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非洲酋长 > 第一百三十四章 筹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斯塔丽新的住处要比118号更里侧一些,相比热闹的街口位置,要冷静得多,但幽暗的路灯下,还是有三三两两的游客在闲荡。


斯塔丽租的是一栋院子的后罩房,比较低矮、狭小,房间不比曹沫在德古拉摩暗中准备的安全屋大多少,一张床、一张衣橱外,再摆放一张写字桌就没有多少空间了。


房间里只有一把椅子,曹沫一屁股坐床上。


虽然斯塔丽上午租下这房间,下午才搬过来,但房间里布置却很温馨,外面是后天井院,不大,院墙上爬满爬藤蔷薇,即便是初冬时节,稀疏的枝叶还挂着零碎的花蕊。


斯塔丽将外套脱下来,就穿牛仔裤跟打底衫,身材真是高挑纤盈得诱人,灯下精致无瑕的脸蛋,也是那样的美丽。


斯塔丽将椅子拉过来,反坐到椅子上,光滑的小下巴搁在椅背上跟曹沫说道。


斯塔丽之前住新海大学国际学院的留学生公寓,住宿条件虽然不错,但同屋还有一个来自卡奈姆的女留学生。


吉达姆家族倘若对她纠缠不休,这个女留学生是最容易被收买的。


之前她或许还不用太担心什么,但现在想要吉达姆家族展开反击,跟曹沫暗中又要密切联系,搬出来住就是必要的选择了。


中西非留中学生创业协会即将步入日程,这是曹沫、斯塔丽培养对抗吉达姆家族势力的一个手段,那些有可能落地生根的优质创业项目,当然是要以风险投资的形势参与进去。


斯塔丽目前在阿曼联合银行的信托基金,基本上都投入灰鸦河阶梯水电站及科奈罗湖工业园两个项目之中。


科奈罗湖工业园才启动建设,三五年内看不到有盈利的可能,即便有盈利,也会滚动到二期园区的开发之中,但灰鸦河阶梯水电站再有不到一个月就能正式通过新建输电网向德古拉摩供电。


到时候就能产生很好的现金流。


考虑到国内私人信息泄漏较为严重,为防止吉达姆家族追查到资金来源,即便要用灰鸦河阶梯水电站产生的现金回流,支持中西非留中学生的创业项目,风险投资基金公司也不能在国内注册成立。


需要在一个信息保密程度好的地区或国家注册离岸公司。


“我想着第一年需要投入的资金不会太多,目前就计划分批抽一百万美金注进去。我跟阿巴查打过电话,初步方案是他出资20%,我跟你各出资35%,另外留10%的股权给宋雨晴,离岸公司的注


册及财务管理,具体也会由宋雨晴负责——你觉得怎么样?”曹沫问道。


“你已经将宋雨晴搞上手了?”斯塔丽盯着曹沫的眼睛问道。


“咳……”曹沫心虚的咳嗽了一声,挥了挥手,不满的说道,“我跟你谈正事,你扯哪里去了?”


“就好奇问一下。我还以为你对我更感兴趣呢,难道不是吗?”斯塔丽亮晶晶的漂亮眼睛盯着曹沫问道。


这话题有点接不下去。


要不是直觉告诉他,斯塔丽带有戏弄他的心思,他指不定就上钩了。


“真没劲,好啦,我知道了,就给宋雨晴10%的股权吧,反正也是你帮她出资——不过,你在国内要多陪陪我,我一个人在中国真是太无聊了!”斯塔丽说道。


“好吧,不过今天不行,我要先回去了……”曹沫心想她到中国其实也不能放下心里的戒备,又融入不了其他留中学生群体里去,日子是挺难的,但他现在还惦念着他爸的事,不知道他们回家后商议到哪一步了。


…………


…………


曹沫走路回到家,才知道成政杰喝了酒,警车又不能丢西康街不管,成希刚打车过来,开着警车将他爸成政杰接回去了。


陈蓉既然出资了,她自己也不想当甩手掌柜,即便没有精力管太多的事情,但这会儿还坐在他家里,帮着出主意。


曹老太对陈蓉过来还是没有什么脸色,但估计是知道陈蓉出资助她儿子做民宿、短租房生意,坐在一旁也没有吭声说什么。


考虑到韩少荣不会善罢甘休,在餐饮跟民宿两样投资之间做选择,曹沫也是选择投资麻烦可能会稍少一点的民宿。


曹沫暂时也不想将在非洲的事情说给家人知道,除了他注定要对付的吉达姆家族非常凶险外,在国内他暂时也不想引起韩少荣的注意。


也许现在让他爸顶在前面吸引火力,更好一些。


佳颖最初只是想着将家里多余的房间租出去补贴家用,后来看到西康街邻近银光广场商圈,附近的高档出租房源需求旺盛,才又长租下三栋院子简易整修过出租,但这还是中长租范畴。


佳颖不能落下学习,还没有精力做其他事。


早期的民宿更准确说就是传统的家庭旅馆,最早发源于日本及英法等地。


民宿主要是利用当地民居等相关闲置资源,家庭成员参与经营的小型住宿设施,而有别于传统的酒店旅馆,这类家庭旅馆不提供奢华的入住


服务及餐饮,却因能更贴近的感受当地的自然与文化风情而大受欢迎。


而到八十年代中后期,台湾地区发展起来的民宿,则朝精致化、奢华化发展,投资经营者也不再局限于家庭业主,更多的精英人士及投资商也都纷纷参与进来。


得益于国内经济崛起及城市旅游业的发展,特别是沉浸式休闲渡假越来越受欢迎,不仅国内几个极火爆的旅游城市,目前民宿业在新海也已经渐渐发展一定规模来。


佳颖琢磨着这事有一阵子了,也早就相中田子坊118号,想长租下来建家庭客栈。


她也认定随着田子坊旧街文化气氛日益浓郁,只要有房源推出来,肯定紧俏;然后等家族客栈做稳当了,还可以再在田子坊附近长租一些宅院进行整修,作为中长期及短租房(日租房)与家庭客栈互为补充。


“那栋旧宅能改造出八九间卧室,却不知道被哪个王八蛋捷足先登给买走了,真是气死我了!”佳颖看到曹沫回来,又提起这事,抱怨曹沫刚回来时没有支持她租下那房子。


曹沫坐到沙发上,悠然自得的抬头看着天花板,说道:“田子坊空房源不少,现在咱爸有两百万的投资,那栋宅子房间数也太少了点——既然都被人买走,你就不要再念念不忘了!”


“没想到佳颖小小年纪就这么有头脑,前前后后都考虑很周全了,不像书筠在英国读书,却什么都不叫我省心。”陈蓉感慨的说道。


国内经济发展起来,旅游注重享受的人群也日益庞大,像在德古拉摩这样的西非都市,也永远都是拉娜德雷这样的高端酒店最能赚钱,曹沫相信国内未来民宿业的发展趋势,是精品化。


佳颖之前的规划还是偏向经济型,当然她主要也是考虑家里所面临的“现实”,在投资上不敢迈太大的步伐。


经济型民宿,一个房间在装修及内部设施配套上的投入,可能三五千元就够了,但想要做精品民宿,每个房间的投资成本可能就要高达两万左右。


而要做到奢华,单间投入三五万都未必够。


不同的投入成本,当中差异就太大了。


两百万投资,曹沫主张哪怕先做二三十个房间,但各方面的品质都要提高上去,吸引中高端客源入住;毕竟将品质做上来,房价就可以向星级酒店看齐,最终的收益才会可观。


陈蓉却没有发表什么意见,似乎曹雄想怎么干都行,差不多到十二点才开车离开……