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透视小邪医 > 第六百二十一章 会长,你绿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m.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许文强五十多岁,穿着一身白色西装,皮鞋锃亮,一副成功人士的派头,挺着大肚子,怒火冲天的瞪着林枫。


他能不怒吗?


为了会长位子,他付出很大的心血和代价,几乎花光所有积蓄,听到林枫说把会长位置给下了,送给儿子,鼻子差点气歪。


他原本是商会一个股东,如果罗大山不死,凭借他的能力,绝对不可能坐上会长的位置。


不管是资质和人脉,还有办事能力,他和罗大山都不在一个级别。


贵妇是他老婆,赵倩,虽然五十多岁,但从她面部轮廓可以看出,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位大美人,只是眉间带着春意,不是什么好女人。


至于他身后的太阳国人,就是支持他上位的东野北条,东野集团的掌控人。


呦呵!


正主来了。


林枫扫了一眼三人,目光停在许文强身上,咧嘴一笑。


许洋看到老爹回来,心中咯噔一下,有点发虚,不过有上头下来的林少,他底气十足,毕竟几十亿砸了进去,也算自己人。


“林枫,你胆子真不小,敢跑到商会总部忽悠我儿子,找死!”


许文强脸色阴沉,说完之后,又冲着许洋咆哮:“你个废物,还舔着脸听他忽悠,你比猪还笨,气死我了。”


忽悠?


等等!


许洋也不计较老爹的臭骂,急忙上前几步,拽着老爹的胳膊问道:“爹,你什么意思?难道林少不是上面派来的人吗?”


啪!


许文强一巴掌呼在许洋脸上:“你个白痴,他说什么你都信啊,他就是一个臭医生,还上面派下来的人,他配吗?你个猪脑袋。”


东野北条看到许文强给许洋一个耳光,眉头一皱,一抹厉芒一闪即逝。


赵倩看了一眼东野北条,一把拽住许文强的胳膊,气呼呼的说道:“强哥,说归说,干嘛打洋洋,他还小,又刚从国外回来,受人蒙骗也并非他所愿,都是这个叫林枫的太坏。”


她说着,一把拉过许洋,旋即怨毒的瞪了一眼林枫。


可恶!


许洋一把甩开老娘,眼睛赤红如血,冲着林枫咆哮:“你个大骗子,大忽悠,居然敢骗老子,把我的钱还给我,不然你走不出这道门。”


他心中在滴血,所有的积蓄啊,钱没了,会长的位置也没有了,让他以后怎么活啊。


“什么钱?”林枫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模样,嗤笑道:“都是你主动给我的,我不要都不行,现在想要回去,没门。”


接着话锋一转,冷笑道:“让我走不出这道门?你真看得起自己,就你这智商,拿着五毛钱去冲冲吧,活着都是累赘。”


“我要杀了你!”


赵倩急忙拽着儿子,说道:“儿子,怎么回事?你给他钱了吗?给了多少?”


许洋带着哭腔说道:“你给我的那些钱,我…我都给他了。”


赵倩气的浑身哆嗦,那可是将近百亿啊,是自己用身体换来的,现在居然…居然,这不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嘛,怎么摊上这么个败家儿子。


“姓林的,你赶紧把钱拿出来,不然…我报警告你诈骗。”赵倩老脸一寒,威胁道。


“都滚一边去,不嫌丢人现眼。”许文强呵斥一声,转头看向林枫:“明人不说暗话,你今天过来想干什么?”


“干什么?”林枫一脸戏谑道:“许老狗,你胆子挺肥啊,刚当上会长,就敢给小爷下绊子,是不是想步入罗大山的后尘。”


说道最后,林枫的声音陡然拔高,语气冰冷,令人心悸。


许文强心中一颤,没想到事情败露的这么快,但他不可能承认,冷着脸说道:“哼,我不知道你再说什么,这里是商会重地,不欢迎你,立刻给我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东野北条冷眼旁观,默不作声,心中却把许文强祖宗十八代骂个遍,林枫有多恐怖,他非常清楚,宫本武藏他们可是全军覆没,你许文强有几个脑袋敢去招惹他?


这不是作死吗?


不过,他有些疑惑,许文强性格懦弱,做事小心翼翼,正因为看中这点,才让他上位,怎么刚上位就敢招惹林枫呢?


他哪里来的底气呢?


东野北条百思不得其解,只能继续看着,不打算出头,万一把自己牵扯进来,大不了撤掉许文强,在扶持别人。


“啧啧啧,许老狗,我真为你感到悲哀,我要是你早就买块豆腐撞死算了。”林枫意有所指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许文强一愣,疑惑的问道。


“许大会长,你被绿了,许洋根本不是你儿子,替人想了二十多的儿子,真是悲哀呀,啧啧啧。”林枫摇头晃脑的说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他的话一出口,许文强几人神色各异,赵倩和东野北条眼中闪过一抹慌乱,很快恢复过来。


而许文强和许洋勃然大怒,异口同声的怒吼:“你放屁!”


“你真是找死,保安,给我拿下他。”


顿时,门外冲进七八个保安,带头的正是保安队长。


他一脸狞笑,道:“小子,敢欺骗你家虎爷,老子活撕了你,兄弟们,给我上,先把他打残了再说。”


言罢,一拳打向林枫的面门。


“干死他!”


其他几个保安一拥而上,轮着橡胶棍砸过去。


嘭嘭嘭…


“妈呀,我的胳膊断了。”


“我的腿…我的腿折了。”


几个保安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只感觉眼前一花,剧痛袭来,抱着胳膊腿躺在地上翻滚,惨嚎不止,眼中充满了恐怖神色。


“不想死都给小爷滚出去。”林枫拍了拍手,厉喝一声。


几个保安心中一颤,哪里还敢留下来,忍着痛苦,连滚带爬的出了办公室,眨眼功夫跑的无影无踪。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许文强气的头顶冒烟,忍不住退后两步。


“许老狗,我记得医学大赛的时候,你也在现场吧,虽然不认识你,但我有印象,我的医术怎么样,你亲眼目睹。”林枫揶揄道:“我说许洋不是你儿子,可不是瞎说,你年轻的时候,应该得过一场大病,风寒入体,虽然治好了,但留下了隐患,导致米青子存活率为零,我很奇怪,你那里来的儿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