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重生之赘婿神医 > 第三百八十五章 表演时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最快更新!无广告!

重生之赘婿神医正文第三百八十五章表演时间此话一出,慕高怡的脸色瞬间苍白起来,而其他人则是露出一抹喜色。


救活了慕老爷子,鬼才给你下跪!


至于慕高怡一个人跪,那总比整个慕家给石钟下跪强,而且这件事情本就是慕高怡引起的,她下跪,从道德层面讲并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怎么样?你说我是故意羞辱你们,那我就给你一个理由,我可以先表示我的诚意。另外,我可以站在一个医生的角度很负责的告诉你,慕老爷子的脑溢血确实有生气一方面的原因,但是这并不是主要原因,因此你们想要把慕老爷子病重的锅背在慕雅身上,这是行不通的。”


说道这里,石钟瞥了司徒登一眼:“这也是为什么司徒神医治不了慕老爷子的原因,他一直以为这个脑溢血是气极所致,其实根本不是。”


此话一出,司徒登目光一亮,宛如恍然大悟一般。


“你想都别想!”


感受到周围人不善的目光,慕高怡犹如失心疯了一般吼道:“我慕高怡一辈子都不会给你这种低贱的垃圾下跪,你想都别想!你是一个高仿字画的罪犯!是故意来我慕家气死爷爷的杀人犯!”


“你们都是怎么了?事到如今,你们还看不出来这个畜生的真正目的吗?他怎么可能会好心救我爷爷,你们大家别被他给骗了!”


慕高怡终于开始恐惧,恐惧所有人逼她给石钟下跪,毕竟慕宏飞的命太重要了,他是慕家家主,甚至连个遗嘱都没有留下,绝不能这么死了!而且在慕高怡心中,自己一个人给石钟下跪的屈辱绝对远超整个慕家给石钟下跪的屈辱!


“慕高怡,看来你确实应该给石钟好好的道歉了。”慕羽辰脸色铁青,对这个侄女更是失望透顶。 一秒记住http://m.xswang.com


“慕高怡,在你心里,你这一跪难道比爷爷的生命还重要?”有其他小辈质问道。


这句话直接挑动了慕高怡的神经,她歇斯底里的道:“刚才石钟让大家一起跪的时候,怎么没听你这么说过!现在我要一个人跪,你他妈就说这样的话,慕君,你真是个伪君子!你的颜面就是颜面,我的颜面就一文不值吗!”


这话把慕君也惹恼了,他直接道:“起码我们都没有你嘴贱!”


“你!”


慕高怡气的几欲吐血。


“行了,不想救你爷爷就直说,别抓着人就胡撕乱咬。”石钟的声音依旧平静:“现在你就是想跪我也不会让你跪了,因为你这样的蠢女人即便是跪我,我也怕影响我的智商。”


“什么?”慕高怡气的就欲直接抓扯石钟,而后直接被一脸铁青的慕羽锋拉住:“够了,还嫌不够丢人吗!”


他虽然恨极石钟,但内心对自己女儿的选择何尝不是失望至极。


在孙辈中,她慕高怡可是慕宏飞最疼爱的小辈了!抛开其他不谈,如今爷爷危在旦夕,让她跪下道歉都不愿意,简直是白眼狼。


“不过,跪还是要有人要跪的,否则等我救活了慕老爷子,你们都不认账,我上哪说理去?”石钟话音再落,但凡是他目光扫过的人,均都是低下脑袋,生怕被石钟抓典型。


“这样吧,我给你们一个表现的机会,就你们这些小辈,若是有谁真心愿意救慕老爷子,就出来下跪求我,我用人格保证,只要有一个小辈求我,我就救慕老爷子。甚至救了他之后,其他人都可以不认账、不跪我,你们的小心思,我都清楚。”


石钟说了这话,现场的气氛顿时诡异起来。


在场的小辈一共有二十多人,但却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跪石钟救慕老爷子,反而是听到了一些抱怨之声,比如说应该让慕高怡下跪之类的,而慕高怡则是一脸扭曲,这些小伙伴,平时里对她都是和颜悦色、称兄道弟,没想到大难临头各自飞。


他们的心态,在场所有人都清楚,那是骨子里认为石钟的低贱,以他们高贵的身份,怎么可能给这样一个低贱的贱民下跪呢?


“我跪行不行?”


一个声音,犹如一道明光,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正是慕雅。


“我也是慕家小辈,符合你的条件,只要你救我爷爷。”慕雅认真说道。


此话一出,慕羽辰和薛柔同时露出一抹笑容,这一刻,他们为自己的女儿骄傲。


“抱歉,你不符合。”石钟淡淡的道:“是你拉着我来这里的,我知道你想救慕老爷子,不需要你证明什么。”


“你这是犯规!”慕雅深知其他小辈根本不可能给石钟下跪,石钟也绝不会就此罢休,因此唯一的办法就是她跪。


她跪石钟,也无所谓,他帮助自己良多,数次救了自己,跪就跪吧。


“规矩是我定的,我有特权,说你不符合就不符合。”


慕雅咬牙,低声道:“石钟,你别太过分了,你答应过我,会救我爷爷的。”


“我知道,不过舞台还没有谢幕,现在是表演时间。”石钟低声回复道。


“既然如此,我跪如何?”


又有一个声音传出,说话的竟然是慕羽锋!


“抱歉,您是长辈,如果我和慕雅结婚,你就是我小叔,你的跪拜,我接受不起。”石钟开口道。


“不,你受得起。”慕羽锋一字一句道:“养不教父之过,既然女儿不愿跪你,那我替她向你道歉也是天经地义,而且现在我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叔侄,你是医生,如果你真能救我父亲,该当受我一跪。”


“无论是父亲的身份还是儿子的身份,我都该跪你。”


慕羽锋的话,让很多人惭愧的低下了头。


“规矩是我定的,你也不符合,不必多言。”


石钟深吸口气,目光放在了慕昊穹身上:“这位就是慕昊穹吧?号称慕家年轻一辈最优秀之人?能比我老婆还优秀?”


“既然你这么优秀,连我老婆都想跪我,你的话,应该不会拒绝,甚至应该争当表率吧?”


石钟竟然拿慕昊穹开刀!


慕昊穹的表情顿时剧变!


这不是表率不表率的问题,现在的问题是,谁跪,谁就尊严尽失!


即便石钟某一天死了,这种耻辱也会伴随一生。


而且,石钟让他下跪,直接把理由都说的十分充分!


慕雅都有如此的孝心,而你号称最优秀,不该比慕雅更差吧?


除非,名不副实。


慕昊穹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石钟找上他,绝不是因为自己是什么最优秀!


难道……是试探?


毕竟在石钟刚进入慕家时,他就试探过石钟,而古明月给出的结论是深不可测!


深不可测!


这就是他能力的冰山一角吗?


不能被他牵制,否则将永无翻身之日。


一念至此,慕昊穹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好一个石钟,好一个慕雅未婚夫,我今天算是领教了。”


“哦?”石钟目光微眯:“什么意思?”


“你的试探确实很厉害,可惜你的把戏,都被我看破了。”慕昊穹一字一句道:“在这场游戏当中,在你出现在医院的这一刹那,就没想过不救爷爷,这一切不过都是你的报复罢了,即便是我们所有人都不跪你,到了十二点,你也会救我爷爷的!否则你刚才大可以直接走掉,而不会继续待在角落里!”


“你其实很在乎慕雅,慕雅让你救爷爷,你迟早会救的!”慕昊穹拍了拍石钟的肩膀:“石钟,你输了,并不是输在我手中,而是输在了女人手中,终究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慕昊穹的话,让很多人醍醐灌顶,有道理啊!


这不过是石钟的报复,其实不管他们跪不跪,石钟都会救人!不管石钟对慕家是什么态度,但是对于慕雅却是真心的!


就连慕雅都是恍然大悟,慕昊穹就是慕昊穹,号称年轻一辈最优秀,不是没有原因的。


石钟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说了半天,还不是不愿意下跪救慕老爷子,却说的这么冠冕堂皇,好像是侦破了什么大案一样,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掩盖你和他们一样高人一等的尊严了?”


“是,我并不否认,可是这有什么关系呢,最终还是我们赢了。”慕昊穹无所谓的耸耸肩,作为一个合格的上位者,向来都是只看结局,不看过程。


“真的吗?”


石钟嘴角的弧度放大,而后他突然说出一句让所有人石破天惊的话。


“慕老爷子,这出戏,你听的可还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