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我能无限暴兵 > 第五十九章 无题 (谢谢周猩猩,弓弓箭,幕洛,桀豫的打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浩轻轻合上日记本。


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入自己大衣内侧的口袋。


朱迪曾经也是个好女孩。


至少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


她那颗幼小的心脏还流淌着滚烫着的少女情怀。


但她后来没有了。


所以她就死了。


她不是死在小柔的剑下。


而是死在那个冰冷的寒夜。


只是苏浩没想到她会牵扯到布鲁身上。


不过都结束了。


他是心地宽厚的人,不至于折磨她的尸体。


他轻轻抚平了床单,看了眼这个装扮素雅的房间,收起脸上泄露出的一丝悲伤,将门带上。


他知道朱迪日记只是这个时代的一个缩影。


这六十年来。


无数个比朱迪还要凄惨的女孩生活在暴力,恐惧的阴影中。


有的人在出生便成为货品。


有的人在出现血葵之后便被父母嫁出。


有的人丧心病狂的成为骨科。


恶从来没有离开我们。


它一直在我们的身边。


黑暗从来不会缺席这片孕养腐朽,龌龊泥土。


也正是如此。


苏浩会做出断绝人口贩卖口子的决定。


人一旦被物化。


就会把弱小的同类当作自己生存的砝码。


下了楼。


苏浩看了浴池里的巨人观尸体。


已经联想到了是谁。


没有怜悯,也没有欢喜。


或许朱迪的母亲,也同样遭受过沉重的父爱?


车上。


苏浩对正要上车的猎狗道:


“去找一个叫卡恩的巫师,把他带过来。”


“是。”


朱迪虽然撕掉中间大部分日记,但最后一篇还是出现了一个嫌疑人。


卡恩巫师。


约莫半个钟头。


猎狗抓着的一个有些富态的老头回来。


老头看到苏浩的第一眼,便双膝跪地,高呼道:“卡里纳特第三十六代巫士卡恩,拜见伟大的新王。”


苏浩没有应他。


而是直接动用神海里的鱼线,勾入对方中枢神经。


方式残忍了些。


但效果很好。


事实上苏浩没有看错他。


卡恩的脑子像一坨从下水道里流动的臭水。


肮脏。


腐朽。


憋了口气的苏浩潜了下去。


触碰着的关于朱迪的回忆。


......


记忆是残缺的。


是腐烂的。


昏暗。


无光。


痛苦。


但是苏浩没有看到任何关于血葵诅咒的事情。


而这满口黄牙的卡恩巫师。


也不过是半路出家的江湖路子。


根本就不是什么巫师。


他退了出去。


“拖下去的吧,把他丢到二楼,陪陪的那位夫人。”


苏浩有些扫兴。


“大。”


卡恩尚未张口,便感到自己的身体被人强行架了起来,走进了朱迪的家。


门内的无头尸体并没有让他惊慌失措。


但当他被送上二楼后,看到那巨人观之后。


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他努力的挣扎着。


但依旧被丢了进去。


砰~


尸体炸了。


如同少女的哀鸣。


再也没有了生息.....


血葵诅咒的线索断了。


“老爷,要不我们先回去吧,接下来交给我们。”骷髅自告奋勇道。


苏浩摇摇头。


他虽然相信骷髅的能力,但是他要告诉这座城市里埋藏的黑暗势力,不论是谁触碰了他的逆鳞,都要求死不能,一刻都不能隔夜。


沉思片刻。


苏浩放开神源。


方圆世界渐渐灰暗。


高低错落的建筑下隐藏的所有黑暗都无所遁形。


若一滴浓墨丢入了池塘。


向四周扩散。


最终到一公里外结束。


在他的感知中。


所有人和物都变成了灰色,每一个人灰色的人脸上的表情和动作都一清二楚。


离他最近的人群里。


围观者还在讨论着关于他这个新王的事情。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引来了貌似了不得的大人物。”


“你难道不知道么?朱古斯骑士一死,为了报复他在战场上得英勇,这些新来的士兵就强了他的妻女,听说还把他女儿的头砍了。”


“嘶~”


“这些人也太可恶了!”


“如果你想死,就多说一点。”


除了这种造谣的人。


还有零星讨论新政的人。


“你们说新王发布那些东西是真的么?”


“加入新农社就能够拥有自己土地,并且受到王国的保护。”


“愚蠢,深秋来了,不要做梦了。”


“可恶的是我还听说新王要禁止我们私下买卖人口,他这是要垄断,断了我们的生路。”


“这有什么,我还听说接下来勾栏也要全部取缔,在新政策没下来之前,任何人私下交易都会遭到死刑,简直湮灭人性。”


“该死,现在都不知道能够不能活到明年春天,连我们为数不多的快乐也要被消灭掉么?”


“是啊,新王简直是一头披着人皮的魔鬼。”


苏浩没有理会他们。


智者会用时间来证明一切。


继续向外围的人探索。


神源掠过百米后。


苏浩停了下来,又退到了三十米外一处巷口。


一个带着黑色头巾的青年人靠在墙上。


看向这边时带着阴霾的微笑。


苏浩也跟着一起笑了。


他没想到自己的无心之举真的捕捉到了那么一丝可能。


犯罪疯子喜欢重返现场的行为。


真是变态的心理。


苏浩下了车。


独自进入了人群。


巷口的青年吐出了嘴里拒绝的果壳,一瘸一拐的向五环之外走去。


七环。


苏浩停在一处阴暗木棚房子前。


没有急着进去。


而是在远处耐心等待着。


过了不久。


瘸子青年身后多了的两个水桶腰大汉,分别提着两个大箱子跟着前者进入人群。


转过数条街区后来到。


来到一栋三层建筑前。


敲了敲门。


开门是一个中年修女。


看到瘸子青年后脸色难看。


低语道:“神父不是说过让你不要过来么?”


说着便要关门,被后者顶住。


笑着让两个壮汉将箱子放到修女面前道:“请替我转告神父,我这次来是想为教会贡献属于自己的一份力量,请务必接纳。”


看到地上的两个箱子。


修女脸色好看了很多。


“你先等等,我去同神父说说。”


不一会儿修女开了门。


“你很幸运,看在你与我主有缘的份上,神父说今天可以见你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