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综]爱配角 > 第三十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回过身的酒吞嘴角滑下细细的一丝血迹,那双鲜红的双眸紧紧的盯着迅速拉开距离的夢姬,震惊一秒之后,酒吞下意识的想要上前反击,身形微动僵在了原地,低头看去,脚下的五角星阵法闪烁着光亮,居然是锁阵。


就这么一秒的时间内,夢姬双手结印,透明看不见的长弓握在手中,凝聚起的箭捏在食指与中指之间。龙骨精显出身形,龙身绕着夢姬,保护在其中。


酒吞仰头喝了一口妖酒,轻松挣脱了锁住他举动的锁阵。


“你的灵力更加精粹了,实力也更强了,都可以困住我一吸了。”一吸之间可以做很多事,有的时候,一吸之间可是能够用来救命。


夢姬脸上绽放出笑容:“谢谢夸奖,谢谢酒吞大人带我到这里,接下来我们就此别过,我这个人很喜欢自由。”手中无形的长弓对着酒吞就没有放松警惕过。


酒吞内心升起一股失落感,迫切的想要留下眼前这个一举一动都散发着魅惑能力的女人。举起变大的酒壶:“留在我身边,你想去哪儿我可带你去,前提条件是做我的储备粮,不会威胁到你生命的储备粮。”


夢姬勾起一抹笑容:“那很遗憾,我可不喜欢当你的储备粮。”


话音未落,凌冽的破魔之箭射出,那股巨大的进化之力划破酒吞攻击而来的瘴气,无形的箭羽直直的刺向酒吞。


酒吞只有根据那气流判断来避开攻击范围,手上的动作毫不停留的攻击向莹草。


莹草把酒吞的攻击幻化了大部分的妖力吸收,但是那太过于强悍的鬼气并不是现在的她能够承受的,强行转化还不能吸收的鬼气灼伤她的内在。


夢姬一拉开长弓,凝聚出三箭的破魔之箭,三箭齐发,伴随着龙骨精的雷电之力。发射出破魔之箭,夢姬没有停留的继续补箭。


她现在就只需要让酒吞创伤,让他知道,现在的她并不是什么任人揉捏的弱者就行了,她得争取时间离开这里。


三个人撞在一起什么的,真是够了。她得去找找办法掩藏气味,免得被斗牙王那个犬妖闻着味道找过来。


多情的桃花眼一眨不眨的注视着酒吞的行动轨迹,找出破绽的一瞬间射出最后的一箭。


看着被创伤的酒吞,夢姬没有冒然的走进,就这样隔着一定的距离,嘴角勾起一抹一如既往风情无限的微笑:“再见了酒吞。哦不,是再也不见。”在夢姬说完这句话之后,龙骨精毫不停留的载着夢姬和莹草飞身离开,直接往他被封印的地方而去。


留在原地的酒吞皱皱眉头,捂住心口,怎么回事?他居然没有感到愤怒,然后......觉得......有点小开心?


人烟稀少的小村落中,一栋和别的简陋小屋不同的庭院之中,庭院中的躺椅上,夢姬慵懒的躺在躺椅上,身旁是两个画着笑脸的式神小人儿,一个给夢姬缓缓的扇着蒲扇,一个给夢姬捏肩敲腿,夢姬撑着脑袋,手上打着节拍,看着铺满花瓣的院子中正在跳舞的美艳少女们,这小日子过得那是有滋有味的。


自从逃离了那两个妖怪的追赶,找到了可以屏蔽斗牙王嗅觉的方法后,夢姬就找了一个三青水秀的地方修养着。


山上有个庙,那里有一个女巫常驻。而夢姬就在半山腰中建立了屋子,一般情况下山下的人都会去找寻山上的女巫来帮忙,很少会来打搅夢姬,虽然夢姬的灵力看起来更加的高深一些,但是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村民都不会来打搅她。


这位从来不会露出真面目的阴阳师,出手的时候都只见到他的式神出面,即使阴阳师本人出面,那也是戴着狐妖面具,所以村中的人就没有见过面具之下的真容颜,但并不妨碍村民对他的尊敬。


“夢姬大人,我的妖力又进步了!!”莹草颠颠的跑向夢姬,高高兴兴的说着。


夢姬伸手摸了摸莹草毛茸茸的脑袋:“不错不错,以后就可以叮死想要欺负你的大妖怪了。”


莹草一手握拳,脸上表情坚定自信:“嗯!!!玉藻前大人很细心的训练了我的妖力,果然大妖怪的方法很有用。”


“那就好,好好学,以后阿妈就靠你活命了。”夢姬笑着捏捏莹草肉嘟嘟的脸颊。


玉藻前这个大妖怪,也算是机缘巧合吧,在她来到这里的时候,正好看到有阴阳师准备诛杀掉两个无辜的半妖,那毛绒绒的耳朵和尾巴,让夢姬一下子就上心了,然后就直接救下了两个小家伙,没想到会是大妖怪玉藻前的孩子。


救了小孩子,得到了玉藻前的帮助,这样挺好的。


就此,夢姬知道了狐妖是可男可女的,全看他自己想要做男做女了。可男可女?真是神奇的物种,怪不得能够这么的妖娆。


“夢姬大人,明天我能和爱花、羽衣多玩一会儿吗?”明天是爱花和羽衣的生日,也是他们亲生母亲巫女的祭日,莹草想要陪两个小家伙。


“当然可以。”养个莹草跟养个孩子似的,她倒是更喜欢这种比较单纯的小妖怪。


人心难测呀,就比如她。


背着背篓漫步在山林之中,在看到喜欢的花草,夢姬的上前慢悠悠的挖起来,放到背篓之中。


别人都是砍柴、找草药,就她悠闲的摆弄花花草草。没办法呀,她就找不到什么好玩的事情了,没有网络、手机,也就只有花花草草了。


都快厌烦了,等莹草陪爱花、羽衣过完生日,在待一段时间就离开此地吧。此等混乱的京都之城,正好可以去看看戏呢。


打定主意,夢姬摘了果子,准备打道回府。


河边鲜红的血迹顺着流水往下流去,夢姬放下背篓,一手捏着式纸小心走上前去查看。


一个奄奄一息的小男孩趴在河边的草地上,双目紧闭,手臂到脖子处全被血迹给染红了衣物,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夢姬上前抱起受伤的小男孩,漫无目的的想着玉藻前的真身,玉藻前的皮毛是不是白色的?应该不可能是白色的吧,如果是白色的毛,那头发的颜色也应该是白色的才对。


回去的路上,看到有止血的草药,夢姬这才顺道采摘给小男孩敷上,毛绒绒的脑袋,肉嘟嘟的脸颊,很乖很可爱呀……她不记得村中有这么一位漂亮的小男孩。


“哟~夢姬好久不见啊……你抱的是什么东西?”还没问候完,酒吞的视线就凝聚在那男孩身上了。


这可是他好不容易才找到夢姬的踪迹,比那个斗牙王还要早的找到她,隐藏得够好,如果不是他为了躲避茨木而进入此房屋中,看到那房间中不一样的服装,那可能就真的又会错过了。


在发现男孩没有什么不对劲,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人类,酒吞又把目光凝聚在夢姬脸上,贪婪的看了一遍又一遍。


明白自己的心意之后,酒吞思念夢姬的心从未如此的强烈。茶不思饭不想,抛下大江山就直接来找寻夢姬了。


而独自被抛下的茨木童子在打理好大江山的事物之后,也出来找寻酒吞童子的下落了。


夢姬眨眨眼,面不改色:“嗯~好久不见啊酒吞,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是她掩藏得不够完美?


“自然是有缘才能找到你的踪迹,夢姬~我为之前的事情郑重的向你道歉,你可以接受我的对你的爱吗?”就像是普通人对待爱慕之人的谦卑之感。


夢姬:“????”眨眨眼,注视着酒吞那双充满炙热爱意的眼眸。


无视转身:“不好意思,我有喜欢的人,所以不能接受你的爱意。”


酒吞跟在夢姬身后,一同进入庭院:“你喜欢谁?不可能还是斗牙王吧?”虽然有些失落夢姬不喜欢他,但是他并不想就这样放弃。


从不知道爱情会让人如此的性情大变,他就想待在夢姬的身边,不论是什么身份都好,就想自虐般的待在她的身边,看着她的喜怒哀乐。


“想什么呢,怎么可能会是斗牙王,他已经是过去式了好吗?”夢姬剪下布条缠在男孩受伤的肩部。


嗯,治疗伤势的话,还是得让小乖来了。


从随意飘浮的式神手中接过毛巾,沾了了水拧干,轻轻的擦拭小男孩的脸部、手臂、肩膀,擦拭干净后,仔细的盖好被子。


目光柔柔的看着紧闭双眼的男孩,真的很可爱啊。银色的头发,应该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类吧,该不会是半妖吧?


主要是没有从这个小男孩身上看出是一个妖怪来着,如果是半妖的话,银色的头发就可以说得过去了。


话说……这幅模样怎么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遇见过!只有待他醒来了在看了。


酒吞松了一口气,想要笑出声来,有点幸灾乐祸的感觉在其中。


现在妖界都知道西国的大统领喜欢一个人类,四处奔波找寻那个人类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