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你涉水而来 > 第十八章:牵手,穿过人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如果有一天我永远离开这阳光眷顾的大地,沉入深不见底的裂痕中,然而我的灵魂依旧与你如影随形。


夜如此漫长!


梦中人反反复复困于梦中无法自拔。


一会儿是刘韵低声的控诉,疯狂的神情令人心悸,一会又是今日横死在眼前的女孩,满脸是血,扯着她的头发,不依不饶的说,你怎么不去死,该死的明明是你才对!


......


“小林老师,你又在想些什么?”


林静语又被张宴池吓了一跳。抬起苍白的像鬼一样的脸,虚弱的对她笑了笑。


“没,就是昨晚没睡好而已!”


“唉,不对,自从你养病回来,就突然变得文静起来了,也不怎么爱笑了。”张宴池把自己座位上的凳子搬到林静语面前横坐着。


“最重要的是,都不跟我玩了,我太无聊了,也没学生来找我问问题。”


林静语看着办公室外面缩头缩脑,想进又不敢进的吴越,就知道张宴池的麻烦又要来了。


她突然觉得人生不一定要这么丧,生活是好的,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前面总会有另一番不同的风光。


一切不是愁眉苦脸可以解决的。


她冲着一脸纠结,扎耳挠腮的吴越招了招手。


吴越莫名的看了看林静语,拿手指了指自己“我?”还不自觉的回头看看后面是不是有人。


林静语看着站在门口的傻孩子,好吧,帮人帮到底。


她看了看背着门,坐在眼前的张宴池,用那张苍白的脸对她古怪的一笑。“小张老师,你的麻烦来了,向后转!”


果然看到门口吴越的张宴池,背影一下就僵住了。


“吴越,你给我滚进来!你还知道来是吧!”小张老师徒手扛起椅子回了自己的桌位。


“你怎么不等暑假放完再回来!”


“老师,我就是睡得太死了,迟到了一会,你又必要这么埋汰我吗?”


其实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管的日子,美好的令人心醉。可是她不能如此!


......


一如当初江叙刚来接林静语的时候一样。江叙依旧那么显眼,至少在林静语眼中江叙是那么的耀眼,满身是光。


“小静,我来接你了!”江叙伸出手牵住了林静语的手。林静语看着江叙牵着她穿过人潮,或许我是有一点喜欢他的,并且是从从前到现在。


“江叙,我去了你曾经待过的地方了!”林静语看着江叙皱了皱眉。


“为什么还要再去?”


“你既然不愿意告诉我,我就自己去,有问题吗?”


林静语看着江叙低垂着眼眸,抬起头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不是,不愿意,我只是...谁?给我出来!”


江叙看着尾随自己的影子突然遁入拐角,突然提高声音,吓了林静语一跳。随即感觉江叙握紧了她的手“别怕!”


接着她就看到有一个人慢慢的从阴影里走了出来。闲庭信步的样子,不是张禹是谁呢?


“不会是我表哥,警惕性不错啊!”他拍了拍手,一脸“称赞”的表情。


“你来这里做什么?”江叙直接忽略了他阴阳怪气的称赞。卡着林静语继续向前走去。


“唉,我说,我要不是为了你俩,我能跟踪肖博走到这里吗?”张禹看着他俩恩恩爱爱的牵着手直接走了,突然觉得自己吃了一把狗粮不说,还干了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


“就该让肖博把你们给绑了!看你们还欺负我!”张禹骂骂咧咧,十分不爽的走了,他还有正事要做呢!要继续盯着肖博。


虽然跟着跟着把人跟没了,太丢人了,可不们告诉他们。


“江叙,我不知道你有什么顾忌,也不清楚你到底想干什么?但是我希望你好好的,仅此而已!”


江叙看着她张了张口,最终还是把那些话压了下去。


“回去吧,好好休息!”


“嗯。”


————


“小叙,和叔叔谈谈吧!”江叙走到拐角处,突然有人在背后叫住了他。


该来的是躲不了的,他总要林叔对他放下心来,才能算真正的对林静语负责。


“林叔,你想谈些什么?”


林天成看着江叙,莫名地叹了一口气,这孩子突然就长这么大了啊。


“小静受伤和你有没有关系?我想知道你这些年到底在什么?”他想到江叙的父亲,欲言又止。“你告诉我,我答应不会告诉你父亲。”


“......”


“我说到做到,这是毕竟关系到我女儿的安危,我不能放任你们这些小辈胡闹。”


林天成是真的害怕了,他和自己的妻子就这么一个女儿。不说从小到大有多么娇惯她,但也是宠着长大的。


“叔叔,你知道,肖博吗?”


气氛一下子趋于紧张起来,这是深陷不好的回忆中而产生的紧迫压抑。


“你说什么?肖博,你见到他了?”


“只是初步怀疑,还没有证据,但是他确实想要伤害静语,并且毁了我。”


“......”


旧事重提,是因为它从未被妥善处理好,以至于留下了巨大的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