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四重分裂 > 第四百九十九章:负责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塞尔盖被震惊了......


他真心没办法不震惊,因为就在短短十几秒前,那个年迈的蹩脚法师竟然抡起法杖把自己给拍地上了,尽管并没有给自己造成太大伤害,但这种匪夷所思的展开却还是着实惊到了他。


已经刻入骨髓的战斗经验让塞尔盖下意识地做出了一系列应对,并没有被后续那从天而降的十余道烈焰飞舞伤及分毫,但却无法帮助他理清现在的情况,比如那根法杖为什么会爆炸、为什么那个同样被近距离炸到的老头一点事都没有、为什么这货明明是个法师力气却这么大?


“混蛋,你根本就不是法师!”


斜掠至半空中的塞尔盖鹰击而下,伸出双手向贾德卡的勃颈处绞去:“给我死!”


数道纵横交错的火墙凭空乍现,在空气中汹涌燃烧着,它们层层叠叠地掩住了贾德卡,迫使视野受限的塞尔盖强行改变攻击形式,将原本的凌空直击改为大范围念气冲击,他化爪为掌,竟是推出了一道面积极广的波动,转瞬间便吹散了那片厚重的火墙,然后威势不减地压向贾德卡。


然而就在此时,数枚茶叶蛋却是抢先一步迎上了那道念气波动,并在接触到后者的瞬间轰然爆碎,进一步削减了气劲的威力,紧接着又是一道高大的身影闪过,高速冲到贾德卡身前的墨檀龙翼再振,掀起两道强劲的风压抵掉了最后一点余波,而牙牙则在塞尔盖即将落地的瞬间从侧面猛冲上来,将手中那早不知道轮了多少圈的‘巨人粉碎者’重重地砸在了塞尔盖背部。


“呜,咳......找死!”


饶是后者的实力再怎么强劲,也无法在牙牙拼尽全力完成了一次沉重的背身攻击后毫发无伤,只见他当即便喷出了一口鲜血,并在下一秒抬起右手拍向牙牙的侧颜,这一巴掌要是让他给打实了,轻则打破了相,重则扇飞了头。


然而就在这时,一连串火焰冲击忽然轰在了牙牙肩膀上,尽管力量和伤害都不尽人意,却成功地将她的身躯轰偏了些许,使其以毫厘之差躲开了塞尔盖那羞愤交加的一掌。


“打人不打脸啊,小子,何况还是女孩子。”


贾德卡冷冷地看着塞尔盖,手中的法杖重重往地上一顿:“无耻!”


同一时间,塞尔盖脚下的地面肉眼可见地变成了暗红色,紧接着就是一道橙黄的炎光喷涌而出,然后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短短几秒钟内,竟是有整整十二道灼热的焰流拔地而起,转瞬间便吞没了塞尔盖的身体,而且丝毫没有碰到与他近在咫尺的牙牙。


这一轮声光效果极佳的【火舌术】同样是低阶火系魔法,也是贾德卡目前为止掌握的最强法术,因为规模基本等同于常规火球术的五倍,成功率常年保持在10%以下,所以老贾平时几乎从来都不会试图使用它。


但现在就不一样了......


手持【提纯辣焦粉】的贾德卡不但能够轻松施放出【火舌术】,甚至连施法过程和冷却时间都没有,抬手就是整整一沓。


事实上,无论是当下直接喷了塞尔盖一脸的火舌术,还是火球、火墙、烈焰飞舞、火焰冲击这些法术,贾德卡都可以轻松做到连续瞬发。


原因很简单,首先他的魔力储备完全不成问题,如果换算成玩家能够理解的数据,至少是五十个双叶的魔力值总和,而元素观察力薄弱这一最大症结,在那瓶辣椒面儿登场后也就不复存在了,所以剩下的,无非就是熟练度的问题而已。


那么贾德卡对于低阶火系魔法的熟练度究竟是怎么个程度呢?


用一句话来总结,就是所有......注意,是所有的低阶火系法术他都用心练习过超过十万次以上,没错,不是使用过十万次或者练习过十万次,而是‘用心’练习过十万次以上。


所以在元素感知这一阻碍消失之后,他能做到这种程度也就完全不奇怪了。


同样是瞬发的火球术,别人可能需要挥一下法杖,抬一抬手臂,但贾德卡却只需要一个念头便足以构建出对应的魔力法阵,是个念头的话就是十个,一百个念头就是一百个,只要他愿意,在魔力消耗完之前这些低阶火系魔法向放多少就放多少。


所以他虽然是个完全不会中阶魔法的初级法师,但在某些方面上也已经超过大多数中阶法师了,比如初级法术的运用,比如魔力底蕴等等。


只可惜,塞尔盖的职阶是高阶,而且职业还是续航能力与魔法抗性都数一数二的武僧,


所以绝大多数低阶魔法都难以做到破防,而不破防的概念放在数据层面上就是强制扣血1点,甚至还赶不上他的自然回血速度。


否则的话光是贾德卡一个人就能强行用低阶魔法将其轰杀掉了。


“牙牙,退!”


墨檀低喝一声,然后再次喷出了一口隐隐有雷鸣之声迸发的龙息,目标直指被火舌吞没的塞尔盖。


正欲再来一锤的牙牙闻言连忙往旁边跳开,紧接着就见墨檀那口暗紫色的龙息与那整整一沓火舌术撞在了一切,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爆鸣。


【龙炎和元素火焰完全是两种概念,无论形态还是性质都相差甚远,骤然将两者混合到一块儿去的话就算发生爆炸也并不稀罕。】


这句话墨檀之前在萨拉穆恩大图书馆里的某本龙族小科普上看到的,于是便当机立断地冲尚未脱离火舌术范围的塞尔盖来了口龙息,结果还真就爆了......


有烟,无伤。


焰光敛去后,塞尔盖那毫发无损的身影重新出现在众人视野,只见他身体周围流转着一个蛋壳般的念气屏障,不留任何死角地将本体保护在内,别说火焰了,甚至连灰尘都没沾到半点。


【这就是高阶对低阶的等级碾压么......】


墨檀面沉如水地踏前一步,将刚才拉了大量仇恨的贾德卡护在身后,一股无力感油然而生。


虽然一开始就没打算赢,但这种结果依然让他产生了些许的挫败感。


距离贾德卡说的援军抵达时间还有五分钟,感受着塞尔盖身上那若有实质的杀意,墨檀觉得接下来的这段时间应该会很难熬。


往最好的角度想,只要再坚持三百秒就可以了,一杯咖啡的时间都不到。


行百里者半九十,拼命的时候到了!


噗!


伴随着一声微不可查的细微响动,塞尔盖竟是忽然消失在了墨檀那双竖瞳里,并在一秒钟后出现在了距他最近的牙牙身后,轻轻击出一拳。


连转身都没来得及的牙牙只觉得肩膀一阵剧痛,然后就感觉不到自己的右臂了。


沉重的【阿泰尔截刃?巨人粉碎者】砸在地上,发出了沉闷的轰响。


少女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嚎叫,摇摇晃晃地倒了下去。


但是面无表情的塞尔盖却是扶住了她......用拳头。


下一秒,牙牙的左肩也在刹那间骨骼尽碎,软绵绵地垂在身侧。


“住手!”


“牙牙!”


“离她远点!”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墨檀电射而出,在龙翼的推动下化作一道残影,笔直地向塞尔盖撞去。


数条蜿蜒曲折的烈焰飞舞紧随其后,并在半空中合为一体,化作一条烈焰巨蟒,张开大嘴向塞尔盖吞去。


只剩一条手臂能动的季晓鸽半跪在地上,艰难地从行囊中掏出了一台胖版的迦忒琳女武神,往里面装了数枚茶叶蛋和铀炸丸子后用力扣动了扳机。


然而......


“不自量力!”


塞尔盖冷哼一声,他单手卡着牙牙的脖子,先是用一记膝撞轰中了墨檀侧腹,直接将其踩翻在地,然后又反手挥出了两击迅如雷光的冲拳,将头顶那条火焰巨蟒轰成了一团火花,最后用脚尖挑起被打至气绝状态的墨檀,用一记鞭腿将其踹到了季晓鸽那攒射而出的数枚茶叶蛋上,引发了一轮破片横飞的爆炸。


至此,墨檀的生命值终于跌倒了1%,虽然被逆鳞状态保住了性命,但他装备栏中的一枚戒指却变成了【已损毁】。


“没想到竟然会被逼到这种程度啊......”


塞尔盖身体周围的气流极不稳定地波动着,裸露在外面的双臂不知何时竟是暴涨了两圈,表情狰狞而可怖,口鼻之处溢散着淡淡的黑气:“不过能让我用出这招‘鬼息’,你们也应该死而无憾了吧。”


【鬼息术】是近百年前某个蝮蛇商会一等干员研究出来的爆发式技能,使用后能够让自己的防御力、速度、体力大幅提升,没有实力门槛,但只适用于武僧,持续时间因人而异,大概为10到15分钟不等,副作用非常不明显,不会重伤、不会疲惫


、不会透支,只是实力会永久性地倒退三十分之一左右,可谓保命奇招。


虽然墨檀等人还远远没有给塞尔盖造成丝毫生命威胁,但龙化的墨檀、狂暴+汪之爪的牙牙、能够如同呼吸般使用火系低阶魔法的贾德卡都让他产生了深深地危机感,于是这个惜命的人就在被火舌和龙息合击时发动了鬼息术,在确保了自己百分百能够活下来的前提下,将实力倒退这件事迁怒到众人身上。


咯嘣!!


又是一声脆响,牙牙再次发出了一声痛嚎,她那纤长的左腿也被震碎了绝大多数骨头。


“给我住手啊!”


只剩1%生命值的墨檀再次冲了上去,然后被塞尔盖一脚踹中胸口,护腕、腰带、护腿散件装备同时变成【已损毁】。


贾德卡挥舞着熊熊燃烧的法杖,跳上墨檀的自爆绵羊,怒吼着发动了冲锋。


季晓鸽踉跄着起身,强忍剧痛拍打着重伤的翅膀向前飞去。


“不许,欺负我的,朋友,你这个,小虫子!”


“上吧,安东尼,干掉他,踩死他!”


安东尼?达布斯也从地上爬了起来,嗷嗷叫着向塞尔盖碾了过去。


【暴怒的食人魔】!


每个人都发动了自己最快、最强的攻击,力图救下塞尔盖手中的牙牙。


但是......


没用!


下一秒,无论是墨檀、贾德卡、季晓鸽还是安东尼?达布斯,全都被无数只漆黑的爪子凌空抓下,死死地按在了地上。


【这是什么?!】


被牢牢禁锢在地面上的墨檀拼命挣扎着,却没有半点效果,他试图寻找那些黑色怪爪的源头,却发现那些怪诞的、如影随形的东西竟然是从自己影子里出现的。


这绝不是一个武僧能够掌握的技巧!


他吃力地抬起头,向不远处的塞尔盖看去,却发现后者竟然也跟自己一样,被数十条从影子中探出的黑手困在原地动弹不得,至于之前一直被他提在手里的牙牙,则是被螺旋形的暗影禁锢在半空中,痛苦地呻吟着。


一阵冷风拂过,尽管太阳颇为毒辣,安东尼的怒吼声也一直回荡在这片空地上,但众人却都不约而同地产生了一种无比森寒死寂的错觉。


那是一种比塞尔盖之流高上数个层级的压迫感......


“你太让我失望了,塞尔盖先生。”


冰冷的声音咫尺之处响起,下一秒,一个身披灰色法袍的消瘦人影竟然从墨檀的影子里缓缓升了起来,他带着一副没有五官的灰色面具,手中拎着一盏通体漆黑的提灯,冲塞尔盖的方向微微耸了耸肩:“你胆小、懦弱、狂妄、自负、天真、低俗,除了害死铁栓的小聪明还算可圈可点之外,没有做过一次正确的判断,你为了自己那令人作呕的嗜好浪费了太多时间,却没有在对手展现了超出预估的实力后强横到底,而是在局面仍在掌控的时候选择了保命优先,然后......哦,天哪,然后你又在通过鬼息术重新找回了自信后再次狂妄了起来,进而去折磨这位可怜的小姐。”


被阴影束缚在原地的塞尔盖面色惨白,哆哆嗦嗦地说道:“斯......斯克林杰大人,请听我解释,我只是......”


“闭嘴吧,蛆虫。”


被称作斯克林杰的面具人悠悠地打断了他,摇头道:“如你所期望的,我不会在这里杀死你,但那只是因为我需要一个车夫和杂役,而不是别的什么原因,懂了么,塞尔盖?”


“是......是......”


“很好,那么请你在我把事情处理完之前保持安静,不然我就不得不在宰掉你后从雷克斯先生那里额外拿一笔传送费了。”


斯克林杰嗤笑了一声,然后转身环顾了一番被按在地上的墨檀等人,然后微微躬了躬身......


“我必须向诸位道歉,为自己这位愚蠢的同行者所做的傻事道歉......”


“......”


“而作为补偿,鄙人,蝮蛇商会的准一等干员,本次交易的负责人——皮尔斯?斯克林杰会迅速而高效地......为诸位带来毫无痛苦的死亡。”


第四百九十九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