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改造琏二爷[红楼] > 25-烛台亮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贾琏控制不住大舌头地说道:“它,它它亮,亮了?”


绛珠仙子身体僵了一瞬,继而回眸恬笑地答道:“烛台在发亮,说明逃出石室的机会来了,不过具体时间还不能确定。贾兄弟有什么问题要问吗?若是没有的话,你不妨先坐着好好休息吧,离出去的时间还长着呢。”


她笑起来很像是山涧溪水旁边盛开的百合花,气质清新温和,让人容易生出好感。


顿时,颜控重度的贾琏露出理解的神情,微笑接道:“仙子莫怪,我只是没习惯。”


爷一点也不想习惯。


“本仙子需要打坐一会儿,希望贾兄弟安静点。”


贾琏闻言恨不得笑出来,可是他没胆子,脸上认真无比地答道:“没问题,我捂住嘴巴。”


他特别不习惯跟这个和林黛玉相像的仙女交流,让他很没有代入感。


一盏烛台突然无火自燃起来,贾琏只想说在这种奇奇怪怪的地方挺正常不是嘛。


绛珠仙子知道贾琏心里的疑惑暂时被打消,她放下了对他的关注,转而凝练灵识观察空间的每一丝波动变化,有人*屏蔽的关键字*代表着圣地机制的运行不顺畅,这次机会很难得,她需要把握住离开的时机,只要离开了石室,她想要走就很轻松了。


圣地的石室都是死脑机,只懂得关押人,若无钥匙,谁也别想被放出去。


当钥匙持有者现身,烛火亮起,是圣地每一个人都清楚的秘闻。


绛珠仙子很聪明,特意把钥匙留在了另一半灵魂身上,那样做可保此半魂百年内不受警幻仙子的蛊惑。


然而,绛珠仙子也没预料到,警幻仙子如此狠心绝情,竟然把她的半魂打回原形,重新化作灵河岸边的绛珠草,灵智全无的半魂也就是绛珠草,她日日夜夜受到了神瑛侍者的灵河水灌溉,懵懂之间为了偿还灌溉之恩不得,生了愁苦之心,还甘愿下凡用一生的泪还恩。


绛珠仙子感应到这一切,却也无可奈何,身在圣地,法力禁用,每每看到林黛玉病怏怏的模样,她总是恨铁不成钢。


看到林黛玉被贾宝玉纠缠的画面,绛珠仙子都想拿法宝丝带打过去教小屁孩做人,她堂堂天生地养的绛珠仙子,未来位列仙班的人才,一个小小的神瑛侍者也敢觊觎自己的转世,气得绛珠仙子都笑了。


绛珠仙子面容严肃,婉约的柔柔声音喝道:“准备,走你。”


这话搞的贾琏云里雾里,走哪里?


绛珠仙子甩出一条仙气飘逸的银色丝带,卷起贾琏的身体抛向上空,与此同时,一道模糊的光圈浮现在石室天花板。


绛珠仙子身姿优美地飞向光圈,纤细的手腕缠扰着银色仙带的一端,无可挑剔的清丽容颜挂着恬静淡然的神色,美得如画,美得动人。


少年被丢进光圈里,贾琏怨念满满地扫向那个“爱*屏蔽的关键字*”的绛珠仙子,侯爷救命啊,果然长得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还说没那么快离开,骗子。


我这个不会飞的凡人没*屏蔽的关键字*啊,要是在现代,小爷去搭飞机的待遇估计比这个仙女带人好一百倍,爷说的不对,或许是好一千倍。


“侯……爷。”如此荡气回肠的悲鸣,绛珠仙子美丽的小脸也忍不住维持优雅的姿态,她有些哭笑不得望着那个不停干呕的少年,心里想道:本仙子没有*屏蔽的关键字*你吧?


贾兄弟你叫得那么悲惨像话吗?


绛珠仙子用袖子掩饰住微微翘起的唇瓣,伊人云裳半掩玉容的姿态,自有一股子风流高贵的气质,她真的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惊人的魅力,没有矫揉造作的自然魅力更加勾动人心。


食指轻轻一个回旋,法力汇聚在葱白纤细的指尖,柔和的光芒落到少年身上,绛珠仙子这是在给贾琏恢复冷静的情绪。


“还好吧?第一次走空间通道的凡人难免承受不住压力,我已经帮你卸去大部分力量了,情绪稳定下来了吗?”绛珠仙子没有嘲笑的意思,相反她心地善良,还安慰了一番贾琏破碎的少男心,把贾琏的失态故意解释为“是凡人的缘故导致”。


贾琏听她这样说,心情还真的神奇地好起来。


“好多了,谢谢你的保护。”


“本仙子乐于助人,不同道谢。”绛珠仙子摆摆手,一副小意思的傲娇模样,这娇俏可爱的表情倒是出乎贾琏的印象,想不到这位仙子也有如此调皮的时候。


贾琏心神一松,这个样子的绛珠仙子倒是更加有人情味,像个拥有喜怒哀乐的正常人。


一道惊喜的呼喊声音在他们背后响起。


“琏堂兄,是你吗?”这是贾宝玉的声音,他带着喜极而泣的神情跑过来,还想抱住贾琏,脸上还残留着不安与委屈害怕的情绪。


贾琏一巴掌挡在了自己面前,遮住贾宝玉那张圆盘似月的脸蛋,眼不见为净,为啥找到爷的人不是侯爷你呢?


他秉着有夫之夫的观念,拒绝了贾宝玉的抱抱要求,问道:“宝玉你没事吧?”


“我还好。”贾宝玉哀怨至极深深望着自家堂兄的脸蛋,委屈地点点头,哼,塑料兄弟情?


咦,塑料是啥调味料?宝二爷不爱进厨房,觉得自己还是别想了,反正也想不起这个料料哪里听来的。


“你有见过侯爷和黛玉吗?”贾琏想知道侯爷的下落,毕竟绛珠仙子也说过圣地并不安全。


“宝玉一开始是和林妹妹在一起,后来出了点事,有一双黑色的大手把我们捉到浮雕里面,然后我就昏过去了,再醒来就发现了你们。”贾宝玉娓娓道来,虽然说的不甚清晰,贾琏也听懂了重点,重点是没有遇见过侯爷。


绛珠仙子突然插话道:“你说的是不是那个身穿浅色花裙子的小姑娘?”


贾宝玉一听,兴高采烈地答道:“没错,林妹妹今日穿的裙子是浅色的,裙摆处还有许多淡蓝色小梅花。”


“梦中的仙子妹妹?!”他望着绛珠仙子那熟悉又陌生的面容,顿时心里一颤,震惊地说完后热血上涌到大脑,下一刻缺氧晕过去了,倒向了贾琏的肩膀,然而贾琏无情地一侧身,动作完美地闪避了“暗器”,眼睁睁地看着贾宝玉即将摔到地面上。


绛珠仙子使了一道法术护住贾宝玉倒下的身体,不解地问贾琏:“你跟他有仇吗?”


贾琏讪讪一笑,告诉绛珠仙子:“我担心这小子碰瓷,赖到我头上骗吃骗喝。”


绛珠仙子“哦”了一声,人长得好看就是便利,做出这个寻常人表示惊讶的姿势也漂亮的不得了。


谁也不知道绛珠仙子脑补了些什么?只见她退后两步,远离了贾宝玉,想了想,她又退后了五六步,紧接着又甩出了一道法术,达到了贾宝玉身上。


不出一会儿,贾宝玉眼帘抖动,悠悠醒来,看到自己四周无人,顿时悲从心来,在荣国府的时候,每次自己醒来都是一大群漂亮姐妹围着转,这个鬼地方实在太让人伤心了。


贾琏嘴角抽抽,小爷是不是带坏了绛珠仙子?呸呸,绝对不是小爷的锅,爷不认的。


“阿琏,阿琏,我终于找到你了。”


“本公主终于出来了,太好了。”


两道声音一前一后响起,前者声音清润磁性勾引人耳朵怀孕,后者嗓音粉嫩甜美又清澈。


贾琏顺着清润的熟悉声音望过去,心里一喜。


“侯爷,侯爷。”贾琏扑上去,顾不得诉说心中的想念之情,分离的夫夫恨不得把对方揉碎在自己的身体里,可以随时随地拥有着对方。


“谙肴……谙肴……谙肴。”


“阿琏,我在。”侯爷温柔地哄着他的小媳妇,贾琏喊一次自己的名讳,侯爷就耐心地安抚一次对方。


贾琏闻到血腥味,心中感到不妥,挣开侯爷的怀抱,着急地问道:“侯爷你身上的血,你哪里受伤了吗?快给我看看。”


侯爷不擅长撒谎,下意识地别开眼睛:“我不小心蹭到的,别担心是别人的血。”


贾琏心里很生气,但是他就是不说出来。他又不是傻瓜,明明是侯爷吐出来的血,雪白的牙齿里还残留着红色的妖艳痕迹,不过侯爷睁眼说瞎话的样子还是蛮可爱的,他是为了不让我难过才编出这个谎言吧。


“下次小心点,衣服很贵的,弄脏了不好洗。”贾琏特别“贤惠的”教育自家侯爷不要浪费,小爷给你面子,不在这么多人面前拆穿你。


侯爷不知道他漂亮的媳妇心中的打算,还以为自己真的唬住贾琏。


阿琏的眼神真锐利,害我以为穿帮了。


心有戚戚然的侯爷下一秒又心安理得的说起了自己的见闻,逗得贾琏笑呵呵。


笑声传来,贾宝玉神情很僵硬。


贾宝玉还是第一次撞见琏堂兄跟侯爷秀恩爱的场面,不由得感叹:“他们感情真好啊!若是林妹妹……我要努力。”


绛珠仙子好奇地瞥他一眼,然后淡定地收回视线,本仙子*屏蔽的关键字*几百年也守身如玉,小屁孩想啥情情爱爱呢?


一顿,她突然想起这个凡人的*屏蔽的关键字*,*屏蔽的关键字*,他不就是坑了本仙子半魂的那个恶毒使者?本仙子刚才还为他施法术静心神,原来帮了一个坏蛋的转世,怪不得心里总是不得劲。


南玉烟很想嘤嘤嘤,为何大家都不理我呢?我不是当朝四公主吗?难道这个公主身份一点也不珍贵吗?


哇,那个姐姐长得比我还漂亮呢。


太后娘亲又骗我,她还说世上比本公主好看的姑娘家很少,一点也不少啊,这不刚重见天日又遇到了一位国色天香的美女。


侯爷夫夫顾着恩爱说知心话,绛珠仙子瞪着美目,目标是一头雾水毫不知情的贾宝玉,南玉烟在顾影自怜,疯癫的王夫人则是在自言自语地转圈圈,她披头散发的模样吓着贾宝玉,贾宝玉还没认出这是亲娘呢。


这个场面说不出的诡异。


可是,林黛玉是十分高兴重遇众人。


门主也很欣慰南玉烟平安无事,他发过誓一定会把南玉烟带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