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大刁民 > 第四百章 一把斩龙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赵宏伟大约四十来岁,正是政界人士踌躇满志的年岁,之前碰上不对路子的节筑伟,虽然在朱雀区里扛着一个区委常委和分管党政和人事工作的三把手副书记头衔,实际上手头的权力空落得厉害。他是由发展委的周国栋介绍入林系圈子的,这段时间跟着林市长鞍前马后,脏活累活儿都承担了不少,这才在今天能正式坐在这张桌子上。他突然提起王小北,倒是让李云道微微一愣:“赵书记认识北少?”


赵宏伟笑着小声道:“我之前在农业部计划司挂职过一段时间,那时候跟北少几位都走得比较近。”


对于上来就自报家门的赵宏伟李云道自然不会反感,而且有王小北这层关系,想来应该是王小北提前跟他打过招呼,想了想便道:“北少倒是说过几天空下来就要来江宁转转的,到时候一起出来坐坐。”


赵宏伟自然无不答应。见他与李云道三两下就开始窃窃私语,然后关系融洽的样子,周国栋倒是有些好奇,对身边的林一一道:“你这位小兄弟不简单啊,宏伟这种不轻易表态的人都恬着脸往上靠,我倒真有些好奇他的身份了。”


林一一高深莫测地笑了笑:“总不会让你失望的。”


赵宏伟刚想再问些什么,有人在包间门上敲了敲,随后门被推开,众人视线集中后竟然不约而同地站起身,李云道就知道,空着的那张主座的大人物来了。


进门的是个穿着深蓝色西服打着红色领带的男人,看年纪约摸五十岁上下,肤色很白,但双鬓也早早地涂上了一层白霜。早已经在省委官网上将江南省几位主政官的简历研究得通透的李云道一眼就认了出来,不是那位人称“白面包公”的王学兵还能有谁?王学兵与现任江南省省委书记郑海潮是老搭档,跟随郑书记步伐从西部某省平调至风景如画的江南,一入江南便如龙入深海,将之前铁桶一片的江南本地派搅得七零八落,郑海潮书记能在江南如此之快地打开局面,这位素有辣手无情之称的纪委书记王学兵功不可没。


“王书记!”林一一和周国栋一起迎了上去。王学兵是省委常委,又手掌党内纪律督察的大杀器,除了见官大一级的组织部门外,就属他这个纪委书记颇是让下面的官员畏惧。


“哈哈哈,小林从上海调来江南时我就说,把他放到沪上的后花园显然是不合适的,那边这两年势头大好,你去了也只是锦上添花,哪比得上如今的雪中送炭!”王学兵向来不苟言笑,而且向来很少开口夸人,今天倒是极为难得地恭维了林一一一番,让在座的林系人马颇感自豪。


“王书记您就别取笑我了,这时候跑到江宁来,不知道有多少白眼和口水等着我呢,但党组织信任我,赋予重担,咱也不能让党和人民失望嘛。”林一一在王学后面前将姿态放得比较低。


王学兵笑着拍了拍林一一的肩膀:“你啊你啊,这张嘴巴……”说着,趁往主座上走的时候,小声对林一一道,“大老板说本来要亲自给你接风洗尘的,只不过现在刚刚出了那件事,不好太过声张,等过两天嫂子过来,一起去家里喝两盅。”


说这话的时候,两人正好路过李云道身后,沈燕飞早就惊得站起身,王学兵经过的时候她才敢怯怯地喊了声:“王书记。”


王学兵一抬头,看到是沈燕飞,吃了一惊,随后看了林一一一眼,又看到站在林一一身后的韩国涛,立马笑了笑道:“燕飞今天也来了,坐坐坐,都是自己人,不用这么客气。”


等王学兵招呼众人一齐都坐下,林一一才冲李云道使了个眼色,李云道会意,起身将一旁沏好的普洱给王学兵端了过去。王学兵撇了李云道一眼,微微一愣:“咦,这个小年轻倒是面生得很。”


林一一连忙拉住李云道介绍道:“王书记,他是刚刚从姑苏市局调到省公安厅的李云道同志,在姑苏有过力擒四个悍匪的经历,是韩厅长的左右手,现在跟小沈一起在韩厅长麾下当差。”


“倒是一员勇猛小将,一一虽然年轻,但眼光向是比我们这些好同志还要好的。人才济济倒是个很好的开始!”王学兵以为李云道是林一一重点培养的手下,这才客道地夸了句。


林一一笑道:“可不敢冒领这份功劳,云道同志是老爷子领进门的。”


“哦?”王学兵显然吃了一惊,忍不住又打量了李云道两眼,发现眼前的小伙子穿着很是朴素,脸上的笑意也很真诚,目光如炬,与他对视时眼神丝毫不闪躲——这样的年轻人如今在体制当中倒是极为少见。


“你叫李云道?”王学兵似乎突然对李云道产生了兴趣,看得坐在末席的沈燕飞一脸惊疑。


李云道点头微笑:“王书记,我姓木子李,万里浮云终归大道的云道。”


“名字不错,人也精神,如今党内对干部队伍的建设要求越来越高,往后的干部会越来越年轻,云道要跟着老韩多学习,老韩,你也不能对年轻人要求太低,标准高了,进步才快嘛。”王学兵笑着道,“说着说着,又说到工作了,今天是私下聚餐,只谈风月莫谈国事,我犯了错,先罚酒一杯。”王学兵倒是个爽气人,抬头一口便一杯白酒入腹。


放下酒杯,一旁的林一一帮他湛满,王学兵又举起酒杯:“来,今天呢,第一是欢迎林一一同志正式进入江宁,成为江宁老百姓的父母官,第二呢,也是大家私下多进行一些感情交流,人嘛,也不是机器,多交流交流才能为党的事业碰撞出火花。来,干杯!”


王学兵的口才很好,李云道研究过他的简历,之前在西部省份的省会城市金川,他做过一任宣传部部长和一任组织部部长,之后才进入省里从事纪检工作,显然这位王书记的口才在工作中磨炼得越来越出色。


酒过三巡,王学兵下午还有个重要会面,提前离开,林一一和周国栋一起将他送到门外,期间又说了些工作开展进度的话题,回到包厢的时候就看到韩国涛正处于被“围攻”的状态。


老韩今天显然心情还是不错的,虽然从市局一把手的位置调到厅里任了一个排位最靠后的副厅长,但他相信这一次任命将很可能是他人生的一个转折点,之前他以前公安局长的位置已经到顶了,顶死到时候再兼个分管治安和维稳的副市长,但如今在一方封疆大吏身边直接听差,虽然时时如履薄冰般小心翼翼,但总是好过在一个位子吃喝等死——人只有掌握了权力才知道权力的好处,而这种东西却如同精神鸦片,一旦上瘾,永如戒除之日。


韩国涛也开心,来者不拒,不一会儿就喝面红耳赤,那些个副区长、副书记还是不肯放过他,最后老韩实在吃不消了,扔下一句“云道酒量是我十倍有余,你们多跟他喝去”,说完干脆仰在椅背上打起了呼噜,呼声震天,任谁喊也不醒。果然,一群人又围到了李云道身边打“车轮战”。


周国栋饶有兴趣地看着在众人间觥筹交错游刃有余的李云道,对身边的林一一道:“这小伙子倒真是难得的人才,一一,我下面的接待办正缺个这样的人才,要不把他让给我?”


林一一神秘一笑:“国栋兄,你要是真能说服上去你那儿,我包你一个月的晚饭。”


“哦,这小伙子自己还有什么想法不成?”


林一一跟周国栋关系极好,这才毫不避讳地道:“之前在姑苏的时候,老爷子和我的想法都是先想让他在秘书的位置上过渡一下。后来我才发现,让他当秘书就太大材小用了,正好赶上江宁这事儿,我跟老爷子一合计,干脆调他来江宁吧。说实话,这回能不能迅速打开局面,很大程度上还是要看他的。”


周国栋却摇头:“这么年轻你放心吗?现在的江宁可不比前两年,用龙潭虎穴来形容也不为过份。你就不怕他被那些人活吞了?”


林一一笑道:“谁吞谁还不一定呢。”


周国栋又打量了李云道两眼,还是摇头:“太年轻了,还是太年轻了……”


林一一却道:“年轻有年轻的好处。”


周国栋道:“就怕年轻人刚性有余,韧性不足啊。那些人,毕竟都不是善类啊,而且你别忘了,江宁还有个姓龙的。”


林一一冷哼了一声:“前两天姓龙的派人给我送过贴子了,说是约我参加家宴,被我拒绝了。”


周国栋先一愣,随后苦笑:“你啊你啊,还是跟之前一样,有些事情,可以做得更委婉一些的。”


林一一却斩钉截铁道:“对于这样的黑恶势力,绝对不可以妥协。”


周国栋道:“是不妥协,但是也不用这样弄僵嘛,毕竟以后还是要开展工作的。”


林一一却笑道:“让姓龙的再蹦跶几天吧,等他发现我已经把斩龙刀祭出来放在他脑袋上的时候,就已经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