很好,真的很好,只是可惜,你与姜儿有缘无份。”


连祁知道,此刻的姬伯庸,说的都是肺腑之言,并不是所谓的场面话。


姬伯庸以拳捂嘴咳了几声后,渐渐向连祁的方向走来,脚步顿停之后,他悠悠开口道:“连祁,你,难道就没有恨过我吗?当年若不是我横加阻拦,你也许和姜儿已经过上美满幸福的生活了。”


连祁笑了笑,这笑虽然没有讽刺,却饱含苦涩和凄凉,“从未,连祁真的从未怪过王上,若真的要怪,连祁也只能怪命运的捉弄,当年我受王上之命到其余三国游说,谁又能想到长公主竟也女扮男装,与绡儿和随从一起去了当时我所在的起云国。”


“是命运让长公主与阴康侯玺在起云国相遇,我怪王上又有何用呢?这一生,我早已认命了,只要长公主此生安乐,我便再无所求!”


十六年后,连祁再一次在姬伯庸面前说出了心底之言,姬菽刚刚才松开不久的拳头,又一次握了起来。


没错,命运弄人!


可被命运捉弄的,又岂止他连祁一人呢……


姬伯庸深深的看了眼面色平静的连祁,和脸上略显哀戚的姬菽一眼,沉声道:“我累了,你们两个下去吧。”


“是,王上。”


“是,父王。”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躬身退了几步之后,才转身向门外走去。


当连祁和姬菽的身影消失在议事厅的门口,朱红色的大门再次合上时,年迈的姬伯庸猛烈的咳嗽起来,咳的脸色都憋涨的通红。


“噗……”一口鲜红的血液从他的口中喷涌而出。


倒退了几步后,姬伯庸浑身无力的靠坐在离他最近的一把红木椅上,他就这么失神的看着地板上自己的血液。


大概看了两刻钟后,他年迈的脸上才渐渐爬满了哀伤的神色,那一瞬间,他仿佛骤然老去了几十岁。


“唉……”


一声轻轻的叹息,从这位冷酷的人类帝王口中轻轻吐出。


与王宫略显阴霾的气氛有所不同,楚文德大公的府里此刻既喜庆又有些让人焦头烂额。


喜庆的自然是姬瑾轩派去楚氏大公府求亲的媒人,而焦头烂额的,正是楚文德的夫人崔氏。


崔氏好不容易才让这个能说会道,口吐莲花的媒人安静下来。


可左等右等,不仅儿子楚辞没能把他姐姐楚澜快点叫回来,就连楚文德也没能立刻从宫里赶回。


让她一个妇人面对她根本做不得主的大事,她可不焦头烂额,一脸郁色。


“夫人,大公回来了。”


门外的侍女远远的看到向主厅急步走来的楚文德,一脸欣喜的向厅里的夫人扬声说道。


还没等崔氏回应,一身锦衣华服的媒人已经开心的合不拢嘴儿,“哎呀,盼星星盼月亮,可总算把大公给盼回来了。”


崔氏一脸尴尬的敷衍笑了笑,看到楚文德一身正气的身影,她急忙起身迎接,脸上愁苦不矣,“你可总算是回来了。”


府里的小厮向宫里传话后,只得到一句回复:“大公在议事厅与王上有事相谈,请在此等候!”


这一等,就是大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后,自家大公终于从宫门口走了出来。


小厮一看到楚文德的身影,就立刻将夫人吩咐他的话,一字不落的汇报给楚文德听。


楚文德只听了个开头,脸色就“唰”的黑了下来,眉头越蹙越紧,眉宇间的纹路也越来越深。


上了马车后,他吩咐车夫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府里。


才走到府中的会客大厅,他就看到夫人一副苦瓜脸。


直到这时,楚文德才终于稍稍放下心来。


看夫人的脸色,说明她也不同意将澜儿嫁给王上的第二个亲孙——姬瑾轩殿下。


在女儿的终身大事上,自家夫人能跟自己站在同一条站线上,那自是再好不过了。


“大公,您终于回来了,快坐快坐。”媒人一脸谄媚的笑着说道。


楚文德客气的笑着坐到主座上,心里却别扭的不得了。


这里明明是他家,可这媒人的架势,却让他有了自己到了别人家里做客的感觉……


“抱歉,让你久等了,实在是宫里有事,脱不开身。”


媒人笑喜颜开的挥着绣着梅花的手帕道:“没事儿,没事儿,大公乃天枢肱骨,国家栋梁,为国操劳,我能理解,能理解。”


楚文德平时接触的都是达官显贵,很少遇到这种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媒人,突兀的听她跟自己假客套,还真有些不适应。


“请问媒人此番前来,是想给犬子楚辞介绍适龄的姑娘吗?”楚文德故意如此说道。


“不是,不是,我今天来,是代表我们天枢的二殿下向大公的长女楚澜求亲的。”媒人喝了一口上好的龙井后,眉眼弯弯的说道。


“为小女求亲?”楚文德提高了声音。


“是啊大公。”


楚文德的脑袋迅速运转着,可想了半天,也不知该用何种“委婉”的方式拒绝二殿下姬瑾轩派来提亲的媒人。


说小女身子羸弱?


可楚澜在自己的要求下,从小便与她弟弟楚辞一同识文习武。


别人家的姑娘看上去或许会弱不禁风,而自家女儿看上去就面色红润,一年连个感冒发烧都没有,姬瑾轩自然也深知这点。


这个谎,他还真撒不出来。


说家世不配?


楚澜身为天枢五大世族之一楚氏大公府的长女,从小诗词歌赋,琴棋书画,人生八雅,无一不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