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你涉水而来 > 第十四章:合作愉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叙看着张禹一副神闲气定的样子,很想一走了之。


但是一想到小静受伤,而自己却根本无法保护她,他就非常的恐慌,一种一切失去控制的惶恐。


“怎么样,想好了没?”其实张禹一点都不着急,他知道江叙会同意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但他就是想逗逗江叙。


突然,江叙的手机铃声打破了俩人都沉默的僵局。


江叙看到来电提醒人,皱了皱眉头,眼里充满的厌恶,狠戾,张禹隔着宽大的桌子都能感觉到。


“你就这么想死在我手里?这么多年,你到底想干什么?”江叙几乎咬牙切齿的挤出这几个字。


“怎么,忍不住了?那过来杀我呀?”江叙听着那边张狂的语气,真的很想提着刀杀了他。


直到张禹扯了扯他的衣袖,示意他冷静一点。但是头却不自觉地贴近江叙,江叙不耐烦的挥开他,他有周而复始的贴过来,所幸不管他了!


“你等着吧,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怎么?要和警察合作了?怎么说呢?我非常期待再次见到你的父亲。”


“对了,最好再告诉你林叔叔,特别想看到他们愤恨的表情呢!哈哈.....” 一秒记住http://m.xswang.com


江叙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皱了皱眉头收起了手机。看着张禹还伸着头,脸都快要贴着他的手机了,一把推开他。


张禹被推了一个酿跄,满嘴胡话的说“咋的,亲一下还不给是吧?”江叙只是推开了好几步,不想和这个“傻子”沾边。


结果一晃眼,就看到邻座的几个女孩子,看着他们笑得特别开心,有一个甚至还举着偷拍过后没放下的手机。


看到江叙回头沉沉的看着她们,她们立即不好意思的收了收手机。


几个女孩一番交谈推搡后,其中一个长相明媚的女孩子突然开口说,“我们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祝你们久久。”


江叙听到了愣怔了片刻,没反应过来为什么要祝“99”,突然看见张禹走过来搂住了他的腰“谢谢,大家,祝福收到了!”


江叙反应过来后,白皙的脸上立刻被气出了薄红,一把甩开张禹横在腰上的手臂,我真是信了你的邪,才有了想和你合作的想法。


邻座的几个女生看到江叙一下子脸红了,甩手就走,只当他是害羞。


江叙虽然身高超过180,但因为江叙生的好看,和张禹比起来又看着白净文弱,她们理所当然的认为江叙是个身娇体软易推倒的“0”。


有个女生还提醒张禹“哎呀,你家那位害羞了,快去追呀!”


张禹赶忙去追,毕竟他还要和江叙合作呢!


但是又害怕会被江叙打死,虽然口嗨一时爽,但是很容易连命都丢了。


“江叙?表哥?我们的合作没问题吧?你不说话,我就当成了?”江叙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你再不从我眼前消失,这合作就算是废了。”


“别别别,我马上就滚。有事电话及时联系。”


最后张禹还不怕死的回头添了一句“合作愉快!”


林静语因为受伤的缘故,请了一段时间的假。学校方面虽然很不高兴,但也没有办法。毕竟就算高中课程再紧张,也抵不过人命关天的大事。


人一旦空闲了下来,就会空想一些事,更奇怪的是一旦想通,就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推理无比的正确,几乎觉得自己可以和名侦探柯南相比了。


林静语躺在病床上就一直在思考,这俩天发生的事。


先是刘韵杀人自首,精神恍惚,疑似被催眠,后又是自己被绑架,竟然迷迷糊糊中自己捅了自己。说着俩件事没关系是绝对不可能的。


但这俩件事中江叙有扮演者什么角色呢?她又在其中有什么作用呢?


正当她胡思乱想之时,突然想到,她还没来得及问,江叙这小坏蛋,为什么年年都要给她寄刀片呢。难道因为她小时候经常暗地里欺负他,他到现在都怀恨在心?


其实也没怎么欺负吧!


难道他在那个不正常的地方待久了,也心灵扭曲了,觉得寄刀片是一种“爱”的表达?


林静语越想越觉得自己才是不正常的那个。当时直接打电话问该有多好,总不至于像现在这么尴尬。想问也不好意思开口。


“啊!烦躁,问还是不问?他要是突然不承认了怎么办?毕竟一点证据都没有!”当初快递里收到的小纸条,早不知道随风飘到哪里去了。


隔壁病床的阿姨突然听到一声长啸,被吓了一跳。


“姑娘,你怎么了需要叫医生吗?”


林静语也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突然转过头,看到旁边躺着一位阿姨。她记得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还没有呢,好尴尬啊!


“阿姨,我没事,谢谢你关心,我就是有点无聊,开开嗓子!”


阿姨叹了一口气,“你们这些小年轻,就是耐不住寂寞,整天就想着出去玩。”说完还摇了摇头。


“耐不住寂寞的小年轻”林静语:“......”我只是随便编了一个理由缓解我的尴尬而已!


“姑娘,无聊就刷刷手机,不要乱叫,阿姨我要睡一会。”躺下之后,还不放心的看了看林静语。


“要记住阿姨的话,听话啊~”


小林老师感觉自己快要无地自容了。看到阿姨安心睡觉不再看她,才松了一口气。


正拿起自己的手机想看看有没有什么重要的消息时,突然,手机铃响了。


她第一反应就是去看旁边的阿姨,果然阿姨睁开眼正盯着她看。那神情分明再说,你们这些小年轻呀,一会都安静不下来。


林静语只能歉意的对阿姨笑了笑。弯着腰,用那只没受伤的手拿着手机,慢慢的挪了出去。


是警局打来的,一种不样的预感袭上心头。这时候打开,怕不会有什么好事。


“喂......”


“......”


电话挂了以后,她突然觉得天旋地转,手机顿时从手上滑下,抚了抚骤然剧痛难忍的腹部,而那只受伤的手根本扶不住她自己,她只能瘫坐在地上。


一切像是做梦一样,那么不真实,好好的人说失踪就失踪,说没了就没了。


明明不久前,韵韵还跟她一起逛街,一起玩闹。她还说,等韵韵婚礼到来时,要给她做伴娘。


她怎么会突然杀了她最爱的魏鸣,又怎么会精神失常自杀了呢?


一定是阴谋,一定是有人不想她好过。


对,必须打电话给江叙,必须弄明白这一切。她赶紧摸索着拿起屏幕已被摔坏的手机。碎裂的屏保,扎的她满手是血,她也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