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我是东北出马仙 > 第六十章 黄云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就像那女仙家说的,寿衣老鬼已经被她打裂了鬼心,从他操控的鬼雾程度上不难发现,他远没有刚才犀利了。女仙家对付他只是时间问题,有人动手我也懒得费心。


我有些不解的问一旁的常相九:“九哥,这女仙家打碎的不是刘娜娜的鬼心么?刘娜娜咋没灰飞烟灭呢?好像被打成智障了。”


常相九没有看我,而是始终皱着眉头盯着动手的女仙家与老鬼,不仅是他,我发现胡菩淘也是如此,并且双手紧握,关节都隐隐的有些发白了。


常相九头也不回的跟我解释道:“她捏碎的不是刘娜娜的鬼心,而是信徒的信力。你没看散出来的东西五彩斑斓的吗?那都是被蛊惑的信徒们的邪念和贪念。”


常相九这话听得我恍然大悟,他的声音并不小,离我不远的刘勇不可能没听见。我有些不明白,他为啥还一副如丧考妣的神情。


常相九突然间在心里问我:”天赐,你不觉得这女仙儿哪里有些熟悉么?“


我不明白常相九为啥不好好说话,又开始通过心窍传音。但是以我对他的了解,一般这个时候,说明有什么不能明说的事情。


他不这么说我都忘了,我也觉得这女仙儿有些熟悉,但是我能确定,我根本没见过她啊。我想了一会,如实跟常相九说了。


(起点首发,支持正版,书友群:152691809)


常相九沉默了半晌,突然又传音给我:”我说的不是外貌,那都是显形出来的样子,我说的是气息,你觉不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


气息?啥气息? 记住网址m.xswang.com


没等我细琢磨,那边的寿衣老鬼已经落入了下风,女仙家再次一巴掌拍在老鬼的肩膀上,把老鬼肩头的鬼气全都给打散了,使得老鬼半边身子接近透明。


寿衣老鬼哀嚎一声,化作一缕阴气准备顺着窗口逃窜。女仙家眼中寒芒一闪,伸手对着黑雾抓了下去。


这一抓我看清了,老鬼所化黑雾中有一个闪着紫色光芒拳头大小的东西,女仙家就是奔着这个去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正是寿衣老鬼已经被打出裂痕的鬼心。


我此时心中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刘勇的鬼菩萨之术是寿衣老鬼教的,那么寿衣老鬼又是从哪学的呢?


这是一门邪术,早就应该消失了。我的本来初衷是等满江红出手,彻底解决这件事情,将刘娜娜送到地府,然后逼问寿衣老鬼的鬼菩萨之术得于何处。


斩草就要除根,省得过后还有罗烂。


(起点首发,支持正版,书友群:152691809)


这位女仙儿显然准备打破我的计划,她握掌成爪,直接对着寿衣老鬼的鬼心抓了下去。


”慢着,先别杀·······“我情急之下直接喊了出来,还是晚了一步。


咔嚓一声,鬼心被捏碎了。灰飞烟灭只是一种形容,实际上,鬼心被捏碎的一刻,寿衣老鬼的全部鬼气与阴气,一瞬间全都倒卷向碎裂的鬼心,疯狂的旋转半晌,噗的一声,喷了出去,然后就消散一空了。


我张大着嘴巴有些发呆,办事儿办不明白,就好像拉屎拉不干净,虽然这形容有些恶心,但真的就是这样,干啥都不舒服。


但是我也只能安慰自己了,寿衣老鬼不是我打的灰飞烟灭的,背后真有啥实力,恐怕也是找这位仙家报仇吧。至于还有没有同伙害人的,反正以后我准备把堂子搬过来,到时候再慢慢碰吧。


我正琢磨着呢,我发现那位女仙家冷冷的盯着我,并且缓步向我走了过来。


我让她给看毛了,不解的用眼神发出疑问,她再次冷笑一声:“这么快就忘了?我记得咱们前不久还见过,我说过让你等着的。”


她的语气冷飕飕的,把我说的直打冷战。我心突然一突突,想起在我们学校教学楼斗寿衣老鬼分身,救李鹏的那天晚上。当时突然出现一个本体的黄皮子,也是出手偷袭了老鬼分身,临走前,说了句你给我等着。


我说咋感觉那么熟悉呢,当晚我也开了眼,虽然看不透她现在的本体,但是气息一样啊。


我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惊声问道:“你是那天晚上那只黄皮子?”


“黄皮子?呵呵,你们人类都是这么叫我们的么?”女黄仙儿冷笑一声,接着就奔我扑了过来。


眼瞅着她已经扑到了我跟前,我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与此同时,常相九和胡菩淘同时挡在我身前,两人的拳头直奔女黄仙儿的面门。


这特么啥跟啥啊,从上次威胁我,到这次动手,总得让我知道因为啥吧?我一边往常相九跟胡菩淘的身后躲,一边急声问道:“你别上来就动手啊,咱俩又不认识,总得让我知道因为啥吧?”


女黄仙儿出手狠辣,一脚给常相九踢了个趔趄,一边往我这扑,边恨声说道:“你抓了我的孩儿,还问我因为啥?”


我想说窦娥都没我冤,我啥时候抓她孩子了,我自己堂子上的黄皮子都够多的了,我还用到外面抓去?


按说她的道行比常相九跟胡菩淘高不少,要是像对付老鬼那样,常相九他俩也周旋不了多久。但是不知道为啥,她始终没有下死手。


(起点首发,支持正版,书友群:152691809)


虽然发现了这一点,但我还是不敢让她抓到我,我一边躲在俩报马身后跟她玩儿老鹰捉小鸡,一边喊道:“你能不能先别动手?我到底抓你哪个孩子了?你说明白啊,真是我干的我认!”


女黄仙儿听我这话终于停手了,常相九和胡菩淘也没那么不开眼,他俩这会儿也确实吃了不少苦头。


女黄仙儿冷哼了一声,质问我:“自己干的好事儿,这么快就忘了?我七个孩子,在你老家全被你抓走了,你还问我抓的哪个?说!是不是被你抓紧堂子里做补仙儿了?”


她说的补仙儿我知道,实际上就是炮灰,有功德不一定能捞着多少,脏活累活放在前面。当初翻了大龙的堂子,他堂上剩余的仙家我们确实抓了不少。


女黄仙儿这么一问,我心里猛地想起来了,在我老家被我带走的七个黄皮子,那还能有谁?肯定是黄容一七兄弟啊,我领走前被刘浪收下了,现在应该已经上堂子了吧。


这么说,她就是我爷爷给我讲的,当初跟朴家有过节的那个,并且诅咒我爷爷以后断子绝孙的母黄皮子?


这么说别管她乐不乐意了,我先不乐意了,我怒气冲冲的问她:“你就是六十年前,跟朴炳旭一家产生过节,后来被天将雷诛废道的那只黄皮子?”


我现在也没那么多忌讳了,一口一个黄皮子的叫她。没想到她非但没生气,反而有些愕然,惊讶的问我:“你认识我?”


“呵呵,何止是认识,我爷爷还被你给诅咒了呢。说,我从小到大倒霉,是不是都跟你的诅咒有关?”我这话几乎是吼出来的,基本做好了跟她拼命的准备。


女黄仙儿听我说完,眉毛也立起来了,显然是没想到我会倒打一耙,怒骂道:“放屁!谁诅咒你爷爷了?将我孩儿交出来,饶你一死!”


“去你的吧,你绕我一死,谁饶你一死啊!”我早就将她的道行抛出九霄云外了,撸胳膊挽袖子,就准备跟她拼了。要是没有她,我能从小那么倒霉?能都出马了,还处处招灾?


眼瞅着我和女黄仙儿聊呛了,在场的除了眼神空洞的刘娜娜,外加身心消沉的刘勇以外,其余人全都看向了我。老狐仙儿也是如此,虎子虽然没明白咋回事儿,但是眼瞅着我这边要干架,立马抽出了鲁班尺站在我身边。


常相九此时突然再次插进了我跟女黄仙儿的中间,苦笑一声:“你俩先别吵吵,这里面有误会啊。”


还能有啥误会,这不明摆着吗?当初诅咒我爷爷的母黄皮子没死,现在我救了她孩子她非但不谢我,还要恩将仇报。她要报仇,我还要报仇呢。


常相九递给胡菩淘一个眼神儿,胡菩淘上来死死的拉住我。常相九跟女黄仙儿说道:“这你还真是误会了,咱家地马确实收了七个鬼黄家,不过它们可不是做了补仙儿,而是上了咱家堂子了。”


常相九见她不信,将我当时回老家该户口的前因后果全都讲了一遍,女黄仙儿越听眉头越是舒展。说到最后,听闻黄容一为了不让因果继续,竟然带着兄弟们在黄皮坟里一躲那么多年,女黄仙儿还掉上眼泪了。


我这人就是眼窝子浅,其实她家和朴家的故事,我基本是从小听到大,里面是非对错过去了这么多年,我也挺唏嘘的。尤其是上次收了黄容一七兄弟,他们过得确实惨了点儿,遇见我时破衣烂衫的,一根烧火棍都当做宝贝。


常相九还在不停的讲述,当女黄仙儿听闻朴三在我们临走时,还盯着我们,她深深的叹了口气。


常相九好不容易讲完,女黄仙儿的表情也变了,遥遥的对着我一拜,说道:“恩公,是云岚无礼了,我替七子谢恩公大德。”


我此时气也消了一半,看她的态度对当初的所作所为也是后悔了,于是我皱着眉说道:“道谢就免了,你下的诅咒,你一定有办法解。你要真感谢我,快别让我倒霉了。”


黄云岚苦笑一声,再次对我拜了一拜,说道:“当初那也就是一时气话,我跟朴家的恩怨是因为丧子之痛,我能对凡人那么恶毒吗?我根本就没下什么诅咒!”


“什么?不可能,我爷爷说········”


我想都没想就要反驳,常相九却对我一摆手,苦笑道:“她说的没错,你根本没中什么诅咒,这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是你非要往那上面去贴。你也不想想,如果真有断子绝孙的诅咒,用得着到你这一代吗?你爸可是哥四个,你每个大爷家都有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