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盛世浓情:总裁太冷漠 > 第989章 我不觉得我说了什么好笑的笑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少,我觉得,我并没有说什么好笑的笑话。”埃布尔咬牙切齿的说道。


“是吗?我觉得好笑就行了。”苏冷陌停下笑:“埃布尔,没想到你出了名的花花公子,有一天也会栽在情这个东西上,真是让我意想不到。”


“……”埃布尔忍着被嘲的怒火,道:“馨雅怎么了?”


“没什么,她像只疯狗一样的把我的手给咬伤了,我让人教训了她一顿,结果又犯了羊癫疯,叫医生来给她看一看。”苏冷陌回答的漫不经心,埃布尔听的差点气血涌上大脑,他咬牙道:“苏冷陌,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性?”


“拿对什么,人性是要对人的,陈馨雅现在在我的眼里就是一条疯狗,随时乱咬人,我对她有人性来干什么。”苏冷陌换了个姿势:“要不是她对我还有点利用价值,现在就不是躺在床上,而是弃尸荒野了。”


“……”埃布尔深吸口气,手握成拳,捏的咯吱乍响:“苏冷陌,我现在就去晋城,我们当面好好谈谈,你别再动她,要不然我跟你拼命。”


“你不怕你这次来,就回不去了?”苏冷陌幽幽的反问道。


“这是我的事,就不劳你费心了。”埃布尔道:“我想再看看馨雅。”


苏冷陌这次倒是挺给面子的,把手机一移,刚好落在了陈馨雅的身上,好巧不巧的,她眼睫毛颤动了下,幽幽的醒了过来。


“妈妈。”她刚睁开眼,叫的却是妈妈。


埃布尔听到她的声音,欣喜地叫道:“馨雅,看这边,我是埃布尔。” 记住网址m.xswang.com


闻言,陈馨雅困难的转过身,疑惑地看了眼视频里的埃布尔一眼,之后又落在了苏冷陌的身上,她吓得从床上爬了起来,像只小兔子一样快速的蜷缩到了角落里,而扎在手背上的针头,也随着她过猛的动作掉了。


“哧……”她低头看着手背上蹭出来的血,委屈的撇了撇嘴,抬头,看向一旁的唐瑶,眼里充满了孺慕之情,“妈妈,我疼。”


唐瑶只是站在原地看着她,没有任何的动作。


陈馨雅委屈的眼泪一颗一颗的往外掉,含糊道:“妈妈,你不要我了吗?我现在浑身都疼,你为什么不来哄哄我?”


“……”唐瑶猜不出,这人到底是真傻还是装的,可装的,为什么偏偏执意的要叫她妈妈。


“馨雅,你怎么了?你过来给我看看,我给你吹吹。”埃布尔急的在视频里大叫,“你乖啊,有我在,以后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了。”


他现在后悔的要死,当初为什么一个人逃离,如果他坚持派人去救陈馨雅的话,也许她不会落得这样子的下场来。


陈馨雅小心翼翼的看了苏冷陌手里的手机,皱了皱眉,“你是谁,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是埃布尔,你不记得了吗?”埃布尔急切地说道。


陈馨雅摇了摇头,忌惮于苏冷陌,她又把自己缩回了被子里。


“苏冷陌,你答应我别动她,我现在就订飞机票去晋城。”埃布尔道。


“好。”苏冷陌这次倒是答应得非常的爽快。


/>


“一言为定。”埃布尔又恋恋不舍的看着被隆起的被子,才挂了视频。


苏冷陌把手机放好,嗤笑一声,“没想到埃布尔还是个痴情种,之前还以为他最多就是演演戏。”


唐瑶走过来,指了指隆起的被子,“你打算把她怎么样?”


“照之前说的,给她注射那些从国外回来的药剂,埃布尔想照顾两三岁的小孩,就让他当一辈子奶爸好了。”苏冷陌从沙发上站起来,叫来了时墨,“把我之前重金购买回来的药剂拿过来。”


“是,boss。”时墨领命而去。


唐瑶皱了皱眉:“冷陌,我们要不要再等等?医生也说了她的身体现在非常的虚弱,也不知道那些药剂有没有副作用,注射进去对她造成无形的伤害的话,我怕她的身体会受不了。”


“放心吧,死不了人。”苏冷陌不以为意。


“……”唐瑶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时墨拿着一个药盒子过来,双手奉上:“boss,你要的东西。”


“把被子掀开。”苏冷陌命令道。


时墨上前一把掀开了被子,露出了陈馨雅胆战心惊的样子,她双眼含泪的看着时墨:“坏蛋,走开,别碰我。”


“拿绳子把她的手脚给绑了。”苏冷陌在一旁说道。


时墨微微皱了皱眉,不过还是去拿了绳子。


陈馨雅像是知道自己的命运一样,从床上下来,赤着双脚就要朝门口走去,可是她闹腾了这么久,又被人毒打了一顿,浑身软绵绵的,还没跑出多远就前后脚一绊,整个人往前摔去,结实的倒在了地板上。


“我不要打针……”陈馨雅手肘先着地,直接破皮,鲜血流了出来,她忍着疼往后挪,双目清明的看着苏冷陌手里的药盒子。


苏冷陌嗤笑一声,居高临下的看着陈馨雅:“不装了?”


“冷陌,我们好歹有过一段感情,我是背叛你出了国,但是真心实意爱着你的,也天真的想要害过唐瑶,可她最后也平平安安的,你折磨了我这么久,该讨的债应该也讨了吧。”陈馨雅流泪打着感情牌。


苏冷陌的无情,她算是见识到了。


“之前不是叫唐瑶妈妈叫的很欢快吗?再叫几声试试。”苏冷陌不答反说。


陈馨雅的脸色变了又变,表情变幻莫测,她撑在地板上的手慢慢的握成了拳头,挺长的指甲直接陷入了皮肉之中。


唐瑶目光清冽的看着地上的陈馨雅,原来她真的是装的,之前还装的那么的像,她差点就被骗过去了,还对她口口声声的叫妈起了恻隐之心。


“冷陌,是不是我叫唐瑶妈,你就能放过我?”不知过了多久,陈馨雅抬起头,声音格外沙哑的问道。


她现在只要能活命,就算有人叫她趴在地上学狗叫,也许她都会这么做。


好死不如赖活着,只要还有口气在,她就能报今日之仇,要是死了,曾经的恩怨就彻底的烟消云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