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盛妻凌人 > 第三百三十一章 不用培养我的兴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空气有点凛冽,不过钻到已经打好空调的车里,其暖融融。向雪忍不住有点担心:“一会儿我们得在室外爬山,穿得多了我怕爬不动,可是把羽绒服脱了,我又怕冷,怎么办?”


坐在副驾的卫效理不以为然地说:“没关系,你先爬一段,热热身再把羽绒服给东子拿着。有他在,你还怕没人拿行李?”


向雪悄悄地看向卫哲东,看到他含笑的眉眼,忍不住吐了吐舌头:“要不,我还是留在车上吧,跑起来就不怕冷了。”


“一开始就跑,你是不打算登顶了啊?”卫哲东轻笑,“放心,就一件羽绒服而已,你怕我拿不动?唔,知道心疼未婚夫,看来这个婚我没有订错。”


“下车还是穿上羽绒服,不然怕是会感冒。京城这两天的空气虽然好,可是气温实在有点低了。”卫效理劝说。


“嗯。”向雪小声地答应,又好奇地问,“刚刚说到西楚霸王的大花脸儿,算不算生行?”


“当然不算,这是净。”卫哲东说。


“净?脸上涂满了油彩,还是净?”向雪一脸的不可思议,“生和旦的脸上干干净净的,反而不叫净,这又是什么缘故?”


卫哲东不答话,拿眼看向卫效理。


“肯定是有原因的,不过还真没有去仔细研究过,戏迷们大多也说不上来,只能猜测京剧行当的名称用的大多是反意。比如生行主要是指成熟的男性,可是生字带着稚嫩的意思。旦的原意是指朝气蓬勃的太阳,按理应该指男性更合适,但在京剧里却被用为女子行当的称呼。用净大概也是一个意思,明明脸上涂满了油彩,却被称为净。”


“那丑呢?一般丑角应该真的算是丑的吧?脸上涂的油彩,那可绝不能说是漂亮。”向雪立刻问。


“丑行里的丑字,如果按照我们刚才的推论,应该是指牛这种属相中比较木讷老实的性格,不过丑行人物大多活泼好动,也是相反的意思。”卫效理解释。


“原来是这样啊!”向雪表示自己太长见识了,“好像脸谱的颜色都有不同的含义,我以前看到曹操的脸谱就是白色的,包公的脸谱就是黑色的。”


这次卫哲东回答了:“对,每一个角色的脸谱都不同,凡是花脸扮演的角色一出场,观众马上就会知道他是谁,也知道他的人品和性格。比如你刚才说的曹操,代表的是坏人,是大白脸。包公的黑色脸谱则表示性情直爽刚烈的类型。强盗以蓝色或绿色为主,红色是重义气的好人,含有金色的脸谱就是神灵了。”


“原来还有这样的讲究,越剧里面就没有脸谱。”向雪恍然。


“这也是我国戏剧的特色,国外的……顶多戴个面具而已。”卫哲东解释,“还有一些地方剧种,也是有脸谱的。”


“以后让东子带你去看武戏,初看戏的人比较容易被武打场面吸引,因为很热闹。京剧里有很多这样的戏,生行演员中有个武生的行当,就是专门演武戏的,当然也有武旦、武净、武丑。东子,下次演《长阪坡》的时候,可以带雪雪去看看。因为剧情熟悉,可以专门看武打,场面还是很好看的。”


卫哲东笑了笑说:“现在《长阪坡》演得少了,原来项鹰能演,不过现在专攻大花脸。”


“功夫没丢下就行,他还怕闪了腰啊?”卫效理不满地嘀咕。


“人家也老胳膊老腿的,六叔您就别折腾人家了。”卫哲东摇头,“项鹰前些年腿部骨折,现在可不敢再演武生戏喽!”


卫效理叹息:“可惜可惜,其实项鹰的武生戏比他的大花脸还要好。他演的赵云,那出场就有那么个气势,更不用说后面的场面了。”


“江山代有人才出,六叔你得空再去瞧瞧,还出了几个唱念俱佳的票友呢!还有个女老生,也很不错。”


“哦?”卫效理果然感兴趣,“女老生倒是少见,下回确实要去见识见识。”


向雪有点汗颜地想,虽然京剧可以算得上博大精深,源远流长,但是自己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发展兴趣爱好啊……


不过,卫哲东和卫效理似乎都有意给向雪扫扫盲,所以一路上讨论得不亦乐乎,无非是京剧的名角儿,还有各自擅长的戏,如数家珍。


所以一路上倒并不寂寞,汽车在山脚下停妥,向雪才知道原来这段长城,被当地人称为“野长城”,也就是说还没有开发的旅游景点。


“好像没有商店……”向雪把羽绒服裹得紧紧的,环顾了一下四周说。


“我们先往前走,让司机去买了东西追上我们。”卫哲东笑着说,替向雪把掉下来的围巾的一角重又给她围上。


“那要不要等他一起?”向雪问。


“不用,他的脚程快。”


呃……向雪不用问也知道,所谓脚程慢,无非就是因为自己拖了后腿。自己的体力好像有待提高呀!


“我也爬不快。”卫效理温和地安慰着开始自卑的向雪。


“这段长城很高吗?”她问。


“也不算太高,只是台阶不像开发的旅游景区那么平缓,有很多地方非常陡峭,要小心一些。”卫哲东解释。


“其实也不用为了给我看老鹰,就特意陪我过来的。”向雪有点不好意思。拉上卫哲东也就算了,还拉着体能近年来下降得厉害的卫效理,让她过意不去了。


“我也很久没来爬了。”卫效理淡淡地笑着,“我们不求快,慢慢爬就行了。今天出来得早,时间还很充裕,不着急。”


很显然,即使卫效理的体力下降得厉害,好像也比向雪要好那么一点点。说是陡峭,那是真的陡峭,有的路段根本连台阶都已经破损了,要双手双脚齐上才能爬上去。问题在于,向雪很担心他们回程的时候,怎么下来……


这个有点难,不,是难度太大了!


“我们回来的时候还走这条路吗?”她一脸希冀地问。


“不想走这条路也可以,不过可能会在山里迷路。”卫哲东好笑地看着她一脸后怕的表情,“所以,还是原路返回比较安全。”


这是一条安全的道路吗?向雪欲哭无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