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综]骚操作之后我陷入了情感困境 > 小学生的非日常(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十七章 小学生的非日常(二)


此时已经到了下午茶的末尾时间,polo咖啡厅内的人并不多;那一声从卫生间传来的充满惊悚味道的女高音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有人*屏蔽的关键字*?”铃木绫花一愣,作为英雄预备役的良好修养让她迅速行动起来。


发现尸体的是一个长卷发、浓妆的女人,她一手保持着拉开卫生间隔门的动作,另一手僵硬地定格在半空中,一发现有人赶过来,她也不管来的人看上去只是个十岁左右的小学生,慌乱地求助道:“快!快帮我!”


女人满脸都是惊慌失措,铃木绫花意识到了不对劲,仔细一看发现那尸体竟然仰面倒在女人的怀里,大概是死前是靠着厕所门站着,女人来上洗手间一拉开门,尸体就靠了下来。


女人往后走也不是,扶起尸体也不是,只好僵硬地站在那里。


铃木绫花眼见女人几乎要哭了出来,立刻上前要帮忙搬开尸体;可是有一个人的动作比她更快!


对方大概也是小学生模样,在铃木绫花之后几秒赶到现场,并且毫不留情地挤开了挡在前面的铃木绫花,冲上去稳稳地扶住了尸体。


女人得到了解放,摇摇晃晃地往后退了几步,无力地跌坐在了地上。


这时,咖啡厅内的客人们也三三两两地挤进了这个狭窄的、只有一个隔间的女性卫生间。


“柯南!”人群中一个熟悉的女声喊道,“你不要乱动,我上去把爸爸叫过来!”


可是,被毛利兰叫做柯南的男生并没有停止动作,他面色凝重地扶着那僵直的尸体,铃木绫花因为怕他一个人扶不住这具比他们两都高上不少的尸体,于是也在旁边帮忙支撑着,这时她听到柯南自言自语道:“已经僵硬成这幅模样了…这里不是案发现场!”


的确,光是触摸她后背的僵硬度就能感受到这具女人的尸体已经死去多时了,而且卫生间内几乎闻不到血腥味!


在大人的帮忙下,他们艰难地将僵直的女尸从厕所隔间搬了出来,安置在卫生间的地面上。


也就在这时,他们看清了女尸的正面,以及之前被她完完全全挡住的厕所隔间内部。


在铃木绫花低头看到女尸的一瞬间,她就有了一种不大妙的感觉——因为这具女尸……


“下颚被毁、后脑重击、胸口被连射三枪。”蹲在尸体旁的柯南冷静地陈述道,“这时港口黑手党的手法。”


铃木绫花抿了嘴,抬头看向厕所隔间内正对着门的墙面,那里正用鲜血写着:死亡,背叛的礼物。


即使这半个月来,铃木绫花和港黑的大家关系都不错,但这也不代表她忘了,港口黑手党,是矗立在横滨的黑帮啊。


港口黑手党*屏蔽的关键字*如麻,但却可笑地有着底线和信念,而他们最忌讳的就是背叛者——用脚将背叛者狠狠地踩在台阶上,然后对着他的胸膛稳稳地开上三枪——这是有心人都能了解到的,来自港黑的审判。


“门把手上贴了透明胶,目击者一拉门就松开了。凶手是故意设计成这样子以便让人发现尸体的。可是…为什么要把尸体抛在这个地方呢?难道是因为楼上就是名侦探‘沉睡的小五郎’的事务所?!”


柯南沉吟了一会儿,低声回答道:“没错,凶手大概是不希望这具尸体悄无声息地被港黑人员清理掉。那么,凶手到底是在栽赃嫁祸、混淆视听呢,还是他其实是一个想要透露些什么的黑手党呢?”


不久,喝地醉醺醺的名侦探毛利小五郎以及接到报案的警|察们都来到了现场。


“走吧走吧,柯南,还有这位小女孩,这里可不是小朋友玩耍的地方。”一个胖墩墩的、名字叫做目暮的警官正要把铃木绫花他们从狭窄的卫生间里赶出来,“哦小兰啊,这两个小朋友就交给你们了。”


说着,忙着查看尸体的目暮警官就往卫生间里面走去,反倒是他身边的警员高木在他们面前停留了一下。


只见他有些困惑地俯下身子来与铃木绫花对视了片刻,然后兴奋地扬起声音招呼来了离他们还有些距离的铃木园子:“园子小姐,你看这个小朋友长得好像你啊!”


毛利兰也赞同:“真的好像园子啊,特别是眼睛!”


“什么?!”无意来看尸体于是就坐在位置上刷手机的铃木园子一跃而起,根本不给内心一万只脑无蹦腾而过的铃木绫花一个躲闪的机会。


——不过她家妹妹这么傻也不一定认得出来她,再说了,大不了死不承认嘛!


于是,铃木绫花勇敢地一昂头对上了铃木园子的...嫌弃的视线?


什么?!你tm这是什么眼神?!


只听铃木园子嫌弃地说:“哪像我了!这小孩长得分明很像我那个愚蠢的姐姐啊!——啧!不行我得去问一下我老姐,这不会是她的私生女吧!”


(“你信不信我把你头捶爆。”铃木绫花微笑。)


“怎么可能!”还是毛利兰比较理智,她温柔地拍了拍铃木绫花的脑袋,问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啊?”


死亡问题*1


铃木绫花瞟了眼不远处正密切注意着这边动静的小学生们,吞吞吐吐地一阵还是妥协道:“迹部华丽...”岂可修她不得不去和迹部景吾对串词了!可是这件事被那个华丽怪知道了她绝对会被笑死的啊!


好在铃木园子和迹部景吾不是很熟,大概也不清楚对方的亲戚关系,只是在听到迹部这个姓的时候扬了扬眉毛,毫不留情地吐槽道:“你的名字...是迹部景吾取的吧?你是他妹妹?”


“表妹。”铃木绫花冷漠,趁着自己掉马前准备立刻离开这里,当然,她也不会忘记要好好利用自己如今的‘年轻优势’,于是她一字一顿地说道,“如果没什么事情就别堵我面前了,阿-姨!”


哦呼终于说出来了!自从花季少女铃木绫花十五岁第一次被亲戚的小孩叫阿姨开始,她就一直很想立刻缩小10岁让对方也体验一把被迫阿姨的心酸!


“喂你这臭小鬼!你见过这么花季少女的阿姨吗?”铃木园子果真一点就炸,撸起袖子就想和铃木绫花这个小学生计较,结果一下子把一旁无辜的柯南鼻梁上带着的眼镜勾飞了出去。


在毛利兰和园子慌忙中去接眼镜的一片混乱中,铃木绫花和失去了本体、处于短暂呆滞状态的小学生柯南对视了。


那应该是一个足以载入史册的世纪对视。


因为这之后,脸上浮现出尴尬又微妙神色的两人不约而同地低声说道:


“工藤...新一?”


“绫花...姐?”


**


在短暂的交流之后,意识到他们变小的原因千差万别的铃木绫花和工藤新一有些尴尬地站在警|局门口。


“咳咳,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呢?”


工藤新一不假思索地回答她:“端了那个黑衣组织。在那之前,为了不被别人发现,我会暂时扮演江户川柯南这个小学生——为了不把无辜的人牵扯进这件事,请为我保密啊,绫花姐!”


扮演小学生嘛...倒也是个不错的方法,铃木绫花想着,自己也可以像工藤新一一样以小学生的身份追查一下自己变小的原因。


这时,他们两身后的自动门打开。


毛利小五郎还有铃木园子、毛利兰从警|局走了出来。


“啧这两个小鬼怎么凑一块儿了!”


铃木绫花和工藤新一齐刷刷地无视了铃木园子,向毛利小五郎追问道:“毛利叔叔,案子怎么样了啊?”


毛利小五郎摸了摸脑袋,脸上还是红彤彤的:“还能怎么样,港黑*屏蔽的关键字*呗。那个女人的身份确认下来后稍微查一下她生前和别人来往的记录就可以确认了嘛。哎呀,不过真是个可怜的美女啊——被那个港黑干部这样玩弄了还残忍地杀害啧啧啧!”


“港黑干部?!”铃木绫花一惊,反应竟然比一旁的柯南还要大。


毛利小五郎瞄她一眼:“现在的小孩子都喜欢玩侦探游戏嘛?哎...这件事因为涉及到异能力,估计已经交给英雄那方去查啦。哎呀知道那么清楚干什么啦,那个*屏蔽的关键字*的港黑干部...呃反正照片上看完全是个绷带怪人嘛!”


绷带怪人...?


太宰先生杀了个美女还把人家的尸体搬到咖啡店的厕所里?


这大概是铃木绫花今年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


知道警方认定的最大嫌疑人是太宰先生后,铃木绫花的心情然后竟然奇异地好了不少:“哈哈哈哈太宰先生绝对是平时撩小姐姐撩多了碰上仙人跳了吧哈哈哈!”


与此同时。


在阴暗的小巷内,太宰治和织田作之助正在和拿着枪、对准太宰治的脑门的神秘黑袍男子对峙。


太宰治:“希望你能看见我眼中的喜悦...把我从这个氧化了的...啊嚏!!咳咳,的世界中叫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