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随身空间:神医小农女 > 第1318章 纳兰雪小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1318章 纳兰雪小产?


几名亲卫粗手重脚的将央央从地上提了起来。


淳于明月又道:“打五十大板,然后找个地方悄悄的将人藏起来,再弄具女尸,让贵妃的人以为此婢女已经被孤王处决。”


“是,王上。”


须臾,纳兰雪居所外面就响起了央央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纳兰雪在屋里听着,有些不忍的皱起了眉头。


“王上,央央也是有苦衷的,既然她在关键时候迷途知返,并未真正害了臣妾,不如就饶了她吧,五十板子下去,她一个女儿家怕是得在床上躺三四个月才能康复。”


淳于明月发现她身子还在微微颤抖,给她掖了掖被子。


“雪儿,你心地善良,看不得自己的贴身侍女受苦,孤王能够理解,但孤王这么做叫将计就计,你放心吧,那些侍卫心里有数,那婢女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王上是想让贵妃跟耶律云将军自己露出马脚。”


“嗯。”


淳于明月点了点头。


“这件事,耶律兄妹俩怕是筹谋了好久,如此计划周详,想要找到那个送药的人怕是不容易,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宣布你已经小产,将计就计引那兄妹俩露出马脚,待会儿,孤王还要去一趟战王府。”


“王上去战王府做什么?”


纳兰雪惊魂未定,淳于明月这时候要离开行宫去战王府,她心里很是不踏实,淳于明月话落,她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


淳于明月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温声道:“放心,孤王会吩咐外面那些亲卫谨慎一些,去战王府也是将计就计的一环,小四那丫头刚走,你就出事,耶律兄妹俩显然是想栽赃嫁祸给小四那丫头,既然这件事涉及到了小四,得去战王府给战王说一声,有战王龙御的相助,孤王对付耶律兄妹更有把握一些。”


......


一刻钟后。


“贵妃娘娘,贵妃娘娘,奴婢有好消息告诉贵妃娘娘。”


耶律艳在寝室里等消息,见出去打探消息的贴身侍女疾步匆匆回来,她神色一阵激动从贵妃椅上起身,走到那侍女的面前,一把抓住了那侍女的手腕。


“是纳兰雪那贱人跟她腹中的贱种死了吗?”


侍女的手腕被耶律艳抓得生疼,但不敢吭声,见耶律艳如此激动,她急忙回答:“央央那贱婢被王上下令打了板子,被打得浑身血琳琳的,还被王上的亲卫拖出了行宫,看样子是活不成了。”


“那贱婢可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请娘娘放心,那贱婢的弟弟还在龙虎将军的手上呢,那贱婢不敢出卖娘娘,何况那贱婢根本就不知道那药粉是娘娘的。”


耶律艳松了口气,旋即目光狠辣的盯着面前的侍女。


“本宫不要听那贱婢的事,还不赶紧告诉本宫纳兰雪那贱人跟她腹中贱种的情况。”


侍女在耶律艳狠辣的目光下浑身皮子一紧,小心谨慎的回禀:“巫医琴海被王上叫去了,德妃应该没有当场毙命,但奴婢打听到一盆又一盆的血水从德妃的居所端出来,流了那么多血,就算德妃不死,她腹中的孩子也保不住了。”


“纳兰雪那贱人竟然没有立刻毙命。”


听到这样的回答,耶律艳心里十分不满意,咬牙切齿,更加用力的抓紧了那侍女的手腕,简直是将那侍女的手腕当成了纳兰雪的脖子。


侍女被她掐得几乎骨头都要裂了,疼得倒抽了几口冷气。


听到侍女倒抽气的声音,耶律艳缓缓的松手,阴着一张脸吩咐:“再去打探,有什么消息,立刻告诉本宫。”


“是,娘娘。”


......


傍晚,华灯初上,西京城热闹非凡。


行宫,德妃纳兰雪的居所,侍女进进出出,也是异常的热闹,只是这里的热闹跟西京城夜市的热闹截然不同。


“雪儿,雪儿你醒醒,你不要吓孤王。”


淳于明月坐在床上,连着被褥跟纳兰雪紧紧的抱在怀里,一脸悲痛欲绝的表情。


“琴海,孤王命令你将雪儿治好。”


“王上,微臣已经竭尽全力了。”


琴海抬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德妃娘娘身子本就虚弱,怀孕五个月被人投毒,微臣能够保德妃娘娘还有一口气在,已经竭尽全力了,至于德妃娘娘何时能够苏醒过来,这就要看天意了。”


“那......那是不是有可能一辈子也醒不过来了。”


见淳于明月一脸悲痛欲绝的表情,琴海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回答:“......是的。”


“你身为戎狄医术最好的巫医,你竟然给孤王说是的,孤王要你有何用,给孤王滚出去,都给孤王滚出去。”


淳于明月浑身散发着怒气,琴海跟屋里的侍女被吓得慌慌张张的退下。


这边的动静很快传到了耶律艳的恶种。


“贵妃娘娘,奴婢打探到,那位虽然没有立刻毙命,但是昏迷不醒了,连巫医琴海都束手无策,据说半年内如果醒不过来,一辈子都不可能醒过来了,就算醒过来,也是一个废人了。”


耶律艳阴沉的脸色总算好转,嘴角一勾,盯着面前的侍女笑得阴测测的。


“此消息可属实。”


侍女道:“奴婢再三确认了,千真万确,一向得王上信任的琴海都被王上一怒之下撵了出来,可见那位是真的没救了。”


耶律艳嘴角的笑容加深。


“王上现在在何处?”


侍女道:“将巫医琴海撵了出来后,王上带着十几名侍卫急匆匆的离开了行宫,不知去了何处?”


难道王上是去战王府了!


耶律艳猜测着。


如果王上是去了战王府,那证明王上已经相信德妃那贱人中毒是大楚战王妃所为,如此短时间内就查不到她头上了,就算回到戎狄王庭后,王上怀疑此事是她所为,有父亲撑腰,王上不敢将她怎样。


“你做得很好。”


耶律艳摘下手腕上的一只镂空金镯子,赏给了那侍女。


“继续给本宫好好的盯着那边的动静,如果王上回来,马上告诉本宫。”


“是。”


“本宫乏了,你且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