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 > 第一章 踩了杠精的尾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时间来不及了,曲夭夭看了看手上的表。


时针指向八,分针指向六,确切时间下午8点30分。


她已经在这条路上堵了半个小时了,曲夭夭心急如焚,扒拉着出租车的车门,恨不得把36D的部分挤平。


她不停地催促司机,真想夺了他的方向盘,自己上前开车去。


“师傅,怎么回事?怎么又不动了?


我这边六点要到CBD招标,快来不及了。


您这边能不能想想办法?加钱也可以。一定要让我9点到。”


司机不紧不慢地回头,一口京腔,乐呵着说:“姑娘,您知道这什么地段不?


这是望京到CBD啊!咱北京城的四大走廊,知道啥叫四大走廊不?


就是到了早晚高峰,这路得用走的。


不要说您加我钱,就是您加我黄金也不行啊!


你看这前面排得密密麻麻的车,我总不可能给这车装个翅膀飞过去吧!”


曲夭夭傻眼了,好死不死她居然撞上了晚高峰的四大走廊。这是要急死个人的节奏吗?


曲夭夭看了看手中的标书,欲哭无泪。


这次从上海到北京出差,曲夭夭的所有工作都围绕这份标书展开。


出来前,她那个貌似和颜悦色,温吞水一样的领导。


总算急了一次:“夭夭啊!这次这个项目竞标公司很看重。


你一定要弄好!我对你有信心。


这次北京的合作方,已经通知我们入围了,最后一轮项目评估。


如果没有问题,就会花落我们家了。


你一定要把好关,千万不要出任何乱子……”


夭夭点点头,对领导的看重相当在意。


言犹在耳,夭夭万事俱备,结果堵在了四大走廊。


来之前,她不是没停说过北京首堵的威名,她出门前,还特意提前了半个小时。


想着怎么都够了,可惜,出门后夭夭再次确认了一下标书。


却发现产品部的小张,那个戴着眼睛,沉默寡言,一向稳重的小姑娘。


居然把标书价格打错,少打了个零,夭夭一看,惊出一声冷汗。


这少一个零,两万三的美洲线路价格瞬间变成了两千三,价格差了十倍。


这种错误可开不得玩笑,就算客户方不计较,也会觉得他们公司做事不严谨,要有了这种映像,拿这个项目就旋了。


夭夭当时胆都吓破了,打电话给小张。


那个女孩当场就吓哭了,哆哆嗦嗦说到因为失恋。


伤了心,精神恍惚,所以犯了这个错。


末了小张哭得稀里哗啦,求夭夭想想办法。


夭夭尽管恨得咬牙切齿,可她和小张毕竟在一个项目组。


她又是这个项目组的负责人,按着普遍的说法,对这个项目负有领导责任。


她现在和小张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要是项目出了问题,她也跑不了。


夭夭只好赶鸭子上架,吩咐小张将修改好的文件发了过来。


她在附近找了家图片社,重新打印装订成册。


这样一来,去CBD的客户方的时间,立刻变得捉襟见肘。


夭夭一边祈祷上苍,保佑她今天出行顺利,不要堵车。


可惜,愿景是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夭夭现在干瞪眼,堵在路上抓狂。


师傅看看夭夭被刺激得脸色发白,万念俱灰的模样。


叹了口气,总算帮她指了条明路。


“姑娘,我拐过这个路口,下面就是地铁站。


这个点,你赶赶,坐地铁到CBD,兴许能赶上。”


夭夭一听,大喜过望,谁说求神拜佛没有用?


还是有些效果的嘛!那话怎么说的?


嗯!对了,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还会留扇窗户给你。


这窗户留的好啊!这个时候,不要说上帝给咱夭夭一扇窗。


就是给条麻绳,她也要咬牙往上爬了。


夭夭在车上做好准备,摩拳擦掌。


她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白色短袖衬衫,拉了拉衬衫下摆。


刚才一番折腾,衣服往上收了不少。


顺便整理了一下小黑裙的下摆,裙子典型的OL风格。


紧身一步裙,后面开了叉,隐约露出修长白皙的大腿。


车子刚刚停稳,曲夭夭就像一直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


难得她份量不重,踩在7公分的黑色高跟鞋上,居然能稳稳当当。


曲夭夭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飞进了地铁站,一路冲杀,总算买好票,朝闸口冲了过去。


贺飞脸上挂着一丝笑容,打着电话,正眉飞色舞地和发小聊着天。


讨论着今晚的行程,商量着找几个人,组个队,再去打几局游戏。


他不紧不慢地走向闸口,心情相当不错。


贺飞身材高大,目测185朝上的身高让他在人群中,很是有些鹤立鸡群的赶脚。


身材管理不错,虽然老打游戏,倒也不是纯粹的宅男。时不时也会约上个把哥们到健身房去撸铁。


再往上看,颜值更是配得上这样的身段。


五官长得很好,剑眉星目,鼻梁高挺,嘴唇红润丰满。


从长相上看,这货倒也是妥妥的一枚帅锅。


本来倒是有些资本,大可以在婚恋市场如鱼得水,游刃有余的。


可惜,凡事不能看长相,等这货开了口,看官的映像就会大打折扣。


他那个毒舌,好听一点说,勉强可以粘得上有性格。


难听一点说,就是个二百五加讨人嫌。


贺飞有个特点,就是喜欢怼人,可惜了他这身好皮囊。


从小在京城大院混的北京土著,嘴皮子耍得很溜,耳濡目染下来二十多年。这货战斗力爆表。


怼天怼地怼大妈,没有他不怼的人。


毒舌让人讨厌也就罢了,最郁闷的是婚恋的第二个禁忌这货也占了。


性格,这货的性格是传说中的钢铁直男。


傲娇,臭屁加不鸟人。


这货自诩北京土著糙爷们,理科生加程序员的思维。


在他的脑海里,从来没有怜香惜玉一说,更没有绅士风度一讲。


他活得随性,自在,洒脱,心思花在游戏上的时间比花在女生交往上多。


所以,这货长了26年,谈过的恋爱没能超过一只手掌。


时间算下来,没有一次能超过三个月的。最郁闷的是,这货基本都是被甩的一方。


因为被打击过,这货越发钻了牛角尖,走了独木桥。


对女人的那些斤斤计较,作天作地,更是不屑一顾。


眼看贺飞就要走到闸口,他站在闸口。


停顿了一下,准备讲完两句话就挂了电话,用手机的软件过闸。


曲夭夭从后面冲了上来,眼看前面一个不开眼的混球挡了她半天。


好不容易到了闸口,他又停下不动了,他不走人家还要走呢?


事态紧急,时间已经指向8点45分,下面的广播响起。


列车马上就要进站了,曲夭夭顾不上许多,挤了上去。


身子往前一扑,手肘一扒拉,臀部一摆,利索地把贺飞顶了出去。


等贺飞反应过来,他的手机已经如愿以偿,掉落在地。


他欢喜的IphoneX的屏幕已经碎成了渣。


贺飞大怒,等他捡起手机,抬起头。


他只看到一个像是被鬼追着的疯女人,踩着高跟鞋,拼命扭动着她滚圆的臀。


冲下了楼梯。


贺飞怒了,这个神经病,坐个地铁而已,她至于吗?


IphoneX是今年他排了半天队,上市第一天入手的。


才陪了他几天,打游戏正爽,就被这个疯女人摔成这样。


你知道IphoneX换个屏多少吗?上千啊!贺飞虽然不是那种需要卖肾买手机的人。


但也不是那种花钱如流水的败家子,这手机碎了屏,不找那个疯女人赔找谁赔?


他当即下了决心,迅速冲过闸机,朝曲夭夭的方向追了过去。


曲夭夭欢天喜地,看看时间,还好还好,眼看列车已经进站了。


她算计着时间,一站路5分钟,地铁站就在CBD下面。


下了地铁,她再跑跑,时间虽然紧一点,应该也能赶上6点的招标会。


她长出了一口气,庆幸自己有了坐地铁的这个明智决定,总算没有误事。


列车终于进站了,曲夭夭排着队,眼看就要朝车门走去。


突然,一只手掌从她身后伸了过来,拽着她的胳膊一拉。


曲夭夭只听到一个愤怒的声音吼道:“就是你,你准备跑到哪里去?


赔我的手机屏幕!”


曲夭夭猝不及防,被拉了一个趔趄。


细得能踩死蚂蚁的七公分高跟,一脚跺在了贺飞的穿着凉鞋的大脚趾头上。


只听一声惨叫,贺飞脸色一白,半个脚趾头已经被踩青了。


------题外话------


敲锣打鼓了,敏懿开新坑了,苏晓晓完结倒计时,这部京刚遇上芭比,是敏懿之前已经构思很久的,一直想写写这个题材,上海作女,遇见北京直男,会碰出什么样的火花,大家可以期待啊!这部书全文甜宠,风格爆笑,欢喜冤家的设定,喜欢的读者们可以火速入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