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建造师该拿什么输出 > 第二百二十二章 除黑行动在进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网]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就是计划的详细部分。”韩付起拍了一下手里的稿子,道“各位还有什么问题吗?”


在场的所有人全都默然的看着韩付起,他们这群工作人员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应该说点什么了。


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韩付起这种直接把自己名字卖了的领导。


虽然韩付起的行为完全符合逻辑,他也不怎么出现在台前,卖了他的名字对他也没啥影响——话虽然是这么说,但绝大部分的人类都是感性动物,让自己背上骂名为整个世界造福这样的事情一般人都干不来。


只能说,韩付起对自己实在是有点狠。


“明白了,首名。”随之,韩付起面前的工作人员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清楚了。


他们立刻就离开了办公室,开始按照韩付起的安排进行工作。


韩付起坐到了椅子上,他依靠着椅背,嘴角微微上翘。


他自然还记得西盟背后那个操控因果的家伙,这次这场事件那家伙不可能不插手,如果祂推动合理的话,那么西盟将会直接被宛若风暴般的力量摧毁,化作灰烬。


——这也是韩付起和那个怪物第一次对弈。


“好了,接下来就看看到底是你的脑子好使,还是我们这一大群人类的脑子好使了。”


他宛若一个人自言自语,空中却隐隐约约的传来了戏谑的笑声。


韩付起的嘴角扯动了一下起了身。


他看向了窗外,街道上人流熙攘,西盟依然在正常的运转,但韩付起清楚,在这平静之下,庞然的飓风已经卷起。


——————————


记者最近过的比较不顺。


也不知道因为什么,上一次她的素材被抢走之后,她就感觉干什么都不顺利,整个人宛若被霉神附体了一样,倒霉的不行。


先是丢了钱包,然后泡了文档,最后差点食物中毒——除了没被狗咬之外,剩下的基本上都经历了一遍。


“真是倒霉啊。”


记者坐到了位子上用手撑着自己的下巴,要不是前两天被水泡掉的文件还有备份,那么她很可能赶不上这次的档期,那样的话她的工作八成都保不住。


都怪那些西盟的家伙。


记者闷闷的埋怨——她也知道自己拍的那些东西九成不会被放出来……


正在这位果断而有些无脑的记者敲着桌子寻思着到什么地点找一个大新闻的时候,她的同事从一边走了过来。


“呦,珍妮,想什么呢?”


那位同事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长相不错,颇有些男模的风范。


珍妮知道这位同事喜欢自己,她也挺喜欢这位帅哥同事的,人品好,心底善良,对自己还好,虽然目前还不算是男女朋友,不过估计也快了。


“我在想从什么地方弄一个大新闻!”


记者在自己面前画了一个大大的圈。


同事坐到了记者的身边,脸上露出了神神秘秘的表情。


“什么?”记者被勾起了好奇心。


“西盟最近出来了一个了不得的黑帮。”同事的眉毛挑动了一下,他最喜欢看记者这样的表情了,这会给他带来莫大的成就感“就连西盟都不敢招惹的黑帮。”


“怎么可能。”记者表叔不相信,“西盟都惹不起的黑帮,要是真的存在的话,那么还要西盟干什么,他们闹革命当上西盟首相好不好?”


“你还别不信,据说那是为了调整黑道势力而创立的黑道组织,一些西盟干不了的事情他们就会去做。”同事说的头头是道,“你应该知道,一个大一点的黑道能够制衡小的黑道,说不准正因为这样,西盟才管不了那些家伙。”


记者没太在意,她依然感觉同事这次说的有些玄乎。


同事看出来了记者脸上不信的表情,他“哎”了一声,拿出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记者。


“你看这个,据说是这个黑道的头头。”同事把手机上的图片指给了记者,记者看了一眼就愣住了。


这不是之前西盟的那位指挥官吗?


本来记者是不相信同事说的话的,但是此刻她却有些相信了。


因为她经历过有关这个男人的事情。


当时那个男人的背后跟着一大堆的西盟卫兵,说到底那到底是不是西盟的人?


而且那个实验到底是针对什么的?


记者的脑洞开始不可遏制的发散了起来。


难道西盟的背面真的有什么难以触及的黑暗?这一切难道真的是隐藏在背后的阴谋?


记者突然感觉自己的魂燃烧了起来。


她觉得这里面一定有很多的事情能挖掘。


看着记者的状态再度变好了,同事也满意的点了点头,他没打扰记者,只是默默的离开了。


等到记者反应过来之后,同事早就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记者抿了一下嘴唇。


“谢谢。”


她近乎自言自语的开口道,随后就收拾起来了自己的装备,决定好好说弄上一弄。


前方肯定有大新闻!


——————————


每个国度都有阴影,哪怕是西盟也不例外。


就算是乌托邦,也必然会有那些奋进的、或者是愚蠢的家伙。


他们蜷缩在黑暗当中,或者为了自己的志向而奋斗,或者为了自己的私欲而奋斗。


当然,后者占了极大的部分。


峯山市的一家酒吧当中,男男女女在舞池中扭动,荷尔蒙和酒水混合在一起,配合上些微的毒品,让人欲罢不能。


在这酒店背后的房间内,长相普通的男人看着手里的照片,让它在指尖上下翻越。


“老大!这就是那个家伙。”


他的手下瞪着眼睛道,手舞足蹈,好像是在做什么古怪的仪式。


“这家伙叫做华何卓,网上说他是什么什么峯山最厉害的黑道,我查一下,其实就是新出来的毛头小子。”


那位手下说到这里啐了一口,然后瞪着眼睛开口道“来这里甚至还没有给您交保护费,还那么nb哄哄的,老大,要不要我带几个兄弟去揍他一顿?”


“嗯……你去吧,别把事情弄太大,最近也不知道那群条子在干什么。”


普通的少年扔掉了手里的照片,他点了一根烟,随意的开口道。


——


潮涌已经翻越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